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the '已過去的' Category

Apr 09 2017

巴士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已過去的,心情

其實在香港我最喜歡的交通工具並不是地鐵又或是自己開車,而是巴士。

喜歡巴士是因為我不太喜歡地鐵中的冰冷感,猶以上班時段那種人人還沒睡醒的漠然,每次到站時那爭先恐後搶進車廂的乘客,更不用提沿途只得漆黑一片的景色;無疑巴士的速度雖比不上地鐵,但她總是有着一種莫名的親切感來撫平我疲憊的心靈,而窗外的千變萬化更為我那生銹了的腦袋平添了一點色彩。但讓我最記得的安全是,中學時一次暴雨我和同學跳上那輛沒空調的巴士,雖然外面正是狂風暴雨,但我在那充斥着悶熱和怪味的車廂中,我竟是有着一絲絲的安全感而希望就此一直坐下去⋯⋯

Frank Lin, Winnie Choy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Mar 11 2017

寄不出的信(十)

親愛的米,

您好嗎,別來無恙吧?

說來也奇怪,一般人在旅程結束時都會期待着下一次的旅程,而我卻獨自在綣戀着一段過去的旅程,或許是旅途中一直有您的原故吧。

我們在旅程中談了很多對未來的看法,原來不知不覺中這些說話,已讓我在心中架構着一幅我從來沒有想像過的圖畫,而讓我有着美麗的憧憬;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極權國家要管控文字流通,因為只要有一個念頭透過文字打進人民的心㰞時,這個想法就會慢慢的茁壯成長,怎樣也拿不走了。

其實從來我也不是一個轟轟烈烈的人,因為我很怕受傷害,這些年來我已很習慣在我的我行我素中生活,誰不知您竟讓我跳出這個自我保護的機制,帶我看了很多我從來沒看過的美麗景色,也擴闊我很多思想上的界限,人生得一知己如此實在是死而無憾,只可惜到最後我俩是有緣無份,無疑這是傷感的,但也因為如此我們才能體會到珍惜眼前的可貴,對嗎?

您曾經問過什麼是愛?我跟您說過是包容和尊重,現在請容我再加上給予和犧牲,實在要多謝您教懂了我愛的真義,在未來的日子裏,雖然您沒能在我身旁,但我會好好的品味愛這件事,也會一直都在遠方送上我最真摯的祝福,願您可永遠都幸福快樂。

斌字

Frank Lin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Jan 29 2017

小時候的新年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已過去的,心情

原來2007年已寫過一篇關於小時候過新年的回憶,老實說現在愈來愈沒有過年的氣氛,街上的店鋪也只會休息一天甚至全年無休,基本上跟平常的假期沒两樣;有趣的是雖我是很怕繁文縟節,但人老了之後反而對傳統節日的尊重有增無減。

小時候住在徙置區時,新年是一件大事,家家戶戶早在两星期前已開始準備東西,如炸一些角仔或煎堆和擺放全盒,從前是有糖蓮子,瓜子,利是糖甚至會有糖蓮藕等好不開心,現在我想除了老人家以外,不要說糖蓮子或糖蓮藕,到底還會有多少人會在家中擺放全盒都有疑問。另外就是大部份的食肆都會趁機休息一段比較長的時間, 而繼續開門營業的就最少要加二甚至加三,以給在假期上班的同事作一點補助,但這些年來隨著社會經濟的不斷發展,一如之前所說現在甚少店鋪會關門太久,這也讓那個新年氣氛減輕了不少。我想再這樣下去,再過幾年我們可以把農歷新年申請作「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以免此節日慘遭遺忘了。

Knifechit Chan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Dec 18 2016

鬼故事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已過去的

有時聽一些靈異節目,很佩服那些嘉賓和聽眾常常遇到鬼怪,卻又不覺得他們會有什麼驚恐,要是我的話,我想我一定會給嚇得半死。我親身遇上的疑似遇鬼的經歷都是以前念中學的時候:一次是在城門水塘為同學慶祝生日時,正在叫大家不要吵鬧到打擾在遠處在燒烤的他人時,一轉眼間卻發現偌大的場地只得我們一行十多人,鼓起勇氣和同行的朋友走過去查看時,才發現不單一丁點的燒烤痕跡沒有之餘,旁邊更是一個小懸崖,更不消說那是人影全無,那時候是有一點如墮冰窖的感覺。

