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March, 2006

Mar 29 2006

JCB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最近看電視時看見有一個廣告是關于JCB信用咭的,說道當顧客展示他或她的JCB咭時,那些服務員都馬上變身成爲日本人,暗示著當你有這張咭時,你會期望得到上賓的招待,信息簡單卻很清楚,對嗎?

可是我再想深一層,其實都幾可悲,原因是爲什麽所謂的高質素而有禮貌的服務好像就是日本人的標記,而不是我們這些號稱《禮儀之邦》的中國人?更諷刺的是古時日本是以我們中國爲學習對像,由于一直封國閉關,再來十年浩劫,一切制度美好都變得蕩然全無,結果我們現卻反過來學日本人的認真和禮儀。

君不見我們現在去香港食肆時,那些待應的咀臉有如晚娘一樣嗎?反而有時覺得國內的同胞還要好一些,至少都會裝作出現情來。但整體而言,請不要期望在中國人的地方得到熱誠而有禮的招待了;原因是無論香港和內地同胞也好,都是虛具其形而欠其神,既不明白客戶服務的精神,也不屑爲人客多做一點。

另外有沒有發覺中國人很吝嗇笑容呢?我想讓中國人笑其實和攀登喜瑪拉雅山的難度也差不了多遠,可能和祖訓“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有著直接的關糸吧,試想想每天我們都要處于憂國憂民的情況裏,那又怎能真心笑出來啊!我想我們在這方面應向老外學習一下,他們隨時隨地的微笑手法,實在令人感覺比較容易親近一點;不像很多的中國人,總是一臉嚴肅而令人不敢接近。

No responses yet

Mar 29 2006

畫皮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小時候很怕女生化妝的,原因是總覺得太人工了,也怕女生塗香水,是因爲有點嗆喉;長大了以後這觀感慢慢的改變過來,可以接受沒有那麽濃郁的香水,也懂得欣賞淡妝的女性美。

但我到現在還是不大接受得到女生在公衆場合表現化妝,也不知什麽時候開始女生用膳完畢後,就在座位上狠狠的劃上口紅,而不是上洗手間才做。話說早兩天乘搭地鐵時就讓我看了一幕現代聊齋-畫皮,一個臉容蒼白而沒有顯著五官可辨別的女仕,從筲箕灣站上車,一坐下來就二話不說的打開手袋,然後就口紅,胭脂,眼影的長幼有序的塗上那像畫布的面上,但我覺得最恐怖的還是那個把眼睫毛弄彎的夾,她不顧其他人的奇異眼光,狠狠的就把它們往自己的眼上夾下去。

有朋友說可能她只是趕時間,所以才在地鐵裏化妝;我看幷不然,看她純熟的手法,和只需六個地鐵站的時間就能把自己的眼耳口鼻重新塑造出來,我有條件相信她是熟能生巧。我只是不明白,爲何這麽私人的事不能在出門以前在家中已做好,而非要在大庭廣衆下作出表演呢?其實只要早起半小時,不就可以讓自己多作一點準備,以名艶照人的姿態走出家門嗎?

最後還有不明白的就是很多女士在回家的途上,還要再補一次妝,究竟是給誰看的呢?難道害怕碰上粼居而怕他們認不到自己?

No responses yet

Mar 26 2006

綜援騙案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還記得前年南亞海嘯死裏逃生的高氏夫婦嗎?

就是那對在海中漂流了六個小時而大難不死,後梁惠淇小姐被揭發虛報丈夫失蹤而騙取綜援,而這宗案子剛在剛過去的星期裏判決了,結果是緩刑兩年而梁小姐免受牢獄之苦。我相信很多人對這個判決很有意見,我就是其中一位。

我同情梁小姐有一對幼女要她來照顧,也對她和她丈夫的迷離關糸沒有話說,我只是很恣慕她倆可以在一年內去了九次旅行,說實話我相信很多在職的朋友一年也沒有能外遊這麽多吧?而更離譜的是其中五次竟然是去了賭船;我更奇怪依照裁判官的道理,要是他把照顧子女的因素也放到考慮裏面時,那留下女兒在家而去了旅行而不多加照顧的母親,豈不是和裁判官所希望相違?其中判詞中說道其實梁女士是符合資格去申領綜援,而是次之所謂虛報只是每月多領二百五十元云云;我不懂法律,只是也陰謀論的想會不會離婚也是一個計劃而已?更諷刺的是早一段日子,有一母親因要獨力養活五個女兒,又不願申領綜援,而到最後過勞致死;我想把這件事和梁女士比起來實在是@#$%^&*(不好意思,除了用符號外,實在寫什麽也表達不到我的憤概!)

