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不出的信(十四)

親愛的W,

你好嗎?很久沒有跟你說過話了,另來無恙嗎?

這幾個星期很難捱,不論是在工作上的處處不順利,還是我們的關係到達史上的新低點,再加上香港社會政情及經濟的低氣壓,種種都讓我感覺抑鬱到不得了,我開始變得沉默了。

今天更有一種像傻瓜的覺悟,正當我還在停留在原來的地方去尋找和搜索那份感情時,你彷彿已經是清醒了過來而遠去了,我沒有那份無比的勇氣去找出原因及真相,而只是每天默默的坐在原地中期待着奇蹟的綣顧,但周而復始結果還是令人沮喪的。

謝謝你教曉我的一切,也讓我可以從另外的角度來看感情,我記得你說過我其中的一個優點(暫時還是)就是肯聽其他的意見,有一些我不大認同,但我還是努力地去理解改進⋯⋯

寫到這一刻,抱歉眼中的淚水已讓我寫不下去了。

謹祝你一切安康。

斌字

論盡

我最近發現自己愈來愈論盡,包括以為可以提高手來避開放在枱上的酒杯,但還是碰到甚至打爛;又或是一些很簡單的動作,就像早两期在踩單車時,前方有一輛貨車在慢駛時,本應就是把腳從Lock踏中抽出,雖然腦中是這樣想,四肢卻是配合不了而讓自己摔倒在地上,慶幸也沒有什麼受傷。

我想這跟年紀的增長是有一定的關係,再加上這一年沒有太多的運動,整個身體的平衡和協調性都好像衰退的很厲害;再加上這陣子不論在公在私都是很低氣壓,那種無力感幾近把我壓毁。

我想我開始明白在衛斯理小說系列裏,萬良生在貝殻一書中為何甘心從富豪變成一枚螺。

十年未晚

我每一個月都會定期捐錢到以下機構:

  • 無國界醫生
  • 無國界義工
  • 宣明會
  • 樂施會
  • UNICEF
  • 伸手助人協會
  • 聖雅各食物銀行
  • 長者安居協會
  • 奧比斯
  • 智匡會

經過了過去一年到今,以上的機構中有不少都對政府及差佬的暴行不發一聲,所以是時候要重整一下自己的捐款,畢竟我作捐款的初衷都是取之社會用於社會,竟然你會覺得親政府的力量如此的誘人,我只可說一聲高攀不起,而重新把我的捐款放到更好的地方,我的構思現在只會保留以下的機構而已:

  1. 宣明會
  2. 伸手助人協會
  3. 聖雅各食物銀行
  4. 長者安居協會
  5. 智匡會

今天的分手,對我來說其實來說很可惜,因為當中的機構大都捐了多於十年,但大事大非前才能看出一個人或機構的風骨,所以也是別無選擇。

管理自己

很久沒有寫文章了,早两星期和朋友C聊起天時,她說道從前她有覺得我是思路清晰,有自己的觀點那管是對或錯,但今天她只覺得我是完全走了樣。

我想她是對的,但也不想去為自己找那些老掉牙的籍口,只是簡單的是沒有了那團火;這两天刻意的讓自己慢下來,再重新檢視自己這幾年活得怎樣時,結果是慘不忍睹的,我想是時候好好的去管理一下自己:

1. 工作的方向、效率、細節及情商
2. 花費及投資的每一步
3. 身體健康及體能的管理
4. 知識和學習的增長
5. 多寫文章讓自己多思考
6. 時間上的管理
7. 退休後的路向

2020是難過的一年,但也正好讓我好好的去再計劃我自己今後的生活,現趁著還有幾個月就踏入2021而我也會邁進50歲這個天命之年,真的要好好行走剩下來的每一步。

只想告訴你這幾天我的心情一直一直的沉下去,沉到一個我完全不想說話的地步,我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或者我一直担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但這都是不緊要的,只您願一切安好就好。

大媽風

某一程度上實在要佩服強國人的品味或對物品的品質要求,雖說他們是炫富,但話說回來,我覺得就算您有他們的富有,您也沒有他們那種對各項事物追求的虛榮心,繼而造就了所有界別中的名牌都給他們買光了,所以這两三年因有餘錢去「發展」一些生活品味時,卻赫然發現所買的全都是大媽的至愛品牌,如Moncler又或者是Rimowa等,君不見在IFC又或是圓方等大型高級商場,滿載而歸的大部份都是我們偉大祖國的同胞,而香港就只有乾羨慕份兒。

看到如此景況,實在不無感慨,畢竟從以前自信滿滿的亞洲四小龍,演變成今天要仰人鼻息生活的二等公民;這又讓我再想起倪匡先生寫在「追龍」一書中,東方一個城市滅亡的故事,心中實在是一點都不好受,但願能讓我有一點智慧在不久的將來能移居他方,免得落得傷心。

劣幣驅逐良幣

每次外出時都因為有某銀行的信用卡可以兌換一本價值15元以下的雜誌,而不二之選往往是「東週刊」,原因只是較為想看而又不用補回差額的就只有它了。

每次看畢它後都有一種為「壹週刊」可惜的感覺,原因是「東週刊」不是鱔稿就是說不到痛處;無疑壹仔有時候是較誇張失實,但至少作為讀者會有一種「有嘢落袋」而「東週刊」就落得空虛之感,但最後留在實體市場的卻還是一本左右逢迎的雜誌,實在是讓人有點難受。

有趣的是其實記者來來去去都是那一群人,只是換了報社或是主編的不同,出來的效果卻是天淵之別,所以真的再不要說收編媒體沒甚作用呢!

