web analytics

Dec 01 2018

逆境波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今年其實整個心情都是非常的低氣壓,我想整個低潮是來自連綿不絕的工作,感情和生活的打擊,彷彿整個2018就是一場一開始已經輸了三球的足球賽,一心努力不懈的希望在下半場追平敗局,誰不知竟再給人家在70分鐘再入两球;雖有主場觀眾不斷打氣,但場上球員已經鬥志全失,不要說可以反敗為勝,甚至連追回一也有心無力,更不要說球證旁證都是對家的人,試問在此情況下那管我方球員如何是好?
無疑我明白人生就是逆境不斷,要不就不會有「人生不如意事 十常八九」這句老生常談的話,但無論我一直如何自誇自己是擅打逆境波的大賽球員,在這刻就只有捱打份兒,那種無力和自責感就更加倍增,現在只但願我有足夠的智慧幫助我逃離這個困境。

No responses yet

Oct 24 2018

泰舒服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投資

昨天跟朋友談起如果退休後應該在何處定居,老實說香港的消費實在是太貴,然而早幾年想好的台灣現在看來也不是一個太好的選擇,始終太多天災大禍也太讓人疲累;無疑泰國是及不上歐洲美加,但再仔細的考慮一下生活的水平和可以應付的財務要求,就明白到在發展中國家裏這算是一個不太差的選擇,再加上我對原木傢私和用具的迷戀,泰國可以說是一個天堂。

做了一些簡單的計算,如果把香港的居所放租出去,扣除了樓貸之後,剩下來的應該可以招呼到當地的租金;如果不是給人辭退的,這幾年到退休時的儲蓄和投資希望可以照顧到日常的開支。當然如果可以的話,買一所Villa來住就更加美滿,畢竟在布吉便宜的三房連泳池還不到港幣300萬元,在香港連一間納米樓也買不到。

至於食物和生活之日常,我想這幾次到泰國的經驗讓我覺得我應該適應得到,而且當地的生活節奏也可以讓我好好的享受我剩下來的時間呢。

No responses yet

Aug 19 2018

行李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從前旅行回來不到20分鐘就能取得行李了,這两三年動輒要45鐘到一個小時,我真心懷疑當第三跑道完工之日吞吐量又增多了時,那究竟要等多久呢?我常覺得收拾行李永遠是高難度動作,我每次總會多帶了一些整個旅程都不會用上的衣物,然後回來時又混和着已穿過的污衣,結果又是全部洗過一遍,也不用說那多帶的書籍和娛樂等,那管我作長途旅行時會編列一個清單來收拾,結果都是差不多。

另最近迷上了Rimowa這品牌,先在上次到柏林時買了一個26吋的,這陣子也多買了一個30吋和两個可以手携上機的21吋,毫無疑問的這全是虛榮感作崇,暫時應該不會再多買了。

No responses yet

Aug 12 2018

苦澀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心情

有朋友問道我有什麼理想,答道從小是做一個科學家,但中學時已發現自己並沒有那種天份聰穎,所以又想作一位警察,但回歸再加89事件後又打想這個念頭,之後竟再也沒有什麼的理想,現在只是每天營營役役的工作,為一連串的賬單債務奮鬥。
另看新聞見到很多不同層面的人自殺,記得金融風暴時,主要都是因為錢⋯現在的香港人更加不快樂,除了錢還是錢,香港的生活著實令人透不過氣來⋯老實說現在所掙的錢一定較以往的為多,但卻沒有以前的開心,心裏常常充斥着一種揮之不去的,究竟是對生活壓力讓我透不過氣來,還是對生命的種種無奈以致無力?
但願我知道。

No responses yet

Aug 05 2018

爆滿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我想我作為男生應該算是多衣服鞋襪的,基本上在我睡房的衣櫃已全爆滿之餘,也開始佔用了在書房的另一組衣櫃,鞋櫃也是塞得滿滿的而讓我不敢多買鞋子。

