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October 5th, 2005

Oct 05 2005

變成翅膀守護你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聽光良先生的《童話》,雖然沒有細聽歌詞,但已經給那旋律所吸引。再看歌詞時,那句“張開雙手,變成翅膀守護你”令我感覺良多了。

從來都是平凡以下的人,樣子雖不至八兩金,但也不會算是什麽五官端正的那一種;讀書又是維持著我的定位-都是平凡以下,即是不至于要留級但老師每年的評語都是仍需努力那一批學生;想發展體育事業卻又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足球守門員,就是那些贏波不關你事而輸波就一定關你事的角色;到最後發覺自已的口才還是一個可持續發展的技能後,卻又給人家感覺太多話說而變成浮誇的丑角。基本上我的中學生活就在追逐個人定位和渴望得到他人認同而又失敗中渡過。

在這個大前提之下,再加上我是讀男校的,和女孩接觸的機會是少之又少的,偶而有同學會叫我去一些有女生聚會,我都是到最後成爲被取笑對像。雖然如此,我還是很珍惜這些機會的,因爲以爲每一次都有希望會找到一個欣賞自已的人;當然,俗語都有說:希望愈大就失望愈大,到最後都是得個零啦,那時幾乎要成立一個單身俱樂部,但因爲在可見到會員只會得自已一個的情況下而告吹。

很奇怪地,無論自已的條件有多差都還是想追一些很好條件的女生,而一般類似我這種人又真的會相信那些女生會欣賞自已都懷疑有沒有的內在美,當然到最後美女當然是配俊男啦,幸好那是還沒有電車男這些名字,要不我想我會有機會受到今天〈一本便利〉訪問作爲元祖的感受和經驗。劇情發展到這裏應該也差不多完了吧,那你就太小看了我們這些不起眼的男生的生存之道了;一般的男生都會在這個環境向心儀的女生留下一句“我會在遠方守護你”這類的說話,當然我也說了不少。那有多少人是真心,多少人是令自已有下台階就真的不知道了,但至少我自已就從來沒有因爲說完這句話而女生會最後回來找我,尤其是你要明白到外面還有九億幾人在守護她的時候,我們這些七億萬光年以外的小星星又怎會給人注意到呢?

但除卻我剛說的東西外,“守護你”這句說話其實是一句很漂亮而又可攻也可守的說話。試想像如果有一個人可以在你失落時,總是在你身旁無條件的爲你付出,分擔你的喜怒哀樂裏的怒和哀(要明白到小星星和快樂分享是絕緣的,除了在教會的時候有人和你分享她的快樂之外),而最重要的這個聆聽的人又會做很多事情來讓你回复正常後,他又會做回他守護者的角色,繼續守護。所以女生聽到這句說話的時候,都會很真心的向你說句多謝的,因爲她們知道這個承諾是一生的,所以下次跟心儀的對像表白給拒絕後,記著說一句“我會守護你的”喔!

No responses yet

Oct 05 2005

婚禮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剛過去的星期天是我一個相認二十多年的死黨的結婚大日子,我有幸的成爲了他的伴郎。

爲了作他的結婚花車,在前一晚我已把自已的車子裏裏外外的洗得乾乾淨淨,我從今年三月開始去了北京以後也沒好好的洗過自已的車,一直只是靠著下大雨時由雨水沖走附在車上的灰塵而已。所以那晚上爲了把車子洗乾淨,我用了差不多兩小時把才把車子洗完。

我們相約了在九時正在他家中集合,然後一行七、八人浩浩蕩蕩向著酒店出發,在酒店大堂我們一直在等女方准備好的訊息,而由于新娘子是廣州人的關糸,今次的姊妹團都是由兄弟團的太太和女友們所組成的,經過一輪舌戰之後,最後新郎用了三千九百九十九元才接到新娘。其實要真的多謝蔡子健的幫忙,由于他的魅力太厲害了,所以我們基本上沒有受到什麽姊妹的爲難就過關了。然後都是那些敬茶情節,在這裏就略過不提了。

吃過中飯後,由于太陽伯伯爲了讓新郎知道他的結婚是人生路上其中一個燦爛的決定,所以他也很慷慨地把他的熱力狠狠的傳給我們;到最後我終于變成了一著鹹酸菜,只好回了家換另一套衣服吧。四點多的時候婚宴的招待處正式開始運作,而男女雙方的親戚都續續的到來,當然少不了國技表演-麻雀樂耍啦。而我就跟朋友的弟弟就在打點婚宴的程序運作,也要多得酒店那邊的工作人員的豐富經驗和協助,再加上作爲司儀的蔡子健控制場面的技考,整個婚宴都進行很很順利和令到賓客大爲投入。最值得提的是新娘子的一篇用眼淚編織成的演詞,我想她應該是楊千嬅的蕃薯來的,要不是沒有可能在哭得這麽淒厲的情況下還可以把所有的東西說得清清楚楚,還有就是她多謝的人數量之多(我想有超過五十人)是我去這些場合裏首見的。所以我有點懷疑她應該遺留了鳴謝唱片公司,經理人和一直在支持她的Fans。

不過有一件事我覺得都很有趣的,當大家知道我是做電腦後,一切和電腦有關的事都理所當然的交給我負責,包括用電腦播MP3,DVD,甚至有一位女士叫我幫她修理她的藍芽耳機!?還好不用安排我去他們修理電視機和洗爲衣機等,不過我已經習慣了,因我媽媽都常常叫我去幫她的朋友修理圍電腦,而經過我不下數十次對她說我幷不懂修理的時候,她終于明白了,所以她現在會加上“如果有時間的話”,然後都是要我做同一樣的事情。

有一個人我想特別的去提一提的就是大會的另一個司儀Dorothy了,其實對她來說這次又是不太公平的,因她的拍檔畢竞都是一個專業的芸人來的,所以相對令到她的存在感變得薄弱了。我記得我很久以前見過她一次,這次再見的第一個感覺是一個很雍容華貴的女士來,而且也看得出沒有什麽機心的,所以Dorothy不用擔心的,我一定會幫你找一個好人家的,讓你可以變做寶詠琴二號吧。放心吧,我想沒有那麽容易碰上另一個洪朝豐,如果是的話,我會默默的祝福你的,哈哈。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