另一次是在塘福露營,一群人在淩晨正聊得興起,突然看見遠遠有一個白色的影子走進了厠所,等了半個小時還不見有人走出來,於是和另一位不知就裡的同學一齊走去如厠,結果當然是不見半個人影,我老實說是嚇得整晚不敢再去厠所,一直到天亮為止。

有幸人生之中只有這两次疑似遇鬼的經驗,要不然我想我真的會精神崩潰,善哉善哉。

Frank Lin, Olive Ku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Jul 25 2016

無聊歌詞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突然想起一首在中四時跟同學學的一首「二次創作」歌曲:

京都念慈庵川貝枇杷刀
不但斬瓜劈柴好
掠友够多 地盤開拖
逢人劈 真瀟灑
一刀搞掂哂

不知為何到今天,還是一字不漏的記著!

Earnest To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Dec 13 2015

學能測驗

還好現在惹得天怒人怨的TSA在我那世紀是不存在的,那時唯一有的評核試就只是小六的學能測驗。

在有限的記憶下,我記得當時的題目並沒有現在的那麼深奧,所謂的操練也沒有現在的那麼的嚴峻,反正都是做做補充作業而已;一直都覺得香港的教育是最失敗的,主事的官員只關心所謂的「業績」,小孩的學習目的他才不管。還記得母語教學的慘痛教訓嗎?不但沒有製造什麼两文三語的高材生,反而讓不少朋友左右不是人,更可惡的這個政府不單沒有痛定思痛而改善,而是利用政策制定讓這個母語教學自然死去,可憐給你這群尸位素餐的官員玩弄的朋友,實在是有冤沒路訴,試問今天社會的不和諧,不就是這幫不負責任的官員所做成嗎?

Chiu Man, Darian Jian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Dec 10 2015

輸在起跑線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心情

早两個月前搬家的時候,找到了一些小時候的相片和成績單,不禁流了一身冷汗;用現在的說法,我就是那些輸在起跑線的小孩,念的是屋邨的幼稚園和小學,那時成績算是名列前茅,但到了中學就直線下降,那時的成績是「多紅少藍」,原因是來自英文之差而對課文不甚了解,跟不上教學進度繼而怠學,甚至每年都需要班主任推薦升級。

到念預科的時候就更是只玩而不讀,本已準備中七畢業就投身工作,卻因一時興起在中六下學期嘗試報讀城大的文憑課程,更幸運的是藉著後補而可以入讀了建築學系,現在回想過來,這其實是我人生中其中一個Smart Move。跟着在則樓工作時,神推鬼㧬的又一頭栽進了電腦這個範疇裏工作,至於之後再發展成為項目經理就是另一個人生重要的Smart Move了,在沒有背景也不是怎樣聰穎過人,現在回頭看今天不用太為生活而憂愁,真的算是幸運得不得了。

No responses yet

Sep 16 2015

Jack & Jones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您還記得小時候有一間用狗仔作商標的皮具店,叫Jack & Jones的嗎?

我印像中她是從旺角開始她獨特的銷售模式,跟着就席捲全港,當時她所用的那一招又或是只得一招,就是結業清貨,然後再用錄音帶不停播放-「攞起就唔好放手」來營造了一個不要蝕底的氣氛。如無記錯我應該也買了她的一些錢包和鎖鑰包等,而且她這種行銷手法在當時資訊沒有這麼流通的社會是挺湊效的,只是由於她擴張得太快到後期已變成了一個厭惡的象徵,而慢慢的消失於市場裏而已。

雖然她已給市場淘汰了,但這一招結業清貨不要蝕底卻永垂不朽,直到今天還有不少公司一天復一天在用,新近看見的就是尖沙咀的一間影音店,掛了大牌說最後幾天都差不多一個多月,我毎天下班時還是看見她䇄立不倒,其實是否應該向海關舉報她違反了商品說明條例呢?

