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October, 2005

Oct 31 2005

人車合一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前一陣子因于車子的懸掛糸統有點毛病,有過換了它的念頭,畢竟它已是一部十多年的老爺車了,可是到最後還是決定留下來。原因我還是很喜歡它,喜歡它的引擎聲,喜歡它在拐彎時的穩定,喜歡它在高速行走時的沉實;開了它三年多了,喜歡它的感情從來沒變,當然財務上的負擔也是其中一個考慮。到最後花了一點錢把它修理好,把它調得更加貼近地面,也把一些小零件更換了而令到車子運行得更暢順。

這兩個星期開著它的時候,感覺和以前很不一樣,我確切的感受到從輪呔裏傳來路面的情形,我踏下油門或掣動時,我好像從車子的微少震動中感受到引擎的運作一樣,每一點在車子裏發生的事都好像可以把它掌握似的。也可能因爲這些原故,這兩天在開車時的心情是非常愉快,每一段路也帶給我不一樣的感覺,難道這就是朋友說的“人車合一”?

以前很喜歡開快車的,但自從經過一場頗嚴重的交通意外後,開車就更加小心了,尤其是有乘客坐在車裏面時;因爲明白到作爲一個駕駛者,乘客在一定程度上把他們的性命交付給自已,在那一刻自己已經不只是爲自己的性命而負責了。現在偶爾會在回家的路上才會把車子開快一點,因爲我不喜歡開空調的關糸,開著車窗讓風打在面上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只是那段路是太短了。

No responses yet

Oct 26 2005

避孕套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剛在地鐵車站裏看到一個岡本牌避孕套的廣告,覺得做得很好也令人有無限遐想;因爲它用一個透明的袋裝著一個士多啤梨,然後寫著,簡單的說出這個産品的味道和目的,而那種呼之欲出的“含”意更令男士熱血沸騰呢!不過有一些的産品從廣告中就聯想不到它的好處,例如杜蕾斯的豪邁形和奔放形,我真的不知道究竟它能有多豪邁和奔放呢!

雖然現在市面上愈來愈多的避孕用品的廣告,但不等于我們對性的態度開放了,性對不少人來說始終是一個很大的禁忌呢。君不見有很多年青人不幸懷孕是因爲不懂避孕嗎?有些相信安全期,有些相信體外射精,有些相信是沒有這麽巧合的,更過份的是有些人會有著性是兩忤關糸裏的一個武器和工具想法呢!但我們有不能全怪他們,試想想我們何曾有接受過正規的性教育呢?有沒有想過傳宗接代(或正確的叫繁殖)這麽重要的事情,我們在中學的時候只是用了半小時就解釋完了,對–就是精子和卵子結合,還想有什麽呢?我考進理科後全年最期待的課題就只用了半時就說完了,可想而知我有多失望啊!

另外我在學生時代從來沒有受過性教育,我的知識都是看那些南官夫人信箱呀、龍虎X呀、還有藍皮書等等那裏來,不知現在的小孩是怎樣學習的呢?可能大家認爲現在的互聯網的發達,應該很容易得到一些資訊吧,我卻覺得他們其實會得到了一些扭曲了的概念,要不你可以隨便在Google上打進SEX,看看你得到的回應是官能刺激多一點的網頁還是說教的網頁多一點吧?我認爲當這個社會還是戴著有色眼鏡去看性這件事時,我們的下一代根本就沒有條件去接受正確的性觀念。當我們還是覺得男生和別人關糸時叫風流而女生和其他人發生性行爲是淫蕩時,我們怎可要求兩性之間可以平等地討論甚至加以教育下一代呢?如果你沒有聽過以前《絕情谷》 的話,你真的不會相信現在的青年人對性的看法是如此的荒謬和無知。

每一次當電視台播出一些有關性知識的節目時,我們的家長們都會馬上向影視處投訴意識不良,那小孩可會有機會學到一些關于這方面的知識呢。告訴一件真人真事,我有一個朋友由于小時候沒有受過什麽性教育,她到十五歲時還以爲接吻都會有小孩,你可以想像她初吻時所背負的壓力有多大!我不希望看到我們的孩子什麽也不懂,也卻不想看到他們變爲性交機器(不是造愛)!我們的政府,老師們不要再掩耳盜鈐了,爲孩子做一點東西吧!

