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6

Sep 30 2006

香水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小時候很怕人家塗香水,每次路過在百貨公司的化妝品專櫃時,總要掩著鼻子而走;另外一個不喜歡的原因是,那時侯塗香水的大部份都是女仕,而且也偏好塗一些味道較爲濃郁的,結果總是讓受不了那種刺鼻氣味的我落荒而逃;有趣的是男仕一般塗的都叫“古龍水”,故名思義也可以想像到味道一定是很濃郁,而且男仕會塗香水的都會給視作娘娘腔,又或者是裝腔作勢的紈胯子第,所以那時實在很抗拒自己或是其他人塗香水的。

這個情況在我廿多歲去過歐洲遊玩後給改變了,在十多天的行程裏面,可能每天都給著身邊老外的香水陣所“薰陶”著,開始變得沒有那麽討厭香水了,而且也不是太抗拒男仕塗了,原因是老外不只是一股腦兒只塗濃厚味道,一些年青的上班族塗著一些很清淡的香水亦令人有著清新的感覺。結果我甚至在英國的Versace專門店買了我平生第一瓶的香水-Versus,可惜這個味道己經停産了很久,我最後的那一支是幾年前在印尼出差時買的。後來也買了不少不同牌子種類的香水,最喜歡的還是清淡一點的,一般來說我在夏天會用清新一點感覺的,而在冬天會塗上味道濃郁一點的,原因冬天穿衣服多,香水的味道沒有那麽容易滲透出來。

現在會覺得女人塗一些適合的自己香水,是會散發出淡淡的性感感覺,不過要找出適合自己的香水其實也可能是一個希望工程來的;有一些我自已喜歡的心水介紹有:Issey Miyake的蜜瓜味,Marc Jacobs的白蘭花味和Kenzo的Flower,年經的女孩配上Calvin Klein的CK One也不錯(雖曰這是一支中性的香水,不過都是男孩用的居多), 這幾種香水我覺得實在不錯,還有其他介紹嗎?

No responses yet

Sep 28 2006

信用咭

Published by under 談情說教

早兩天又再收到銀行寄來的通知書,說道要把我現在用的金咭升級爲白金咭,老實說以往收到這類的通知書時,是有一點點從虛榮心出來的高興;但現在只覺得麻煩,原因有不少的賬單我都是從信用咭裏扣賬,而且就算是普通咭的信用額也用不完了,那其實金咭或是白金咭也沒有分別。唯一的好處是在外遊時,有一些白金咭是可以讓持咭人去那些航空公司的貴賓室休息的,另外那一些所謂尊享服務實在也沒有什麽大不了。

我有時也搞不清究竟信用咭是一件好的還是壞的産品,原因不時在報紙上看到不少人都因爲亂簽信用咭,引至債務纏身而要伸請破産甚至有些人走上絕路;很多人說這全關于紀律的問題,但我作爲一個過來人,我明白到當自己能擁有屬于未來的“信用額”時,那種對著一件心愛的物件時給誘惑的感覺實在是讓人有點迷惑。幸運的我有一個好媽媽,就是因爲她我才能多次從那個深不可測的黑洞裏跳出來,而不用繼續爲這種純物質生活而沉淪著;當然現在我不會再這樣的亂花錢,但有時也會放縱一下啦。

從正面去看,其實有著信用咭也不全是壞事,它的出現,我相信是促進了不少的經濟,這種老一輩人叫做“先駛未來錢”的消費模式,實在讓不少人買多了東西,而且買完東西後也要努力工作,也讓不少人堅信Work hard,buy hard的道理也令生産力上升。不過想想也很有趣,這一張塑料的咭就代表了使用者的“信用”,或是準確來說是銀行對持咭人的信任程度;開始時銀行對申請者進行很嚴謹的審核,可是在早十多年前由于大家都爲了搶多一點客戶,結果就把信用咭帶來一個全無信用背景的社群-大學生,美其名是看好大學生的秀麗前途,實則上只是爲了多拿一點生意。而可惜正如在“窮爸爸、富爸爸”說,我們從來都沒有受過正式的理財教育,卻突然之間我們可以擁有一筆很大的可用資産,結果做就了很多人亂花錢而也誤信自已可以負擔得來,而形成了現在大學生的破産人數在這幾年不斷提升。