第二部.第一章-兄弟反目

跟Zoe分開之後,生活還是一切如常,太陽並沒有因為有人失戀而從西邊昇起,所以政府的Grant & Loan仍是要繼續要償還的;雖說只是每一季度才需還款,但以我正職的微薄的收入,老實說還是有一點吃力的,所以我當時仍然在馬會的電話投注部當我的兼職,一個月扣取了交通費後,有著接近二千元的額外收入,也可算是一件挺不錯的一回事。其實我常在想失戀應該都可以有法定假期,畢竟每次失戀的那一刻,無論工作效率和情緒管理都是非常之惡劣,所以為着社會大眾着想,下次如果有政客用這政網來爭取選票,我會豪不猶豫投他一票甚至會幫他拉票吖,又如果有人可以發明一個方法可以讓人永遠的相親相愛的話,我可以保證他一定會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而留名萬世。
馬會除了可以提供金錢上的供應外,也實在為不少的員工創造了好姻緣的機會,我眼見的都有好幾對男女從結識到拍拖甚至可以結婚生子,但也見過一對好兄弟同時愛上一個女孩而從此反目,到最後卻是两人也沒法得到女孩的芳心;不諱言,我也是其中一對兄弟,但我的故事又比較轉折,甚至到今天我也覺得只是誤會而不應存在什麼怨恨的理由。
初認識Fiona,她是我朋友哥哥的女朋友,而我又慫恿我的好兄弟去追求她,結果两人走在一起不到一個多月,Fiona又回到舊愛身邊,也因為如此我朋友簡直就當我如殺父仇人一般,甚至到很多年後在職場上相遇也彷如陌路人;而我大概在我兄弟和她分手两年多後因機緣巧合下和Fiona走在一起,卻因此和好兄弟斷絕來往十多二十年也是不無遺憾。

儲錢

最近常常看一個YouTube頻道,說的是「諗Sir」的投資教室,他會用很多學員個案來演示他的投資計算;我之所以會看最主要的原因是,我開始很認真的担心我退休後的生活,希望能夠透過不同的資訊來源來多一點想法。
只可惜根據「諗Sir」的說法,我不論借貸力和投資能力都是下下之選,只差不多就接近地底泥的那一個層次(汗);在這情況之下,我唯有多做一點功課來保障自己的老年生活,而我暗下決心希望在2019年開始,每年可以多儲6位數字的現金來準備一些中年期的投資,可能對不少同輩的朋友會對這個目標嗤之以鼻,但在我這種餐搵餐食餐餐清的人來說,這目標是要很用力才能達到的,畢竟已安排明年又再來一次歐遊時,這目標又變得更為挑戰的了。

逆境波

今年其實整個心情都是非常的低氣壓,我想整個低潮是來自連綿不絕的工作,感情和生活的打擊,彷彿整個2018就是一場一開始已經輸了三球的足球賽,一心努力不懈的希望在下半場追平敗局,誰不知竟再給人家在70分鐘再入两球;雖有主場觀眾不斷打氣,但場上球員已經鬥志全失,不要說可以反敗為勝,甚至連追回一也有心無力,更不要說球證旁證都是對家的人,試問在此情況下那管我方球員如何是好?
無疑我明白人生就是逆境不斷,要不就不會有「人生不如意事 十常八九」這句老生常談的話,但無論我一直如何自誇自己是擅打逆境波的大賽球員,在這刻就只有捱打份兒,那種無力和自責感就更加倍增,現在只但願我有足夠的智慧幫助我逃離這個困境。

泰舒服

昨天跟朋友談起如果退休後應該在何處定居,老實說香港的消費實在是太貴,然而早幾年想好的台灣現在看來也不是一個太好的選擇,始終太多天災大禍也太讓人疲累;無疑泰國是及不上歐洲美加,但再仔細的考慮一下生活的水平和可以應付的財務要求,就明白到在發展中國家裏這算是一個不太差的選擇,再加上我對原木傢私和用具的迷戀,泰國可以說是一個天堂。

做了一些簡單的計算,如果把香港的居所放租出去,扣除了樓貸之後,剩下來的應該可以招呼到當地的租金;如果不是給人辭退的,這幾年到退休時的儲蓄和投資希望可以照顧到日常的開支。當然如果可以的話,買一所Villa來住就更加美滿,畢竟在布吉便宜的三房連泳池還不到港幣300萬元,在香港連一間納米樓也買不到。

至於食物和生活之日常,我想這幾次到泰國的經驗讓我覺得我應該適應得到,而且當地的生活節奏也可以讓我好好的享受我剩下來的時間呢。

行李

從前旅行回來不到20分鐘就能取得行李了,這两三年動輒要45鐘到一個小時,我真心懷疑當第三跑道完工之日吞吐量又增多了時,那究竟要等多久呢?我常覺得收拾行李永遠是高難度動作,我每次總會多帶了一些整個旅程都不會用上的衣物,然後回來時又混和着已穿過的污衣,結果又是全部洗過一遍,也不用說那多帶的書籍和娛樂等,那管我作長途旅行時會編列一個清單來收拾,結果都是差不多。

另最近迷上了Rimowa這品牌,先在上次到柏林時買了一個26吋的,這陣子也多買了一個30吋和两個可以手携上機的21吋,毫無疑問的這全是虛榮感作崇,暫時應該不會再多買了。

尋尋覓覓中終於找到一個喜歡的方法來表達自己,就是利用文字把一些我的感覺寫出來;在這裡您不會找到文學鉅著,但您會看見我用最平實的文字把我真摯的感受來和您來分享,而對我最大的鼓勵,就是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