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June, 2005

Jun 21 2005

宗教狂热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每天上班从地铁站回公司的时候,都会见到一位中年妇人在派一份法轮功的免费报纸-大纪元。

我真的不懂这个宗教的教义或是内功心法,但我只是奇怪这份报纸可以有这么多的中共黑材料,每天都是说共产党大大小小的不是。我个人不喜欢中国共产党,但看了他们找了这么多的负面报道后,我开始怀疑这个宗教的成份。因我觉得宗教是用信念来争取认同的,而法轮功就将它自已定位为一个受迫害的团体,透过报道中国政府的腐败或处事不当而希望得到大众曲线的肯定,总是觉得怪怪的。

我从小学开始到中学都是念天主教的学校,学校方面并没有要学生领洗,只是利用一星期一节的课堂时间去教导一下壬经而已,所以一直都没有对教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至后来念大学的时候,班中有一位同学是一个很虔诚的教友,常常利用课余的时间跟我们宣道,才开始会深思这个宗教的事情。说实话,小时候常常觉得耶稣可能是外星人,尤其是那时深受倪匡先生作品的影响,那些神迹其实是分子改变的把戏而己,到现在当然也没谁人能说得准,然而最重要的并不是神迹的多与少,而是这个宗教确实将相亲相爱的教义宣扬给世人。但有时我又对他所宣扬的不明白,例如信者得救;如果说“他们其实不明白他们所做的”,“神爱世人”,那为什么要区分信者和不信者呢?我真会存疑其实耶稣并没有这样说,只是以前的教会并不只是宗教,而是政冶和宗教的结合体,为了对社会有一定的控制,也把一些传下来的话作一些“变通”了,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臆测并没有学者和其他專家的认证啦。

再想多一点,这也跟现在我们所看的历史书一样,本於为政者的压力,史学家也会“隐恶扬善”,就算是近代史在这个资讥开放的年代,还都是这样,例如日本侵华,又例如六四事件等等,所以我也分不清什么是历史了,你可否告诉我呢?

No responses yet

Jun 15 2005

旧东西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古旧的东西特别感兴趣,包括手表,钢笔,什至乎电脑。曾经试过用了千多元买了一部史前的麦金塔,而根本就不会用,纯粹是为了满足自 已对旧东西的追求。也曾经在网上拍卖中追着一件心头好,费寐忘餐的去投标,更加会为投标之成与否而影响心情。另外就是家中的所有的东西也是不愿丢掉的,就 算是一 些被淘汰了的电脑技术工具书和永远不会再翻阅的期刊,古老的家电家私,例如镭射影碟机、MD机、安乐椅筹等,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狠下决心把那些老掉牙的 书本、期刊和家当送去垃圾房让它们安息,要不然我想连走路的地方也找不到了。

可 能我对这些旧东西有着一个一个的情意结吧,妄想能在这些东西中会留着一些时间的痕迹,而可以带给我一此回忆,不过很多时到最后都是让回忆封存在脑海中一个 不显眼的角落里。不知你有没有试过这样的经验,在收拾东西时找到一些旧东西而令你想起一些人一些事,继而再令你感觉甜蜜、打翻五味架、不知所措等等,怎至 乎让你去找一些很久不见的人。。。在你身边有找到这样的东西吗?

No responses yet

Jun 13 2005

计划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这两天刚刚跟两个朋友谈天,谈到大家以后的计划,给了他们一些意见,也鼓励了他们向着自己的目标进发。

突然间我在想我自己的路向,也不禁有一丝的惭愧,回想过去几年,常常给予自己一个又一个的借口而停滞不前,到后来连自己都开始接受了自己是没有时间去充实自己了。所以现在很期待七月的来临,因为我已有很久没有到课室里上课了,虽然不是什么大的课程,但也教我高兴了一阵子了。

No responses yet

Jun 09 2005

愈懂得多愈觉得不懂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今天的天气还是天阴阴,想下雨又下不了来的样子,令人好生厌闷。

我想我还是不太习惯在香港的生活,相对的比较北京那时清闲。还有就是天气那方面,香港的潮濕和北京的乾爽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對比。

现在的我只想能够好好的念书来弥补过去几年没时间去好好学习的机会,在北京买了很多的书,希可以在六个月内把我一直以来积存的书籍好好的看一遍,我就心满意足了。

年纪少的时候,常常觉得自己懂很多东西,但不知从何时开始,我觉得自己其实是什么也不懂,可能这就叫有自知吧。

回来以后还没有机会去沙滩做我最喜欢的活动,就是游水和日光浴,希望这个周末能去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