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the '熱血公民' Category

Jul 15 2018

交稅

我一直都說交稅是我們市民的責任,正如富蘭克林所說的人生中不能避免的二事就是死亡和交稅,致於我有多痛恨這個政府亂用我們的稅金和養育着一群為數不少的廢物,那就是另一個故事的了。
今日想說的是剛發生的一個小故事,讓我體會了何為官腔:話說早前收到了稅局的稅單,要求我補交回2015-2016年度的稅項,當然我即時打過去問過明白,發現這筆款項是由两個範疇所出來,一是我現職公司所發的補充資料,另一就是稅局人員的錯誤;我的立場很清楚的,稅我一定會補交那管這是有影響到我的財務,但錯也一定要追究,所以我要求我的評稅主任告訴我誰應負責,她先推說過程太多人經手很難知道是誰,但我反駁說政府所有的事情都有根有據,她眼看推塘不了,又推說是電腦跑程式的問題,我回應是我是在電腦公司裏工作的,你這樣說我更担心不止我一個人受影響,跟著我問道究竟他們有沒有實實在在去審查每份稅單的結果,答案係先評後核。整個過程其實她並沒有確切的答過我的問題,雖然我也明知不會有什麼差別,但我那一刻決定絕不會就此放過,因為我覺得近年不論是個人或是政府這種得過且過的心態太過的泛濫,那就由我一步一步的做起,看看會可以帶來什麼樣的變化吧。

No responses yet

Jun 17 2018

關愛座

我一直都覺得如果可以的話,在公共交通上盡量都會讓坐予一些有需要的人,如行動不便,老人或是孕婦;但這幾年間發現那管整輛車子都是滿滿的但關愛座卻沒人坐,而最近在報紙或友儕間都聽到一些故事,讓我重新去想究竟所謂的關愛座實際上有沒有需要呢?
說的事一些老人家會自動要求一些坐在關愛座的人讓坐予他們,如不順從的話更會招來謾罵,也有一些人會拍下一些不讓坐的情況放上網作網絡公審;老實說從前我會覺得讓坐是自然不過和應該做的事情,但看了這些報導又或是朋友經歷後,我的想法是有顯著的轉變。讓坐是應該基於自由和自願,而不應該利用迫脅或群眾壓力,畢竟每個人的需求也不一樣,為什麼年輕的一定要讓坐呢?這只是純粹基於一個假設:就是年輕人身壯力健而可止多一點勞動,但誰知道他有可能會是體弱多病?再退一萬步來說,大家都有付車資,為什麼有些人的權利會給其他人來得大?我想當社會大眾能真的理性地看這件事情時,才說什麼讓坐不讓坐吧。

No responses yet

Apr 29 2018

人無恥則無敵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熱血公民

這幾年真心覺得做人做事不需要光明磊落,反而是愈無廉恥的就愈能拿到最大利益。
君不見那些月入二三十萬元的高官,肚滿腸肥的商家巨貫,乃至到一眾議員,為了討好內地政府;說一些連自己也不相信的鬼話,再加上那副討打的嘴臉,您會深切的感受到何謂「人無恥則無敵」。
就算在職場上這類人也較我初出來工作時多,一句這個我不知道我不懂,就想把自己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我對這種不專業是最為痛恨,所以在我能力範圍內我可以迎頭痛擊的,我都絕不會放過這類人,只可惜對著那幫社會擦鞋仔我沒法做些什麼,所以只好計劃如何離開。
這是一種悲哀。

No responses yet

Jan 13 2018

僭建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社會民生

時值2015年夏天,我正開始考慮購置第二間房子時,機緣巧合下看了大埔的一所獨立屋,在進入單位前我問了經紀一個問題,然而他的反應就像已知我是「混桔」一樣,那條問題其實是房子有多大,然後他的回答是獨立屋只看座向,因為⋯

當我一走進屋子裏面就馬上明白他那欲言又止的意思,因為整間房連改見加增建後,面積最少大了8成到一倍;閑談之間他也告知所有的獨立屋都會有此情況,而當中更以康樂園的巨型地庫是為當中的表表者,所以康樂園的售價也較其他地方為高。

至於鄭若樺一事,我的觀感絶對是心存僥倖,但為了護短,這幾天都聽到不少神邏輯,包括大律師公會前主席譚允芝女仕,她一方面說她不清楚鄭是否清楚其單位的僭建,原因是一切都只是看報章所報而沒有本人確認,但同一時間她自己也推斷和相信鄭最近忙得沒時間處理而沒向鄭小姐引證,我真的不能不問究竟譚大狀你的腦子是什麼的結構?而葉國譧說的那一句新界有僭建是常識,那我下次有幸碰見你隨意謾駡也是應該的吧,畢竟X柒出賣市民的人俾人問候也是常識吧!