我支持有綜援制度,也贊成作爲一個成熟的社會,我們應該去幫助一些有需要的人,我們也不用像政府一樣把領取綜援的人矮化;但事實上有爲數不少的人是有計劃的去騙取或濫用這些社會資源的,記憶中有存款三百多萬的老翁,比較令人驚訝的也有虛報資料的退休高等法院法官,濫用的有以前在筲箕灣居住的鍾先生一家,說道不會控制生育,原因是多一點兒女就有多一點綜援,我還依稀記得在新聞訪問中他連他子女的名字也記不清!

同意立法會張超雄議員的論調,這次欺騙綜援的個案實在是判刑太輕,起不了阻嚇作用;也就變相鼓勵那些心存僥幸之輩,而且也進一步把領取綜援人仕從社會上標籤爲有計謀的一群人。但正如一個我很欣賞的奧比斯廣告說道,我們不應該幫助有需要的人(此裏指眼疾患者),而是去幫助可以令那些情況有改變的人(指眼科醫生);看過一套電影熱血教練(Coach Carter),戲中說道要是不好好裝備自己,只會慢慢的在社會中沉澱到最底,而你的子女又把你作爲借鏡時,這最後只會成爲一個惡性循環,一代一代也走不出這個困境。

我想那些大聲疾呼不能削減福利開支的社會賢達,是不是你們也應該說出如何把這結構性的問題改變過來,而不是長期叫喊著政府打開庫房呢?還是仍然只爲著選票而站在台上裝腔的叫戰呢?

No responses yet

Mar 25 2006

情場絕橋王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剛看完了〈情場絕橋王〉,是由我頗喜歡的藝人韋史密夫飾演戀愛顧問希治,幫忙一些有著心儀目標卻又不敢表白的男仕,精心的計劃著如何奪得美人歸;而透過一連串發生的事情,教希治明白到他的真愛原來早就在身邊了。

故事簡單卻很有趣,而戲中有一段很有意思的討論,希治給女主角工作的八卦報紙揭發他就是四處幫助男仕去追求心儀女士的愛情顧問後,那些女孩都很關心身邊的男人是否透過希治這位愛情顧問來得到她們的芳心。而男女主角就著這個問題的道德層面去吵架時,男主角卻自辨道這種協助幷沒有什麽不道德,原因他只是幫一些有需要卻不懂表達的男仕去爭取一個機會,但成功與否還是看男女雙方的相處。

我倒贊成這個想法,認識很多朋友,不要說在心儀的女仕面前會手忙腳亂,甚至和一般女性相處之道也不太掌握得到;如果真的有這種顧問的話,我想這能夠做福很多的人,可能有人會說這種做法是否太過計算,尤其是要學習把女生的一切習慣也要弄得清清楚楚時,我又卻覺得根本男追女本身就是一種計算:約她吃飯看戲要找一個不能推卻的理由和務必要讓她稱心,送花送禮物要看時候場合來給她面子,投其所好又是另一種計算了。從來追求心儀的人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要不市面上就沒有那麽多說及男追女的書籍和電影了;而且男女在本質上所追求的又有不同,所以就算追到了,還是要費很大的力氣去學習相處之道,也不用說一同居住其實就是藝術的一種。

戲中有一點我是蠻同意的,就是有一些人天生就有異性緣,異性就是喜歡和他/她親近親近;但有一些人就好像貼錯門神一樣,說什麽也是絕緣體來的,不過我相信其實只要自已留意一下,你和我都會變成至少不討人厭的男生呢。其實不少女仕是很討厭衣衫褸襤的人,我不是叫你滿身名牌,只是要整潔就已經很討好了;另外也要注意自我的儀容,尤其是手指塗黑邊和鼻毛過長也是大忌來的,我自己最怕就是那些常撥前額那束留海的自以爲有形的男生;再說也要多看點書,不要只顧看那些女星走光,男星偷食的新聞,很多女孩其實幷不介意身邊的人不大英俊,卻希望他能言善道可以逗自己開心,還有雖然女生一般都有著一定的母愛,但過份的自憐其實是會令人討厭的,所以都是不要濫用爲上,相反地有自信固然是好但過份了就會得到反效果了。

我的女網友們,還有什麽貼士可以提供呢?

