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December 14th, 2005

Dec 14 2005

出差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我是一個很喜歡出差的人,早一陣子跟朋友聊天時說起時,她問道自己一個人出差不會感到寂寞嗎?

我想了一想答道,其實幷不。還記得那時在碼頭工作時,由于項目的關糸需要時常外出工作;而第一次出差的地方就是斯裏蘭卡,很記得清楚那是一個很漂亮的地方,可是卻受著內亂之影響令到它蒙上一層陰影,只是一程從機場回酒店的五十分鍾的路程,我們卻受了不下十個哨站的檢查。第二個到的地方就是印度的孟買,雖然它是一個印度很有名的海港,可是它的窮卻令人看得鼻子發酸呢。跟著就斷斷續續的去了其他的亞州的地方,好像是越南,泰國,印尼,台灣,日本和韓國等地;而在每一個地方雖然逗留只是一段很短的時間,卻看到和學到不少的東西。像新加玻人的自信,馬來西亞人的平和,菲律賓人的享樂,而台灣人的聰明;最驚險的越南黑錢扣留和充滿著熱情激蕩的印尼暴亂,也在我心中寫下一些不能磨滅的一章。而且在旅途中也認識了不少的朋友,像日本的黑琦,韓國的CM,台灣的David,還有大馬的緊張大師Ravi和泰國的冷靜小姐Siriphan等,他們的招待令我在异邦的日子過得充實和喜悅。

可是去了這麽多的地方還是最喜歡香港,只要每次回來時一下飛機就能感受到香港與別不同的活力,這裏地方雖小,卻什麽也有:貴的便宜的適隨尊便;而且香港人的辦事效率是世上有數的,交通糸統也很完善,我常對我在外地的朋友說,只要你呆在香港一陣子,你一定會喜歡上這裏的。

我也有一個有趣的習慣,如果在外地有人問我是什麽地方的人:我會答香港人多一些,而不是中國人呢!你是否也會這樣呢?

No responses yet

Dec 14 2005

聖誕快樂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的聖誕節的時候,我給大約六十多個同事朋友寫了一封電郵,大意是說在我們在工作上不斷打拼的同時,可不可以騰出一點時間和金錢去幫助一些在貧窮國家的小孩子或者有需要的人。

我自己從二千年開始就加入了助養兒童的行列,其中一個小朋友是在內蒙的,另一個就在非州的埃塞俄比亞的;可是我卻不是一個稱職的助養人,原因是這麽多年來我才回過一封聖誕咭給他們,但每年他們寄來訴說自已發展的信件也會讓我感到快慰呢。這幾年來每逢在工作上有多一點的回報時,我也會把自己捐獻組織的名單再加多一個,雖然我知道我所拿出來的對于這些有需要的人實在是杯水車薪,但我卻希望可以盡我自己的一分力去幫助他們,而這些組織計有宣明會、奧比斯、無國界醫生和聯合國兒童基金。

現在我們在計劃買什麽聖誕禮物給自己和親友的時侯,可不可以也爲那些在遠方和死神在博鬥中的朋友籌謀一些,讓他們也像你我一樣能過一個快樂聖誕吧。

祝願聖誕快樂。

No responses yet

Dec 14 2005

沒有家,那有國?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其實在上星期已想寫這篇的了,只是一直在忙其他的事而到今天才再次提筆寫下來。

神六的太空人費俊龍和聶海勝在香港接受訪問時,說道國在前,家在後,國家有需要時便要報國,就連聶海勝的媽媽病重也由于出發在即而不能去探望。可能是文化和所受教育的差异,我自已就不太接受這種想法,也老實的承認我說不出這些話來。

對我來說,父母家庭總是放在第一位,其他是事次之;不過也覺得祖國的教育很厲害,可以把國家這個概念那麽根深蒂固的種在人民的心目中。但有時侯也會做成偏激的立場,還記得今年年中的反日浪潮,在電視看著各地的市民向著日本餐館,甚至是日本車輛所做成的毀壞,還有看著他們發現記者使用日本制相機時那種咬牙切齒的態度,我也暗覺心酸;原因是我覺得反對日本政府立場是一回事,連累無辜的市民卻又是另外一回事,我有感大陸的同胞一介入了國家層面時,就會容易的激動起來而不能理智的解決問題了。可是我又不是否定這種熱情,只是覺得隨著人民的教育質素提高,我們應該一步一步的趨向理性去分析事情吧。

常常給國內的朋友笑我可能深受殖民地統治之影響,對國家的情感很淡薄;可能是對,也可能是錯,只是我還是覺得不能用愛國做借口而不去客觀的判斷事情吧。我希望國家富強,也希望我們中國人能成爲有質素的地球村一份子,第一步就由打開眼界做起吧!

No responses yet

Dec 14 2005

墨水筆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昨天在餐館吃晚飯埋單時,餐館的經理對我說現在很少見人用墨水筆簽名了,我就對他說就是因爲我的字寫得醜所以才用墨水筆轉移視綫,他和我都笑了。

從小就給父親批評中文字寫得特別的醜,我想其實因爲他不懂英文而已,要不也會招至一樣的批評,呵呵。所以那時開始就常常參考父親的書法,但由于資質有限的關糸,練來練去都是老樣子。在一偶然的機會,父親的朋友送了一支中國英雄牌的墨水筆給我,我又覺得由于用墨水筆可以令筆劃有粗有幼,好像讓我的字沒有那麽難看,所以就一直用到現在了。

除了新筆之外我也搜集了一些古董墨水筆,總數也有十多根呢,而其中有兩根是我在印度公幹是找到的;但要數最喜歡的要算是我在剛念資訊糸統課程時,買來獎勵自已的萬寶龍149那根了;很可惜由于也用了十年了,兩年前筆杆的纖維也爆裂了而引至它要退役了。另一支就是四年前買的Omas,卻可惜在北京工作的最後一天弄不見了,可也心痛了好一陣子,而且也不忍再買一根了,因爲實在是太貴了。

現在用的那根都是萬寶龍的Noblesse Oblige,其實都蠻好寫的,唯一的缺點是比正常的筆長了四分三寸,而令它放在口袋裏時總有一段露出來而感覺怪怪的,我現在還是想多買一根再好一點的墨水筆,試看看能否找到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