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the '熱血公民' Category

Dec 13 2015

學能測驗

還好現在惹得天怒人怨的TSA在我那世紀是不存在的,那時唯一有的評核試就只是小六的學能測驗。

在有限的記憶下,我記得當時的題目並沒有現在的那麼深奧,所謂的操練也沒有現在的那麼的嚴峻,反正都是做做補充作業而已;一直都覺得香港的教育是最失敗的,主事的官員只關心所謂的「業績」,小孩的學習目的他才不管。還記得母語教學的慘痛教訓嗎?不但沒有製造什麼两文三語的高材生,反而讓不少朋友左右不是人,更可惡的這個政府不單沒有痛定思痛而改善,而是利用政策制定讓這個母語教學自然死去,可憐給你這群尸位素餐的官員玩弄的朋友,實在是有冤沒路訴,試問今天社會的不和諧,不就是這幫不負責任的官員所做成嗎?

Chiu Man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Aug 30 2015

智障

一星期多前有位前退休政府規劃師,竟向城規會動議取消金鐘至中環,原因是她是中環塞車的源頭云云;我是尊重他人發表意見的權利,但我實在不齒此人的不學無術,原因是其論點只是想當然而已,不但沒有數據支持,也沒作什麼的實地考証,然後再隨隨便便的就說出取消其中一段的電車路段。看過他的訪問後,我不覺得他有什麼的財團或是政治力量的支持,而只是一個上了年紀的智障在亂說話,不過我內心深處是有一個疑問,究竟我們所交的稅金過去養活了多少這程度的智障呢?
更不知所謂的其實是那些利用此事來增加自己政治本錢的人仕,話說早两天下班的時候看到鰂魚涌的民建聯區議員,在街頭叫人簽名支持反對取消電車的建議,此人的卑劣是在他把議題無限放大,對着街坊說得義正詞嚴,但若果政府一說要取消的話,我深信以過去的歷史所得,此君與其政黨是頭也不回的投下他們的贊成票。
我從來不担心政府會有一刻想過會取消電車,除非她決定要與整個社會為敵,更不怕再來一次佔領中環,才會有此事發生,另我真心希望傳媒不要再去追訪這位薛性的智障吧,要不只會更加虛耗大家的精神去痛罵此人!

No responses yet

Mar 13 2015

計數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社會民生

利用一所位處將軍澳的两房單位來計算一下:

 
單位價錢:570萬
首期:114萬,另一成會由按揭保險提供
銀行借貸連按揭保險:463萬
月供款項:25,310(以30年2.1厘為基準)
印花稅:171,000
佣金:57,000
 
根據此計筧申請人的收入最少要有月薪56300以上,再加上140萬的現金(不計算裝修費用),我真心想問那些駡人癈青的中產朋友,以上的金額您要多久才儲到呢?我的理解一位大學生畢業後的工資大概是15,000元,連同交通費,生活費,家用,交還政府的學費借貸,差不多有5000元左右可作儲蓄,就讓我用两人來計算吧,那就要8年到9年可以逹到,但當中還要寄望樓價不要上漲。可能大家會說,看這也不是做不到,但撫心自問這過程裏我們要放柴多少東西?
 
不要隨便責難年輕人了,我們不也是曾經抱怨過嗎?世界是愈來愈難生活的了,不要再閉起雙眼來說話吧!

No responses yet

Mar 12 2015

買樓難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社會民生

早两星期金管局強推新的所謂壓抑樓價的新措施,結果客觀的效果就是讓有意置業者更加難於置業,始終要加多一成首期對不少人來說實在是一件挺困難的事情,試想想本來一層價值500萬的房子要付的首期只是150萬,然而因為此措施後要平添另外的50萬,我自問之間也拿不出來;所以我也真的不明白金管局的盤算是怎麼一回事,說是要讓銀行體系的穏定嗎?卻又看不到他們對那些隨便打來就說可以為您準備幾十萬的借貸有絲亳的監管,雖說是短期借貸,但我總是覺得樓貸其實的審核比起那些私人貸或是備用現金來得嚴謹得多,所以我也是不太明白背後的原因。
  
我更不明白為何一些所謂的中產對年輕人投訴着不能負担樓價會大加鞭韃,說什麼不能捱苦什麼一步登天,甚至是癈青癈青的稱呼着;平心而論有些小朋友真的想一畢業就能買樓,其實在我讀書時也大有人在,自覺某一程度上是有點貪心的,始終房子是一生人其中一件最昂貴的物品之一,我相信您也不會一開始拍拖就準備明天結婚吧?我想工作八年到十年後,不論思想和工作上都會變得穏定後,那就會是相對好的時機來置業。但現在的環境是工資長期所壓,樓宅價格也是高居不下,無疑您是可以批評年輕人的高消費模式,但請不要忘記這氣候其實是您我製造出來的。
 
再者不要像催眠一般要他人相信,我們全都是自己「捱」出來,要不是有天時(經濟上升軌道)地利(大陸開放)人和(97前後大量中高層的人材移民),我想今天不少人和他們口中的癈青沒有什麼两樣。
 