不過再過多一個月去歐洲時應該會多買一至两套西裝及上班的皮鞋,所以這一陣子都要勤力地把不多穿的衣物捐出去,猶其是那些因為參與比賽而得到的紀念Tee,非必要的話也不應留太多。雖然我非常想嘗試一下斷捨離的衣著方法,但我想短時間內都不會或不能把愛購物的心態改過來,所以暫時還是要辛苦一下我的衣櫃了。

No responses yet

Jul 29 2018

只讀不回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除了FB加入了不少群組外,在公在私都不能避免地加入了一些討論群組,無疑這些群組是帶來了很多資訊,但同時間的也佔用了自己不少的時間去閱讀和消化,真心的說現在的腦力實在沒辦法在短時間內可以處理這麼多的資料,到最後就是盡量不看,畢竟當中很多的都是與己無關消息。
另一個在群組會發生的慘劇就是發錯訊息,當中在網上流傳得最盛當然有去年的「HJ2Q賓周都損」,自身也有見過在群眾中諷刺老闆卻沒留意老闆也在群組中,當然我不知道這位多口的同事最後的下場,所以如非必要,我不太熱中在群組中貼文,還是作我的CD-ROM好一點了!

No responses yet

Jul 15 2018

交稅

我一直都說交稅是我們市民的責任,正如富蘭克林所說的人生中不能避免的二事就是死亡和交稅,致於我有多痛恨這個政府亂用我們的稅金和養育着一群為數不少的廢物,那就是另一個故事的了。
今日想說的是剛發生的一個小故事,讓我體會了何為官腔:話說早前收到了稅局的稅單,要求我補交回2015-2016年度的稅項,當然我即時打過去問過明白,發現這筆款項是由两個範疇所出來,一是我現職公司所發的補充資料,另一就是稅局人員的錯誤;我的立場很清楚的,稅我一定會補交那管這是有影響到我的財務,但錯也一定要追究,所以我要求我的評稅主任告訴我誰應負責,她先推說過程太多人經手很難知道是誰,但我反駁說政府所有的事情都有根有據,她眼看推塘不了,又推說是電腦跑程式的問題,我回應是我是在電腦公司裏工作的,你這樣說我更担心不止我一個人受影響,跟著我問道究竟他們有沒有實實在在去審查每份稅單的結果,答案係先評後核。整個過程其實她並沒有確切的答過我的問題,雖然我也明知不會有什麼差別,但我那一刻決定絕不會就此放過,因為我覺得近年不論是個人或是政府這種得過且過的心態太過的泛濫,那就由我一步一步的做起,看看會可以帶來什麼樣的變化吧。

No responses yet

Jul 08 2018

禱告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心情

我是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但我是相信有造物主的存在,畢竟年紀大了是愈來愈相信世事冥冥中自有主宰,我只是不喜歡那些操弄信仰的神棍而已;所以我有不少時候都向上天禱告,以祈求能賜予我一些「神來」的智慧,來解決眼前的難關。
但有時我又會胡思亂想地覺得如果真的有造物主,而祂又去聆聽每一位向祂禱告的人所說的話時,究竟祂會否精神崩潰,因為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訴求;還記得那套由占基利主演的那套電影嗎?男主角占基利不時埋怨神祗不理會他,而上帝決定讓他來當上無所不能的神,結果當然的笑料百出,但也帶出其實神也不易當,猶其是在這個日漸瘋癲的世界裏,我唯有只可祈禱着上天能賜我勇氣和智慧去面對每一天的挑戰。