No responses yet

Oct 23 2005

秋天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這兩星期的天氣明顯的轉涼快了,雖然還是二十多度,但是晚上已經不用開著空調睡覺了。

四季中我最喜歡的就是秋天,猶愛深秋;還記得兩年前在韓國出差時,每天都在紅葉落下的街道上行走時上班下班,看著公司對面變了黃紅色的山嶺,意境特別的好而感受也特別的深。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時只有自己一個人孤獨的在首爾工作,不但沒有可能跟人分享而且也有著一點點自我飄泊的感覺呢。而去年的秋天在煩著自已前途的問題,真的沒有閑情去細意品味著季節的變化。今年是有一點不一樣,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夏天已經離我們而去,利用著秋天的黃葉和偶爾的涼風預告著我們冬天即將降臨。雖然香港的秋天沒有那種秋意濃郁的感覺,但卻有著另一番只有活在這裏才能感受的味道呢。

不知京城的秋天是怎樣的呢?看著同事寫著給我看秋天已來的景像,而我在北京只渡過冬天和春天兩季,我在幻想著它的秋季究竟是一個什麽的樣子?我想一定是濃郁得來卻帶點蕭殺吧,可能我覺得北京始終是一個政治重點,總是覺得她是有著封閉的感覺,繼而就有這種怪念頭了…………

您可以和我渡過每個秋天嗎?

No responses yet

Oct 20 2005

面試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近來由于同事離職的關糸,這陣子在沉迷于面試“遊戲”當中,其中有一些很有趣的對答想和你們分享。

我問:其實你想找一份什麽內容的工作呢?
他答:我猜不到你竟然會問我這個問題…………
我問:嘿?(心想)

我問:哦,你念的是城市理工呢………………
他答:你竟然會會知城市理工?
我問:對,我也是在那裏畢業的。(心想:你當我是笨旦嗎?)

我問:你覺得你有什麽優點可以勝任這份工作,也有什麽地方要改善?
他答:我覺得我的優點是學東西很快,要改善的是我這個人太有進取心。
我問:哦,很好!(心想:那即是沒有缺點啦)

我問:如果你有一個改動需要十二小時才完成,但用戶只能給你兩小時完成,那你會怎辦?
他答:我會“偷鶏”做,告訴用戶只需兩小時,然後做了兩小時後告訴用戶已完成,但間中會偷偷停他的服務直至完成。
我問:!·#¥%……—*(口吐白沫)

還有一個面試者在我步進房間時,向我示意請坐下來,也和我搶著說話,令我有一點頭昏腦脹的感覺,突然搞不清是他來面試還是我來呢?跟著他說話,有一種感覺是同一個三倍于我的人在溝通…………說不出的“乞人憎”;當然我是說我自已啦,真的要謝謝我的同事對我的容忍了。

希望快點找到適合的人選吧,我們還有兩個大的項目等著這位新同事來做呢!

No responses yet

Oct 19 2005

愛哭鬼+隨便亂寫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小時候我是一個愛哭鬼,很小的事情也能令我流出眼淚來。還記得小學時常常給一位高姓同學欺負,當得知他中學不是跟我同一間學校時,真是樂上了老半天。而到中學時由于一些身體上的特徵,常常給同學改著不同的花名來取笑。說真的,每一次給人開玩笑時都會很不好受的,也覺得很委屈,有時候回到家還會偷偷的哭出來。但在中四那年聽了我中文科老師的一席話後,我變得不什介意了甚至乎陪著他們鬧著一起玩呢,從至也就練就成不會在意怎樣評價自已了,因從來看不起自己的就只有自己。