(明天續)

No responses yet

Feb 06 2015

社交疏離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社會民生

原來這次的流感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已讓100多人死亡,來勢之兇不禁讓我想起03年的沙士一役,雖然政府明顯地想低調的處理,但在不同社群中民眾已經自發的提醒朋友要小心身體。

我並不是什麼病理專家,但死了100多人的疾病不是應該要市民多做防範措施,多加宣傳讓民眾有足夠的警惕,而不是安慰或是很公關的說沒事嗎?甚至高永文這位所謂民望最高的問責官員,在立法會上答覆議員對鼓勵市民在公眾場合佩戴口罩時,說如果這樣的話會引起「社交疏離」,令到大家不能進行一些較親密的行為,我只是奇怪如果究竟是性命要緊,還是一時的不便來得簡單呢?我很陰謀論的想,是否因為大陸其實因為此流感讓不少人喪命,而到現在也不能決定是否發放此消息,所以我們的政府為了迎合上意而只能低調處理………..?

No responses yet

Feb 03 2015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

這陣子關於亞視的新聞簡直是層出不窮,而且奇異度也是日創新高,不過想說的並不是這公司的股東不和,也不是政府的故意縱容,更不是發薪變借欠等荒謬絕倫的事。

 
反而更想的是研究他們員工和一些支持亞視的人當中的想法,我覺得今天的亞視閙劇,某一程度是這一幫員工和所謂的支持者所製造出來的;那天看新聞報導,有一位員工接受訪問時說道不擔心沒有薪水,原因是「有做嘢就唔會無糧出」,對着這等言論我明白為何會有拖糧甚至後來的借糧出現,因為只有這種智障的想法才會造就會這些讓人拍案叫絕的壓搾方法,也難怪葉家寶可以大言不慚的跟大家說「亞視的特色就是收支不能平衡」。
 
更好笑是繼續「留守」的員工據說會埋怨那些離去的同事打擊士氣,而昨天願意和解的人說不希望亞視清盤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不想其他的同事馬上失業,我真的不太明白這個邏輯,難道現在這種有汗出無糧出的情況可以算是就業嗎?老實說到此情況您還要留在這公司,我唯一覺得是沒能力離開而已,而那些所謂對公司有感情只是一堆掩飾而已。
Camella Cheung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Jan 31 2015

開跑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關於跑步

早上五時多就出發到尖沙嘴,從iSquare走出來時竟看不見絲毫的指示行李區在那兒,一番折騰後放下了行李,熱身過後就走向起步區,一輪「鳩叫」歡呼後終於出發了。

 
第一個挑戰在不到三公里處就出現,說的是柯士甸站外的路段,雖說附近都是地盤,但賽會不是應該和政府恊商一下把馬路弄平一點嗎?還好沒有因此而受傷可以繼續作賽;當跑上三號幹線時,另一奇境又再作出現,還不到全程的五公里,我已經看見不少人在慢步行,我想可以接受10公里的朋友在步行,但半馬或是全馬最少都可以跑到半程吧?可想而知不少人其實是湊興而已。
 
沿途水站的安排是值得一讚的,起碼做到供應充足而這一點又比日本的來得好,但一到食物供應的感覺就是第三世界的配給安排一樣,工作人員不停的嚷道每人限拿一份,香蕉更是一條連皮送上(據說到西隧口的是脫了皮的),老實說我就算是貪心成性也拿不了多少畢竟還是有20多公里要跑下去。到醫療站的安排簡直是「十三億人給震撼了」,人家日本及台灣都用上了噴劑來放鬆肌肉,我們反而就像施捨一般的給求助者「两滴」松節油來自塗,據同事所說還要登記云云!?更有趣的是當有參賽者看似受傷時,那些工作人員就算是在旁邊也都是不會多問要否幫忙,最經典的一幕是我在西隧出口見到的,由於賽道的左邊是給緊急車輛使用的,有一位小姐應該是已經近乎抽筋,一名工作人員見狀馬上走過來…………請那位小姐「抽筋去另一邊」,如果我有氣有力的話我想我真的會走過去質問這位工作人員是否神經不正常?她有力的話就不會停在那兒,作為工作人員你不是應查看她是否幫忙,而不是把她趕走?
 