One response so far

Jul 01 2018

帶腦返工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最近在工作上轉了一個新角色,每天大概四點多不到五點時,已經有一種腦力耗盡的感覺。
我曾經說過某一程度上工作是我的所有,所以我一直都很著重我工作的表現,我永遠都會提醒着自己一定要「帶腦」上班;我說的帶腦並不是那些老生常談的專心工作不要發呆,而是為工作多想一點再製造多一點價值,從而完成被交付的指標。只是在職場打滾了這麼久,發現這種想法並不是必然,不少人只是機械式的工作,永不願意跳出自己的Comfort Zone來面對挑戰,那管您做盡一切來幫助他們重新定位,結果都只是對牛彈琴,而不會有絲毫的前進。我常想如果全世界都可以為自己的工作多想多做,我們無論科技與及人文文化都會以幾何級數的進步,而生活水平也會大大的提升呢。

No responses yet

Jun 24 2018

學不乖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有一句說話:人類總是重複自己的錯誤。

而實際上這句說話也挺真的,君不見不論政治上和生活中,不時會出現一些讓人搖頭嘆息的低級錯誤,猶其是當社交媒體出現後,所有的事情都被鉅細無遺的記錄下來,這就更是明顯的了。

試想想多少長輩教導我們說話不能說得太滿,但剛剛的地鐵主席不就是完美示範了「衝出嚟柒」嗎?又如我們每次犯錯後都會說經一事長一智,但又真的會有多少人真的記住教訓不再犯?

說遠一點,不少人常會說以史為鑒,但實際上大部份的史書都是勝者為皇,君不見我們連67年的歷史也被有意的淡化,再多過十多二十年也難保這些不合當權者口味的事件會不知不覺的「消失」,試問後來者如何以史為鑒呢?

No responses yet

Jun 17 2018

關愛座

我一直都覺得如果可以的話,在公共交通上盡量都會讓坐予一些有需要的人,如行動不便,老人或是孕婦;但這幾年間發現那管整輛車子都是滿滿的但關愛座卻沒人坐,而最近在報紙或友儕間都聽到一些故事,讓我重新去想究竟所謂的關愛座實際上有沒有需要呢?
說的事一些老人家會自動要求一些坐在關愛座的人讓坐予他們,如不順從的話更會招來謾罵,也有一些人會拍下一些不讓坐的情況放上網作網絡公審;老實說從前我會覺得讓坐是自然不過和應該做的事情,但看了這些報導又或是朋友經歷後,我的想法是有顯著的轉變。讓坐是應該基於自由和自願,而不應該利用迫脅或群眾壓力,畢竟每個人的需求也不一樣,為什麼年輕的一定要讓坐呢?這只是純粹基於一個假設:就是年輕人身壯力健而可止多一點勞動,但誰知道他有可能會是體弱多病?再退一萬步來說,大家都有付車資,為什麼有些人的權利會給其他人來得大?我想當社會大眾能真的理性地看這件事情時,才說什麼讓坐不讓坐吧。

No responses yet

Jun 15 2018

Uber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科技以人為本

第一次聽到Uber大概是五年多六年前吧,那時是在一個網台的節目中聽到一位空姐主持說在外地使用Uber有多好用,大概以後也不會再搭的士了云云;到早幾年Uber正式登陸香港後,只是在電話上安裝了Apps,卻一直都沒有用,只因為我一般只是公務上才坐的士,要不都是自己開車或是坐地鐵,而可幸地公司樓下的士供應都算可以,所以直到去年到馬來西亞時才是第一次乘坐。

個人經驗沒有遇上什麼太過份的的士司機,這麼久以來只是年輕時遭到一次的拒載,但我不少朋友都曾經遇上一些很惡劣的的士司機,拒載已是基本消費,有一次有朋友來探望我,那個敗類竟然在村口就把我朋友趕下車,更有两位朋友因司機嫌路程太遠,而讓她們見不了親人的最後一面;奇怪是一路以來政府都是視而不見,卻對Uber趕盡殺絕,而那位的士業的什麼會長竟然說只有30多個害群之馬,真的是一派胡言,如果真的只得30多位的話,那請你把牠們供出來讓你們的士業洗脫汚名。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