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April, 2006

Apr 30 2006

如果只得三星期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奇怪的我從小已經覺得人的在于世上是爲走向死亡,可是我卻從沒想過如果我是很清楚我的大限所在,我會怎樣去安排我所余下的時間,正好借小虎妹今星期的題目反思一下。

我想只果我知道我只得三星期生命的話,我想第一件事我會做的,就是去把舊同學和朋友逐一拜候,然後也像桔姐所說的跟他們說三句話:“謝謝”,“對不起”和“再見”,謝謝給我認識了他們帶給我幷不孤單的生活,對不起我對他們的種種任性,再見了這一份情緣也希望可以來生再擁有。

第二件事情我會把我所有的家當變賣了,然後一半給我的家人(雖然可能也沒多少),而另一半就捐去那些慈善機構以幫助有需要的人;也會把所有的人壽保險的單子找出來和自己的後事一一安排好,不希望在最後的日子還要家人太過勞心了。

然後我會去醫院做一個精確的全身檢查,以決定那樣的身體器官能夠損出來給那些性命垂危的病人;題外話-以前媽媽很反對損贈器官,原因是中國人還是怕死無全屍,可是經過這麽多年教育她,與其化成一堆枯骨,豈不如遺愛人間,可幸的她最終都不反對了。然後把我所有的藏書也送給那些需要的小朋友,希望他們能利用知識把這個已生病的世界變得更好。

最後我希望可以和我心愛的人,在一個陽光海灘的地方完成我生命中最後的一段路,然後籍著黃昏的晚霞輕輕的帶走我。還有在我的葬禮上,大家可以不顯出絲毫的悲哀嗎?我希望所有來送我最後一程的人,是可以帶著一份輕鬆來到,就如我希望自己可以爲大家帶來生活的一點兒點綴一樣,要如大家太過傷心的話,我怕我會捨不得大家而投胎不成呢。再者生命的結束只是我們一個必經的階段而已,只有結束我們才會再有開始和珍惜嘛,不是嗎?

No responses yet

Apr 29 2006

召妓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談情說教

這陣子打開報章時,看到一些兒童給性侵犯的新聞,有廿十七歲的青年,有六十歲的老翁,甚至有一個是作爲養父的警務人員,每次一看到這些新聞時都覺得不能置信。小朋友不是要給他們最好的嗎?不是要好好的把他們培養成材嗎?這麽多種罪行裏,我最看不起的就是強姦犯,原因是他們利用雙方的體能差異去侵犯女性之外,還在女仕的心靈上留下一個不能磨滅的陰影,甚至乎影響受害人一生的發展。而利用兒童對成年人的信任再作侵犯,就更加沒有饒恕的余地,而更加令人神共憤的是在這些小童竟在侵犯之後懷孕甚至患上性病。

我是不反對利用召妓去解決性需要,以減低性犯罪的數量,聽起來很像天方夜談吧?

可能女網友覺得召妓行爲很不要得,我可覺得這真也是其中一個解決性需要的方法吧,總比利用暴力去侵犯女性來得強千百倍;猶其是一些找不到女朋友的男仕,在生理和心理上的需求只會愈來愈大,而如果你真的相信像那些電視節目,打場波就能解決的話就未太天真罷了。而且我總覺是我們那些所謂衛道之士,其實只裝出一副岸然道貌去打壓一些弱勢社群,看到權貴之後又是另一副咀臉了,可曾看過我們那些站于道德高地的傳媒批抨那些富豪的風(下)流吏一言半句?

我其實到現在還是不明白,爲什麽政府到現在都不容許紅燈區規範化,市民不是天真得相信因不合法就沒有賣淫活動吧?我想大家都很清楚旺角的砵蘭街和新填地街一帶,都是一個由地下秩序管理的公開紅燈區,與其讓這些黃色事業給黑社會的收入來源提供養份,妨且也真是禁之不絕,何不把它納入管理呢;一方面可以提供庫房額外的稅收,也可以保障一衆男仕和他們家人的健康,那些由于丈夫北上尋歡而令妻子患上性病的事情時常發生。君不見新加玻和澳洲也有合化的紅燈區,又不見人家變成全民皆嫖,而且去到那裏只看見井井有條,而沒有我們旺角的污煙瘴氣呢。

