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June, 2006

Jun 30 2006

輕輕鬆鬆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我愛夢工塲

上周未在家看了兩套DVD,分別是《搞乜鬼奪命雜作》和《律政可人兒》,其實兩套都是一定程度的胡鬧片,不過看完之後人卻覺得很愉快,所以也沒計較太多了。

這陣子都沒有多大的時間看電影,原因是現在的精力都放在世界杯中裏去了,然而我在這段期間也買了不少的DVD,計有《Kingdom of Heaven》,《Proof》,《Meet Joe Black》,《Syriana》和《Prime》等等。其中不乏是舊片,原因以前的工作關糸,沒甚時間可以去戲院享受一場電影呢,而且我好像以前也在這裏說過,我有看一半而停下來的壞習慣,所以在家中看DVD反而是合適的。

不過現在看的片種也沒有以前的多樣化,例如恐怖片和驚悚片基本上都不太看,原因是一個人住始終都會有一點兒驚慌,呵呵;另外也不太看那些很多人要給殺死的片子,可能年紀大人變得心血少了點,還是受不了。

所以呢,現在還是劇情,愛情和喜劇片種最適合我。

No responses yet

Jun 29 2006

世界盃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從九號到二十七號一連十九天的世界杯激戰,終于隨著十六強賽事之完結暫告一段落,而明晚開始又會進入八強賽,而戲碼除了意大利對烏克蘭的那一場較爲失色以近,其他的都是一時無兩的選擇,包括有英格蘭對葡萄牙,巴西對法國和德國對阿根廷。而曾經作爲香港的前宗主國英格蘭,雖然有著最多最狂熱的支持者,可是踢來也沒甚霸氣,再加上領隊的戰術保守,一對中場謝拉特和林柏特互消彼長,我想如沒改變的話最多只能四強止步。德國方面也其實沒受過多大的考驗,明晚對著三綫都平均的阿根廷,我想好可能是他們今屆的最後一場,意大利其實也沒甚冠軍相,但幸運地出綫以後的對手都不太強,所以隨時一世夠運的進入決賽!我其實不大想巴西再奪冠軍,原因真是有點悶了。

今屆不知爲何賽果總是很正常,可能會有一兩場的爆冷,卻沒有什麽神奇球隊了,而亞洲球隊的全軍覆沒是否其實代表著其實是去屆只是虛火呢?當然最失望的一隊球隊可算是日本了,原因是攻不堅守不穩,要不是對克羅地亞幸運的取得一分的話,我想…………,而南韓隊也令人有一點惋惜,千辛萬苦的後來居上贏多哥共和國再賽和法國隊,卻在最後一場給瑞士打敗了。而西亞的兩隊也只有空拼博的心而缺乏制勝的能力,以此爲本,我想中國隊想沖出亞洲的機會甚至是在世界上取得佳積的機會,唉!

這兩天可以早點睡,也讓自己養足精神,還有八場就要再等四年了;而大家也可以從這個世界杯症候群中抽離,而且也可以告別每天睡兩小時的生活了。

No responses yet

Jun 27 2006

雙陳會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我想近來港台兩地炒得最火熱的,都可算是台灣陳水扁總統和香港的陳方安生女仕了。先說陳水扁吧,我還記得在零四年的總統選舉之前夕,我曾經問過我一位台灣朋友她的意向,她說還是會選陳水扁;聽後我覺得很奇怪,原因從不同的媒介裏看到聽到的都是陳水扁只精于選舉,而政積卻是很不濟;選擇的原因是雖然陳無甚政積,可是她還是對國民黨的黑金政治討厭透頂。誰知旋不腫間,今天陳水扁陷入他上任而來最深的管治危機,幷不是鼓吹台獨而是他的所謂第一家庭和幕僚間層層貪污的醜聞;當初在選舉時幫了陳水扁好一把的悲情牌吳淑珍,那些從美麗島事件中重新站起來的民進黨領導層,從捷運貪污事件到趙家的內綫賣買股票,甚至吳淑珍的個人收受各家各派的禮物,也一一的抽著陳水扁的後腿呢。而隨著今天的藍營所發動的總統罷免案不被通過,我相信這個藍綠陣營對峙的膠著情況會持續好一陣子的。