No responses yet

Aug 31 2015

IVE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昨天早上跑步時有两位小朋友走過來問路應怎樣去柴灣的IVE,這讓我想起多年前和一位小姐的争辯,一個關於大學生與IVE生的小見解;大意是大學生是當然的優勝,她的論據是若真的資優的話就己早入讀了大學而不是IVE,但我又持相反的意見,不是說念大學的不厲害,只是個人因素更為重要,再者有一些人絕對是工作比讀書表現好多了。其實有此討論是源自一位朋友E,她覺得他由於讀IVE的關係己經是輸在起跑線,但我就認為此君從他的待人處事中應該有更好的發展空間,而不局限於他當時只能修讀IVE,最後當然是不歡而散。
故事結局是此朋友,在其業界裏現時是有點名聲,也不時會在媒體中看見他的出現,在我個人而言,他的發展甚至較此女生及其先生還要好,當然現在看起來只是那時意氣之爭;但有一觀點我到現在都沒有改變,那就是所謂的名門或是學只是讓您的起步容易一點,到最後的成果都是看自己的修為造化的。

No responses yet

Aug 16 2015

暑期工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已過去的

我念中學時是有做暑期工的,中一至中三都是在舅父的工廠中作幫工的,還記得連加班費一個月應該有接近三千元左右,另也有一些「額外」的員工福利:因為舅父的公司是幫精裝書籍作「上殻」,所以很多時候都會拿走一些為評為不合規格的書來自己看,也節省了不少的買書錢。除了薪水之外,我也帶走了大量的皮外傷,原因是書本的邊緣是非常鋒利,所以常常都給紙割傷而流血不少,現在回看起來那是真正的血汗錢了!至於中四那年沒有去舅父那兒了,反而卻走到家樓下的髮廊作洗頭仔,具體工作情況沒記得多少,只能說是一樣米養百樣人,不過作為一份體驗社會的工作,這絶對是一個很不一樣的經驗 。
 
我是很鼓勵小朋友去做暑期工的,可賺取一些零用錢之餘,也可以早一些看一看這個社會的不同面貌,對小朋友的將來是很有幫助,始終這些都是沒法在學校裏學到的。

No responses yet

Jun 24 2015

我們的波波池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早前不少朋友都上載太古城Live Happy的波波池的相片到社交網站,而我也在趁著有空時走了去看看,主辦商把她的溜冰場變身為波波池,而且也劃分了成人和小孩區域;先不論他的衛生安排,猶其是在中東呼吸道綜合症傳播的陰影下,整個活動其實是非常成功的,我沒有想過一些年過四十的朋友玩得如此開心,更不消說小孩們的投入。

我只記得我的小時候並沒有波波池,那時候只會呆在屋村裏的遊樂場,玩玩那些圓球狀的攀爬架,沒有任何保護裝置的韆鞦,極速的「氹氹轉」等等,那時相等於波波池的其實是那些高達十米以上的吹氣公仔(還記得第一只應該是坐落於海洋公園),小朋友可以在其「肚內」跳來跳去而好不開心。現在的場地或是設施,雖然在設計上甚到安全性都給從前的好了不知多少倍,但在我心目中和以前差太遠了。
Daisy GE liked this post

One response so far

Jun 20 2015

沙律吧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飲飲食食

我的中學時代在「必勝客」是有一道菜叫「沙律吧」,那是店家給您一個木製小盤,然後您就可以到其自助沙律櫃台隨便的拿取沙律的,當中包括生菜,扁豆,菠蘿,青瓜,番茄和煙肉粒等等,條件是只限拿一次;這道菜之所以著名並不是因為味道美味,而是因為顧客會用盡一切方法地拿取最多的食物,所以當時常有高達一尺的沙律「塔」在場中出現。

請不要以為這個沙律「塔」很容易做出來,那種對建築學的知識和力學的認知,實在會讓真正的建築師也甘拜下風:從利用生菜和千島醬作為基礎建設,不同食材和豆類的安排也是一點不能錯,才能把它砌得愈來愈高重。不過重要的其實也不是能拿多少,而是男生如何在女生或其他人面前顯示自己的「技術」,這就只是完全滿足了自己的虛榮心了。

最後是食物多被浪費,結果店家也慢慢地把這道菜取消了,這其實也算是我們這一輩的集體回憶!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