No responses yet

Apr 28 2006

小企鵝大長征

Published by under 我愛夢工塲

昨晚剛看完記錄片《小企鵝大長征》,電影其實很簡單,只是把黃帝鵝的整個傳宗接代的經過拍下來;拍得很平實,沒有電腦特技,沒有賺人熱淚的煽情鏡頭,有的只是精彩的配樂和生鬼的旁白(我看的是由陳亦迅和蔡卓研旁白的那一個版本),可是卻能感動人心。

戲中透過企鵝父母親對小企鵝來表達那種至誠至親的情,其實在人類世界也不遑多讓。從小媽媽就是一位五星級的母親,還記得我三年級時在過馬路時給客貨車撞倒後,媽媽一臉焦慮的樣子;還有那年我發燒了整整三個星期,媽媽每天都無微不至的照顧我;還有一直以來在我生活中對我的支持,還有我每次闖禍後對我的無邊安慰和鼓勵,還有還有很多…………

三兄妹裏我是最令媽媽擔心的孩子,這是源自我的任性、沒有計劃和沖動的性格,所以媽媽也特別的對我叮囑和牽掛最多。說實話,以前覺得她很煩人,每天給她“查詢”時永遠是不歡而散;但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要是聽不到她囉嗦的聲音,總覺得生命中有一點欠缺;以前也在這裏說過,我基本上很珍惜每次和媽媽見面的機會,甚至有朋友說我是“裙腳仔”呢。

我不算得上是孝順,也不喜歡愚孝,只是人長大了,明白到父母親對自己的無償付出,也知道他們的望子成龍其實也只是希望孩子能過一點好日子而己;其實看著年華老去的爸爸媽媽,也知道他們把我養育成人的辛苦,內心是有著一份厚厚的感激和內疚,于是一切不耐煩就變得無限寬鬆了,而兩代之間的無形牽絆就更加變得細膩而暖人心窩了。

No responses yet

Apr 26 2006

如厠後請洗手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當大家去大陸工幹或旅遊時,可能會留意到大城小鎮裏的當眼處很多時候會挂著一些大標語:“維護城市文明,做個可愛上海人”,“倡導塑造城市精神,做個文明城市人”或“与文明同行”等等的同類形橫額;我每次看到這些醒目的標語時,也會禁不住聯想起在香港很多不是太高級的館子在洗手間裏的告示牌-“員工如厠後請洗手”,實在有異曲同工之妙,因爲這是告知大家就是知道做不來才要大張旗鼓的提醒大家呢。

這陣子由于工作關糸多了在中港兩地遊走,驚訝著祖國硬件發展的同時,卻感嘆人民的素質。小的處處可見橫沖直撞的汽車行人,電梯地鐵從不見先讓下車的乘客先走,開車的人又事無大小的亂響喇叭,好像是多等一秒也要拿他性命一樣,還有亂丟垃圾和隨地吐痰的比比皆是;大的又有無良商人爲求掙錢做假貨,如大頭奶粉、頭髮鼓油和甲醇米酒等,貪污瀆職也幷不難見,更遑論說什麽環境保護,君不見北京的沙塵暴愈來愈嚴重,四處工廠隨意的排污,我有條件相信如果可以用模擬城市的地圖看中國版圖的話,那一定是紅色的!

其實香港也有同樣的問題,只是因于從殖民地政府時所建立的糸統,到回歸以前還是有效的施行,而公民教育在過去數十年也做得不錯;我無意貶低從大陸移居來的新移民,但這幾年真是看得出來香港還是受著這群新移民所影響,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不記得從那位網友裏看過如果進電梯後還狠狠的按著關門鍵不放的通常是香港人,我會加多一個註腳就是如果眼見有人進入電梯裏還繼續按關門鍵的大多都是新移民;其他的如讓坐與老弱傷殘,我已有多年沒見過了,更不要說每天看著地鐵裏的“蠻牛”那管你有乘客還沒下車而硬闖車廂等等。其實無論香港中國也好,我們應該也要把自己的禮儀好好學習,重拾我們禮義之邦的名聲。

