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December 5th, 2005

Dec 05 2005

雜誌之死-《HIM》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我日常看的報刊雜誌計有《萍果日報》,《壹周刊》,《HIM》和《MAXIM》等等,間中也會因爲封面故事而買一些其它不同的期刊,但基本上以上的就是我固定的選擇。

可是剛看完了今期的《HIM》後,終于痛下決定以後也再不買這本由南華傳媒出版的雜誌;我買的第一本的《HIM》是由郭羨妮穿著三點式泳衣做封面的,然後一直至今了。其實作爲一本男性的軟性雜誌,它也提供了不少的各種各類的資訊,當然也少不了一些女明星的性感照片;可是從今年年初開始,雜誌刻意的引進了不少的膳稿,可是由于還是有著一些有質素的女星相片,我還是每一期都買下來。但到今期的女星的相片都是推銷産品的引子,我就對它心死了。

其實南華傳媒的另一本雜誌-《快周刊》都有著同一個問題,由于不想得失廣告客戶的關糸,它的報道評論風格其實是有點精神分裂的;其中有一例子,我看過一套電影的影評,基本上它對這部電影評價是爛無可爛,但在評分上竟然有著80分!同樣的例子也常常在其它的欄目上出現,尤其是那些上市公司的評論,一律都是主席英明神武,公司大有前景,那管公司其實表現異常差勁,我想是因爲不能得失那些和母公司有著生意來往的客戶吧!

我覺得可悲的只是這本其實很有趣的雜誌就是因爲這些膳稿而令它失去了它的吸引力,再令讀者離棄,更可惜的是我竟然是其中一個“殺人凶手”而見證著它的死亡。

別了,阿門。

No responses yet

Dec 05 2005

您好嗎?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很久沒見了,您好嗎?想想最近一次見您應該是去年的保護維港藍絲帶行動,而第一次就是八九年的夏天吧,當然最難忘還是和您一起在零三年的五十萬人上街大遊行,別來無恙吧?

還記得我們那次七一上街前給多少的達官貴人嘲笑我們不要痴心妄想,到最後卻爭取得到我們想要的呢?您還記得我對您說看見這麽多人爲了自已所相信的而聚在一起去爭取時,那種感動我是一輩子都不能忘記嗎?我們也不可能忘記那天我們爲著我們所愛的香港而揮出的汗和淚吧。

昨天又再次見到您了,雖然今次的迫切性幷沒有那年來得那麽緊,但我們還是站出來了。看著所有媒體的全力抹黑這次的行動,達官貴人的語重深長的勸阻,我還擔心地對您說可能只有很少人會走出來表態,可是我們又一次對這些人說我們香港市民幷不如他們想像的那麽白痴啊!爲什麽他們總覺得我們只是聽一句說話就會不去思想的接受?請明白到就是因爲我們幷不如他們的富有,我們可會損失的利益和奴性也沒有這麽強呢。與其望天打卦的祈求阿爺可以派來一個英明的,我還是認爲我們自已選擇來得好一些。

本來還想將他們的論調逐一回應,可是當您告訴我夏蟲不能語冰時,我只好說自已有點笨了,要不怎會想把時間花在這一群應聲蟲身上呢? 但我還是要一一多謝胡爵士、何賭王、梁作家和內地的法律前輩,沒有他們我們不會有這麽多人走出來呢。

我想告訴您其實我不想見到您的,而我相信您也是一樣的想法;可是我知道當有需要的時候,我倆還是會幷肩的走出來去追求我們的夢想的。

祝安好。

No responses yet

Dec 05 2005

北京印像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什麽時候開始由討厭變成喜歡?

自從在北京回來以後,看到什麽關于北京的東西都會特別留意,例如電視節目,又例如書刊等;我昨天逛書店時買了一本《北京男孩。女孩》;看著書裏面描繪的人與事時,一切都彷彿是自已昨天經歷過一般,來得那樣親切,那樣窩心。可嘆是那時在北京只因是工作而逗留了一段短時間,幷沒去細意的感受著它的氣息,只能是走馬看花的在北京溜達溜達著。

我喜歡北京的嚴冬,喜歡它好像拍照的把一切都冷凝起來,也喜歡吸一口冷空氣來洗刷肉體上的疲憊;喜歡北京的川菜,喜歡它的麻辣來告訴我的舌頭存在;喜歡北京的春天,喜歡它的春意盎然訴說著生命的周而復始;更喜歡北京的書店,喜歡它的空間和種類繁多。我卻不喜歡北京的交通,不喜歡它的永遠堵車和混亂;也不喜歡北京的風沙,不喜歡它把古城蒙上一層厚厚的面紗;我更加不喜歡北京的人,不喜歡他們讓我有著愛之深恨之切的感覺。可是我還是覺得北京是一個色彩豐富的城市,它和人民一起的呼吸著、成長著和交流著;讓人覺得住在這裏會慢慢的和五千年沉澱的文化融合起來。

北京,你好嗎?

No responses yet

Dec 05 2005

疲累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不知爲何,最近總是感覺到很疲累,那種倦的感覺不只是肉體上的累,而好像是靈魂被掏空的那一種空虛,也好像飄飄蕩蕩的浦公英種子在尋覓一個踏實的地方一樣。

也或者可能愈來愈覺得自已的愚笨、輕狂和無知,尤其是在這幾年間實在是有幸地遇上了很多聰明人,有年掙數百萬的打工皇帝,也有年紀輕輕就名成利就的室內設計師,也有零售業的鉅子;每每碰上他們時都奢望地想在他們身上學得一招半式,卻在學習的過程中發現自已各方面之不足。

那種無力和挫敗感逐漸地在心中沉澱著,慢慢的把自已壓得喘不過氣來;我想,我想現在是時候去想一想自已究竟在生活上追求著什麽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