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February, 2006

Feb 28 2006

香港情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剛過去的星期天中午時開了車在東區走廊奔馳著,看著維多利亞兩岸的高樓大廈,然後又看見在不遠處有麻鷹群在天上翱翔,突然之間心裏湧出一種很特別的感覺:一種令人雀躍、令人窩心而又親切的感覺。

一直以來都不大喜歡香港城市之密集規劃,“石屎森林”一詞中肯地形容了小小香港的高樓大廈滿佈的情形;很有趣地以前不喜歡內地因爲她不似香港般先進,如今也不喜歡卻因爲她太過先進了,在進步的過程裏把中國人特有的濃厚人情味慢慢的沖淡了。可是今天我對著那些高祟入雲的大廈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感覺,突然間覺得香港特別漂亮,很有生命力,卻原來只發現因爲無論我想飛得多遠,我的根還是植在這裏;那種重新發現的喜悅是不能用筆墨所形容的,就像一件本屬自已的東西不見了,可是卻從來不覺得已失去,直到偶然在思想洪流裏尋穫這一片曾經消失的一環,那種驚覺著失而復得的感覺是很有趣的,到最後只會有著滿足的微笑在自已的臉龐上細意品味。

想起小時候。

想起小時候住在牛頭角佐敦谷的七層徒置區的片段,會記起在馬路兩旁那些五噸半貨車上和伴兒們玩捉迷藏的情形、在空地上一大群男女在跳橡筋繩、玩”狐狸先生幾多點”、和男生一起走到金谷村去捉“金絲貓”,當然還有試過把盛滿了水的膠袋從高層扔下來。想起那時爲了要看賣“飛機欖”的老伯從地下把欖子拋上七樓的樣子,我們一群小孩子從地下一口氣跑到七樓再扔錢下來的記憶;也有把零用錢省下來就只是爲了看那些大同小異情節的港式連環圖、還記得老夫子的永遠題目-無題和龍虎門裏馬小靈一去不返嗎?也有時回想到從十六級樓梯上一跳下來的行爲而咋舌(對,那是猜樓梯啊,而且只得拖鞋保護而已),沒法忘記豪雨時看著十尺闊的去水道慢慢溢滿,而趕忙地把紙船群在上流放出去也可以樂上老半天。第一次和玩伴打架,第一次和父親吵嘴而憤而離家卻又無處可留,第一次因爲中學派位而要與同學們分離感到悲傷(但其實大家都是住在同一個地方)。還記得小學時暗戀著同班的女同學,貪玩打翻改錯液的稀釋劑而弄傷了坐在前面同學的眼睛,和同學們一起玩的跳飛機與猜皇帝等;還記得以前沒有茶餐廳只有冰室,在街邊買的砵仔羔和龍鬚糖嗎?

這些都好像昨天發生一樣,卻又每件事情都只會成爲心中的一個回憶;香港雖然比不上北京的遼闊邊遠,比不上東京紐約的繁華,也不及新加玻的井井有條,可是香港給我的感覺是最特別的,只因爲我的回憶都全在這裏沉澱著。

No responses yet

Feb 24 2006

香港教育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想了很久才下筆寫這篇部網誌的,原因對這個課題我有很多意見,卻因爲我沒有花多大的時間去研究,所以我覺得我幷沒有背景的把它寫出來。恰巧早一陣子有兩位教師疑因教改壓力自殺而羅太就事件失言引起軒然大波,再加上拜讀了詹德隆先生在《中通外直》一書中對香港教育的見解後,我也有著一點意見想寫出來。