No responses yet

Sep 25 2006

濕地公園

Published by under 談情說教,遊記

昨天終于去了開幕已久的天水圍濕地公園,在此一行後我有一些得著想和朋友們分享一下。

其實一早起來從窗子看出去時天色也不是太好,于是給了一位住在天水圍的同事來打聽一下那邊的天氣情況,得到的答案是沒有陽光,而可幸的也沒下雨;所以在吃過中飯之後就開車走過去,我先過東區海底隧道然後再過大老山隧道,跟著一直沿著吐露港公路向著天水圍走去,全程只是三十五分鍾左右,不過進入了天水圍之後,就開始體會我常挂在口邊的一句說話,就是憑著香港的路標指示是永遠去不了目的地。話說我在吐露港看見那些清淅的路牌,正高興著今次應能沒有什麽問題地去到濕地公園吧,可是一出了高速公路以後,過了一個濕地公園沿此路走的路標大約一百米之後,嚇然發現前面有左右兩條路而再沒有指示應該怎麽走下去,結果我就在外形差不多的幾個公共屋村中轉來轉去二十分鍾後,就在最接近濕地公園的停車場泊下車子後再步行二十分鍾到此公園。

一走進公園的感覺就如在星期天到了旺角一樣,舉目望出去每一角落全都是老老嫩嫩的遊客,嘩啦嘩啦的好不熱鬧。我正四處觀賞和拍照之際,看著一衆遊人的行爲實在叫人搖頭嘆息:小孩四處的奔走和大聲喧嘩,雖然很擾人但我幷不會太責怪小朋友,可是爲什麽作爲父母的卻不發一言而默許他們的孩子作出這些行爲?另外在每一個觀烏屋的外面都有一個告示牌提醒遊人應保持安持而免把雀鳥們嚇倒,我個人很欣賞這個安排,只可惜當局實在預算不了香港現在還有這麽多的文盲,他們是不能理解在告示牌上文字的意思,這讓我知道政府真的不能再減少我們的教育預算了,要不然這樣下去我們會很快變成第三世界了。而在離開的時候,我也看見了一位慈祥的父親,在一個賽馬日裏也不辭勞苦把小孩帶來,所以當我走過他身邊時看見貨打開報紙的馬經版和打電話去馬會投注時,我是懷著尊敬的心情的“看”了他一眼的。

總括而言,這次經驗讓我明白到,其實香港人都幾醜陋!

No responses yet

Sep 24 2006

我的家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落筆之前,想了很久這篇文章應該怎樣去寫,一直都沒有一個很確定的想法。原因是我在想如果單純的說家,大部份人都會認爲自己現在所住的窩居,但在另一層面來說,我們所在的居住地也是“家”啊!而這個香港是我家的感覺在這幾年間愈來愈高漲,我想在十年前我每天看報的次序都是先看體育版,然後是娛樂版和副刊;可是一到了二十七、八歲後,不知爲何突然間對這個我自己所住的城市有著一份很想清楚知道她在發生什麽事的感覺,于是就開始把每天港聞版的新聞也細閱一番,而且也對政治動向變得留意了;從以前一個咀上無毛的小夥子變成今天對社會的不平事有著自己的意見,我想我可能已步入了糟老頭的階段了,呵呵。

一直有看這裏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我是獨居的,原來不知不覺我已搬了出來七年了,小時候不喜歡呆在家,原因父母總是囉嗦這樣和那樣,感覺上很沒自由;到搬了出來之後,出奇地我留在家中的時間甚至到我父母的家的時間都比我想像的來得多了很多,甚至有朋友戲言我是“毒男”和“裙腳仔”。我想其實只是在家中我有著一種很安寧和保護的感覺,每天營營役役有時候也想停下來讓自己休息一下,有些人選擇去喝酒,唱歌或是其他不同的活動,而我的選擇就是呆在家中看看書和電影,聽聽音樂,上上網絡和朋友聊天,這就可以讓我渡過一個愉快的時光了。不過話說回來,不知爲何家中的雜務和雜物總是做來做去也做不完和清理不了,不過每次把家俱搬了一個新的位置,或是買了一樣新的家電和家俱時,又還是把家中一些雜務完成時,那種喜悅總是難以用文字寫出來,這也讓我愈來愈喜歡這一個家。

No responses yet

Sep 22 2006

合法下載?

