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December, 2005

Dec 30 2005

友誼賽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早兩天和部門的另一組同事作了一場足球友誼賽,上半場還可以和他們勢均力敵;可是一到下半場,雖然憑著我一記帶點幸運成份的射門領先之後,跟著由于己隊之氣力不繼,給他們連進四球而招大敗而回。

看著他們滿場奔走,不得不承認自己真是年紀大了,走起來也是有心無力了。所以早在兩三年前就選了一項對體力沒有那麽要求大的運動-高爾夫球來玩了。可是打來打去都是一百一十多至一百二十,我想是時候要找一個私人教練來培練一下了,要不就浪費了那些設備的投資了,呵呵!

No responses yet

Dec 26 2005

四眼鶏丁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昨晚平安夜去了看〈四眼鶏丁〉,動畫質素秉承迪士尼的優良制作,可是卻敗在故事上。

其實這套電影主題都是用上迪士尼向小孩一貫推銷的親情作爲中心思想,也訴說著父母望子成龍的心態,當然到最後也給弱小的鶏丁有一個大顯威風的機會。其實制作人在鶏爸和鶏丁之間感情上處理得蠻好的,可是最後說外星人的那一部份就讓之前所營造的東西變得浪費了。

其實我蠻欣賞戲中企圖的說出每人有不同的本事,幷不是每個小孩都能像父母所期待一樣;我始終覺得是應該讓小孩自由的發展的,只是不是走上歪路就可以了。以前覺得“天生我材必有用”這句說話是很阿Q的,可是人大了而認識的東西多了一點後,發現這句說話中所包含的道理,其實除了自我肯定以外,還是對爲人父母老師者一個很高的指引來的。多少小孩由于讀書成積不理想,就給著老師和家長標籤著不勤力,可是我是真心相信有一些人幷不精于讀書的,我也有一些朋友每逢考試時都把課文念上多幾遍的,可是還是“滿江紅”的離場;可是他們在其它方面的才能卻是很出類拔萃的,但老師們的回應就是不要浪費時間在那些非課本的東西上。我不知是否因爲我們香港是一個功利社會,根本就只能用掙多少錢而來決定人的成功與否,而其它的東西我們都可以輕視呢?

我還在學習中。

No responses yet

Dec 26 2005

你在天堂上遇見的五個人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用了五天一口氣把《你在天堂上遇見的五個人》看完,一本寫得樸實無華而有著無限寓意的小說。作者利用安迪死後在天堂上遇見的五個人,帶出我們生命中五個重要的元素;聰明之處是作者幷沒有用說教的形式去把這些硬道理強給讀者們,而是利用安迪在人生中的經歷過的,一層一層的爲讀者細意的展示,從而讓讀者有著很大的空間去思考著這些很有義意的課題。

我在看完這本書後對互聯、犧牲、忠誠、愛和價值這五個元素,有著一層更深的體會;好像讓我的國度看起來融和了,不一樣了,也讓我對自已說我們是需要有更多更多的包容,把這個世界變得更美。

如果還沒想到買什麽聖誕禮物給自已或是親朋的話,我想這也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No responses yet

Dec 25 2005

南生圍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小學的時侯讀過一篇關于南生圍的文章,仔細內容是什麽已經記不起來了,只隱約記得是說南生圍是有很多漁塘而已,再次把南生圍從我的記憶撈回來是前年那只給人家在山貝河放生的小鱷魚,可是一直都沒有機會去那裏看看。前一陣子看了同事網頁裏的相片後,一直計劃要到那裏拍一點照片,終于昨天拿著相機起行了。從家中開車經三號幹綫到達錦銹花園只用了半個多小時,可是從錦銹花園旁邊寫著南生圍的路牌拐過去,卻找了大半小時還是找不到目的地,我常投訴基本上在香港只根據路牌而開車,是到不了目的地呢;到最後問了數個鄉民之後,再拐了七個灣之後…………終于到了。

雖然那條錦田河的水質憑肉眼測量應該和沙田的城門河相去不遠,但有著一個顯著的分別,就是在錦田河上有著數以百計的候鳥在這裏休息覓食;可恨的由于相機設備的問題,不能把那些雀鳥的動態拍下來。另外雖然政府爲了這裏建立了柏油路和修茸了河道,但其實環境的自然性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不過由于是冬天的關糸,草木不是太茂盛,我想如果在夏天來的話,應該會感到更有意思的。離開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看著旦黃似的太陽在遠處落下,反映在水面的那一抹淡淡的金黃,和著風兒緩緩的撫著那些垂下的葉枝,令人不禁看得醉了、痴了。

