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October, 2006

Oct 31 2006

南丫島

Published by under 我愛夢工塲,遊記

重陽那天一家人去了南丫島行家樂徑,我們一早一起在茶樓飲茶後,就去了港外綫碼頭乘搭小輪到榕樹灣,一如概往輪船在內港遠比外港來得搖晃,原因相信是由于維港兩岸填海太多,而令到航道狹窄繼而形成浪高水急的關糸。大約半小時的航程我們已到達了榕樹灣,我和妹妹隨意在碼頭拍下了幾張相片就向著島的另一邊的索罟灣出發,而途中經過的市集其實都可以說是乏善足新,直至到達洪聖爺灣,看著整沙灘的遊人,和開始除除下降的太陽,構成的景像實在是比任何攝影機拍出來好看。

過了洪聖爺灣後,其實就是南丫島家樂徑的起點,而另一邊就是索罟灣;沿途一直能看著鶏旦般的太陽在遠方的落下去,實是是讓人看得心花怒放,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層揮之不去的灰霧,讓一幅美麗的圖畫變得大打折扣了。我們一行三人走了大約一個半小時,終于來到海鮮酒家滿布的索罟灣了,稍事在天虹吃了一頓不太便宜的晚餐後,就走上了酒家免費提供的“街渡”再回中環。

奇怪的是經過一天的奔波,晚上還是睡不好,在輾轉反側中只好拿著借回來的〈戰國自衛隊〉坐在大廳上欣賞,誰不知這竟然是一套百年難得一見的大爛片;雖擁有很好的題材,有著一群名氣的演員,而且也有不少以假亂真的特技在穿插,只可惜大家演來都是沒精打采似的,到電影的末段甚至有著“落雨收柴”的感覺,而整套片就在我不停咒駡和搖頭嘆息中看完,怪的只好怪自己失眠吧,這就白白浪費了一個看電影的配額,實在是令人沮喪和難過的。

No responses yet

Oct 29 2006

擁抱藍天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今年五月時寫過一第文章說颱風〈珍珠〉爲香港帶了清澈的藍空,誰不知從那時直到今天整個香港都是給灰灰的天包圍著;政府一方面倡議〈藍天行動〉以求藍天再現,也有唐財爺聲淚俱下的爲了推銷其銷售及服務稅,問道錢從何來以推持政府的穩定收入同時,傳媒卻查出政府花掉一千多萬來給高官換上新車以取代已用了差不多十年的寶馬房車,老實說我對換車幷沒有多大的意見,只是如傳媒一樣我只是好奇政府不只不用那些環保房車之余反之還要用上一部耗油量甚高的房車,這才是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不過政府一直都是破壞香港的環境的其中一個主要參與者,遠如批准兩大電力供應商起超出需求的發電廠,衆大專利巴士公司的大量擴張路綫,以致交通擠塞也把空氣污染進一步惡化,另外中環填海工程也是其中一個破壞環境的工程,我想在幾十年後我們再也不存在看不見對岸的問題,原因對岸已經再不存在了。有到過外地的朋友也知道,外地的天空是特別的藍,以前我們在內地旅時也能看見蔚藍的天空,可是隨著內地的急促發展,這個情況正在急劇的減少中,像上海,北京,廣州及深圳等地永遠都是灰朦朦一片,可能到最後,我們中國人所訂制的色譜裏,藍色其實就等于灰色了。

是時候你我一起爲著環境去做一些事情了,雖然我們不能馬上改變世界,但我們也應盡一分力去保護我們的環境、我們的下一代;來,把家中的電器的預備狀態關掉,停車等人時時記著關掉引擎,少用膠袋等,這些我相信你我也能做得到。

No responses yet

Oct 28 2006

再遊南生圍

Published by under 遊記

今星期也延續上周五晚的症狀,輾轉反側到半夜二時才能入睡,冷不防睡到四時半就睡來了,于是只好又再看看書,看看電視吧;六時許走出睡房喝杯水時候,意外地看到窗外日出的境像,無心插柳下拍了一幅日出的照片。

一早已約好了同事去南生圍拍攝,于是十二時許一行四人,奧仕雲,米高(傳說中的攝影大師米田共)和阿桔驅車到達南生圍,我們四處拍照,看著一片又一片的蘆萎草在風中左右擺動著,河的旁邊種植著高聳入雲的尤加利樹,實在讓人看得心曠神怡,只可惜天空還是灰色一片。我們不知不覺竟在那兒逗留了三個多小時,隨著我們在士多裏用過午餐後,值得一提是那士多自種的有機菜實在是甜美非常,我們也打道回府了。在離開的時候,陸陸續續的有不少穿上婚紗的新娘來到這兒拍照,也碰上了不少拍友自攜模特兒來此拍照,我也因利乘便的“借”了人家的模特兒一用呢!