Published by under 談情說教

最近很喜歡一首歌,是由農夫主唱的《456Wing》,一直都不喜歡Rap歌的,這次卻一聽就愛上,可能是這首歌是從陳百強先生的《喝采》演變出來的關糸吧;于是便嘗試在Eolasia來下載購買,始終我覺得就此買一只CD,好像太過冒險了,而以單曲方式來購買就會方便一點,另外也想買多一首古巨基的《愛得太遲》。一去到Eolasia的網頁,很簡單就找到這兩首歌來下載,可是一看歌曲格式和支援的數碼播放器,就覺得有種給人愚弄的感覺,原因是它竟不支援在市面上最大熱的iPod!

我突然記得早前“古惑天王”給控告侵犯版權時,有一市民打上電台說這此盜版行爲是因爲一衆娛樂公司不能跟上時代的步伐來提供不同的媒介給顧客,而令到大家要來非法上下載,那時實在覺得有點強詞奪理,但經過這事後我也覺得此說法也不無道理。老實說以八元去買一首歌也算便宜,我相信也有不少人願意付出來,當然對于那此對人家的工作全無尊重的盜版擁護者無疑是對牛彈琴;君不見Apple公司的iTunes如何改變了整個外國的音樂工業的生態,而我也相信大部人實在聽不出這些數碼音樂和從CD播出來的音質的分別,所以以後音樂制作實在是很大機會從傳統的CD轉型至數碼化。可是香港這方面實在是太落後了,其實Eolasia是在dot.com年代已成立,那時是由陳輝虹先生主理的;雖然在這此年來,它也把很多不同公司連糸一起來提供音樂給消費者,可是這時看來實是大有不足,我想它要做到一間成功的網上售買音樂的入門網站,它真的要想想支援iPod了。我明白到它的顧慮是,如果用了沒有保護程式的MP3格式,大家都不會付錢了,我反而就覺得不一定,其實很多人願意付出合理的價錢來買一些娛樂軟件;要是真的有人要立心盜版的話,這些保護程式實在是不堪一擊,最近的例子可算是Sony的PSP的2.71作業糸統。

我實在熱烈期待看到網上音樂網站的興盛!

No responses yet

Sep 21 2006

快閃黨

Published by under 談情說教

昨天有兩則讓我感興趣的新聞都和網上言論有關,一是有人在網上討論區留言徵求制造炸彈方法來攻擊“迪迪尼”,惹來一衆學者口伐筆諸;而另一單則是擾攘多時的網上籌組“快閃強姦黨”,而昨天終于被區域地方法院裁定兩項“有違公德罪”成立幷押後至下月才判刑,這項控罪的目的是防止道德敗壞。我覺得這案例爲香港的傳媒生態和一衆喜歡亂說亂話的名人構成很大的影響,大家可以想想以下的情況:

• 早年簡鄉紳對一衆爲新界丁權奔走的女議員所作的種種侮辱
• 早年詹議員所聲稱的所有的女人都是妓女
• 那些公開有小老婆的名人
• 還有那些肆意用筆杆強姦一衆藝人的記者等等

概然這個案例已給判決了,我也想借這裏建議有關部門應該好好的研究可否控告一下那位所謂的影壇大哥-成龍;話說今天閱報看到成龍由于要宣傳他的新戲時,不再避談他和吳綺莉小姐所生的女兒,有記者問道會否見見她的女兒時,他竟然說現在各有各的好生活,突然對她好,可能變成傷害。更奇怪平常最喜歡用文字去羞辱藝人的記者們,在這裏竟然噤若寒蟬!

請問這是什麽屁話來的,簡直可比得上陳水扁對百萬市民上街要他下台當爲台灣人民追求民主一樣;麻煩那些把“快閃強姦黨”發起人繩之于法的人仕,可以把這條“契弟”用“有違公德罪”來好好整治一下,唔該!