No responses yet

Mar 24 2006

近視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我是在朋友群和同事間少數沒有近視的人,可能和小時候很少看電視有關,以前住在七層徒置區的樓下,即前鋪後居而樓底特高的那一種房子。爸媽把電視吊在離地十尺的天花上,爲的就是不想我們兩兄弟太容易開著電視而沉迷;說你也可能不相信,我們每天只能看不多過一小時的電視,而且其中十五分鐘是爸爸看新聞報導時我們所能分到的,星期天能多看一點,大慨是三小時吧,不過這也看爸媽怎麽時候起來幫我們開著電視呢!

我們一家是麗的電視台的觀衆,當大部份人在看家變,上海灘和執到寶時,我家卻在看鱷魚淚,甜甜廿四味和大家姐等,所以在學校裏當其他同學在討論電視劇情,大部份我都是插不了嘴的(其實這算集不算是社會分化呢?);直到麗的插映大地恩情時,我還很記得那天晚上在看時,突然之間加插了突別新報導:劉家傑老師用他那鏗鏘有力的聲音說出,無綫電視的輪流轉因爲大地恩情的強勁收視率而被迫腰斬,據說是因爲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麗的或現在的亞洲電視的收視率超過無綫電視,說來劉老師那種得意洋洋的神態到現在我還隱約記得。翌日我就厲害了,原因我是班上有數在看大地恩情的小朋友,和同學說起時都有著一種氣高趾揚的感覺;可是這也維持不了多久,很快大台還是變回大台,而小衆的只好發展他在華南社區的滲透吧。

人愈大就愈少看電視了,原因是現在香港制作的劇集實在是認真不成,犯駁處處也不用多說,起承轉合也做得不太妥當,再加上濫用煽情原素,而直令到故事要多爛有多爛;但最恐怖的還是一衆大大小小的“師奶”們一邊駡還要一邊看,我想這是她們希望不要給邊緣化,也可能我們的生活真是太枯燥了,只希望著有一點東西能讓我們打發時間的吧!話雖如此,有時不得不說外國地方的月亮圓一點,每當某一節目收視率下降時,那些高層就走出來說道現今娛樂衆多,一切非戰之罪;可憐的是經過〈大長今〉一役還是不肯承認自家的制作幷不嚴緊的事實,實在是可笑又可悲。我道〈大長今〉之成功,幷不是因爲我們“哈韓”所做成,全是因爲人家的演員那種落力,故事中心思想的貫徹始終,章節和段落中的種種張力也是吸引觀衆的原因;另外也拿在明珠台播映的連續劇“24”來說,那種劇集質素之高,我媽媽作爲一個典形香港的師奶,也只好乖乖的每周收看,若有一集錯過那種恨錯難返的心情也令我嘖嘖稱奇。

觀乎我們電視台的編劇助導,簡單來說就是廉價勞工,幷沒有什麽時間去看不同的書而可以創造一些有趣的劇目的(君不見電視台在這二十年來把金庸先生的作品重拍再重拍,神雕俠侶也做了三次吧),再加上香港人的所謂“即食文化”,一切但求有其形而欠其神,那怎會能創作出能感動人心的作品來,更怎能令人有興趣去多看一會呢?另那些所謂當紅花旦小生,演技之幼嫩令人慘不忍睹,一旦飛上枝頭也就更加不會再用心去研習演技,差勁的劇本遇上無神的演出,會擦出什麽火花也是一早預計出來了。我對無綫電視有著很高的要求,原因是他們擁有很大的觀衆群,他們其實是有條件的去創造一些帶領著大衆進入更高境界的節目;而亞洲電視只是自我矮化的變爲中央電台的香港支部,有時不幸的看到〈你有理講〉,對不起了,那些嘴臉和奇怪理論恕我接受不了吧!

我現在只會每晚看一會新聞報道,周未看看直播球賽,其它時間我寧可上網衝浪,看看DVD,飽覽群書,卻也能自得其樂,我想我應該短期內還是不會因爲看電視而有近視的了,還是擔心一下老花吧!