No responses yet

Dec 25 2005

大家樂見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今天接到一個好朋友的電話,說道他在每天吃早餐的快餐店裏遇上了他心目中女神;更偶然發現這女孩是他公司的同事,聽著他語氣中流露的興奮,我也給感染而令到一整天都感到很愉快。我問他會不會有所行動,他想一想答道:不會。他說道總覺得在這種場合裏去認識一個女孩子是一件很昧冒的事,還怕給人家當成登徒浪子,唯有就讓美好景象留在心中吧。

我想一想都覺得他也是對的,這就好像在街上碰到一個合眼緣的女孩,大部份人都不會走上前結識,原因除了唐突外,還有怕給人家拒絕;如果男孩長得師還好一點,要不把你當成變態那就更麻煩了。不過我又發現香港女孩和內地的女孩在這種事上有一點不同的應對,大部份的香港女生都會丟下一句神經病就走開了,但內地的朋友告訴我她們有機會會考慮一下呢。如果網友有這樣的經驗的話,不妨回應一下呢。

我最後問朋友他下一步會做怎樣,他說了一句在廣告的說話–“大家樂見”;祝你成功,Burberry哥!

No responses yet

Dec 24 2005

生和死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最近有一朋友的舅舅因病去逝,容我借這裏向她送上我最深切的慰問,也希望這事不要太困擾她吧。

朋友告訴我在她舅舅在世界的最後兩天時,雖然醫生已經放棄了醫治,只是靠著嗎啡鎮痛,可是她舅舅還是顯示出強大的生命力,不想輕易地離開這個世界;她感覺很難過,爲什麽舅舅這樣的辛苦還是要活受罪?我想是因爲他的對生命的執著,除了他對他的妻兒無限留戀外,也向著在世的親人展示著活著的可貴,也想他們更珍惜生命吧!

幸運地到現在也沒有遇上親人逝世的情況,最深刻的是有另一位朋友的母親因于賭債關糸而自殺;對我來說那已經是最親近的了。但我卻不覺得死亡的可怕,可能因爲是我從小都覺得人之出生就是爲了死亡,所以死亡只是一個終結而已,所以從來也不爲以後的事計劃太多。可是兩年前我一個最好的朋友告訴我,他患上了鼻咽癌第三期的時候,我發覺生命原來是這麽脆弱時,一個平時不煙不酒而時常運動的好男人,也這麽輕易的患上這麽的一個重病時,我改變了;我幷不在乎死亡,只是會爲還留在世上的家人多一點打算,我主動的把我的人壽保險調高,只希望我有事時,家人也可以有著一定的支持。

我常常問生命的意義何在,有人告訴我能在哲學中找到答案;但,是嗎? 在這個題目上其實我真的不懂用文字把我所想到的寫出來,希望朋友看完不要見怪。

No responses yet

Dec 20 2005

世貿會議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一開始就不大覺得我們應該接辦世貿會議的,如要說提升國際形像,老實說又有多少人會完全沒有聽過香港這片地方呢?如說要對經濟有幫助,我只知道灣仔的商戶很多都爲了世貿停業一星期;可能正如陶杰先生說唯一能在世貿得益的就是梁國雄議員了,因他不用山長水遠地去其它的地方看人家示威,甚至可以參與其中。

我不贊成暴力抗爭,不代表我不贊同傳媒所稱爲“暴民”之韓國農民所要爭取的。我甚至有點佩服韓農在整個世貿期間所部署的一切,軟硬兼施,一早明言星期六會更進一步;從第一天肢體沖突,第二天的奪盾而還,第三天的三步一拜,到星期六全力攻堅,卻是非分明。他們幷沒有乘亂搞事,圍觀的市民,周邊的商鋪,一概的完整無缺;他們只爲要闖進會場而情緒激動,卻明白場外自身的角色,君不見離開灣仔區之外,韓人和市民警察相處甚歡的景況嗎?