在過去董建華執政的七年裏 ,影響市民最深遠的政策就是一連串的教育改革,而當中又以母語教學和教師語文能力評核試最爲人詬病了。先說母語教學吧,可能有著政治的因素在內,那時香港剛回歸中國,政府就馬上推行這個母語教學,說道能令學生更容易掌握兩文三語(廣東話,普通話和英語),進而令知識更易的教授給學生;我那時其實就不太看好,尤其是當我知道大學授課仍然吊詭地使用英文時,我就想這將會對學生做成一個很大的斷層。就拿我自已做一個例子吧,由于中學時學校是用英文授課的,我基本每一科都很費勁地去聽記著老師所說的,但腦中卻是一片空明,只是把很多生字一股腦兒的塞進腦岱裏,這樣說來英語授課又比不上母語教學嗎?其實又幷不然,我會說那時學習得像囫囤吞棗似的東西,其實在其後之漫漫學習長路上沉澱發酵,繼而令到在大學中所吸收的更加事半功倍。在大學上課時看到一些同學由于中學時甚少接受英文授課的機會,在一大群人在演講廳聽著老外教授在四噴水花時,心中那種茫然是可以理解的;試想我們那時就算用廣東話授課時,至少課文是英文寫的,所以雖然是聽得不太懂但在閱讀新知識時還沒有太大的障礙,可是現在那些接受母語教學的朋友,他們曾在媒體訪問時透露他們在聽閱方面都存著很大的問題。我不明白那時香港政府爲什麽這麽容易放棄我們一個傳統有著和世界接軌的優勢,而令到現時的學生中(文)不成,英(文)不就呢? 以前幫低年級的同學補習時,他們會問有什麽方法可以增進英語的聽講力,我沒有什麽一蹴即成的捷徑,只有一個笨方法,就是每晚都先看英文台的新聞報告,再看廣東話的,可能開始時只聽懂二、三成,所以也要看廣東話的新聞報道作爲中英對照,令自已可以評核到自已的理解能力進度,這樣持續的看它三個月以上,效果將會是很驚人的。

而另一個最多人爭議的就是教師語文能力評核試(前稱基準試),簡單介紹一下這個評核試就是要求那些在職或有志教授英文和普通話的老師們,透過考試去評定他們合資格去教授學生,要不他們就不能繼續在那科目中任教。基本上教師對這個評核試的評價是很負面的,原因一他們的工務繁忙,二就是他們覺得這種評核試根本就代表不了些什麽,所以在教師圈中的反彈也很大;可是最令教師尷尬的就是很多的市民卻很支持這個評核試的精神,原因是家長大都很緊張自己的兒女的學業成積,也希望他們子女能夠由一些高質素的老師去照顧。而更令這個評核試受到市民廣泛留意,就是首屆的評核試竟然有高達七成的準教師和在職教師不合格,雖然教師協會重申由于在職教師參與這屆的評核試只得總數的三成,欠缺代表性,可是這個低劣的成積己這令市民大衆對教師的信心動搖了。我本身是認同這個考試的,一是這樣可以讓市民知道那些教授語文的老師在現存的制度下有著一定的水準保證,只是應該對現職教師多一點鼓勵(Positive Reinforcement)而不是懲罰,那應該可以讓老師們會容易接受這評核試的。另外一個比較尖銳的觀點就是,很多老師其實都是在中學時學業成積算是差的一群,在公開試裏只得中下成積而走去當老師的大有人在,當然不能抹殺也有不少是立心作其春風化雨的使命,但不能否認的是這群老師自已在學科研究之水平不高,是會直接影響學生所能吸收的資訊呢。我想如果不能提升老師的水平,我們永遠只能有一蟹不如一蟹的感覺充斥于社會中。

另一個有趣的現像就是香港所奉行的所謂“填鴨式教育”,就是不管學生對學科有興趣與否,也不管學生能理解所接收的資訊有多少,老師和學校都是把課本上的東西一股腦兒的向學生灌輸;原因到最後,家長和社會都只是關心學生在考試中能拿到優和良而已。我還記得我那時第一堂上大學課時,老外講師開宗明義的說他不會依書直說,反而他會期待我們學生能從他在課堂裏所探討的題目上得到啓發,繼而自己去研習發展云云;結果這教授就得到浪得虛名的稱號,也在年終的學生調查中拿到很低分而已。教授的不幸也就是香港教育之不幸,原因是學生只是想拿到好分數而方面將來找到好工作之用,致于那些學科對學生來說只是工具而已。君不見那些人民和社會科學一直都只是學生心目中的第二、三選擇嗎,而純文學就更加是災難了;而最受歡迎的永遠都是那些在社會上能掙到不少錢的學科,例如早陣子的電腦和會計,而那些投資年期相對地長的律師,醫生已經淪爲一綫中的次選了。

