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October 14th, 2005

Oct 14 2005

人鬼殊途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有朋友問道爲什麽很多漂亮的女孩都喜歡和老外交往呢?廣東話有一個很刻薄的形容詞-“湊鬼”,鬼者-老外也,而湊字就含有極度遷就的意思,而且也有貶意-暗示著女生有好的東西(中國人)不要偏要委屈自已。我覺得這個問題很有趣,所以在這裏和大家一起討論一下。

第一,我其實覺得是作爲中國男人自尊受到傷害的反擊,試想想如果是一個中國籍的男子和一個西妹交往的話,大家又會說“他真厲害,連老外他都能搞定!”;如果是中國人和日本人交往就更加厲害了,可想像到的就是“漢奸”和“一雪國恥”!

第二,我相信一般女孩子都會覺得和老外交往會受到多一點尊重,而老外一般都較有紳士風度,也都多一點生活品味。這點我又不是太同意,我覺得現在香港的男生其實也算不錯了。唯獨是生活品味方面相比之下可能差了一點點,但也沒有辦法了,這也和整個社會風氣有關糸;始終在中國人的圈子裏,掙錢永遠都是來得最重要,那有這麽多閑情逸志去發展所謂的品味呢,當你有時間去做一些其他學問時,通常會換來長輩和友儕間的一句“玩物喪志”,而不會有人贊你有生活品味的。

第三,一般女生都認爲老外比較浪漫一點,這很可能是受外語片的影響,當然我懷疑最重要的是老外說的是英文。你只會聽見女生說-“這個人說英文多好聽啊!”,而我又真的沒有聽過有女生贊我們男生說廣東話好聽呢。社會普遍識爲如果能操流利英語的都是受過高深教育而且人也不會壞到那兒,而我們這些只能操一口流利“士多啤利啤利萍果橙”的港男,甚能不給西人比下去呢。

而祟洋這個因素我們也不能抹殺,當女生和老外交往時,可能會産生一定程度上的優越感。在中國人基因裏面我相信是對著金頭髮的人有一點情意結的,君不見大陸和台灣的事情如果受到西方世界的肯定時,我們政府的那種亢奮真的令人以爲他們吃錯了類固醇一樣。要不那些在旺角的慘綠少年總是把他們的頭髮弄成金色時,一般人總是怕了他們似的呢。

當然最後那一點是開玩笑的啦。不過其實我自已覺得其實和那種人交往都沒有問題,最重要是自已開心啦……………………最後我想說的是…………………………我也想識西妹呀!

No responses yet

Oct 14 2005

父親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小時候很憎恨爸爸,甚至有過殺死他的念頭。

我在十五歲以前是住在九龍牛頭角那些七層公共房屋裏,我們的家是前鋪後居的,而爸爸媽媽就是開洋服鋪子;基本上我從小學開始到中學都不用買校服的,原因是父母都會幫我度身訂做的。在那種居住環境裏,可以看到很多奇奇怪怪的現像,例如會很容易在連去天台的那段沒人到的樓梯裏看見一些癮君子在“追龍”、在球揚上黑幫的大形混戰等等;在這情況下,爸爸是採用鐵腕管理的,只要我有事故的話,一定會招來一頓毒打的,也不管是不是我犯錯了,也不聽解釋的。記得小學時是穿著短袖上衣和短褲的,每一次給爸爸打完之後,那些在手腳的瘀痕在學校的收視率是非常高的;我還清楚的記得有一次和附近的小孩爭吵之後,當然沒有疑問地給打了一頓,但好戲還在後頭,就是洗澡之後還是再打一頓,而其中有一條瘀痕是在額頭正中,可想如果偏了的話,我的眼睛就……這種體罰的情況一直維持到我完成小學後,有一天爸爸和我說以後都不會再打我了,因爲我已經進入中學後應該可以有自已的思考來分辨是非了。 雖是如此,在那時候我還是很憎恨他的。

爸爸是一個不苟言笑的人,而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都是板著臉的,在我記憶裏他開懷大笑的情況聊聊可數。爸爸在那時也沉迷打麻將,每天都去家旁的“辨館”裏打麻將,甚至有客人到來還要媽媽三催四請才回來。我記得我小時候有次給車子撞倒後,從醫院檢查回到家後還是看見他在打麻將的情形,可能是這個原故的關糸,到現在我還是很討厭人家打麻將的。在我小小的心靈裏面,我不能說我爸親是一個愛家庭的好男人,但在養育我們三兄妹方面,我是很感激他付出的努力和照顧,而令到我們可以完成我們的學業而現在也有不錯的生活。其實現在會明白多一點爸爸當年這麽嚴格的原因,要不現在我可能只是一個小混混而已!十五歲以後爸爸由于種種的原因,被迫把他的生意全部結束,然後再爲著家中生計,去了一直看不起他的舅舅公司工作。其實當他的生意結束後,他自己已經覺得他的人生已經再沒有其他的意義了,再加上舅舅的冷言冷語,我相信他那幾年也過得很辛苦,也多謝他爲了我們一家人繼續忍受下去。後來終于等到我和弟弟讀完了書以後,他從舅舅的公司退下來了。這幾年他已在大陸長住了,每三個月左右就回來一次,在去年的春節時突然在吃開年飯時細意看著他,覺得他真的老了很多,以前在我心目中是一個巨人的他,現在只是一個衰弱的老人,在那一刻所有我對他的芥蒂就一掃而空了。

和爸爸的回憶也不全是負面的,在愛書那一文中說的第一套書《西遊記》就是在小四那年他帶我到筲箕灣的中南圖書中心買的,還有他爲了讓我留在家中不亂出去玩而買了一組的音響組合,我也可用了五年多才換了另一套。爸爸也很喜歡看書的,我想他也有去彌補他因要來香港而沒有在大陸上大學去學習的因素; 我想我這麽喜歡看書也應該是遺傳自他的。以前我根本和他談不了兩句,現在有時候我還是會陪他說說話,有時候他會問我關于工作的事情,我們有時也會討論一下社會發生的事情

爸爸,抽少一點煙吧,多謝你過去這麽多年的去容忍我的任性,也謝謝你付出這麽多把我們養育成人,願你和媽媽長命百歲!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