今天所拍的相片還在處理中,不過也透過這次活動學習了不少東西,如24mm的鏡頭不能安裝我剛買的偏光鏡,要不四角會出現黑影,另外我對長鏡的震動似乎的束手無策,這個也要盡快解決,還有技巧方面還是多加努力研習,現在的作品實在距離我的理想水平有著無法走近的鴻溝。

No responses yet

Oct 27 2006

水上樂園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今天中午和同事們聊起香港的水上樂園,記憶中有曾經有兩個,一個當然是最出名的海洋公園水上樂園,而另一個可能較少人知的就是座落在沙田大圍的青龍水上樂園了;遺憾的是這兩個樂園我也沒有去過,除了曾經去了青龍水上樂園在晚上變身的燒烤樂園。

在那個大圍的燒烤樂園,我最記得它的燒烤爐是放在泳池底,而且那些食物的價格是超乎尋常的貴,也不容許客人從外間帶食物進內,要不就會收取雙倍的附加費;雖然如此,它曾經是我們一衆怕麻煩的人所喜愛光顧的地方,然而當這個營運模式搞出名堂後,香港人最厲害的抄襲力又會再次發揮,于是那些一站式燒烤場就如雨後春筍般出現,而青龍燒烤場都從此淡出了。

我其實很懷念海洋公園的那個水上樂園,因爲它其實是我們這一輩的其中一個集體回憶,就如Beyond的《海闊天空》一樣,每年一到夏季身旁總是有人嚷著要一起去水上樂園玩,而遺憾的是直到它關閉的那一天我都沒有到過那兒;兩三年前開始海洋公園會在夏天時在水上樂園的舊址搞一些濕身活動,可惜的是他們始終不明白,我們想要的幷不是給水濕透帶來的涼快感覺,而是在炎炎夏日一大群朋友在陽光下嘻嘻哈哈的經歷。

我想可以玩一次五彩天梯,激流旅程和浪濤灣,我還想能拾到傳說中那位穿三點式少女給大浪沖掉了的上身,可以嗎?

No responses yet

Oct 26 2006

封網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最近很多朋友都不約而同的把他們的網頁關掉了,雖然我明白到各人有各人的理由,只是想讓你們知道,其實有很多人每天都去看你們的網頁來得知你們的近況,而我就是其中一位,希望你們只是休息一回,在不久的將來會再在這網海中見到你們的蹤影啦!

No responses yet

Oct 25 2006

電影債

Published by under 我愛夢工塲

我幷不是一名狂熱的電影迷如桔或鹿米,我只是喜歡看電影,但我一般都在家裏看影碟,原因我有一個怪癖,我喜歡看電影看得累了就暫停做其他的事情,而只有在家中看電影才能這樣,于是我就買了不少DVD回來,粗略估計我大概有三百多套中西日韓電影吧。

如果你一直有來我這裏的朋友這應該會發現早幾月前我每個周未都看很多新舊的電影,可是這兩三個月的成積只是乏善足陳,原因其實我也在此說過,我這一陣子是瘋狂迷上了《白宮群英》,可幸的我現在已看到第六季的第十四集,還有八集就把整季看完了,我想還要多等半年第七季才會在香港上市,原因是明珠台還在播這最後一季。

下個星期我就可以把這三個月來,各方好友借我的影碟好好的“消化”掉,計有《推手》,《Black Hawk Down》,《BJ單身日記2》,《戰國自衛隊1549》,《The Man who Cried》,《The last of the Mohicans》和我自己買的《Matching Point》,《Munich》與及《Cindetella Man》等大片;而且早兩天我也發現了宮奇峻先生的動畫片如《龍貓》,《天空之城》和《風之谷》也重新出版,我想到聖誕節前的每個周未我都會成爲電車男在家狂喫電影的了。呵呵!

