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March, 2006

Mar 12 2006

後備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剛看完了《謊島叛變》,說道是人類利用複制人來把自已的壽命延續下去,當中的人性的描繪和對這個課題的討論其實幷不深入,只是利用那對逃避追捕的複制人所制造出來的官能刺激來吸引觀衆而已。

還記得早一陣子在聽《風蕭蕭》的網上廣播,聽著蕭若元先生評論倪匡先生所寫的《衛斯理》其實是很沒水準的,原因是很多故事都天馬行空而且也不能自完其說;作爲一個《衛斯理》的忠實讀者,聽著我其實是幷不太大同意,雖然我也同意倪匡先生有一點濫用了外星人作爲理由,而令讀者幻想空間減低了。平心而論,倪匡先生值得佩服之處,幷不說蕭先生所說的故事起承轉合,而是他豐富的想像力而制告無窮的題材;反過來說,蕭先生的強項就是說故事的嚴緊組織和學識廣博,但他的想像力卻是一般。

不知我的朋友有看過《衛斯理-後備》沒有呢?所說的其實和《謊島叛變》的差不多,但所不同的是《後備》是一本二十多年前的作品。那時所謂的複制技術可能只在實驗室的一些紙上談兵的想法而己,相信還沒有想到可以利用複制技術來延續人類自身的生命;而倪匡先生已經把這想法變成一個很有組織的故事了,只是在那裏的複制人是一些沒有思想的白痴而已。《謊島叛變》把這課題設立得更進一步,把知慧和思想賦與給複制人,然後透過林肯和喬丹的角色說出複制人也有生存的權利;可是最重要的論點只是很輕輕的帶過,反而倪匡先生還有企圖把這個“複制人的生存權利”去探討一下,但由于他把複制人設置爲沒思想的白痴,所以到最後他還是用不作結論的手法來令讀者沒有殺害人的那種沉重感。

又或者由于那時幷沒有成熟的複制技術應用(多利複制羊是一九九七年“出生”于這個世界的),大家對這個事情所引起的社會問題也不甚了了;可是現在的生化工程發展實在是一日千里,我相信在《後備》和《謊島叛變》中所描繪的事情一定會出現-人體保險計劃,而我們又將會如何面對呢?如果“他們”(複制人)像衛斯理中只當作一個活動的後備人工器官,可能問題還沒有那麽的複雜,當然從道德上我們會有一些翻天覆地的慨念改變,畢章“他們”真的是一個生命體來的,哪管“他們”其實是從一個細胞中培育出來的。但試想像如果“他們”擁有思想的話,不單是從本體繼承過來的思想,還有就是“他們”從長大過程中發展中所産生的思想,那時我們是不是又能把“他們”作爲一個細胞來看待呢?《謊島叛變》雖然成功的營造了一個正和邪的氣氛,令到觀衆看到複制人被解放而感到大快人心,可是又有沒有想過那些給解放了的複制人和現實社會的關糸是會變成怎樣的呢?他們的身份又會怎樣處理呢?和本體的關糸究竟會對整個社會體糸帶來什麽的沖擊呢?這些問題我相信一定會在不久的日子裏讓我們遇到的。

還有如果科技再發展下去,配合著複制人,思想轉移也可能會是另外一個更加爆炸性的課題,我們現在雖然有著很多不同的渠道去吸取知識,而令到我們可以從很短的時間上有一定的知識水平(也要十多年),但只要人一死了,所有這人所學所知的就會消失,而後人就只可以重新再摸索。所以也有人說如果可以有思想的轉移,人類的科學發展會幾何級數的進展著;曾經看過一本書說可以利用複制人的技術,把本體複制然後再作思想轉移;要是真的可行的話,那在上段所說的情況又會更爲複雜。要是可以轉移給其它人時,那整個世界的生態又會變成怎麽樣呢?