不過這件事也讓我看清了在華人社會,管你什麽民主不民主的政制,說到底還是依靠送禮行方便和搞關糸的一個文化,難怪遠在加拿大的賴昌星那樣振振有詞的說道:我做生意跟做官的搞點關糸有什麽不對!!而且看台灣的政治Show也是一種樂趣來的,看著他們和台下一問一答,那種牽動情緒,那種衆志成城是香港遠遠不能比上的。可惜的是在這件事上,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先生再次給政治滑頭宋楚瑜引至進退失據,令人再次擔心原本信心十足的零八年總統選舉會否再出現變數。

而在香港的陳方安生女仕在上星期高調的宣布她將會參與七一大遊行,令到本來沒甚瞄頭的七一變成了一個所謂的未來特首前哨戰;左派勢力不斷淡化陳太出來遊行對大衆的影響,而泛民又自我理想化的認爲這次是Show Hand的好機會,而我就抱著保留的態度看陳太的參與,原因是一般市民對理想的反應遠比切身的訴求來得慢熱很多和冷淡。而民主黨就在這個香港政治戰場上的角色,愈來愈變得模糊了,尤其是在政府總部和七一遊行兩件事的處理中,可以看到李永達的取向結果是會令市民離棄她們,而我更加相信我所想的,民主黨之死幷不因爲親疏有別和中央打壓,也不在于公民黨的出現,而是她自己的不濟所致。

No responses yet

Jun 25 2006

缺點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心情

我想這是對我來說最信手拈來的一個題目,雖則中國人一般都是待人嚴對己寬。

我是一個負能量好高的人,每每都向負面的那邊去想,直到幾年前遇上了我舊老板,給他不時教訓說道要做兄弟的頭兒就要有著一顆樂觀的心,多謝他的教誨我也慢慢轉變過來,雖然我現在間中也有一點兒的想偏了,可是也能很快的恢復過來了。

另一樣可以一提的我是一個絕對粗心大意的人,不要寄望我可以把那些什麽跟什麽的紀念日記得一清二楚,除了工作上的重要日子,基本上我連媽媽的生日也記不住的。而細心和能照顧女伴的能力,好像一出生就給拿走一樣;所以有時很羨慕那些很會搞點子的男仕,我只能乾瞪著眼在旁驚嘆著。還有我有一個很心急的性格,每當一想到一件事情時,最好就能馬上解決掉,要不我會坐立不安,也試過因爲太心急的原因而導致失眠呢!

以前我還有一個怪癖,如果我覺得跟我交手的對像能力不濟的話,我會很不耐煩和言語上帶有很大的攻擊性的,幸運的是在職場上因爲這個性格上的不當得到了不少教訓後,我現在已經不會再犯上這種錯誤了。唯一改來改去也是毫無寸進的就是口直心快,很多時候也因爲這樣而得失了一些人,謹借此處向那些朋友送上我衷心的致歉,也多謝大家對我的包涵。

No responses yet

Jun 24 2006

我愛小忌廉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談情說教

今天晚上在媽媽家中吃飯時,小妹問道有否看今天的號稱香港第一大報方向報用了四大版的港聞版,就著《一本便利》的封面用上了三位未成年少女組合《Cream》的性感照,而大肆鞭韃著壹傳媒一直的方向不正,嘩衆取寵,賣弄色情云云。

一直有看我這裏的朋友可能也知道,我是打從心底不喜歡傳媒只爲銷量,而把新聞暴力色情化,老實說我每星期也定會買一本壹周刊,但卻對那本娛樂新聞的B書一點興趣也沒有,不就是自我創作就是藝人記者聯成一綫炒作。其他的所謂八卦周刊更加不值一顧,所以我是沒有看過那篇所謂Cream的報導,以下都只是我對方向報的做法有點看不過眼,而幷不存在我認爲壹傳媒是正確的論據。

其實每一次當壹傳媒有這種有爭議的報導時,方向集團是一定大肆鞭韃,再把一直以來壹傳媒過去遭人非議的案例重複又重複的列出來;其實作爲商業競爭,這也無可厚非,雖然我個人認爲這跡近下流。我只是不滿他們每次都上綱上綫,以把自已塑造成香港的道德代表,問題是如果他們可以把自己的風月版取消,也把娛樂版那些近乎侮辱藝人的標題不用時,我才會覺得他們說出來的話有一點份量,要不只是“做賊喊捉賊”而已。還有我從來沒見過他們有報導馬伯爺出走台灣的因由,以他們一向喜歡翻對像舊帳的報導方法,無理由不在報慶的新聞上和讀者重溫舊事的啊?

