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the '周日名采' Category

May 21 2017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人生中其中一樣永遠都做不完的事情就是家務,就算你是全職的去做,結果還是沒完沒了,而當中最讓人感到困惑的就是那管把全屋的窗戶都關上,但只要一天過去所有的東西總是蒙上薄薄的一層塵埃;如果有養寵物的話,每天牠們的毛髮和塵埃更加是人生的一大崩潰點,就算好像我已經有了自動吸塵機和Dyson的手提吸塵機,這絕對也幫不上多少的忙。
我覺得如果有人真的可以找到一個方法來讓家中沒塵的話,我相信他一定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信焉?

No responses yet

May 14 2017

文件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我一直都是全公司枱面最混亂的頭幾位員工,而最讓我頭痛的就是那無盡的文件,雖說現在大家都說無紙化,但我是那種喜歡看紙張上文字的人,猶其是重要的文件時;因為我可以一邊看一邊作註解,也因為這種習慣我的枱上是長期有很多紙張。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是做IT的,但除了要讓系統運轉之餘花最多時間,另外花第二多的時間做的就是寫文件;老實說我個人是非常討厭寫文檔,但工作需要卻沒法避開,還好現在我己經很少需要作此事,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Albert Sum, Winnie Wong, Frank Lin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May 07 2017

自我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心情

愈認識自己愈發現自己是那種很自我中心的人,很多時候都是以自己的意願為先,而不太理會其他人的感受;慶幸我的工種是有一點容許這種性格,而且經過這麼多年不同的教訓,我也懂得如何修飾自己一下而沒有「那麼」咄咄逼人。以前會覺得自我是一件負面的事情,畢竟在社會上普遍都說要Team Work,而太過自我又會被認為不合群而有損團隊的穩定性;沒錯的是有一定的影響,但另一觀察是不少自我的人都是很有才華,當您懂得如何駕御這種人時,您所得的會更多,信耶?

最近這種自我更發展到相當程度的自戀,開始覺得自己是…….哈哈,回頭想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才發現自己的另一面的性格,其實都幾有趣。

Winnie Choy, Deby Leung, Frank Lin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Apr 30 2017

忘年戀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我其實不大清楚所謂的忘年戀有沒有什麼特定的年齡差距,但一般我的認知是如女方較男方大上十年,又或是男方較女方大上十五年以上,都應該算是忘年戀吧。
我有留意到最近幾年愈來愈多的女方大過男方的忘年戀故事浮現,我想是因為社會的接受度高了,本來是有一點避忌的事情都變得沒有那麼的奇怪;某一程度上我覺得女方大過男方的戀情是給倒轉困難多了,原因是一般來說女生都較同齡男生來得成熟,而大上十年其實對女方來說是有一點照顧小孩的感覺,這往往不是很多女生希望給人照顧的期望。
話說回來,我本身並不反對忘年戀,因為我常說,說到底戀愛只是两人之間之事,只要喜歡那並沒有對或錯,亦不到旁人的說三道四。

One response so far

Apr 23 2017

治療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最近幾年學了一個新的詞彙,那就是治療系物品,說的是透過一些事物來達到撫平那疲憊心靈的效果;我還記得我第一次接觸這件事是剛進入這所公司時,工作壓力超大,整天都是一個屁臉又或是不想說話,那時有朋友跟我說何不找一個電玩來玩玩,最好就是那些不斷有怪獸走出來給你殺掉的,結果我就買了一片亂殺喪屍的遊戲,果然毎次玩完之後都覺得身心舒。
有一些人會看一些Video Clips,不要以為是那些很美風景又或是一些感人的視頻才受歡迎,有一些很Hardcore的東西也有很多人喜歡,例如您可能想像不到的擠大濃瘡的影像隨隨便便都有上10萬個的點擊,而我最近愛上的治療系用品是⋯⋯以下的一首歌,希望您會喜歡。

No responses yet

Apr 16 2017

咖啡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一直覺得上咖啡廳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原因很明顯受電視劇的影響,男女主角總是坐上老半天,說一點不着邊際的事,又或者是生意人在內談着幾百萬的生意;只是長大後才發現大部份的香港的所謂咖啡廳,都只是很細小而又沒有什麼空間讓您談什麼比較敏感的話題,甚至到酒店的咖啡廳也不見到有多好,而且一般的香港人都沒有這麼好的閑情日誌坐在那兒呆上两至三小時。
這種感覺直到這幾年多到異地才有改觀,不要說歐洲的那些咖啡廳,就說台灣的那些咖啡廳,她們總是營造了一個很慢活的環境,讓人感到放鬆自在,而且她們也放上了大量的消閑讀物在鼓勵顧客的逗留;相比之下,香港最多只值得有StarBucks這層次的咖啡店,而不是可以培養出一些心靈休憩的地方,畢竟我們的閑情都給地產商所殺掉了。
Albert Sum, Daisy GE, Winnie Choy liked this post