No responses yet

Mar 23 2006

世界是平的

Published by under 打書釘

剛看完同事琴姐推介的《世界是平的》一書,內容大慨是說現代科技把世界聯繫在一起,而這個已經是沒法抗拒的歷史大洪流了;作者利用很多在印度和中國裏發生的事情,來說明他所說的十頭把世界抹平的推土機如何運作,如何改變著你我的生活。可是科技抹平世界的同時也在摧毀世界,因爲不單你我在用這些科技之集成,而恐怖份子也同樣利用這些方便去把世界的進步阻延著,原因只可能全球化令他們覺得不自在。

早兩星期拜讀了梁文道先生在萍果日報裏的書評,說道這書只是名過其實之作,原因是作者只把所有你我已知的事情重新整理然後寫出來,沒有什麽石破天驚的硬道理;但我卻覺得其實這樣也不容易,至少能把所有事情可以井井有條的排列出來,然後再在那裏寫出自己的道理來,也值得讀者們敬佩吧,不知多少人把自己所構想的說出來也做不到呢!

雖說在書中說的事情不少真的說你我都知道,但我還是推薦這書給你。原因是透過這書我們可以知道,爲什麽印度會由四大文明古國變成了世界上第二大的軟件發展國家而不是其他背景相似的國家,也能知道中國可以在什麽地方和時間上可以追上現在國際上的一衆強國,還有外包和內包這些在供應鏈上的環節怎樣在改善我們日常生活等等。唯一美中不足的我覺得在最後的兩章節裏,他在呼籲美國的青年要努力讀書時,其實是流于表面而不能感到有著熱情傳遞出來(我不排除這是因爲翻譯的原故)。

不過這也是一本你我應該一讀的書來的。

No responses yet

Mar 22 2006

雜記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上個星期本來全是九鐵兵變的消息佔據著各大報章頭條位置,可是星期五早上起來的時候,在收音機裏聽到有三個警察在尖沙咀的一條行人隧道互轟導至兩死一危殆,而且更有報道那位休班探員所持有的槍支竟然是五年前給神秘殺死的警員-梁承恩的佩槍;結果能馬上轉版的大報已經在星期五改了頭版,而所有報紙在星期六都一致用這項新聞作爲頭條。現場證據看起來就是對這位休班警員甚爲不利,由于還沒有知道詳細情況,警方也沒有什麽定論,可是一衆報章已把此人“定”了罪,甚至乎把他冠名爲“魔鬼警察”了,我覺得這種報導方法實在是不好,無論對受害人和疑犯都不太公平,尤其是當一切都沒有定案時。我相信傳媒的這種報道方法,實在對疑犯的家人帶來了很大的困擾,就算是這位徐警員真的是凶手的話,那是否我們就要把他的家人也拉進案內,也要把他們公審嗎?可惜的是我們所珍惜的言論自由已經被這些走火入魔的媒體濫用了,可悲的是我們的新聞工作者已經捨棄了所謂公正和客觀的報道了,而走進偏鋒了,也有爲著作出吸引讀者的一些報道,他們不惜自作故事,甚至把鬼神也拉出來,那些什麽玄學家說什麽鬼槍號碼呀,什麽命運呀,究竟這些人的神奇腦袋裏裝著的是什麽呢?

我想信以後我們的報章會在每一次的大新聞裏加插一段“駐靈界記者”報道的了。

************************************************

星期六我們一群同事去了參觀由公益金主辦的域多利監獄開放日,看到那些狹窄的單人倉,和那些無遮無掩的多人倉,也讓參觀的人感到那種失去自由的代價。但另一方面也覺得很神奇,有著這一種牢獄制度,我們可以讓做錯事的人有著贖罪的機會,但真的能補救的嗎,尤其是當牽涉到他人的生命時?

在參觀的途中時聽到兩位太太的說話,節錄如下:

太太A聽完了義工介紹犯人能在監牢中學著一些日用品的制作後說道,這可以給犯人學得一技傍身,讓他們他日可以重新投入社會;我心裏面想的這有著我們的社會先不岐視這些重新人仕才可以啊。

另太太B在看完單人倉出來之後的意見是,地方太小了-才坐得兩三人!?我真想答她難道需要放下兩張麻將桌子嗎?

還有不太明白爲何家長這樣喜歡讓自己的子女坐到牢房裏面拍照,難道來個預習嗎?(9527,這是你一生的號碼了)

最後多謝小雯律師的誠意推介,讓我參觀了這麽一個不得了的地方,我也拍了一些照片放在這裏,希望大家會喜歡吧。

No responses yet

Mar 21 2006

無痛失戀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今個星期由于去了參觀域多利監房和有球賽的關糸,我只在這周未看了〈無痛失戀〉一戲,有時候不得不佩服老外的創意,失戀時把舊戀人從記憶中消除,再也不會因爲過去而感到傷感,但這是真的好嗎?又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我們不單只想把失戀的痛楚除去,更樂意的把其他的傷感和不快從記憶中抹走,但這是真的好嗎?

