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May 25th, 2006

May 25 2006

公審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這一陣子全城鬧得熱哄哄的八卦新聞可算是“你有壓力,我有壓力”的巴士阿伯,不單在網上討論區,甚至在電台上也爲之沸騰,那位在片中的年青人也被訪問一番;昨晚也有朋友發給我一個網頁,說道現在也有阿伯書包和汗衣出售云云。

今天我想討論的卻不是都市人精神病的問題,而是這些被放在網上的短片所營造出的一種”公審私刑”力量。

大陸的“虐貓事件”和南韓的“糞便女”都是其中的表表者,前者結果是杭州的事主被服務單位勒令停工,幷且由地方市政府向市民大衆發出公開的道歉信;後者事主就給朋友把她和她的家人的資料公開,到最後此名不顧公德的女大學生只好退學以避風頭。驟耳聽來,好像是公義得以伸張而大快人心,但想深一層,當這些有問題的錄像或相片放在網上時,其實我們正在進行一個公開的道德審判,而最危險的是這個對和錯是怎樣釐定出來的呢?可能你會說我們憑一個共同的價值糸統來判斷,但是同一時間我們能掌握的資訊有多少,而又是否足夠令我作出適當的判斷呢?例子有幾年前萍果日報自導自演的陳健康事件,這幾年層出不窮的娛樂圈的緋聞,甚至不少公營機構犯錯而做的所謂獨立調查報告:這些一早已有既定立場的報導報告,利用不少斷章取義的環境證供,企圖引領讀者認同作者的結論。這個危險就是如果有一個“佻皮”的朋友,刻意衊造一段錄像出來的話,猜一猜這個可憐的“受害人”會怎樣?我想以現時的傳媒報導手法,短期內這個人的生活一定給完全打亂了,不排除甚至有可能有一些思想極端的人會造出一些破壞性的行爲,像上面所說的南韓學生的家人慘給網友聲討事件。

我幷不是說這些錄像是弄虛作假的,我相信我在看時和你所産生的憤怒和悲涼幷沒兩樣,看見巴士阿伯給警察帶走協助調查時,我也是透身涼的認爲他是應有此報。但換轉一個角度來看,是誰賦與我們這個能力來把誰打成犯罪者呢?而同一時間,我們身邊的每個人都可能搖身一變成爲所爲的道德警察,監察著你我的一舉一動,只要偶有差錯,不出兩天,全世界也會透過網絡認識你甚至聲討你,這能不能說是另類的白色恐怖呢?

在科技進步到我們可以把很多想法變成真實的同時,我們是否應該開始反思,究竟這種情況會爲我們的生活帶一種什麽樣的影響,而從今以後如果我們違反了這個由科技所打砌而成的道德高地,我們的結局會是怎樣呢?

再天馬行空的想,如果我們把這些道德守則注入那些擁有人工智能的機械人裏,那隨著科技的發展,會否有一天它們會取諦我們這些頽敗的人?我想我說遠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