No responses yet

Mar 12 2006

少理阿爸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上星期在一個偶然機會下,重聽尹光先生的《少理阿爸》,歌詞之粗俗一定是不能經過衛道之士的關卡,但細聽之下又發現實在言之有物;那種嘻笑怒駡時下青少年濫用精神藥物的情況, 實在令人很佩服他的鬼才。

其實小時候已經聽過尹光先生的作品了,那時他的歌曲一般都是有點兒不文,卻到最後只是說一些普通不過的事情,我想大家都有聽過《荷里活大酒店》、《雪姑七友》、《數毛毛》這些比較出名的歌曲吧!在八九十年代他銷聲匿跡了好一會,然後早三四年又再次出版唱片,我雖然不知這只唱片的銷量可是卻很佩服他,原因是他從一開始唱粵曲到後來轉形到通俗文化中打滾,可能你會說只是因爲生活而已,可是我覺得有這份勇氣也實在不太容易,至少尹光先生在我這一輩也是一個响噹噹的名字呢!

還記得以前在樂壇四大天王風行的年代,軟硬天師也打造了一個“地下四大天王”,而尹光先生就是其中一位,其他的也包括夏金城先生,鄭錦昌先生,還有一位是誰我真的忘了!說實在除了尹光先生和夏城先生的歌曲外,另兩位的作品我也沒有多大的機會接觸過,所以也無從比較;話說回來,其實夏金城先生也是一位香港歌唱界的傳奇人物,最爲人津津樂道的當然是他爲了錄制自已的唱片的關糸,甚至把自己的計程車也賣掉而完成他這個夢想!雖然在歌詞方面的諷刺時幣的郊果跟尹光先生也是一無二樣,可是在歌唱技巧方面就真的不成了,所以流行程度還是差一點點;但我覺得作爲一位標誌人物,他的歌曲是值得一聽的,如有興趣的話,可以問我借他的〈Summer Gold City〉去聽聽呢。

No responses yet

Mar 11 2006

過頭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不知爲何現在每一個星期五晚上也睡得很差,不斷的時醒時睡,卻在胡思亂想中想起一件往事。

中五之前我只懂踢足球的,在中五那年也不記得爲什麽會去了玩田徑的;還記得在第一次參加校內的一千五百米和八百米比賽就拿得了獎牌,順利成章的就被招攬進去了代表學校參加比賽。經過一輪艱辛的練習後,終于達到聯校比賽的水准了;可是就在八百米預賽最後的二十米,給後來的追趕者追過了頭而喪失了決賽的資格。尤其是當自已感覺猶有余力而還沒能發揮出來時,那種悔恨卻是一生難忘,我不介意技不如人,只是沒有盡力而落敗就怎說也說不過去了。

我想人生也是這樣才能無甚後悔和遺憾。

No responses yet

Mar 10 2006

上海行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剛從上海公幹回來,這是我第四次到訪上海了,然而每次都是因爲工作的關糸,總是帶著走馬看花的慨嘆,卻沒有那時呆在北京和她一起呼吸的感覺。

第一次到上海已是二零零二年春天的事了,那是住在南京路上的海崙賓館,每天在那繁盛的南京路步行街上往來復返,爲著五光十色的櫥窗和那些打扮入時的女仕們而目定口呆;那種繁華和香港也是不遑多讓,無怪乎內地的機關這麽有信心的要讓上海市在短期內趕上香港來了。

跟著這幾年也沒有機會再去拜會這個在史書上稱爲《冒險家的樂園》的城市,只是在媒體上看過不少關于上海的連串急速發展的報導,如磁浮和新天地等,幷且有不少的外資企業也錄續地把她們的大中華總部建在上海而不是傳統的選擇-香港呢!