究竟香港教育到什麽時候才能真的變得多元化和富有建設性呢?我想是社會變得再沒有那麽工利時吧,又或者我們是時候去考慮把選擇權給回家長們去實施學券制了。

No responses yet

Feb 23 2006

瘦身男女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終于下定決心開始每天清晨跑步了,今天已經踏入了第二個星期了;跑步的原因是在這幾年我的身型已經暴漲了不少,從以前的埃塞俄比亞人民變成現在的聖誕老人身型,而且很多以前買下的牛仔褲已經穿不下了,再加上個人靈活性也減低了不少,爲了維持一個健康的體魄唯有痛下苦工吧!除了每天要早點起來比較辛苦外,卻其實運動流著一身汗實在令人感覺精神爽利,而最好的還是令我的睡眠質素大大改善了;以前一晚中最少醒來三四次,現在很多時候都能一覺睡到大天光呢!

那天看了一本書說道瘦身行動是值得支持的,原因是如果連自已身體情況都不能有效地管理的人,又怎能讓人取信他實際的能力呢;驟耳聽下來好像是有點牽強,但想深一層也不沒道理,因爲每天運動其實需要很好的紀律和決心,這也是我想訓練自己的其中一樣東西。我幷不反對瘦身,只是我覺得現在社會上的那股由衆大美容商所營造出來的瘦身風氣,似乎是令一衆女士有點走火入魔了。而令女生們對體重之重視程度高度提升,可能就是“豬扒”一字的發明;一位女性朋友曾經告訴我,她不介意人家批評她不漂亮,但如果有人稱她爲“豬扒”的話,她卻很在意甚至覺得被羞辱的感覺。因爲這字的含意實在是太負面了,不單包含貌醜的意思而且也嘲諷著事主的肥胖,還記得鄭秀文小姐在〈同居密友〉裏給周麗淇小姐在舞會中公開的稱她爲“豬扒”時,鄭小姐那個怒火中燒的樣子而周小姐的暗自得意的對比樣子嗎?

我常認爲女士不適宜太瘦,看著一些女性朋友已經瘦得可以給風吹起還嚷著要減肥,可會明白到廣告的影響了,君不見那些幾擬十天沒吃飯似的女星們,在鏡頭前面聲嘶力遏的呼喚大家齊來減肥消脂時,你身邊的女士暗暗點頭認同的樣子嗎?當然我真的覺得痴肥(不論男女)有礙觀瞻也對健康不太好,但太瘦也是不太合適,那些女藝人爲著在上鏡時好看一點那就無可厚非,但女士其實還是有點豐盈是爲最好。而男士一向都不注重身形的橫向發展,卻不明白這其實也是其中一種的健康警號,我每次看那位什麽食神“滔滔”時,都心驚膽跳的怕他在熒幕上因膽固醇引發爆血管而昏倒嚇剎觀衆。

另一個我會放時間下去的活動就是學好普通話和英語,正如我以前在這裏提及過讀書時對英文的學習意向極爲低落,以致英文的根基幷不理想;這陣子愈來愈發現自己的英文其實是非常的差勁,那只好將勤補拙吧,所以上星期乖乖的去了晨沖書店買了一本廣受推薦的英文文化書-Brighter Gammar,從新學習呢!普通話也由于不是留在內地的關糸也退步了不少,我己報讀了公司內部的普通話課程,也買了一些自學的書籍,希望有所幫助吧,也希望內地的同事可以多給我指導,可以把我的錯誤糾正過來,從而令我的普通話再上一層樓呢!

