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July, 2005

Jul 26 2005

又是失眠夜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今夜又不知为何,在床上滚来滚去也睡不着,於是就写下这一篇的网志。

今天晚上在新加玻工作的弟弟请全家人和他的女朋友吃饭,也算和他女朋友餞行吧!因为她也去新加玻深造了。从小时候就很佩服弟弟和妹妹,他们在读书方面的成绩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二次元空间发生的事情,有时甚至我会怀疑我跟他们是否是同一对父母所出。尤其是弟弟,他对读书的喜爱和热诚令我目定口呆,曾经想跟弟弟学习,但只可坚持了一个星期就倦不能兴。还记得谂中二的上学期的西史只考得四十分而已,於是在下学期的时候我在考试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和温习,但到季终考都还只是得到六十八分而已。这令我清楚的知道我并不是读书的材料,继而决定把我的时间尽力投资在其他的地方,例如足球,田径和越野跑等等。当然我并不讨厌谂书,只是书本不喜欢我吧!妹妹也很厉害,看她呆头呆脑的样子,但从来在读书方面也不用家人操心,也拿了很多的奖项和奖学金。 可能也跟他们的年纪和性格有点距离,我们的关糸一向都比较疏离,虽然内心是很关心他们的。

说回弟弟吧,他现在跟一间新加玻的科研公司签了三年的工作合约,去继续他在电脑音乐事业的发展。我想如果换转是我的话,我真的未必有这么大的决心放弃在香港一切,而最放不下的当然是年老的双亲,以前不是太喜欢回家,总是觉得回家的感觉是因为在外面找不到朋友陪、没有什么可做的无可奈何的选择。现在人大了,态度和感觉也有很大的转变,变得常常回家呆着,可能明白到大家也没有多少的时间可以在一起的时候,那种多陪伴他们的感觉更加变得强烈。

今天还是回家陪妈妈吃饭去。

No responses yet

Jul 19 2005

利物浦足球队

Published by under 足球

从中学时候开始喜欢英国的利物浦足球队,说是一九八四年,那时利物浦还是冠绝英甲(那时并没有英超的)和属於欧州一级的劲旅,他们的比赛一向都是娱乐性极 高的,当然胜出率也是极高啦!那时候每一个星期三黄昏都会从学校赶着回家看六时半的英国足球精华,而利物浦大部份时间都占很大篇幅的报道,原因当然是和他们的受欢迎程度成正比啦!

后来到有线电视拿了独家播映权后,妈妈家中由於覆盖不到而不能再在电视上看到他们的比赛,关於利物浦队的消息仅能从报纸的体育版和一年一度由免费电视台转播的英国足总杯里获知。而同一时间他们的表现也因在欧州赛被禁出赛而逐步滑落,报上对他们的消息也愈来愈少。到后来自已搬出来住的时候,第一样需要问房东的事就是有没有有线电视的覆盖,但直到买自已的房子的时候才能再从电视上看到他们,那已是二零零二年球季的事了。第一场再看到他们的赛事就是作客对阿士东维拉队,凭着利尔斯下半场的入球,利物浦作客以一球险胜而打响头炮。这季虽然表现不错,到最后还只是能屈居亚军而已。

这几年看着球员的努力,而球队还是浮浮沈沈,煞是没劲。也唯有好在有一些安慰奖才令我们这些“蕃薯”过得好一点,就像联赛杯这种无关重要的奖项和偶然胜出和其他三强的对赛;而直到今年对我们来的简直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在联赛里的不稳定令到他们只能屈居同市死敌爱华顿之后而失去了进入了欧联的机会,但到最后竟然在绝地大反击下反胜米蘭队而夺得欧联冠军!

在此仅希望利物浦足球队今年可以再进一步挑战英超吧!

No responses yet

Jul 19 2005

推动香港体育-续篇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上星期四我们的精英运动员的代表终於去了参观他们未来数年的新训练基地-烏溪沙青年新村,当然结果正如何志平局长所说,因我们为了举办奥运马术项目而运动员有所牺牲。包括田径场只得六条跑道比起正式的八条,而只得一条符合国际标准四百米的长道、另冰池方面只有一米的深度,真想问何局长教我们的运动员如何在这种《高水平》的场地应付零八年的奥运训练。

在同日的另一场合,我们的什么港協暨中國香港奧委會會長霍震霆和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被一些不识趣的记者提问关於这个场地的负面反应后,只是一路的避谈。唉,何志平先生都不说,但想问一声“霍隐形”先生究竞他这个职位究竞是做什么的?我想大部份的香港市民除了记起他娶了一个号称最漂亮的香港小姐,和在各种我们运动员自我奋斗夺得奖牌后走出来说什么很支持运动发展之外,其实对他在实质的体育发展的贡献真的很模糊!我想如果他的父亲不是霍老先生,以他的能力是否能担当这个位置都成为疑问。

为我们的香港体育发展和这种官员和世家子第默哀一分钟吧!

No responses yet

Jul 18 2005

心情烦燥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从北京回来以后,不知何解总是觉得心情烦燥,睡来睡去也睡不好,又容易生气,生活也提不起劲来。更甚的是不想见其他人,也不想四处去,每逢假期都只是呆在家中坐着,看一会书,看一会电视和玩一会电玩,时间就是这样的过去了。

很怕有着这种烦燥的感觉,自已己不是一个高情绪智能的人,所以特别的难受。其实心里也没有什么的东西在想着,只是感觉像一只纸鳶一样,飘着飘着很不实在。

唉,真的希望快点跳出这个困境,重生再规划自己的生活吧。

No responses yet

Jul 16 2005

推介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很多东西想写但又没有心情,如是者磋砣了数天;想了又想,到最后决定推介一个同事的网志给我的朋友看。对,就是左边有连结的《Olivary Olio》,是由我一位文学修养很高的同事OK姐写的。她的思想邏輯和辛辣的文笔简直就是陶桀和黄毓民之混合体,甚至过之而无不及,请细心阅读一定可以令你获益无穷啊!