讓我們大呼一聲-與文明同行,做個可愛中國人。

No responses yet

Apr 25 2006

技窮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剛從上海回到香港了,出乎意外地航機竟沒什麽的延誤,六時不到已經回到家了;今次去上海的目的是幫忙我們部門本年度的一個大型項目,就是要在剛過去的周末給我們接近二千名用戶換上一個全新的電話糸統,由于同事間的努力和管理層的大力支持,這個項目得以順利完成,借這裏向衆同事敬上我深切的感謝呢。

可能朋友們都會發覺到我這一陣子每天都會在這裏寫一篇文章,原因很喜歡在這虛擬的網絡空間裏用我的文章來認識不同的朋友,也透過這裏讓朋友們分享我們之們的想法和經歷。可是卻覺得在上海這一星期所寫的文章,除了“故意堆砌”那一篇以外,其他的不就是詞不達意,就是意猶未盡卻又沒有半點字能從那閉塞的腦袋裏擠出來似的。

我也說不出是因爲水土不服還是思鄉情切,希望情況在回港以後可以有所改善吧,然後陸續的把一些在上海的所見所想寫出來呢!

No responses yet

Apr 24 2006

A貨傳奇

Published by under 談情說教

我對那些名牌一直都不太感冒,所以對那些名牌新款式一概不懂,而且也不恨于擁有;常聽人間說大陸的冒牌貨造得和真的沒兩樣,可是一直都沒有機會去驗證。

早幾天趁著一個空檔去了上海襄陽路去參觀,基本上和北京的秀水街沒兩樣,店鋪買的都是各式各樣仿真度極高的冒牌貨,到處也是人頭擁擁。看了好幾間店鋪的貨物,說老實話我真的分不出什麽是真品和假貨,那些高水平的手工和物料與認真的細節,對我來說根本就和真品沒有什麽分別,更甚的是這些假貨還有所謂的A貨和B貨等來讓消費者分辨它們的質素。看著那些拼命把冒牌貨挂上身比倂的男男女女,其實是很想知道他們在想什麽的,說是無限虛榮心嗎,還是覺得自己缺少著一份給人認同的感覺呢?我也曾經經過這一階段,說是念大學和剛出來工作的幾年,那是身上沒有一件東西不是所謂的名牌,要不是好像很赤裸的站在人前的感覺;突然有一天驚覺自己只是一個可憐的名牌奴隸,靠著名牌來肯定自已而不是用自己的材能,那一刻開竅以後就再沒有再買什麽特別的名牌衣著了。同一時間也開始對這個名牌文化反思和批判,無疑名牌貨品都擁有著很高質素的手工和選材,正是一分錢一分貨;但有一點我不太明白的就是,很多少女用著差不多一個月或更多的工資去買一個名牌手袋,但卻不會有著一整套的花費文化,很多時變成了“觀音頭掃把腳”的模樣。

不過在這次參觀冒牌貨市場中,我卻有著一點其他的體會,先旨聲明我不是鼓勵大家去買冒牌貨;我看到的就是那些制造冒牌貨的廠商除了照著正牌的款式大量複制時,同一時間也推出很多連正牌公司也沒制造的産品,如紙巾盒和垃圾桶等等,可是這幷不代表粗制濫造,甚至乎是一些很精美的制成品來的,好像我見到的一個LV紙巾盒,不單用上了Monogram的壓花,而且所有的接口都是超高水平的,真的讓人愛不釋手,價值卻也只是一百八十元而己。這令我在想很多時候我們都會發現模仿者比正版的來得更高水准,儘管如此,要是這些模仿者不借助正牌的名聲去推銷自已時,他們根本就得不到市場的應有的注意,那究竟是我們只給所謂的名牌效應所影響著,還是我們害怕懂得分出好與壞而招來其他人的不認同呢?