No responses yet

Feb 21 2006

六合彩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呵呵,偶而買的一次六合彩,竟然讓我中了五獎————-三百二十元正;正所謂冤枉來,瘟疫去,我已把獎金用作購買書籍和DVD了,計有:

書籍:
1. 萬曆十五年
2. 中國大歷史
3. 六十歲的情書(二)
4. 巴格達部落格
5. 細說中國節(簡)
6. 文明與陋習-典型的中國人(簡)

電影:
1. 阿波羅十三號
2. 和你在一起
3. 活著
4. 大紅燈籠高高挂
5. 小裁缝
6. 再見營火蟲
7. 十二怒漢
8. 花與愛麗斯
9. 寫我深情
10. 黑鷹十五小時
11. 不一樣的爸爸
12. 義海雄風

自從各大店鋪把那些銷情不大理想的電影割價傾銷,我基本上每走過這些櫃位又會買一些;在家中積聚而沒看也愈來愈多,只好一有時間就馬上看一套,而在剛過去的周未就看了三套了,包括怪誕城之夜(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電車男和通天神偷(Sneakers) 。今個星期也要看多一點,要不在星期五午餐例會裏又沒有話說了;那天跟同事說其實應該做一個資料庫把所擁有的書本、CD和DVD/VCD記錄下來,然後再做一個糸統可以和所有朋友分享就好了,說來這些東西現在還在計劃中,如有任何意見,請給我留言吧。

No responses yet

Feb 17 2006

霧鎖杏花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昨晚回家時嚇了一大跳,一出地鐵站只見到白茫茫一片,原因據天文台報道所說是昨天一股潮濕的海洋氣流帶來有霧的天氣;而我居住的港島東區一直都是潮濕天氣的重災區,只是昨天是我這些年來所見的最厲害的。

每逢回南天就會覺得很討厭的,由于地理環境的關糸,居所一定是四處滲出水來,而且由于靠近鯉魚門的關糸,只要一起霧的話,全個屋苑都會被霧包圍著,最誇張是連對面不過三十米的建築物也看不清呢!而抽濕機也是我們的必備裝置,只是一個晚上我的睡房就能抽九公升的水了,而且家中的電器用品也特別因爲潮氣而報銷呢!

除卻天氣的因素外,杏花村其實是一個相當不錯的居住地方,非常寧靜,屋村管理完善,而交通也算方便(地鐵一定是主要選擇的交通工具,而每晚地鐵停駛以後還可坐通宵巴士和計程車回來);只是那種黃梅天氣真的令人瘋狂,而家中的精密器械也要特別小心保養,要不就要大破慳囊啊!

No responses yet

Feb 14 2006

變臉神技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如果媒體的報道是沒有錯的話,(但今次我又不是太懷疑,原因主角是他)我又再一次折服于曾鈺成先生的變臉奇技下;當然我說的幷不是京劇裏的不傳之技,而是香港特産-世界仔的隨風擺柳的神技。

我剛從報章上拜讀了曾先生狠評劉細良先生經常以尖刻的語言,指名道姓地攻擊親中人士,毫不掩飾他對『傳統左派』的敵視和鄙視,也暗示著很難和劉先生合作服務香港;難道曾先生忘記了自已也常常指桑駡槐的暗諷其他不同道的人?卻原來這樣做才爲英雄好漢,才能爲市民服務?我開始胡塗了。

只是不夠一天的時間而已,曾先生又一改口風說劉細良先生可以爲香港做事了;究竟曾生想怎樣呢?我基本上懷疑他其實是患上精神分裂的。他每一次都是高調的走出來作其擁共保皇,可是不消一會他就轉變立場,而最恐怖的還是他完全不當一回事。我很有興趣的想知道那些從他任教學校畢業出來的學生,看到他們敬愛的前校長是這一種德性時,他們會有什麽想法呢?