距離我第一次踏足上海只是短短兩年間,重到上海時也令我再有目定口呆的感覺,這個城市的轉變實在是太快了,情況就如蟲蛹蛻變化碟一樣;在新天地一帶溜躂著,看著那些林立的名店,那些露天酒吧群,感覺和香港沒多大的分別,甚至乎在設備上更勝一籌呢!只可惜每次到來都是在公司和酒店間游走,幷沒有時間和機會到其他的地方;我想我應該要計劃下次來上海時再多留幾天,帶著相機四處拍攝,讓自已好好感受一下這個有趣的城市吧!

No responses yet

Mar 05 2006

斷背山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和同事欣欣認識了大半年,和他可算是合得來;我相信人與人之間不論男女也需要一些緣份,而我相信我們也可算是有緣吧!(也可能和我的理論有關糸,就是師哥總是喜歡和醜男交朋友,原因是………)

由于部門發展的關糸,欣欣會在下星期開始暫別我們,而前往北京去建立一個新的團隊,今天就是他在香港辦公室的最後一天。我一整個星期也是忙得不可開支,抱歉的沒和他談得上十多句,只好借這裏一角向他說一路順風,前程錦鏽;我想他最遺憾的應該是認識不到他心儀的三十二樓女同事吧?

今天離開時想起欣欣的暫別,不知爲何心裏感覺有點失落,莫非我其實有點斷背山的傾向?

No responses yet

Mar 01 2006

真福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剛過去的星期天去吃早餐時收到由救世軍派發的一張宣傳單張,內容其實是鼓勵大家一起相信主而已,可是當中的邏輯看完後覺得很有趣而想和大家一起分享,節錄如下:

[中國人喜歡在自已的大門貼上一個“福”字…………有些人故意把這福字倒轉過來貼…………其實將“福”字倒轉來貼也可能變成“禍”…………我們可以來一個實際的統計調查,看看有貼,倒貼還是什麽也沒貼的家庭最有福氣。以筆者數十年來的觀察,倒貼福字的家庭,普遍較迷信、思想必定較爲簡單,辦事便不會事事亨通,而且多燒香燭,容易惹來火災,所以最沒福氣。]

在開始時剛說要做一個實際的統計調查,可是話鋒一轉卻是憑作者自己十多年的觀察,那又說得上統計呢?另外我也不明白倒貼福字的家庭,爲什麽較迷信和思想簡單?這究竟又有什麽必然性而令到作者有這結論,我自問才疏學淺,想來想去也想不通。君不見李嘉誠先生也很迷信,卻做生意做得風生水起;唯一有點意思是多燒香燭,容易惹來火災,可是這卻是零和壹的問題而己。另一段也很有趣:

[ 人的靈魂原是創造宇宙萬物的神的兒女,因為聖經犒神為萬靈之父。所以,如果人忽略了與神恢復父子關係,還有甚麼真福可言?就好比一個孤兒得不得父母的愛,在外面孤苦流離過活,他必定以回到父家為最大的福氣,更何況我們的天父是創造萬有的神,所有的幸福都在祂那裡?]

首先我先假設天堂是一個很幸福的地方,那我的第一個問題是誰把我們放逐在外面而需要孤苦流離過活呢?再說要是因爲阿當先生和夏娃小姐所遺留下來的原罪的話,那我就更加不明了,既然神是創造宇宙萬物也是無所不能的話,那魔鬼是否神所創造呢?就算魔鬼是由一種解釋不到的方式存在這世上,但全能的神不是應該把魔鬼消滅的嗎?要不那其實算不算失職呢?再者其實那件原罪事件已過去了很久了,究竟還要生多久的氣啊?

其實我對所有宗教所倡議那些導人向善的教義都很認同,只是有時覺得他們用的邏輯實在是犯駁處處;我有時也覺得這是一種僞善的行爲,一方面說得天花亂墜的熱愛世人,可是卻輕視其他也有相同教義的宗教。我真心的相信除了個別宗教以外,大部份的宗教也在提供一個讓世人心靈休憩的驛部,也讓所相信人親善遠惡,創造一個美好新世界。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 Pre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