No responses yet

Apr 23 2006

偉景樓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其實我早在二月時已經寫了一篇”香港情”,但應網友Terence的《生于斯,長于斯》之約,亦事有巧合地早在一星期多前,煤氣爆炸後我已經著手想寫偉景樓一文,現在嘗試寫一點別的東西吧。

看到爆炸的報導後,突然想起小時候頑皮的我,一直在這裏爲自已隱惡揚善,我想也是時候把自己搗旦的一面揭開了,嘿嘿。其實記起的也不是太多,但比較深刻的有在偉景樓裏,把電梯的按鈕每層都按下來,卻在樓下大堂給那名巴籍保安員逮過正著,結果好像是利用眼淚攻勢才能脫身;另一件就是在堆放廢棄的紙箱中放火,對,是縱火啊,幸運地幷沒有人知是我做的。我人生的第一個戶口就正是在偉景樓旁邊的恒生銀行開立的,還有更不幸的就是我第一次眼見他人死亡,也是在偉景樓前面的一場交通意外。

我在佐敦谷渡過了十五個寒暑才搬離到西灣河,剛來住的時候其實是很不習慣的,原因是在公共房屋住時鄰居之間的關糸很密切,但住到這些私人樓宇時大家是很疏離的,除了碰面的打招呼之外都沒有太大的交流。另一方面這裏也是香港社會發展的縮影,從八十年代初開始,很多居民受益于經濟起飛,都搬去一些擁有更好的居住環境的地區,而同一時間由于樓價租金相對的便宜,也吸引了很多的新移民搬進來,可是這又做就了居民的水准下降的問題。這就好像香港在中英談判之後出現了一股移民潮,然後也有著一大群中國新移民遷進來香港,這和五十年代的難民潮有點不一點,就是大部份這班新移民幷沒有像以前的帶著資金和技術前來,而只是一群不太高水准的同胞,結果是香港幷沒有受益于這個移民潮,相對的還負上了一定程度上的社會負擔。但香港還是一個根基很深厚的福地,雖然經過不同的沖擊,如SARS、亞洲金融風暴和七年劣政之後,我們還是再次在世界競技場上站起來,願天佑我們。

No responses yet

Apr 22 2006

故意堆砌

Published by under 故事

呆在上海已是第五天,昨天黃昏時下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雨,一時間天昏地暗,雷聲大作,想想這已是我在上海第三次遇上下雨了。

偶然認識一位可愛的小女孩跟您一樣,都是那麽喜歡聽雨的聲音,甚至喜歡嗅雨後那種淡淡的甘草味;您可記得我倆曾在那雨中倚在窗前,看著遠處一道又一道劃破長空的閃電,襯托著在簷篷上滴答滴答的雨聲,您那被雷聲嚇怕的樣子,您那副聽著雨點夢囈而陶醉的樣子,都已經深深的印在我心的深處。

我常常會獨自一人在浪漫着,試著去品嘗那雨後的味道,卻還是喜歡您的氣味多一點,雖然我幷不知道那是什麽的一樣味道,只是在幻想中那應該是一種有著少女羞澀的淡淡幽香,輕輕地慰籍著我疲憊的心靈………

No responses yet

Apr 21 2006

愉快的一晚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昨晚約了一位中學同學吃晚飯,以前坐在旁邊的黃毛小子,現在己經是一位統率兩地三十多人的設計公司的老板了;坐在他的辦公室裏看著他對下屬發號施令,很難想像他就是以前曾向我發晦氣說要擔心做公共汽車司機的同學。

我們去了古北那邊吃了一頓很不錯的意大利菜,席間我們談論到以前的點點滴滴,和同學們的近況等等;我必需承認這些年來,我幷不常跟他們聯絡,所以聽得津津有味。只是有一點感慨,以前那群小夥子,現在己在各行各業裏闖出名堂,而自已的進步還是相當有限。

我們也拉雜的談了不少東西,基本上我倆都深覺自己是頗幸運的,原因在母校所給我們的培練,到今天我們還是受用無窮;我們的校風基本上是蠻自由的,沒有令人透不過氣的管束也沒有嬌枉過正的校規,我想也就是因爲這樣,做就了我校的學生都比較外向而少了一份羞澀,這對後來在職場的發展也有著一定的幫助。我們也談了很多其他的事情,像人生、大陸生活、學習等等,雖然都是蜻蜒點水式的亂談一番,卻感覺到比以前更親近的感覺,又或者是我自己的想像而已。

在飯局的中途,鄰桌來了三位漂亮動人的日本女孩,我們沖著十眼交投時向她們發出微笑,而結果當然就是繼續各有各食啦,不過這也無損這晚輕鬆和愉快的一夜。

No responses yet

Apr 20 2006

我在上海拉雜談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不知爲何今次在上海,總是有一股揮之不去的落寞感覺;再加上無端的病了,感覺更加悲涼!