話說回來,李媽媽,我是不甚相信在事件中你家只是受害者;要是你和你的寶貝女兒不是因爲可以有宣傳的機會,我是一定不會相信爲何你不能拒絕去拍攝這些相片,要是你再說你是給人家設計騙倒的話,我只會覺得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笨旦行爲,原因你女兒十四歲思想沒成熟還情有可原,而你作爲成年人卻只顯出你的無知!我懇請大家以後發表言論和報導時,可否認認真真的把因和果的關糸先弄清吧,要不駡人不成卻變了人家的笑話呢!

還有要是甘讓自己兒女成爲搖錢樹時,請記著我們廣東人的一句說話-食得鹹魚抵得喝!

No responses yet

Jun 22 2006

小生姓周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不知爲何我總是對周姓的人有著莫名的好感,可能我覺得“周”這個字很優美,繼而總覺得這個姓的人都都優雅和美麗的,而有幸我認識的幾位周姓女仕都是很漂亮和舉止大方的,呵呵!以前認識一個朋友叫“周天穎”的,是我所認識的人中,我覺得中文名字最好聽的一位,就是有一點靈氣的那一種。

另外我對短頭髮的女生又是有著偏好的,因我覺得短髮女生散發著一點英氣,很是吸引人;很多時候朋友覺得不大漂亮的,我會因爲她是短髮覺得真相幷不如此。

而最有趣的是,我總覺得愛看書的人就一定是好人。

我就是一個這麽奇怪的人,先入爲主這個定理對我就像遺傳因子一樣,植入了腦中的了

No responses yet

Jun 21 2006

去英文化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談情說教

台灣有去中國化(?!),原來我發現香港也開始靜靜地去英文化了。

昨天上班時在中環的地鐵站裏看到一個很醒目的滙豐保險廣告,橫跨了好幾十米的行人通道的牆壁,說的是她的服務範圍,說的是她的服務承諾,只是我在這幾十米的訊息上面竟然看不見一個英文字(當然除了HSBC這個公司名啦);我幷沒有說這是好或壞,只是我有一點納悶,從什麽時候開始我們已把英文變成了次要文字呢,尤其這是一個跨國公司在中環所賣的廣告呢?然而再環顧其他一衆的名牌廣告,卻全只有英文而中文卻欠奉;從好的方面看可說是中文所受的重視程度愈來愈甚,另一方面是不是代表著外國人的市場已在香港萎縮得厲害,還是如陶傑所說的怕一衆華人民族情意太高而英文會傷害我們泱泱大國的人民感情呢?(可能有勞廣告界代表勝瓜小拳王指教一番了)

我承認我是有一點地區階級之分和比較保守一點,如果在柴灣、杏花村一帶,或是旺角油麻地等地,又或是一些很本地化的東西時,我對全中文的訊息發放是沒多大意見的;但當這出現于中環,金鍾和尖沙咀的傳統商業區時,我會覺得雙語是來得比較合適的。好像從回歸以來,我們的中英文運用比重是日漸改變過來,一方面可能是因爲要照顧廣大的大陸市場,而另一方面也可能代表著外國勢力在港之褪色;但我是這樣認爲的,香港作爲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之所以比其他地方擁有著明顯的優勢,除了是因爲有著完善的金融與法制糸統外,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英語之流通。我也看過詹德隆先生所說香港的旅遊特色其實不只在于新的硬件建立,例如迪士尼公園他就覺得幷不會爲我們帶來戲劇性的好處(事實也好像證明了這一點),而是在乎一種東西文化所交融所構成的和諧文化,只可惜在這個向錢看的社會上,政府只會關心大商家的利益,而往往把這些牽動人心的原素從這裏拿走。

我也曾經說過,小時候怕回大陸是因爲她的落後,現在卻是嫌她太先進,而把那一種中華文化特有的和樸氣質一下子涮掉了;還記得第一次在頣和園和長城的震撼,然而卻在北京市中心看見和別處一無異樣的高樓變得失落…………

No responses yet

Jun 20 2006

我愛購物狂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近來心思思想買以下産品:

– Canon的70-200mm光圈2.8的小白鏡頭一支
– KEF 大揚聲器一對
– 劍僑AV擴音機一部
– 兩門SLK跑車一輛
– 老婆一位(呵呵呵)
– 知識無限

可是想歸想,還是財政負擔不來,結果是:

– 鏡頭還在店鋪櫥窗中
– 揚聲器和擴音機在腦海天人交戰中
– 車就…………唉,都是捨不得,中古還是要十多萬
– 老婆,有人要我先算
– 這個是夢想還是妄想呢?