對前綫的警員的刻制和專業,我由衷的向他們致敬;可是對警方和保安局在沖突過後之安排我卻甚有意見;聽見馬總警司說著由于被捕人士對拘捕行動採取消極的態度,原來卻是說他們躺在地上…………難道你要示威人士跟你說:“阿Sir,我犯了事,我衰,你拉我啦!”,我想只會在周星馳的電影裏面出現吧!後來有一個曾經在現場逗留到清晨三時的容小姐道出馬總警司所說的現實不符後,馬總警司只是晦氣的說不想再談討這個問題,著她如有不滿可以向警民關糸科投訴云云。唉…………

No responses yet

Dec 20 2005

吉屋出租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我在香港公演的第一場時去看的,時值世貿會議開幕;沿途走過去演藝中心時,看見不少荷槍實彈的警員在戒備著,反而令人有著莫名的不安。

早在幾年前在一些電台節目裏聽過“吉屋出租”的主題曲“Season of Love”,(此劇是由一九九六年正式公演的)就已經想著會不會在香港有機會觀賞得到,一直到現在才等到它的亞洲巡迥表演呢。這套劇當然比不上以前的“貓”,“歌聲魅影”和“悲慘世界”的知名度,所以在港得到的迥響也不是太大,這在它的入座率裏大致也反映出來了。另外一個比較多人談討的地方是,它邀請了莫文尉小姐擔任亞洲區的女主角,也讓我感興趣Karen會怎樣去演繹這個角色。她是一個我很欣賞的演員,感覺很用功也很努力的創新,所以進場時對她抱著很大的期望的。

比起以前看過的“歌聲魅影”和“悲慘世界”,“吉屋出租”明顯給我的感覺是歌曲幷沒有前兩者那樣基本上每一首歌曲都很悅耳,可能我不太懂得欣賞吧。另外也由于沒有字幕的關糸,演員所說所唱的我基本上只能明白到三至四成而已(RAP的更是一籌莫展呢),還好看著演員落力的演出,對故事的大慨我還可以掌握的;另一個焦點所在的地方就是莫文尉小姐的表現,我覺得她很用心的去演這個角色,可是在唱那方面還是差了一點點,可能是聲綫太柔弱的關糸,始終營造不了一個壓場的感覺。

但總括而言,這套音樂劇還是一套很好的作品,如果你問我的話,我是不會保留的向你推薦的。

No responses yet

Dec 14 2005

出差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我是一個很喜歡出差的人,早一陣子跟朋友聊天時說起時,她問道自己一個人出差不會感到寂寞嗎?

我想了一想答道,其實幷不。還記得那時在碼頭工作時,由于項目的關糸需要時常外出工作;而第一次出差的地方就是斯裏蘭卡,很記得清楚那是一個很漂亮的地方,可是卻受著內亂之影響令到它蒙上一層陰影,只是一程從機場回酒店的五十分鍾的路程,我們卻受了不下十個哨站的檢查。第二個到的地方就是印度的孟買,雖然它是一個印度很有名的海港,可是它的窮卻令人看得鼻子發酸呢。跟著就斷斷續續的去了其他的亞州的地方,好像是越南,泰國,印尼,台灣,日本和韓國等地;而在每一個地方雖然逗留只是一段很短的時間,卻看到和學到不少的東西。像新加玻人的自信,馬來西亞人的平和,菲律賓人的享樂,而台灣人的聰明;最驚險的越南黑錢扣留和充滿著熱情激蕩的印尼暴亂,也在我心中寫下一些不能磨滅的一章。而且在旅途中也認識了不少的朋友,像日本的黑琦,韓國的CM,台灣的David,還有大馬的緊張大師Ravi和泰國的冷靜小姐Siriphan等,他們的招待令我在异邦的日子過得充實和喜悅。

可是去了這麽多的地方還是最喜歡香港,只要每次回來時一下飛機就能感受到香港與別不同的活力,這裏地方雖小,卻什麽也有:貴的便宜的適隨尊便;而且香港人的辦事效率是世上有數的,交通糸統也很完善,我常對我在外地的朋友說,只要你呆在香港一陣子,你一定會喜歡上這裏的。

我也有一個有趣的習慣,如果在外地有人問我是什麽地方的人:我會答香港人多一些,而不是中國人呢!你是否也會這樣呢?