開始明白到爲什麽大陸的作家把那些貧富懸殊的情影寫得那麽的好,原因在上海這種兩極的感覺簡直是比比皆是;走在街上基本上那些店鋪和裝璜和香港沒兩樣,LV、Bueberry、Gucci和其他基本上香港可見到的牌子這裏也有,可是鏡頭一轉到路上皤行人時,會感覺到格調會是格格不入,尤其是男仕的裝扮和這個豪華的都市有著一股疏離的感覺,長住下去真會令人精神分裂。

不過我又覺得大陸同胞有一點是我模仿不來的,就是他們對生活水平要求的彈性;就算掙多少錢也可以清茶淡飯,我說的是五元三菜一飯作爲一餐的下價菜,當然他們也可以數萬元一餐大吃大喝。要是明白這一點時,就能明白到當年王菲嫁了竇唯之後的洗盡鉛華,也可以在另一方面的高調生活的背後哲學。

還有兩天就是我們本年度其中一個大項目推出的的大日子,早兩天跟同事把細節一一的查閱,再把可能遇上的情況反覆的驗證和準備,可以相信這個星期我們的表演一定會得到成功的

No responses yet

Apr 19 2006

泄密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其實想就這件事寫一點東西都有兩三個星期了,只是一直沒有寫下來而已。

說的就是警監會的泄漏資料一事,現在的發展是各執一詞,警監會說全都是承建商的責任,而承建商就說他們幷不知道那是機密資料云云。我以前作爲承建商時幫交易所工作的經驗是這樣的,他們只容許我們的同事在他們公司內的測試環境中工作,更遑論把數據拿出他們的公司範圍之外,而且全程也有他們的同事跟我們同在一起。而警監會想把責任逶于那位接了承建商外判的香先生,其實又不甚公平;再者他們在報告裏把香先生的全名登出來,卻把自已的員工名爲X小姐,也好像間接的判了香先生罪似的!另一方面如果報告對警監會的x小姐所作屬實的話,我也稍嫌x小姐處理所謂的機密資料流于輕率,但結果卻是X小姐所作的完全合符程序,這點我卻不甚明白了。

但在這件事上我也有一些得著,就是原來我們的個人資料是這麽容易給暴露出來;所以我每天早上都會在Google上打進我的名字和身份證號碼,幸運地還沒有找到我自已的資料。不過就尋回一些我在很久以前投稿的一些記錄,和也知道有另一位Alex Wun好像是學者來的,也算是意外收穫呢!

No responses yet

Apr 18 2006

新聞共享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由于飛機延誤,我昨晚差不多十一時多才來到酒店,可能真是年紀大了,到酒店時已經累得半死了。

然而昨天看了報紙中的兩宗報導,覺得很匪夷所思而想在和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則:丈夫殺妻然後生吞其肉
據報珠海有一婦人長期駡怨丈夫不成材,繼而要求離婚,丈夫一怒之下把老婆和女兒殺掉更生吞其太太之肉…………我覺得不解的幷不是那位疑似精神失常的丈夫的行爲,而是一位受訪問的街坊的說法:“吃人肉沒有多大不了!!”很奇怪的馬上想到就是,原來廣東省的野味範圍已不只限于那些蛇蟲鼠蟻等,現在也要把人作爲其中一種重點推擴了;我想這一道菜應該是大受歡迎,原因是一定符合以形補形的道理,以後就再不用吃那些豬腦豬心了,嘿嘿!

第二則:解雇手法層出不窮
有工聯會代表跟一些被無理解雇的工友走出來,訴說一些不可思議的解雇理由:其中我最喜歡的可說是工友帶一只水杯回公司,然後公司用不合理占用公司空間爲由把他炒掉。我覺得這理由偉大之處,在乎于其變化的空間來得很廣闊,要是沒有任何物件給公司作爲籍口,也可以對工友說他自己就是不合理地占用公司空間,誰敢再說香港人沒有創意?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