同一時間,我自小的性格都是很悲觀的,什麽事也朝著最壞的那邊去想,可能是我對自己沒有多大的信心。直到出來工作以後,遇上了一個對我很大影響的上司,他教會了我如何積極的面對每一件事。開始時是很困難,甚至覺得有點自欺欺人呢,加上性格這東西不可能說改就改的;而每一次我有負面想法時他就會狠狠的責駡我一頓。慢慢地我終于可以在很多方面都用著一些很正面態度去評價,甚至去鼓勵身邊的人呢。我是如此相信,負能量只會磨蝕著人的雄心,也會令運氣從自己身邊溜走的。我覺得我是一個很幸運的人,我出來工作這麽久,遇到的上司都教了我很多的東西,而且他們都用心栽培我。雖然我今天不能說得上成功,但沒有他們過去的賞識和鼓勵,我相信我很不容易才能得到我現在有的東西。

其實也要多謝電腦讓我選擇它作爲我的職業。在大專時我是念建築學的,畢業後就在一間約四十人的建築師事務所作電腦繪圖員的,(可能說也不信,我在學校時很討厭用電腦繪圖的,原因覺得沒有人味)在陰差陽錯下在公建司兼任了一個糸統管理員。那是一邊學一邊做,還記得自已那時膽粗粗的幫助公司安裝了一套電郵糸統,從大家一開始時的抗拒到後來成爲了公司不可或缺的一個通訊工具,那種喜悅是不能用筆墨來形容的。差不多做了兩年後,發現自已的不足而還是想進修多一點,忽發奇想地報了城市大學的資訊糸統課程;我那時是這樣盤算的,要是城大那邊不取錄我的話,我就會好好儲蓄一筆金錢然後去澳大利亞去圓我的夢想-放洋留學去深造建築師課程吧!可能冥冥中真的自有安排,我最後給取錄了;更加在再畢業後得到碼頭公司的聘用,在那裏我像海棉一樣的不繼的吸收各種各樣的知識,也由于所負責的項目讓我有機會的去到不同的國家工作,在每處我都能夠看到一些在書本上沒有教的東西而對我今天也幫助很大。

我在寫這篇文章時,邊寫邊想了很多的東西,也把它們一一沒有組織的記下來,所以可能會感覺很雜亂。但我寫這篇文章的原因是,剛來認識了一些網友,他們不約而同地都跟我說生活沒有什麽眷戀的,也覺得人生很悲哀云云。我也經過這階段,我不能教你什麽東西,只是我覺得所有的起起落落,都是依著你心中的想法而形成的,要嘛你輕鬆面對那就是人生的挑戰,要不就是打擊了。人生總會有不同的際遇,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天堂與地獄真的只是因爲你自已的想法。我無權去對你的生活說三道四,卻想你明白到唯一可以掌握你的生活就只有你自已。如你自已不能去駕馭精神層面的話,很抱歉地說你終其一生都只會是一個失敗者而已。

No responses yet

Oct 17 2005

失誤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報載社會福利署向十七歲失明女孩追討已發放的十七萬的傷殘津貼,原因是該女生從九二年在光心學校寄宿,而今年五月時經過社署職員核對資料後發現受助人只能領取普通傷殘津貼,繼而向她追討過去十三年多領取的律貼金。社署強調,曾數次替這家庭覆核資料,職員每次都會根據指引,說明各項申請準則;所以 當中幷不存在審批疏忽的情況。而更吊詭的是當受助人的家人表示因家境清貧無力償還欠款後,社署職員竟建議他們申請綜援以作清還欠款之用。

問題來了:如果覆核資料這麽多次還是不知道受助人已住了十三年寄宿學校的話,那不是疏忽是什麽呢?難道那些職員在和受助人做“零存整付”儲蓄計劃嗎?還有建議受助人家人申請綜援以作清還欠款之用,簡直就是混脹,完全利用社會資源去填補自已的錯誤!