No responses yet

Dec 07 2017

人在外地最愛國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社會民生

我是「貧賤不能移」,即是貧賤的人不能移民群組。

早两天在FB中看見有一朋友移民到外地,數數這已是今年的第三個家庭離開香港,心中不無感慨,畢竟我相信如果非不得已,實在不容易的下定決心離開自己長大的地方。

有趣的是當移民的人在新國度安定下來後,就會變得很「愛國」,但愛的卻是他離棄了的中國,彷彿已經忘記了他入籍時所說要對新國度的責任;那種已取得了保護罩卻又指摘其他離不開的人,某一程度在我看來是最卑劣的行為,要是這麼熱愛你所說引以為傲的國家,為什麼要拋低一切投奔他鄉呢?我不反對移民,我真心贊同人總有選擇居在何方的權利,但不要再說我們一些什麼不知中國多好多強大的話。

曾經聽過一個最荒謬的說法時,是他移民的國家容許他擁有雙重國籍,所以無礙他愛中國;首先要是你這樣愛國的話,先請你放棄你所擁有的其他護照吧,否則你只是一個攞盡好處而不敢承認的虛怯之人而已,再者概然你覺得中國這麼好,那些從前你移民前所擔心的,應該也不是你現在的顧慮,那請你盡賣家當回歸祖國吧,不要讓那些外國勢力左右你的生活各樣。

否則還請你收聲吧。

No responses yet

Dec 05 2017

校園欺凌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社會民生

最近多了報導校園欺凌和性侵犯,也讓我想起我所遭遇過的,現在回想起來雖不算是很嚴重,但某一程度上都算是一樣不快的經歷。

從來每一間學校都會有一個孩子王,而我的小學時代一定是那位高姓同學,而我不幸又成為其中一個給欺凌的對像之餘,卻又同一時間會連同此位孩子王去欺負其他比我更弱小的同學,為的只是不讓被欺負的焦點換回自己身上。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是一種非常惡劣的行為和心態,但當自己每天都給欺侮的時候,而其他人只會袖手旁觀以免惹禍上身時,那種很想逃脫的感覺實在強烈得讓人不惜一切,正如我說那時的欺凌不算是很嚴重,我只是盡量的延遲回到學校的時間,來減少給人推撞的時間。

但我覺得最惡劣的其實不是欺侮他人的學生,而是那些知道事情發生了後,還想盡力去隱瞞和息事寧人的校長和老帥,他們總是說得堂而皇之的為了學生將來又或其他似是而非是的原因,說穿了還不是為了校譽和免卻麻煩而已;如果真的為了學生,不應就是跟欺侮人的小朋友帶出一個正確的訊息,就是這樣做是不對,而不是讓受害者默默承受,君不見現在的社會就權貴做錯了還覺得理所當然,而鷄蛋那面就永遠的只能自怨自艾,我們作為成年人不就是要為小朋友創造一個擁有正確價值觀的世界嗎?

我真的不想以後的小朋友變了黃國健、周浩鼎、何君堯又或是李慧琼和梁美芬之流,那時就真的變了一點希望也沒有了。

No responses yet

Oct 22 2017

親親大自然

由零三年「沙士」肆虐後,香港人是多了作一些戶外活動的,最常碰到的一定是行山了,畢竟香港擁有一個其他地方沒有的優點,那就是那管您在那兒開始,從終點走到市區也用不到一個小時,所以我有不少的外地朋友都很喜歡在香港行山的。

有趣的是不少的香港人實在不甚珍惜這種優勢,千方百計的都在打着郊野公園的主意,彷彿高舉着人人有屋住的口號就是淩駕一切,更可惜的是又一群愚笨的小市民在附和;認真的去看看一些統計數據和實際的利益分布,我們現在有閒置的單位高達二十多萬,因為問題從來不是不够房子,而是人們負擔不來;就算讓政府發展效野公園,一不會馬上把樓價應聲拉下來,二也是誰說發展商會平售他們的的樓盤而您又負擔得來嗎?

現實上我們擁有大量「棕地」可以發展,我說的我們是您和我,畢竟所謂的官地在理論上是我們市民的共同資產而交由政府托管的;政府一直用盡千萬理由去拒絕發展,原因只是擔心傷害了新界一些土豪劣紳的利益而讓其支持度減低,記得大概七年前林鄭殺氣騰騰的說要取締村間的僭建物,結果今天還不是僭建處處?