在戲中說道占基利得知琦溫斯基在分手後把他從她的記憶中洗去,一怒之下也決定清洗腦海中和琦溫斯基一切,可是在清洗的過程中才發覺對他來說最重要的還是這一段記憶,他雖然用盡一切方法希望可以這些片段藏起來不被洗去,可是結是還是徒然。但戲劇性的還是雖然雙方的記憶已被洗去,但由于在那種奇妙的愛情牽絆下,他們還是再走在一起了。

我一邊看一邊問自己,如果世界上真有這種服務時,我會利用它去把一切不愉快的記憶從腦海中抹去嗎?我想我是不會的,因我相信無論好的壞的經歷,就是我活過在世界的證據;也就是因爲有著不愉快的回憶,我們才會更加覺得愉快經歷的甜美,也會珍惜每一個美好的時光。可能你會說只把愉快的記憶留下來不是會更好嗎?可是我還是覺得這種生活會不會來得有點虛假而不真實。

您呢?您的選擇會是怎樣?

No responses yet

Mar 18 2006

黎小田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本想就這星期雄據媒體的頭條空間,九鐵兵變事件有著一個結局而爲文一篇,可是今天下午收音機又傳來黎文熹先生的辭職和黎啓憲先生被革職,爲著這個被城市大學的曾滄淵教授標籤爲MBA的個案研究平添著一份柳暗花明的感覺。可是這套比無綫那些空洞的電視節目更好看更有張力的“金裝連續劇”,卻有著很多空間給我們去討論。

先有黎文熹先生去信九鐵管理局,挾著數千名內部員工的簽名,欲把田北辰先生從這個主席位上拉下來;當事件曝光後,黎文熹先生看見廣大市民意向所在,那就那馬上否認這封信函是要求田主席退下來,可是這一來卻令市民大衆更加意難平,幹嗎把我們當笨旦?(和曾鈺成先生相類似,難道兩人是好朋友嗎?)

跟著就有二十名總經理黑社會式的撐場,令到全港市民嘩然,左中右傳媒如獲至寶,口伐筆諸;到了如此地步,雖有特首之所爲責成,也就是勢成騎虎,只好再硬幹下去,說道不要回頭望而應該放眼將來。以爲這可輕輕帶過,可是民憤已成,唯只有一走之途。

這九鐵事件除了用老套的峰迥路轉來形容之外,也想不到可以甚說了;不過這事也暴露出這個機構一切的荒謬,原來所爲的改革到最後也是前進三步後退兩步而已。不少人的主觀意願的希望和地鐵合併能把九鐵的老問題改正過來,我卻擔心地鐵也可能只是比九鐵看起來好一點而已;我也相信這次事件中最令人失望的可算是廖秀冬女士了,那個可加可減機制研究了三年多還是一團糟,今次也看不到她所能發揮的是什麽,是不是時候退下來呢?

感謝九鐵上下給我們看了一套黎小田活鬧劇。

No responses yet

Mar 16 2006

一級恐懼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自少看電影就特別喜歡看法庭戲的,比較深刻印像的有《Tuckers》,《Runaway Jury》和《A Few Good Men》;而昨晚看的是由理察基爾先生主演的《一級恐懼》,內容是說一名德高望重的社區主教給他的一個教會裏的小夥子殺掉,而由理察基爾先生飾演的魏馬田律師就是幫著這位小夥子脫罪,到最後的結果卻是出人意料之外。

我喜歡看關于法庭的電影,好大程度上是因爲在戲裏真實社會日漸消失的正義可以給伸張,而令我可以繼續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可是這套《一級恐懼》到最後卻帶給觀衆無限的沉重感。尤其是理察基爾給塑造成一位爲了伸張正義而脫離撿控官行列的律師,到最後竟發覺他一直所信奉的金科玉律是給他一手打破時,那種落寞的感覺是重重的壓向在熒幕前的觀衆而落得無限唏噓。