同一樣的事情也發生在我弟弟的身上,他去念碩士時申請暫緩繳交政府助學金後,過了半年後,資助處突然寄來了一封信說要我弟弟馬上交還在他念學士學位的六萬元的助學金,原因是所報的資料不實。我們都給這資助處的信氣炸了,因爲在那三年我們都根據資助處的指示交了所有要求的文件和資料,怎至小至三數佰元的賬目也要解釋得清清楚楚,而現在竟說我們所報不實!?我弟弟當然是據理力爭,然後資助處當然說沒有疏忽也沒有失誤,繼續堅持我弟弟要馬上交還那六萬元,到最後我們向報社投訴求助,結果就是不了了之,而資助處也沒有再向我弟弟追討這六萬元了。

從來不喜歡官僚,雖然他們現在已比以前好了,但那種不願承擔的文化還是像遺傳因子一樣的留下來。看看這幾年我們的社會,八萬五,沙士,母語教學等等,永遠沒有人走出來說是失誤。只有一個又一個的借口和自我肯定;一想起每年交稅來給這群官僚就令人無名火氣了!

No responses yet

Oct 16 2005

在晴朗的一天出發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昨天跟老板開會討論現時工作的進度,在會上他極度表現出對我所負責的一個項目之憂慮,而且也明確的說出這個項目的成敗對我們整個部門有著根本性的影響,當然如果有什麽差池的話,我想結局一定是“幸福和快樂”的退休生活了。

其實我要負上全部的責任的,從接下這個項目之後,一直都用著一個很輕鬆的態度來執行,而導至項目的延誤。到了老板把它一錘定音地要明年六月完全整個大中華區的設置時,我嚇了一大跳,原因是我們一直都只是計劃著先完成香港地區然後才到中國大陸的。而老板也就再一次表示他現在對這個項目的成功率有著很大的保留時,我的心裏卻也很踏實,因爲我的鬥心已經給完全的燃燒起來了。

今天上班時,感覺到過去幾個月的煩燥終于都一掃而空了,心靈覺得很清明,思路也很清晰的,好像擁有對對身邊的每一件事都能掌握的感覺,清了一些積存了一段日子的東西後,下午再和欣欣那小隊很認真的去討論一些實在的方案,而且技術上看起來也很像樣的。可是當我們在實驗室測試時,就馬上碰上我們第一個釘子了。也正因爲如此,我反而更加高興,原因只因我是那種不到黃河心不死的固執男生,而且也借著這個機會來好好的研習和增強自已的能力,我才不會相信我和我那群高質的同事會解決不來的呢!

同事們,我相信我比任何人都會更加清楚和相信你們的實力,請準備在跟著的日子裏我們要想一個萬全的過渡方案出來,也請支持著我,因爲我是真心的相信,我的成功不是因爲我比你厲害,而是由你們的成功堆砌出來的。

這段日子我要修心養性了,全力做好這個項目,不是只要做完,而是做到最好!我對我自已有一個承諾,就是如果這個項目有什麽閃失的話,即是老板不責難,我也一定會下堂求去的。

謹此立誓!

No responses yet

Oct 14 2005

人鬼殊途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有朋友問道爲什麽很多漂亮的女孩都喜歡和老外交往呢?廣東話有一個很刻薄的形容詞-“湊鬼”,鬼者-老外也,而湊字就含有極度遷就的意思,而且也有貶意-暗示著女生有好的東西(中國人)不要偏要委屈自已。我覺得這個問題很有趣,所以在這裏和大家一起討論一下。

第一,我其實覺得是作爲中國男人自尊受到傷害的反擊,試想想如果是一個中國籍的男子和一個西妹交往的話,大家又會說“他真厲害,連老外他都能搞定!”;如果是中國人和日本人交往就更加厲害了,可想像到的就是“漢奸”和“一雪國恥”!

第二,我相信一般女孩子都會覺得和老外交往會受到多一點尊重,而老外一般都較有紳士風度,也都多一點生活品味。這點我又不是太同意,我覺得現在香港的男生其實也算不錯了。唯獨是生活品味方面相比之下可能差了一點點,但也沒有辦法了,這也和整個社會風氣有關糸;始終在中國人的圈子裏,掙錢永遠都是來得最重要,那有這麽多閑情逸志去發展所謂的品味呢,當你有時間去做一些其他學問時,通常會換來長輩和友儕間的一句“玩物喪志”,而不會有人贊你有生活品味的。