One response so far

Apr 09 2017

巴士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已過去的,心情

其實在香港我最喜歡的交通工具並不是地鐵又或是自己開車,而是巴士。

喜歡巴士是因為我不太喜歡地鐵中的冰冷感,猶以上班時段那種人人還沒睡醒的漠然,每次到站時那爭先恐後搶進車廂的乘客,更不用提沿途只得漆黑一片的景色;無疑巴士的速度雖比不上地鐵,但她總是有着一種莫名的親切感來撫平我疲憊的心靈,而窗外的千變萬化更為我那生銹了的腦袋平添了一點色彩。但讓我最記得的安全是,中學時一次暴雨我和同學跳上那輛沒空調的巴士,雖然外面正是狂風暴雨,但我在那充斥着悶熱和怪味的車廂中,我竟是有着一絲絲的安全感而希望就此一直坐下去⋯⋯

Frank Lin, Winnie Choy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Apr 02 2017

遊日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最近這五年基本上每年最少到日本一趟,很主要原因是機票愈來愈便宜班次也多,而食宿方面也是非常的合口味,再加上這幾年也會參加日本一些大型的馬拉松的比賽,所以也去得算頻密。但實在話我並不是那些很Fancy日本的人,對我來說她只是一個我很欣賞的地方,欣賞的是日本人對事情的認真和細心,我每一次到日本旅行也好,參加比賽也好,我都會有一些得着,這才是我到日本最大的動力。

然而這幾年來來去去都只是在東京,大阪和京都之間遊走,還好今次有朋友W的安排,會在長野比賽後到立山黑部,一個我想去了頗久的地方,而且我也很久沒有見過雪了。

但願能和你一起看。

No responses yet

Mar 26 2017

看櫻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這十年間愈來愈多人會在二三月特意到日本去賞櫻,而我又不是太大的興趣,可能朋友M說我沒有感恩心是對的;一直到去年因報了名跑京都和東京馬拉松的關係,我差不多在日本留了两星期,到最後因種種原因而沒有跑到東京馬拉松,所以那個周六我是去了河津跟朋友W一家會合,來作我第一次的賞櫻。眼看一大片的粉紅色在眼前飄揚是漂亮的,可能我太膚淺吧,我沒有那種惜花之心,所以並沒有那種很震撼之感,也感受不到櫻花所帶出來的淒美,對我來說只是一派自然的美境,遊人眾多卻有井井有條,而讓您會覺得舒服自在。

反而透過賞櫻這一舉可以看到普遍日本人的公德心是何等之高,雖擠擁但不混亂,整個場地之整潔也讓人驚嘆;如換轉在內地甚到在香港,沒有公安或是謷察維持秩序,我想整個場合一定變很難看,就此一點也不知我們中國人要費多久時間才能追得上。

Knifechit Chan, Albert Sum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Mar 19 2017

春天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這十多年都不喜歡春天,因為香港春天的潮濕和梅雨的來襲實在是太讓人討厭,再加上今年的春天也發生了很多事情,也讓我覺得很疲倦。

話雖如此但另一方面,春天也是一個讓人有點衝勁的季節,畢竟都是一年之始萬像更生,四處都充斥着生氣勃勃的感覺,唯一要留意的是天氣還是乍暖還寒,所以也要注意保暖呢。

Daisy GE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Mar 05 2017

我的專業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心情

從前跟過一位女仕工作,她的要求之高是我到今天還沒在其他人身上看見過的,而她最討厭的就是人家不專業;我曾經見識過她痛罵一個DHL的送件員,只因為那個送件員把其他公司的文件放在一個無人看守的地方。老實說那時是覺得她是有一點小題大做,但如今看來無疑是她對工作的一種態度;這幾年真心覺得現在的香港已經沒有從前的專業精神,不論老中青都只是想如何敷了事,而不是如何精益求精,這才是最讓人心痛的。

雖然我也不算是那一根蔥,但我對我的工作還是有着很高的要求,我常跟同事說的是如果我做不了的事我是絕對不會要你去做;如果我發現我技不如人的話,我會乾脆的承認然後再用心學習,我對自己是輸第一次是人家厲害,但輸上第二次就一定是自己問題,一是真的技遜一籌,一就是自己懶散招致失敗,而我是很討厭輸的那種如喪家犬的感覺,所以唯有將勤補拙的把自己的不足追回來。

這是我的專業,我的項目管理世界。

No responses yet

Feb 26 2017

傲氣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我想這幾年我改變了最多的一定是我對他人的態度,從他人口中的「寸」到今天其實收斂了不少;真心說我從不覺得我自己是「寸」,反而是有一股傲氣,我自己的演譯那是一種永遠相信自己的態度;這陣子卻又突然很想把這股傲氣重現,因為從前上司教導人愈在困境,就愈要整裝待發,而我其實最精神的面貌就是以「寸」行先,反正我說我會謙虛都沒太多人會相信,更可能會覺得太過做作,所以還是讓我繼續寸下去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