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June 8th, 2006

Jun 08 2006

棒打落水狗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談情說教

最近除了”巴士阿叔”陳乙東先生以外,最多人談論的應該該是商業電台的《架勢台》節目的那一個《最想非禮女藝人》選舉了 ,這樣的一個無無謂謂的選舉,竟然給無限上綱,而招得第一大報和高官達人的圍剿,也可算是一異數。

我無意爲森美小儀辯護,也無意去評定這是否對女性構成侮辱,我只覺得這一班搶先站在道德高地的傳媒和達官貴人,只是不知所謂的在棒打落水狗。我們是否應該反思爲什麽有這樣的一個選舉走出來,不就是因爲我們現在的社會風氣就是這樣嗎?君不見那些所謂八卦周刊每星期有著幾十萬的銷量,而封面往往就是中國四大發明-含、吹、瀨、啜,又或是公然的拍攝女星走光,高角度的鳥瞰女星的胸部等,更甚的有爲中國文字糸統盡一分力的造字,什麽“車震”、“生擒”和”喪溝”等等,而有趣的是大部份的購買者往往就是女性,我不知道這是否代表著我們社會的另半邊天也在默許這種價值觀在市面橫行?可不就是因爲這個原故,每一個人都利用兩性之間來制造一些話題以求得到其他人的注意?我們何曾看過傳媒對自己有盡過這個道德審查的門檻,那天看著方向報在星期日的論文在嚴厲的譴責之余,卻又在今天看見它的標題是:“宣萱身材好任偷影”,想問一下網友身材好和任人偷影是否有一定的必然性的呢,要是一個否定答案的話,那這樣又算不算侮辱女性呢?還有古語的“想入菲菲”究竟以後還能不能用來形容女性呢,如果不能的話,那“性感”一詞又如何處置呢?在我們的所有媒體在新聞上大灑鹽花之際,突然反過來營造自己作爲道德聖人時,這其實算不算媒體精神分裂呢?

再說那些達官貴人,這些尸位素餐高官何曾就以下的事件哼過半句:何鴻燊的四位太太,譚詠麟的公開承認擁有小老婆,還有詹培忠的女人是鶏論,請問這些算不算侮辱女性呢?還有那位只逞口舌的李國章局長,在聽學生訴求是在玩逰戲機時,這又算不算侮辱學生,輕視立法會呢?而這位曾經當過大學校長的李局長也向廣管局投訴商業電台時,我想問對這種公然只懂輕視他人的所謂飽讀詩書之輩,我們又可以去那裏投訴他教壞“細路”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