不如先買揚聲器和擴音機吧,又或是先去旅行呢?

No responses yet

Jun 18 2006

壞孩子

Published by under 談情說教

這裏開張了這麽久,原來前後已寫了三篇關于我小時候的頑皮景況,分別是父親,香港情和偉景樓,看看其實已把我小時候的頑皮描繪得七七八八了,所以也沒有太多的新點子寫下去。

反而想說的卻是有時候看見在公衆場合,有些小孩子在大聲喧嘩,四處亂跑亂碰,不顧他人感受,實在打從心底討厭出來;原因幷不因爲孩子,事實上他們年紀還小而沒有太大的能力去辨別是非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反而是他們父母對小朋友的溺愛引至疏于管教卻令人反感。但這種情況卻是愈來愈普遍,原因是現在的父母很多時候爲了補償自己小時候之不足,會爲小朋友帶來他們能力可以負擔的物質享受和溺愛;君不見有一些小孩說和做的東西實在是缺乏教養的嗎,最普通可以見到的是對待家中外藉雇工的態度,曾經我看見一個不足六歲的小男孩喝駡他的菲雇時,在旁的父母卻沒甚表示,我甚至乎覺得他們眼中流露出嘉許的神色,而這些沒甚家教的行爲每天也在我們身旁上演著呢!

昨天和朋友聊起時,說起小朋友說,我說我幷沒有計劃生育一個孩子,原因是以前我怕養不成,現在卻怕教不好;他們說我多慮了,說道其實幷沒有可怖,只要用以前我們父母教導我們的方法就成了。可是說到底我還是存疑著在這個複雜的社會中,如何避免小朋友學壞我是有著很大的保留的。我幷不求我的小朋友大富大貴,只希望他或她可以成爲一個可敬的人,但到現在這一刻我還是沒有多大的信心時我只好把這個傳宗接代的想法擱置吧。

抱歉我離題了。

No responses yet

Jun 16 2006

好想投訴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繼承早陣子寫的棒打落水狗,突然間發了神經的去了廣管局的網頁,終于找到了投訴表格。

對,我是很想投訴李國章局長早前在立法會的言論,我是因為考慮到局長有著豐富的做人經驗,而且也曾當過大學校長,在處理這種需要正視的行爲指控時,所表現出來的態度實在令人不安和感覺輕佻(桔姐也狠狠地挑了李局長好幾聲了);而且也令市民大衆錯覺,以爲狡辯自己的愚行是微不足道,實在是對中國傳統禮義價值的一種蔑視和侮辱

No responses yet

Jun 15 2006

廣東話課程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今天在上海公司裏給同事邀請了當一會客席助教,原因是他們正在學說廣東話,其實應說是廣府話;看著他們的講義,真的寫得蠻不錯呢,今天教的是日期和時間的說法,我也從中糾正了他們的一些發音。

而我也有教他們一些地道一點的香港廣東話,免得他們給人駡了也不知道呢,以下是我今天教他們的一些詞語:

“仆街” = TMD
“八婆” = 鶏婆
“師奶” = 無而名之…………的形容詞
“多謝” = 人家給了你好處而說的感謝詞
“唔該” = 人家幫了你做事而說的感謝詞
還有我也示範了用不同語氣說“你好野”來代表不同的意思
也教了他們“祖藉”、“組織”和“租值”的發音分別

說著說著原來始發現廣府話都算得上博大精深,除了有九種聲調以外,也精于用字,說的是比起普通話我們能用比較少的字代來表達同一個意思,曾經看過一個報導說廣府話其實在唐朝以前廣爲流行,不知是真是假?

No responses yet

Jun 14 2006

藉著星光說愛妳

Published by under 打書釘

在一程從香港到上海的機上,我把Terence寫的<藉著星光說愛妳>一口氣的看完,先不談故事的可觀性,也不談情節之曲折離奇,更不談多名女主角的溫柔美貌,和那一段又一段蕩氣迥腸的愛情。

我只想知道那裏可以找到一個人進,兩個人出來的酒吧呢?唔該Terence哥,麻煩哂!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