第三,一般女生都認爲老外比較浪漫一點,這很可能是受外語片的影響,當然我懷疑最重要的是老外說的是英文。你只會聽見女生說-“這個人說英文多好聽啊!”,而我又真的沒有聽過有女生贊我們男生說廣東話好聽呢。社會普遍識爲如果能操流利英語的都是受過高深教育而且人也不會壞到那兒,而我們這些只能操一口流利“士多啤利啤利萍果橙”的港男,甚能不給西人比下去呢。

而祟洋這個因素我們也不能抹殺,當女生和老外交往時,可能會産生一定程度上的優越感。在中國人基因裏面我相信是對著金頭髮的人有一點情意結的,君不見大陸和台灣的事情如果受到西方世界的肯定時,我們政府的那種亢奮真的令人以爲他們吃錯了類固醇一樣。要不那些在旺角的慘綠少年總是把他們的頭髮弄成金色時,一般人總是怕了他們似的呢。

當然最後那一點是開玩笑的啦。不過其實我自已覺得其實和那種人交往都沒有問題,最重要是自已開心啦……………………最後我想說的是…………………………我也想識西妹呀!

No responses yet

Oct 14 2005

父親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小時候很憎恨爸爸,甚至有過殺死他的念頭。

我在十五歲以前是住在九龍牛頭角那些七層公共房屋裏,我們的家是前鋪後居的,而爸爸媽媽就是開洋服鋪子;基本上我從小學開始到中學都不用買校服的,原因是父母都會幫我度身訂做的。在那種居住環境裏,可以看到很多奇奇怪怪的現像,例如會很容易在連去天台的那段沒人到的樓梯裏看見一些癮君子在“追龍”、在球揚上黑幫的大形混戰等等;在這情況下,爸爸是採用鐵腕管理的,只要我有事故的話,一定會招來一頓毒打的,也不管是不是我犯錯了,也不聽解釋的。記得小學時是穿著短袖上衣和短褲的,每一次給爸爸打完之後,那些在手腳的瘀痕在學校的收視率是非常高的;我還清楚的記得有一次和附近的小孩爭吵之後,當然沒有疑問地給打了一頓,但好戲還在後頭,就是洗澡之後還是再打一頓,而其中有一條瘀痕是在額頭正中,可想如果偏了的話,我的眼睛就……這種體罰的情況一直維持到我完成小學後,有一天爸爸和我說以後都不會再打我了,因爲我已經進入中學後應該可以有自已的思考來分辨是非了。 雖是如此,在那時候我還是很憎恨他的。

爸爸是一個不苟言笑的人,而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都是板著臉的,在我記憶裏他開懷大笑的情況聊聊可數。爸爸在那時也沉迷打麻將,每天都去家旁的“辨館”裏打麻將,甚至有客人到來還要媽媽三催四請才回來。我記得我小時候有次給車子撞倒後,從醫院檢查回到家後還是看見他在打麻將的情形,可能是這個原故的關糸,到現在我還是很討厭人家打麻將的。在我小小的心靈裏面,我不能說我爸親是一個愛家庭的好男人,但在養育我們三兄妹方面,我是很感激他付出的努力和照顧,而令到我們可以完成我們的學業而現在也有不錯的生活。其實現在會明白多一點爸爸當年這麽嚴格的原因,要不現在我可能只是一個小混混而已!十五歲以後爸爸由于種種的原因,被迫把他的生意全部結束,然後再爲著家中生計,去了一直看不起他的舅舅公司工作。其實當他的生意結束後,他自己已經覺得他的人生已經再沒有其他的意義了,再加上舅舅的冷言冷語,我相信他那幾年也過得很辛苦,也多謝他爲了我們一家人繼續忍受下去。後來終于等到我和弟弟讀完了書以後,他從舅舅的公司退下來了。這幾年他已在大陸長住了,每三個月左右就回來一次,在去年的春節時突然在吃開年飯時細意看著他,覺得他真的老了很多,以前在我心目中是一個巨人的他,現在只是一個衰弱的老人,在那一刻所有我對他的芥蒂就一掃而空了。