No responses yet

Sep 20 2006

幾分傷心幾分痴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心情

在回家的途中我架起了MP3播放器,從耳筒傳來是一把久違了的聲音,是王傑唱的《幾分傷心幾分痴》,我有想過在十多年前念中學的男生,有誰會不懂哼他的歌曲?啊,您忘記了?那讓我把你的記憶重新的叫喚出來吧,還記得“到底得幾分傷心幾分痴”和“可以笑的話不會哭”吧,還是記不起?那“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總會把你的青蔥歲月喚醒過來吧,如果還是想不起來,恭喜您,你是屬于比我年青很多的一代。

我甚至會相信在那時從十二歲到廿二歲的男仕,只要在崎嶇情路上跌倒後,無一不就王傑上身,那樣的緊皺著眉道,那樣沉鬱悲傷的眼神,說話時的那種淡淡的哀傷,總是讓和他對話的人以爲他失去了一生的至愛;當然十天後,由于這位王傑上身的小夥子再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人身中最愛的關糸(你沒猜錯,只是B班的Mary),他就搖身一變成爲了學生王子-陳百強了,眉宇間那種因愛情帶來的歡愉實在不能和較早前的憂鬱聯想起來。在日本劇集或是漫畫裏最喜歡把這種戲劇性變化形容爲“這就是青春啊!”,不過想想也對,要不是青春,哪來有這麽多的精力去裝其憂鬱呢?

不過無可置疑你我也曾經“王傑”過,也像無數人曾經“Mark哥”過一樣;今天回想起來,實在是好像是昨天發生一樣,在每次覺得孤單寂寞時,這些回憶總是美好的。

No responses yet

Sep 19 2006

倒扁挺扁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談情說教

在倒扁行動浩浩蕩蕩的過了六天後,然後再經過一場在台灣罕見和平的“圍城行動”後;終于民進黨在星期六的台北市發動了一場挺扁行動,一如所料,在這些群衆活動上總是有暴力行爲,而對像竟就是電視台,這就更顯出星期五晚的平和理性活動的可貴性。

我想這兩批民衆最大的分別是,倒扁一方是完全自發的,而挺扁的就由民進黨發動;另倒扁一方就強調和平理性,而挺扁一方就一直的貫徹台灣“熱情”,再加上民進黨的主席游錫堃的刻意分化,說什麽中國人糟蹋台灣人,什麽警方專挑綠營來針對等等…………這就把反貪腐的高尚情操一反變爲一個台灣本土和外省人的老沖突來淡化這個陳水扁以權謀私的事實。

再看今天高雄所爆發的倒扁挺扁的沖突,朋友問爲什麽台灣人總是這樣,我相信這其實是有很多的背後因素,而其中一個我認爲的是一般綠營的死硬支持者,其實都是相對比較低下層的市民,以前受了大量國民黨的貪官污吏之苦,直到二千年陳水扁上台把國民黨踢下台去,給這群人帶來了新的盼望,到現在他們還是相信陳水扁是會維護他們的利益,那管這從來沒有實現過,所以每逢這些民進黨危急時,加上適當的煽動,那不就讓他們捨命的維護嗎?而且每逢一到這些大是大非時,民進黨是必定利用族群問題,掀起這群飽受過去貪官之苦的市民的怨恨心來鞏固自己的選票,或是一些虛無的東西例如把台灣加入聯合國等來轉移視綫。而說到底我也不是太明白爲何台灣人覺得自己不是中國人,難道所謂的台語不就是閩南語來的嗎?而閩南又不是中國的一個地方嗎?

我覺得最可惜的是台灣作爲第一個中國人的地方讓民主開花結果,卻給一位低劣的“民選”總統給敗壞了;朋友說她不恨陳氏一家大大的貪,恨的卻是他們連少少的錢也不放過,小如Sogo禮券,女兒家奶娘的開支和亂找其他人的單據來A綫。想想也是,如是他們一貪的就來過十億八億,我想他們反而會贏得更多的尊重呢!

