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June 3rd, 2006

Jun 03 2006

AT17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社會民生

十六年前的今日,是一个我一生不能忘记的日子,谁对谁错我也说不清,但我只知道,无论如何,生命是最宝贵的。

有时候觉得很可笑的就是,我们国家领导入常常对日本说,以史为鑑,但最不能体会这四个字的似乎就是我们自已中华民族!他们又说真理愈辩愈明,那为什么连给入民讨论的机会也没有?或许我真的是太笨吧,我真的不明白。

可能你也知道曾蔭權现在参加特首的补选吧,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见很多亲北京入仕的脸孔转换得有多快,从一开始时说曾蔭權不可靠,到看道北京政府支持曾蔭權后,然后义无反顾跑出来全力支持,真的看得我想吐。这是什么的社会精英啊?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爱国就要把领导入说的全部奉成金科玉律呢?有时候也应该有另外的看法吧,为什么要帮另外一些持相反意见的入扣上不爱国甚至乎叛国呢?

在这个扭曲的社会里面,请告诉我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

以上這一篇文章是我在去年寫好而沒有登出來的,其實這才是我第一篇的網誌。

這十七年來我沒有參與任何關于這一場風波的活動,幷不是我已把她視爲包袱而放下,只是每一個人的悼念選擇不一樣,而我就只把種子留在心中而靜待她的萌芽和成長。看看我們社會賢達在那時爲這場活動揮發著熱情,到今天的識時務,你知我知。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