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March 29th, 2006

Mar 29 2006

JCB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最近看電視時看見有一個廣告是關于JCB信用咭的,說道當顧客展示他或她的JCB咭時,那些服務員都馬上變身成爲日本人,暗示著當你有這張咭時,你會期望得到上賓的招待,信息簡單卻很清楚,對嗎?

可是我再想深一層,其實都幾可悲,原因是爲什麽所謂的高質素而有禮貌的服務好像就是日本人的標記,而不是我們這些號稱《禮儀之邦》的中國人?更諷刺的是古時日本是以我們中國爲學習對像,由于一直封國閉關,再來十年浩劫,一切制度美好都變得蕩然全無,結果我們現卻反過來學日本人的認真和禮儀。

君不見我們現在去香港食肆時,那些待應的咀臉有如晚娘一樣嗎?反而有時覺得國內的同胞還要好一些,至少都會裝作出現情來。但整體而言,請不要期望在中國人的地方得到熱誠而有禮的招待了;原因是無論香港和內地同胞也好,都是虛具其形而欠其神,既不明白客戶服務的精神,也不屑爲人客多做一點。

另外有沒有發覺中國人很吝嗇笑容呢?我想讓中國人笑其實和攀登喜瑪拉雅山的難度也差不了多遠,可能和祖訓“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有著直接的關糸吧,試想想每天我們都要處于憂國憂民的情況裏,那又怎能真心笑出來啊!我想我們在這方面應向老外學習一下,他們隨時隨地的微笑手法,實在令人感覺比較容易親近一點;不像很多的中國人,總是一臉嚴肅而令人不敢接近。

No responses yet

Mar 29 2006

畫皮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小時候很怕女生化妝的,原因是總覺得太人工了,也怕女生塗香水,是因爲有點嗆喉;長大了以後這觀感慢慢的改變過來,可以接受沒有那麽濃郁的香水,也懂得欣賞淡妝的女性美。

但我到現在還是不大接受得到女生在公衆場合表現化妝,也不知什麽時候開始女生用膳完畢後,就在座位上狠狠的劃上口紅,而不是上洗手間才做。話說早兩天乘搭地鐵時就讓我看了一幕現代聊齋-畫皮,一個臉容蒼白而沒有顯著五官可辨別的女仕,從筲箕灣站上車,一坐下來就二話不說的打開手袋,然後就口紅,胭脂,眼影的長幼有序的塗上那像畫布的面上,但我覺得最恐怖的還是那個把眼睫毛弄彎的夾,她不顧其他人的奇異眼光,狠狠的就把它們往自己的眼上夾下去。

有朋友說可能她只是趕時間,所以才在地鐵裏化妝;我看幷不然,看她純熟的手法,和只需六個地鐵站的時間就能把自己的眼耳口鼻重新塑造出來,我有條件相信她是熟能生巧。我只是不明白,爲何這麽私人的事不能在出門以前在家中已做好,而非要在大庭廣衆下作出表演呢?其實只要早起半小時,不就可以讓自己多作一點準備,以名艶照人的姿態走出家門嗎?

最後還有不明白的就是很多女士在回家的途上,還要再補一次妝,究竟是給誰看的呢?難道害怕碰上粼居而怕他們認不到自己?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