No responses yet

Sep 17 2006

拜神唔見鶏,拿手唔成勢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其實一看到這個題目時,心裏面打了一個突,很難寫啊!首先照顧一下非廣東朋友這句話的意思,大概的解釋是做事的過程中欠缺了一個最重要的東西,而令到周事不順,情況就猶如廣東人去廟宇酬神時,發現其中的主角(鶏)不見了,那種是何等的難堪大家都可想像得到吧!

這陣子工作上卻真的遇上了這個狀況,總是抓不住重點,而形成了食不好寢不安,也試過好幾個晚上發夢哭醒過來。此文簡短,請諒。

No responses yet

Sep 15 2006

香港沉沒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剛巧在電影院播放的《日本沉沒》說的就是地震會把日本整國毀滅,據說戲中把小說的結局改了而令到日本國得救;而昨天香港也經歷了一次罕有的黎克特制的3.5級地震,于是今天全城都鬧烘烘的在討論這事。

第一次經歷地震是梅艶芳小姐逝世的那一晚,那時我在台灣公幹,那時是剛吃完晚飯回到酒店休息,當躺在床上看書時突然覺得有點搖晃,還以爲自己太累有點暈,後來才知道那是一場五點多級的地震,還好沒有什麽事故。而昨晚地震時,我正在乘搭地鐵回家,所以幷沒有感到地震。

不過今早在報上看到市民的反應也覺得很有趣,有一位市民說感覺到地塊在上下擺動,有一位市民說甚至聽到有一聲悶響;有時候我都分不清楚是我感覺太遲頓還是其他人太過誇大其詞呢?不過如果真如該兩位市民所說,我們昨晚其實是經歷了一場海底火山爆發所引發的地震,而且也慶幸你我能在這個大危機下存活下來,讓我們沒和香港一起沉沒,畢竟我還沒認識到曾美華小姐呢。

No responses yet

Sep 13 2006

周末影院

Published by under 我愛夢工塲

剛過去的周末看了三套電影,包括《大事件》,《V煞》和《黃泉復活》,《大事件》我是覺得有點乏善足陳,《V煞》是一套好戲,而《黃泉復活》卻有著一點點驚喜。

先說《V煞》,一邊看就覺得有早幾星期看的一本小說《一九八四》的感覺,說的都是極權國家的思想控制,背景都是英國,唯一不同的是《一九八四》是悲劇收場,而《V煞》就是一個相對開心的結局。而《黃泉復活》所用的題材其實很有趣,說的是有一個地方由于不可知的原因,一些死去的人竟然陸續的復活了,雖然整套電影的節奏是慢了一點,可是卻拍得很不錯,甚至在戲的末段才利用失去和復活說一些大道理。

有機會讓我再就復活寫多一點東西吧!

No responses yet

Sep 11 2006

紅藍緑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談情說教

群衆活動總是讓人感覺著無限的激動,星期六那天從下午三時開始家中的電視就開著了,畫面傳來的盡是台灣百萬人倒扁集會的消息,看著一位又一位的台灣人民穿著一身耀眼的紅色衣服走出來,向著腐敗貪污的陳水扁一家大聲的說不。

今天跟台灣的一個朋友聊天,她是在兩屆的總統選舉都是投陳水扁的,原因是她覺得國民黨實在貪污腐敗到一個沒法接受的情況;可是現在她都同意,台灣人的運氣實在太背了,剛送走了一位貪官污吏,卻只是換來另一位而已,而更令人失望的是陳水扁曾經是大家希望之始。不過更可笑的是昨天看到新聞報道,一些老人家可能吃了太多國黨的苦了,說道就算是阿扁貪污也比國民黨貪污的來得好,而且也無改對他的支持度。

可幸台灣還有一位施明德這樣的一位人物,我一廂情願的相信,他之出來要阿扁下台只是痛心昔日一起向腐敗貪污抗爭的戰友,今天竟然全家上上下下一起的貪得不亦樂乎,那叫這位老先生如何能不心痛?

我真的希望今次台灣民衆能放下藍綠的成見,爲著一種正確和正義的價值觀,把陳水扁趕下台去,那我們的華人群才能看到光輝的未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