這只是一些小觀察,但也讓人不想再為他人作嫁衣裳,猶其一個已舉辦了19年的活動,我真心說下年只要能參與一個海外的比賽,我就一定不會參與這個香港之醜。

No responses yet

Jan 30 2015

用心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關於跑步

我想香港馬拉松最讓我感到失望的,其實並非是那些沒有觀眾的跑道,也不是批評者所說的「不能見光」,始終香港的地理環境和生活模式是有一定的限制,所以這一點的不便我還是可以,但最不能接受的是主辦單位的不用心。

老實說香港馬拉松是香港其中一個廣受重視的活動,而且經費亦是非常寬裕,只是報名費已經有2100萬之鉅,再加上其他的贊助費,保守估計也應該有3500至4000萬一年,但如果跟大阪的相比,不幸的我們的只可說是小孩子辦家家酒。

從報名開始,我始終都不明白為什麼我們要在指定時間一窩蜂的擁進網站報名,往往要等上一至两小時,而不採用更便利參賽者的抽籤方法而把整個報名時間延長,除了想做出一種「看我們的馬拉松多受歡迎」之外,我真的想不出為什麼?到拿取號碼布方面,我們的效率真的沒有太多的話說,反而在場地方面也想不通為何要在維園的草地,而不是找上如會展那些比較舒適的地方?我還記得三年前拿選手包那天在下雨,離開維園後一整腳都是泥濘…….那個所謂的嘉年華,我深感還是給小欖那邊的跳蚤市場比下去,更不要和日本的精密計算的促銷手法提上任何關係,我們的只會讓人快步離開。

欲罷不能,愈寫愈多,明天繼續。

Milkson Li, Betty Cheung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Dec 06 2014

星移記

Published by under 打書釘,熱血公民

「星移記」、「羊毛記」和「塵土記」三部曲裏,我是先看「羊毛記」然後是「塵土記」,反而故事起源的「星移記」是最後一本才看的書,所以一直到到此書才將早前两冊看不到懂的內容對上,這某一程度上要歸咎於出版社的計劃,不過這也不失此三部曲的可觀性。

 
初看「星移記」還以為是一本科幻驚悚小說,說的是納米技術的醫療應用卻變成了殺人武器,到「羊毛記」和「塵土記」竟已變了一本像「飢餓遊戲」的政治夢想的小說,雖然「塵土記」作為大結局的橋段已是老生常談,但眼看香港的局勢再和書中情況實在不無感慨,不過平心而論,此書的結構和情節是比不上「飢餓遊戲」的精彩,但作為聖誕沒地方去的閱本也是其中一個很好的選擇。
Albert Sum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Oct 19 2014

两極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熱血公民

整個「佔中」運動讓我感到最大的無力感是社會彷彿分裂成两半,家庭成員或朋友中,不少因意見不合而不歡而散,FB上也牽起了一股UNFRIEND潮;一直到現在我只UNFRIEND了两位朋友,可卻不是因為意見不合,純只因是他們的價值觀讓我不認同,當然立論的水平太低也是另一主因。

老實說我常說梁振英其實只是庸才,但現在看來他其實是一位很有能力的人,先不論他的所謂語言偽術,但在分化港人上他是值得拿取滿分,不論親反政府,富貴與貧窮都給他一一的分化,而佔中只是讓社會進一步撕裂,此實在讓人不得不懷疑此君的政治任務是搞垮香港!

No responses yet

Oct 05 2014

百忍成金?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熱血公民

我還是忍不住要繼續說這次的社運,我覺得這次的運動的規模是從沒有人能先預測的,某一程度上是一種積怨,梁振英是回歸以來最驕傲的執政者,從來所有反對的意見都採取一種漠視的態度,而市民一直在忍耐,到今天這個活動更變本加厲的鐵腕打壓,卻是弄巧反拙的再讓不少人覺得忍無可忍地大幅反彈,而做就了今天這個全球注視的追求民主運動。

我也在這次的運動中大幅提昇了我的忍耐力,因為我知道什何的留言文章都會做成朋友間的撕裂,所以我極少在我的Facebook甚至這兒說得太多,直到黑幫的出現我就真的忍無可忍了,那種憤怒是沒法可以用筆墨所形容,唯一可說的只是粗口…….

天佑香港。

P.S. Wordy,對不起,我知道您並不喜歡談政治,只是我的腦海裏最近就只得此事,抱歉了。

No responses yet

Sep 28 2014

變遷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熱血公民

上星期五想這個題目時,一心是想說那天突然間醒覺自己已經四十多歲了,不論在自身或是社會上都是變化不少,但還沒開始寫出來,警察已經向示威者發射了第一枚的催淚彈了,那唯有只集中在社會的變遷吧。

曾已何時香港人只懂「搵錢」,經過了97金融風暴及03年的SARS之後,反而讓一部份人覺醒金錢並非唯一的追求,多了人關心周遭的發展,更有一小部人明白發展不一定是硬道理,而全力投入保育;不知是幸與不幸,由董建華領導的政府,一直採取家長式的管治方法,本來以港人的一貫作風其實都相安無事,但两次重大的「黑天鵝事件」再加上一連串的施政失誤卻死不認錯,結果造就了人民不信任政府的開端,而梁振英及其班子的策略更是激化了市民的對立,曾偉雄的強硬手段其實是火上加油,才造就了今天市內的遍地開花的大規模的抗爭。

作為一個打滾了十多年的項目經理,我的第一工作守則是如何脫身,但此事我真的想不到如何「收科」,梁振英必定不會下台,而學生民亦不甘心就此退場,難題啊!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 Prev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