No responses yet

Jul 11 2005

留学放洋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小時候特別想去加拿大谂书,原因是深受电视肥皂剧的影响,那时候一般在剧中的男主角都是从加拿大读完书后回来,都是公式的怀才不遇,然后凭着一个机会就尽显所长啦;而一般那些过场的角色都会问男主角为什么会懂得这些技能,而女主角就会说:是呀,他是加拿大回来的啊!而我又真的以为在加拿大谂书的人是特别的厉害。

人大了之后,当然知道这是只是谬误,怎至乎有一些留学的人是在香港读不上去才到外地去。但是我一直以来还是很希望到外地好好的谂一会书,除了可以增进学识之外,而最重要是可以透过这机会扩阔眼界。尤其是上两个星期跟一个朋友谈过这个问题,她在计划辭去现在的工作而去外地进修和追求自已的萝想,我想这点也是最令我恣慕的。

我也要仔细的想一遍我的路向,要不我就会给朋友远远的拋下了,让我重新再出发吧!

No responses yet

Jul 10 2005

推动香港体育?!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星期六的报纸报道着国际奥委会终於通过香港可以协办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马术项目,而马会亦会拨出七至九亿来兴建马术项目设施的费用。当然我会为香港争取到举办奥运项目而感到高兴,但另一方面也为我们香港的运动员的训练设施感到担心。虽然何志平先生说搬去烏溪沙青 年新村不会影响运动员训练质素,但我想他已忘了去年香港体操队的投诉了。

但我有兴趣讨论是何志平先生的其中一个论点,就是这次举办马术项目对於香港体育发展有着莫大的推动力,因为以前董生执政时就只有一個概念,而不知怎样推动云云。有时候真的觉得我们的所谓高官真的人人得而诛之!这个推动香港体育发展不正就是何志平局长负责的範圍吗,他不单不为自已的失责有一点的歉意或反省的意思,反而暗将责任推向董生,这是什么样的问责高官?继零三年春节求到下签之后,另一乱说话之荣誉巨献!

还是民贱联有先见之明,跟董生在同一条的战线,真的是只有辱,没有荣!不过受害的其实是董生,正如黃子华说所有香港不好的事情都可以推给董生而没有人有异议,所以何局长你真好野!

No responses yet

Jul 05 2005

Beyond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第一张买的Beyond唱片是1987年出版的阿拉伯跳舞女郎,是我十六歲从中四升中五那年暑假发生的事。把这张黑胶唱片放进了唱盘后,从此我跳进了Beyond的音乐世界里面,带给我很多的感觉和回忆。

从阿拉伯跳舞女朗一直到他们的解散,我几乎每一只他们的唱片都有买下来,尤其是以前的歌基本上都懂得唱,他们的歌曲大部份都带有很重的社会意识,例如爸爸妈妈、光辉歲月、AMANI等等。还记得那年我自已一个人背起背包去了欧州十多天,就是带着Beyond的带子伴我渡过,听着家驹的歌声而令到旅程不再孤单。到我谂大学第三年的时候听到家驹在日本身受重伤至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消息,心里的那种失落感觉是难以笔墨形容。

上星期买了一只BEYOND解散演唱会的DVD,看着听着又让我觉得虽然我已没有再买他们的唱片了,但我还是觉得他们的音乐与我常在,支持着我去面对工作和生活上的挑战。

试过在北京长安大街听着他们的歌吗?那种感觉会让你一生感动的!

No responses yet

Jul 03 2005

陈永祺先生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星期六开车的时候听着收音机,节目请来了人大政协代表-陈永祺先生和立法局议员-李卓人先生作为嘉賓。本来听着他们说着自已的论点,也不失为一个消磨时间的活动,但到最后我还是关了收音机。

虽然常常觉得我们的所谓泛民主派是真的不成气候,但我真的不能认同陈先生的观点。其中有一点我觉得特别搞笑的,就是陈先生在节目中高呼他也支持两普選,但当李卓人先生问他在他心目中什么时候应该开始普選,陈先生只是不停的重复根据基本法我们是最终五十年内可以有普選,而我们今天不能谈普選是因为在香港有民主派在用斗争的方法去争取。当然我不能说陈先生的理由的对还是错,笔竟他也来自据说是中国最高权力机构嘛,但我反而有一点不明白的,为什么他连自己心中的时间表也说不出来?(也有可能没有最高指示吧)他也有责难民主派不放下六四包袱而令中共有介心,而据陈先生说他可以好肯定大部份市民已经放下了而为祖国的经济繁荣感到自豪云云,当然我不否认祖国的发展我们当然关心,但真的不知陈先生从何得知我们大部份的市民已放下六四呢,陈先生可不可以在你的电视台里发表一下,我想这节目的收视应该会蛮不错的。还有他还用前苏联的分裂来说明六四可能带来的不好,我也想问一下我们也知道当年共产党当年的大跃进也饿死了三千万人,想问陈先生我们应该怎样演绎这个现象呢?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爱国就要把领导入说的全部奉成金科玉律呢?有时候也应该有另外的看法吧,为什么要帮另外一些持相反意见的入扣上不爱国甚至乎叛国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