小時候曾經有渴望過去當律師去捍衛著有所需要的人們,那種莫名的使命感在生命中也澎脹了好幾次了,可是到最後當然發現現實和夢想可以相差好遠。在那時現實生活中最多律師做的是樓契,也間中有離婚只需九百九十九元的律師,還有現在出名的刑事(大)律師很多時候都只是爲有錢人服務。君不見那些聽起來也像假的理由,在律師的神奇演釋下,法庭還不是乖乖接受:例如什麽老人痴呆症和未期癌症等等。

雖是如此,我還是真心相信正義還是會被伸張和捍衛的。

No responses yet

Mar 15 2006

情劫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據報一個男人和女朋友分手後,由于不忿女友另結生歡,于是男扮女裝去到女友家中挾持其母親,再在女方家中匿藏五小時之多,然後等待女友和其現任男友回來時把他們殺掉;不幸的是男女受害人當場死亡,可幸的是其年長母親和八歲幼子幷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而警方還在追輯這名行凶者。

其實我不太明白這名男士在想什麽,男女相親分離只是一場平凡事;我常說的一句就是:當天把兩人拉在一起的原因也就是今天二人分手的原因,當大家沒有愛的感覺時一切都變得沒意義。好了,現在你把她殺死了,你又得到什麽呢?還不是和以前一樣自家獨自落寞,而且更背上兩條人命在身,那究竟又有什麽意思呢?兩人雙戀其實只爲那一份開心和心靈的慰籍,要是兩人一起只剩下吵駡和傷心的話,那其實應該及早分開的了。

以前有一女性朋友告訴我她想和她男友分手,卻給她男友的自殺宣言嚇壞了,問道我可以怎麽辦;我道要是我的話,我一定頭也不回地離開也慶幸自己的決定沒錯,一個連自己生命都不愛惜的人又怎會疼惜自己呢?我不太明白難道大家覺得用這種手段而給留下來的愛情,會是恒久長存嗎?

曾經有朋友告訴我,男人是花心而長情,女人卻是專一而絕情;我不知道這是對是錯,但願你我也不用知道,也祝願天下人有情眷屬。

No responses yet

Mar 14 2006

中國快餐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又是周未影院的時間,這個周未看了《謊島叛變》、《音樂形人》、《人妖打排球2》和《不瘦降之謎》四套電影,其中《謊島叛變》已寫了《後備》一文,《音樂形人》和《入妖打排球2》幷沒有給我多大的靈感去寫一篇文章,反而《不瘦降之謎》令我對快餐行業有一點聯想。

我幷不是想討論快餐對健康之影響,這自有很多不同的專家已說過了,在《不瘦降之謎》裏甚至用一個很極端的實驗,就是主角摩根先生一連三十天從不間斷的吃麥當勞作其三餐,到最後除了增加了二十磅體重外,還落得血糖過高和肝臟損壞的下場。可是我想在這裏是想討論的,卻是我和北京朋友曾經討論過的,爲什麽世界風行的快餐品牌只有美國爲主導,中國雖擁有五千年文化,而在食物文化方面更加是博大精深,可是始終見不到有一間可以用中國食品作主打的一個快餐品牌。

我想其實可能有好幾個原因:中國食物的品道太過細膩,師傅們看不起快餐制作,也不會投入資源去發展;快餐連鎖店講求味道統一,而中國人始終怕“教識徒弟無師傅”,每事留一手,結果傳不開去;還有中國餐館的衛生水平實在是嚇怕了人,繼而令一衆食客感覺食物衛生也有機會出亂子;還有作爲“禮儀之邦”的中國,筷子會是食具的首選,而直接用手拿會給人不禮貌的感覺,這筷子細致操作對很多洋人也有著一定的阻礙;還有我們中國那個像漿糊的獻汁,買相之差也會令人卻步;而最後我們的行銷策略比起老外還是差上一大截,我們中國食物沒什麽User Friendly的概念,你看小朋友會選“巨無霸”或是“义燒包”呢?

我不知這是否長他人志氣,可是我還是覺得我們應該發展我們細膩而豐富的中國食的文化;而不是花什麽勞什子的時間企圖在自己一個很少勝算的鬥獸場裏和老外拼一日的長短。君不見在媒體上抄得火熱的快餐連鎖店《永和大王》裏,基本上都看不到什麽老外光顧,而那些《麥當勞》,《肯德基》和《漢堡王》等等的舶來貨,卻是充滿著我們這些先富起來的小資産階級的家庭群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