和爸爸的回憶也不全是負面的,在愛書那一文中說的第一套書《西遊記》就是在小四那年他帶我到筲箕灣的中南圖書中心買的,還有他爲了讓我留在家中不亂出去玩而買了一組的音響組合,我也可用了五年多才換了另一套。爸爸也很喜歡看書的,我想他也有去彌補他因要來香港而沒有在大陸上大學去學習的因素; 我想我這麽喜歡看書也應該是遺傳自他的。以前我根本和他談不了兩句,現在有時候我還是會陪他說說話,有時候他會問我關于工作的事情,我們有時也會討論一下社會發生的事情

爸爸,抽少一點煙吧,多謝你過去這麽多年的去容忍我的任性,也謝謝你付出這麽多把我們養育成人,願你和媽媽長命百歲!

No responses yet

Oct 11 2005

蝦你老實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早一陣子在妹妹的書櫃“械劫”了一套《蝦你老實》,花了兩個星期多一點,從第一集《神秘的魔法石》到第五集《鳳凰會的密令》一口氣看完。然後碰巧第六集又剛出版,其實我是先看英文版的,雖然我已經把我的英文引擎全開了,但是看了四個章節之後都是落荒而逃,因爲我的英文實在是太爛了。

還好只隔了兩個星期,中文版終于在上星期六正式發行了,我當然義無反顧的買了下來,然後再把手頭上在看的書擱置下來,全力把這本期待已久的長篇小說盡快消化下來。另一方面由于第六集的橋段一早已給傳媒揭露出來,而我又知道校長鄧不利多要在這集中死去,所以我有一點抗拒去看的,結果就用了整整一個星期才能看完。

從第一集到第三集,哈利都是一個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小男孩,仗著一些小聰明和無限的運氣,一次又一次的抵抗著佛地魔。然後從第四集開始,作者巧妙地讓一些屬于正派的人物在故事中死去,先有西追,後有天狼星,到今集的鄧不利多,借著這些人物離去的佈局讓哈利從一個受盡保護的小男生,慢慢的成長爲一位可以獨立應付任何包括佛地魔和食死人挑戰的成年人。而我也驚嘆著作者的技巧,雖然佛地魔廳這集裏沒有正式的出現在任何事故,但讀者是明顯的感到佛地魔對魔法世界的破壞和影響。最後當然不可不提的就是愛情這條綫,在今集中金妮終于和哈利走在一起,相比和張秋的一段穩晦的感情,金妮的愛情是熾熱而有感染力的,作者用了一定的篇幅去描寫哈利的心情變化,如何留意著金妮,如何的妒忌金妮和其它人的交往,如何避免讓榮恩知道等等,到最後哈利的學院嬴得魁地奇後,金妮和哈利的情不自禁,也讓人看得蠻舒服的。而妙麗和榮恩的愛情經過五集的發酵後,到今集有著一發不可收拾之勢,而他們的種種情節也令人發出會心微笑呢。最後值得一提是馬份,從來都不喜歡他,他的驕傲,他那種看不起麻瓜的態度,他那種仗勢欺人,一切都來得這麽真實、這麽討厭。但有趣的是作者在今集中用了不少篇幅去描寫馬份,發覺他只是愛小惡作劇加想得到他人認同的男孩而已,在他內心深處其實還是善良的,可是礙于形勢,最後他還是跟著食死人走了。

至于石內卜方面,我從一開始就站在和哈利同一陣綫上,雖然鄧不利多是那麽強烈的信任他,可是我在知道他曾經是食死人之後已經懷疑他了。基本上鄧不利多是相信人性本善,到最後要爲此附出的代價卻是他的生命,確實是令人感覺唏噓不已。看到這裏時,我再次爲作者對故事的安排和駕禦能力而喝采,基本上她早已爲今天的結果從第一集已撒下了種子,在第六集時爲讀者制造第一個高潮,而相信那些在之前已寫下的伏綫在最後的第七集裏會一一展現出來。

雖然哈利波特已經有被拍成電影了,但我還是喜歡看書中的哈利,原因是我還是覺得在書中的哈利我會有著多一點的幻想空間,在我腦海中所構思出來的魔法世界來得比電影中更嚴緊和更豐富,這也是我每次看完那些改編電影後都會買回原著看一樣,卻不會看完書會特意的進入電影院裏看回電影的原因。