No responses yet

Dec 14 2005

聖誕快樂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的聖誕節的時候,我給大約六十多個同事朋友寫了一封電郵,大意是說在我們在工作上不斷打拼的同時,可不可以騰出一點時間和金錢去幫助一些在貧窮國家的小孩子或者有需要的人。

我自己從二千年開始就加入了助養兒童的行列,其中一個小朋友是在內蒙的,另一個就在非州的埃塞俄比亞的;可是我卻不是一個稱職的助養人,原因是這麽多年來我才回過一封聖誕咭給他們,但每年他們寄來訴說自已發展的信件也會讓我感到快慰呢。這幾年來每逢在工作上有多一點的回報時,我也會把自己捐獻組織的名單再加多一個,雖然我知道我所拿出來的對于這些有需要的人實在是杯水車薪,但我卻希望可以盡我自己的一分力去幫助他們,而這些組織計有宣明會、奧比斯、無國界醫生和聯合國兒童基金。

現在我們在計劃買什麽聖誕禮物給自己和親友的時侯,可不可以也爲那些在遠方和死神在博鬥中的朋友籌謀一些,讓他們也像你我一樣能過一個快樂聖誕吧。

祝願聖誕快樂。

No responses yet

Dec 14 2005

沒有家,那有國?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其實在上星期已想寫這篇的了,只是一直在忙其他的事而到今天才再次提筆寫下來。

神六的太空人費俊龍和聶海勝在香港接受訪問時,說道國在前,家在後,國家有需要時便要報國,就連聶海勝的媽媽病重也由于出發在即而不能去探望。可能是文化和所受教育的差异,我自已就不太接受這種想法,也老實的承認我說不出這些話來。

對我來說,父母家庭總是放在第一位,其他是事次之;不過也覺得祖國的教育很厲害,可以把國家這個概念那麽根深蒂固的種在人民的心目中。但有時侯也會做成偏激的立場,還記得今年年中的反日浪潮,在電視看著各地的市民向著日本餐館,甚至是日本車輛所做成的毀壞,還有看著他們發現記者使用日本制相機時那種咬牙切齒的態度,我也暗覺心酸;原因是我覺得反對日本政府立場是一回事,連累無辜的市民卻又是另外一回事,我有感大陸的同胞一介入了國家層面時,就會容易的激動起來而不能理智的解決問題了。可是我又不是否定這種熱情,只是覺得隨著人民的教育質素提高,我們應該一步一步的趨向理性去分析事情吧。

常常給國內的朋友笑我可能深受殖民地統治之影響,對國家的情感很淡薄;可能是對,也可能是錯,只是我還是覺得不能用愛國做借口而不去客觀的判斷事情吧。我希望國家富強,也希望我們中國人能成爲有質素的地球村一份子,第一步就由打開眼界做起吧!

No responses yet

Dec 14 2005

墨水筆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昨天在餐館吃晚飯埋單時,餐館的經理對我說現在很少見人用墨水筆簽名了,我就對他說就是因爲我的字寫得醜所以才用墨水筆轉移視綫,他和我都笑了。

從小就給父親批評中文字寫得特別的醜,我想其實因爲他不懂英文而已,要不也會招至一樣的批評,呵呵。所以那時開始就常常參考父親的書法,但由于資質有限的關糸,練來練去都是老樣子。在一偶然的機會,父親的朋友送了一支中國英雄牌的墨水筆給我,我又覺得由于用墨水筆可以令筆劃有粗有幼,好像讓我的字沒有那麽難看,所以就一直用到現在了。

除了新筆之外我也搜集了一些古董墨水筆,總數也有十多根呢,而其中有兩根是我在印度公幹是找到的;但要數最喜歡的要算是我在剛念資訊糸統課程時,買來獎勵自已的萬寶龍149那根了;很可惜由于也用了十年了,兩年前筆杆的纖維也爆裂了而引至它要退役了。另一支就是四年前買的Omas,卻可惜在北京工作的最後一天弄不見了,可也心痛了好一陣子,而且也不忍再買一根了,因爲實在是太貴了。

現在用的那根都是萬寶龍的Noblesse Oblige,其實都蠻好寫的,唯一的缺點是比正常的筆長了四分三寸,而令它放在口袋裏時總有一段露出來而感覺怪怪的,我現在還是想多買一根再好一點的墨水筆,試看看能否找到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