我有時不禁同意土共所說的,香港之不能推行普選是因爲市民沒有那種水平和沒有有質素的政治人才,因爲曾先生這種可說是一時俊傑都可以成爲我們尊貴的議員,我想我們還是要等一等吧!·

No responses yet

Feb 13 2006

家教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最近迷上了微軟的Xbox網上遊戲,原因是實況足球(Winning Eleven 9)終于出了網上版了,和著一些不認識的網友一起玩其實是一個很有趣的經驗。有同事告訴在網上如遇上老外對手的話,一般他們知道另一方是香港人的話就會馬上終止遊戲,我一直都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早幾天前終于明白箇中原因。

話說我在茫茫網海裏找人對戰之際,赫然找到一個對手;(不知爲何不是太多人玩這個在PS2很受歡迎的遊戲,我相信是Xbox在亞洲的普及程度遠不及PS2,另一方面就是最新的Xbox360暫時幷不能在網上玩這個遊戲吧)說回這個朋友吧,雖然Xbox Live是支援語音傳輸的,但我不太喜歡這種交談的方式,所以我幷沒有把我的話筒開著。當遊戲開始時,我隱約聽見話筒傳來一陣叫喧聲,于是我就把話筒戴著;原來那邊我相信是一個不超過十五歲的男孩,很沒禮貌的叫問著我是不是香港人,當我正想答話的時候,那邊已當我是老外了,于是他就不停的向我說著流利的英文,包括“Fuxk”,“Fuxk you Mother”,“PK”等等。難怪曾經聽過人說,其實香港人的英文幷不差,尤其是在粗言穢語方面,那種咬字讀音之準確我想老外也要自愧不如呢?!要是我真的是老外的話,有著這種近乎給野蠻人的侵犯的經驗,我怎會再敢和疑似香港人的物體建立網緣呢?

我其實很想知道這個朋友究竟生活在一個什麽家庭呢?我幷不是什麽的衛道之士,也不是什麽書香世家,可是我卻也懂得不能隨便的侮辱他人的。以前住在徒置區時,看過不少家庭的父母對著家人都是滿口魚蝦蟹的,他們的小孩也有樣學樣,甚至很多也把父母的價值觀也繼承過來。一個我不想要小朋友的原因是,我深信要把他們養大幷不難,可是我卻沒有信心把他培育成一個有著高品行的人,我一直不太介意小孩成積的,因我自己也算是讀書不成,但我覺得把小孩教好是每一個父母的責任(題外話:我其實不太同意老師要做這個角色的)不能留芳百世,也不要遺臭萬年啊!

No responses yet

Feb 11 2006

羊肉爐不是故意的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閑時無聊從書架裏挑了一本買了一段日子卻還沒看的搞怪書,台灣交大學生寫的《羊肉爐不是故意的》,故事很簡單,就是說主角在不小心打翻了火鍋爐,燙傷了小鶏鶏而要進院急救和住院的經過。

如果想看一本構想嚴緊而文筆秀麗的文學作品,這本書一定不是您的選擇;可是它能帶給你幾小時的輕鬆,怎至捧腹大笑。我在地鐵看這書時,有好幾次因忍笑而抽慉,但又明白到不能太放肆;可是在家的時候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話說回頭,如果你是女生的話,相信你的感受沒有那麽“親切”,但作爲男生的我,我一直讀的時候一直感同身受,到主角在形容那種“男人最痛”時,我下意識的想把手放在要害之前以作保護呢!

No responses yet

Feb 10 2006

方向與生果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以前我家是看方向報的,到大學一年級時新創辦的生果報用兩元一份來促銷,跟著我們就轉看生果報了。我想黎先生對報紙報道之計算是令這份報紙能迅速在市場上占一席位的原因,再加上旗幟鮮明的打著民主先鋒的標誌,在那段社會名人紛紛忽然愛國的時候,使得這報紙變成了一道清泉而吸納了一大群學生和中産的讀者群。而當站穩陣腳後,其他老牌報紙抄考它的版面排列,報道分類,甚至那種在玩火的報道手法已是後話了。(當然最爲人詬病,就是陳健康事件和一糸列血腥圖片報道)