我不知我們一些熱愛香港而又明白發展不是硬道理的人能堅持多久,始終現在的社會只充斥着一群只看權貴面色的契弟,率領着一幫只看報酬的智障在為政府叫喊納威,我想劣幣驅逐良幣的結果正在不遠處等着我們。

天佑我們,天佑香港。

No responses yet

Oct 01 2017

紐倫港


有時候聽得太多人們在說紐倫港,真的有一個錯覺我們已是和紐約或是倫敦同級的大城市,但想深一層我這種想法其實有一點井底之蛙的感覺;我現在心目中的所謂大城市,除了基建要充足之外,又或者要有一定的經濟繁榮,人民的質素其實才是佔最大的份額。

那管您是最球最有錢之地,所住的卻是土豪劣仕,開口閉口的都是錢錢錢,文化的發展近乎窒息,滿目都是抄襲模仿,剩下來只是一些沒有靈魂的軀殼;難怪我身邊的有着小孩的朋友,只要有能力的都紛紛的計劃着移民外地,我想這才是一個地方最悲哀的事情。

No responses yet

Jan 26 2017

香港仔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

最近佔了媒體很大篇幅報導的一定是特首競選,但由於我一則無票,二則也覺到誰當上這個位置的都是一樣的貨色,所以又沒有特別的興趣去留意,反而曾俊華的一番不想聽到人們說移民的競選宣言,讓我想起一點讓我覺得身為香港人的自豪。

我總覺得香港人是有一種不知由來的傲氣,或者是由開埠以來英國人所培養出來,那時我們沒有什麼背向祖國面對世界的虛大空宣傳,因為我們就是世界,所有的事物都是我們一步一步的走出來,沒有祖蔭也沒有什麼的加持,有的就是我們的努力不懈,只全因我們相信我們就是做得到,那種深植在骨子裏的傲氣就是這樣出來的,這些不會是暴發戶所能模仿到的。

不知什麼時候,我們竟變了只懂討便宜的小族?還記得我們上一輩還是死慳死抵的把錢和物資一把又一把的送回那個封鎖的大陸,又還每次的天災人禍,我們都不是出錢出力的希望幫得一把得一把,也不要計算那些給「學識徒弟無師傅」趕走的港商?那究竟是為何現在變為了不知報恩的頑石,那些達官貴人也加把聲說沒有大陸我們什麽都不是,真的是嗎?

我是深信着骨子裡我們絕不是那些搖尾乞憐揣摩上意的世界仔,我更知道如果我們沒有了那股傲氣,我們才是什麼都不是!

No responses yet

Jan 22 2017

稅季

每年在農曆年前最讓我頭痛的都可算是交税,我一向沒有為交稅而特別儲蓄,所以在通常在九月收到時年要繳交稅項時,都要大費功夫去張羅,如比較那家的稅貸比較吸引,然後在新一年分十二個月還款,周而復此好不無聊。這幾年在理財上是有點改善,所以也沒有刻意的借什麼稅貸,除了前年渣打銀行的低息實在吸引,畢竟借20萬全年的利息才不過3500元,我實在想不到什麼原因不借回來作其他投資或是備用?

另一方面作為「弱勢族群」,即是只有交稅而各種政府福利都與自己無關,而政府和一般市民大眾又覺得我們是「罪有應得」而繳交大額稅金,彷彿我們這些所謂中產是不需工作就有收入般(弱弱的說我也付出很多努力的);但重點也不是這個,而是我一直說我要交給這個垃圾政府才是最氣憤,一個TSA,一個橫洲事件又或是大量基建工程延期,已讓我們看到這個政府已經爛到一個點,他們應該慶幸中國人習慣了給人奴役,要不然這個政府應該給推翻了幾次。

No responses yet

Nov 06 2016

金玉其外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心情,熱血公民

小時候上課時學到的什麼香港是中西文化會粹,也說什麼遠東交通樞紐,到今天我只覺得已變為一個家道中落的名門望族,但還要裝作過得體面;制度給肆意踐踏,階段遭人為的分化和撕裂,大部人不是眼中只有賺錢賺錢,就是給生活壓得透不過氣來,最後也有一群不知何去何從的。

不要再去嘲笑年青人不知天高地厚,撫心自問您在他們的年紀時又作了什麼「豐功偉績」?我常問自己如果我在他們現處的環境中可以做到自現在這樣嗎?而我的答案是很困難,我自問不及他們的聰明,也缺乏他們對生活的熱情,我唯一較他們優先的只時時勢就我而已。

懇求我們這一輩多點人可以為年輕的爭取多一點空間,再重捨往昔這地方的活力光采,而不是一個金玉其外的買辦都市!

No responses yet

Sep 04 2016

投票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熱血公民

今年對投票甚至整體的競選形勢較之過去都冷卻了不少,一是雨傘運動後的無力感一直延續至今,另外是候選人都是不甚了了,再加上上屆黃洋達一役後悔至今,所以也沒有替任何人拉票或推薦任何人;但我的心還是熱的,我在開票的時候,看到范國威,李卓人的落選而深感失落,也一直在為陳淑莊和長毛在乾着急。

今年的投票除了投票人數再創新高,另一個有趣的觀察就是市民對政府的不信任已去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從前收到票時就走去投票,今年大家都很小心的檢驗以免為當為廢票,但同一時間也有一些票站投票人數和票子號碼不符,票站主任卻想草草了事,這更讓人不滿。我想這種緊張的關係,一直到梁振英離任後才有機會舒緩,但看來此君並沒有一點的覺悟,我們唯有自求多福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One response so far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