還有兩年,哈利波特就會把我們從魔法世界裏釋放出來了,熱切期待中。

No responses yet

Oct 11 2005

童夢奇緣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昨天去了AMC看了劉德華的《童夢奇緣》,很久沒有看到劉德華演得這麽自然,尤其是當角色進入三十歲以後,他那種從眼神透出來的神情,活脫就是我們現在每天對著生活的樣子一樣。他和其他演員的出色表現,相信會令到這部電影得到不俗的票房呢。

這套戲帶給觀衆一個很舒服的感覺,沒有咄咄迫人的銷售一些硬道理,只是透過一幕又一幕平實的影像去帶出本片的兩個主旨-時間和親情。這部片子也沒有特別催動著觀衆的淚綫,有的只是讓觀衆自已去感受那種淡淡的無奈,那種恨錯難返的結果,而在完場時我刻意的細看衆人的面孔,果然有很多人爲這個結果而在拭眼淚。

常常聽到那些娛樂圈的人說,香港電影會因爲翻版而死亡,但我只感到我們的電影業的死亡其實是因爲爛片太多,君不見那些在電影台重播的電影是多麽的令人“驚喜”?其實香港人不是只懂看翻版的,每一次有好的影片上映時,我們都會很樂意的去電影院去觀看呢,要不“少林足球”、“無間道”和“功夫”等等爲何會一次又一次的打破票房紀錄呢?請不再用BT下載去掩飾你們的不專業、你們的敷衍、你們把觀衆當作一個只會付鈔的白痴吧!馮德倫先生曾經說過大意上他的《精武家庭》如果不是這麽多人去下載的話而是直接去電影院去看的話,票房一定很不一樣。我對此說法的回應是,當然我相信票房是有一定的不同,但如果真的認爲那些人因爲沒有下載而願意真金白銀進場看一套爛片的話,那未免太天真了吧!

上兩星期成龍先生抱怨過香港人的不團結而令到他的新戲票房低落,我看到之後只想說,其實我們香港人其實是很團結的,要不我們就會去看你的所謂誠意制作的爛片了。曾幾何時我是很喜歡看成龍先生的電影,但自從他去了荷里活後,他的片子一部比一部來得爛;我還記得有一次去韓國公幹時在飛機上看了一套成龍先生的《飛龍再生》,看完了後,我知道我以後再也不會看這個人的戲了,更可悲的是在乘搭飛機這種無聊時間裏,我還是覺得我浪費了兩個小時去看這套片呢!

大哥,如果有時間抱怨的話,請少點偷情,多點花點時間做好你的劇本,不要再說我們不懂看,就是我們太懂看才不去看啊!

No responses yet

Oct 08 2005

義氣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早前,他知道我掀起不大不小的麻煩,懊惱心煩。於是他主動請纓拍心口想辦法為我解困。詳情不贅。後來他說他未必有實際幫過我,甚至可能在過程中退縮而沒告之。沒要緊。至少,當我思緒在最弊的一刻,他的話足以穩定我的不安。”

剛從同事的網頁看到這段文字,我相信是說我的吧!

想告訴同事其實真的沒有什麽大不了,我只是覺得在職位上我去處理這件事會來得簡單一點,我也覺得一直以來你幫我和我的團隊做了那麽多的行政工作,如果在這個情況下我都不站出來的話,那未免太沒義氣,也枉坐現在這個位置吧!

平生最怕兩種人,鬼祟(即廣東話的“鬼鼠”)無承擔的人;認識很多人都是人家好處盡拿,但到要他們付出的時候,他們就會有七千幾個理由告訴你他們不是你最好的選擇,總之就要“甩身”啦。我不是說要逞匹夫之勇,只是覺得作爲一個人有爲有不爲而已。另外一種那些把對人的標准放在天上而自已就相反的人,身邊都有不少這些人,他們說出來的話就像民建聯說要爭取民主一樣,都是算吧啦。

所以下次覺得我有什麽東西可以幫手,不要客氣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