而相信不喜歡生果報的人除了香港的親共人仕外,都可算是方向報了。每一次生果集團有什麽漏子,方向集團就是最不遺餘力的大力鞭韃著;突然間它就變成了傳媒警察了,而忘記它其實也是這個俗不可耐的醬缸圈裏的一份子。雖然我自己有時候也覺得生果報實在過火了,但我對方向報的做法很反感,揭穿了只不過五十步笑百步而己。笑人家濫買色情資料,自己也不是有男極圈嗎?笑人家組織狗仔隊去暗查藝人,自己也不是也有一樣的隊伍嗎?到最後只是落得給讀者一個懼怕對手而落力抹黑人家的手段而己,只希望它可以做好自己的報道,不要再爲了可以買入內地而把自己所認識的事非黑白扭曲吧;請也不要用那些打油詩了,什麼東方不敗,日出太陽,只會令人覺得你不夠格而己。

No responses yet

Feb 08 2006

父親的生日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今天是父親的生日,晚上一家人在家裏吃火鍋爲他慶祝,可惜獨欠弟弟一個;過幾天爸爸又會回到內地居住了,三個月後又再回來。

沒有買生日禮物給爸爸的我,卻收到他贈與我的五本書,包有《反右派鬥爭始未》上、下冊,《北大一九五七》,《賣桔者言》和《中國的前途》。

願爸爸長命百歲,身體健康。

No responses yet

Feb 08 2006

獨居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原來不知不覺已搬出來自住了六年了,從租樓到現在自置單位,其實都經驗了不少事情。

由小至大都是一個不愛收拾的人,公司位置的物件混亂情況永遠都是名列前矛的;以前和家人同住時,一切有媽媽邊駡邊收拾,到現在自住,雖然媽媽也很頻繁的來我家中幫忙收拾東西,我也要不時自已收拾,要不可能進不了家裏了。

獨居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就是可以擁有更多的私人空間,有時候工作需要加班至深夜時,也不怕打擾家人,也沒人跟自已爭洗手間,電視節目,甚至可以洗澡時不用關上門等等。(我曾經做過一個很不科學的調查,就是男生大部份都在家中無人時會打開洗手間的門,而女生就會把門緊緊的關上)可是也有缺點的,好像要自已煮東西或是在街外用膳,自己收拾家中的雜物,另外財務上的負擔也增加不少,如房子的貸款,水電費,管理費和其他雜費等,再加上自己也開車,開支就更大了。 偶然也會覺得寂寞難耐,倘大一間房子總是沒有人氣似的,那種坐擁愁城的感覺,就像給人掏空了一樣,然後變成了沒有靈魂的驅殼一樣,看著電視機閃動的畫面,卻一點也進不了腦袋裏。

有時也想買掉這裏搬回老家和父母同住,可是看著家中大大小小的家當,怎樣也擠不進去我爸媽屋子的時候,我只好打消這個念頭了。可幸的是在新加玻時,我們一家人又可住在一起,令我可再次享受久違了的一家住在一起那種共聚天倫的感覺,以前小時候擁有時真的不什懂珍惜,現在懂得品味時卻更怕失去。

No responses yet

Feb 07 2006

改造野豬計劃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過年前買了《世界是平的》、《斷背山》和《改造野豬》這三本書,今天想說的是《改造野豬》,一本看似青年搞怪的小說,卻有著一個大課題在後面的作品。

書中主角桐谷修二利用一連串精心計劃的“演出”,把一個大家都不願接近的轉校生“野豬”慢慢的塑造成爲一個廣受同學迎的明星;可是由于一次意外,桐谷修二給大家知道了他的友善和親切都是堆砌出來的,只是他刻意造作令自已受著同學的愛戴,享受著女生的愛慕和老師的誇獎。當假面具揭開時,大家都驚覺原來大家都只是戴著假面具做人而已。

我從以前到現在都常常在想,我們常說一些朋友的性格不太好;可是什麽是好,什麽是不好,誰也沒有准則,只要大家戴上假面具,把自已的菱角收起,和大家嘻嘻哈哈,那就是好性格了,到最後究竟是好是壞誰也說不了!這本書把這個課題透過作者活潑的文筆淡淡的帶出來,讓讀者好好的細想這個有趣的話題,那麽我們需要戴著面具做人到何時?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