No responses yet

Oct 23 2006

一身樓宅債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心情

早兩天在家裏突然找來樓宅貸款通知書一看,供了五年,還是欠銀行差不多一百五十萬,唉,一想到辛勤工作到都是爲地産商忙時,心情不禁有點郁悶。

五年前初買樓時,那時都是很迷惘,因爲實在有很多不同的因素需要考慮,例如價錢,地區和間隔等,新樓盤又太貴,舊樓又怕維修費高昂;最後我選了現在的家,除了價錢適中之外,也只距離媽媽十分鐘的車程,要是她老人家有什麽事時也有照應。我還記得那時候有一同事問我,完成了人生中其中一個重要的投資後有沒有開心的感覺,我只是很疲倦的答道我只是擁有了一個二十年的債務而已。

其實有時候都覺得香港人很可憐,每天辛勤工作就只是爲了那個不知實用面積和建築面積有什麽關糸的房子,什麽鑽石形實則卻是三尖八角的大廳,與及和隔壁實在是伸手可及的距離,然後一個亞洲金融風暴又令香港人學懂了一個從來沒聽過的名字-“負資産”,每月就把已減去了大半的人工的大半去供這個扔也扔不掉的“冚家鏟”,其情可憫之余卻也帶點淚水。這可能是因爲中國人有地有田的想法實在是威力無窮,就是這個慨念,令到不少香港人押上了自己來完這個夢,卻賠上了更多的東西而肥了一衆地産商,而更可悲的是這戲碼又是周而復始的在每一個香港角落上演著。

No responses yet

Oct 22 2006

在那條濕滑的公路上……..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我想是因爲酒精影響吧,也有可能是因爲有女伴在的關糸,那種逞英雄心魔的自我膨脹,再加上馬路上遺下的油漬,結果在大力踏下油門之際,那輛向朋友借回來的車子就此失控,沒有經驗的我只懂大力的剎車,祈求車子可以停下來,只可惜這只會把方向盤鎖實了,然後轟然一聲,車子撞上了地盤外的圍板。

一秒,二秒,三秒,我想大約十秒之後我定過神來,發現自己幷沒有什麽的傷口,然後我馬上轉過面查看一下其他人的情況,老實說在那一刻我是有著一分莫名的恐懼,很怕看到她們血流披面,可幸大家也沒有受傷雖然在她們的面上有著明顯的懼意,只是借回來的車子就此報銷了,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主導的交通意外。

經過這次意外後,我開車的習慣有著明顯的變化,從左穿右插改爲非必要不會胡亂轉綫,尤其當車上有乘客時;因爲在那碰撞的一刻,我發現我們是這麽容易就和死神擦身而過,而更無助的我竟然操控著其他人的性命,那個擔子原來是很沉重的。而且除了轉綫習慣有所改善,我更加嚴格遵守著開車不喝酒,那管是多高興的場合,要是明知需要喝酒的話,我寧可不開車;我常說我自己就是爛命一條,可是這幷不等于其他人的性命沒有價值呢,而且也要爲仍在世界上關心自己的人負責。而每一次在報上看見有人因醉酒開車而導至有人命傷亡時,我都份外覺得悲憤的,因我覺得醉酒司機實在是自私,而且政府也實在罰得太輕了。

所以如果有一天你在道路上看見我駕駛不當的話,請在這裏告訴我,我不想有任何人因我的關糸而有所損傷呢!

No responses yet

Oct 18 2006

街頭小食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昨晚在回媽媽家的途上,看見了一檔又一檔的販賣小食的檔攤,不禁讓我想記小時候饞嘴的我常吃的東西。

那時在幾幢主要通道上的大廈樓下,總有三幾檔的小販在販賣著一些小食,我記得有八座的豆腐花、生魚肉和碗仔翅,三座的魚旦、魷魚和牛柏葉與及芝麻糊,十四座的白糖羔和砵仔羔,還有就是嘉爵酒樓樓下的鮮榨耶汁、蔗汁與及婆婆的韭菜餅。

我還得以前的辣魚旦幷不是咖喱的,而且一般小販除了魚旦外都會連魷魚和牛柏葉一起販賣的,當顧客要買是,檔主都會問一聲辣還是不辣,要是不辣的話就簡單的用滾水灼熟,要不就是灼完之後把它浸到那盤秘制辣油裏再灼一會,比起咖喱魚旦,這個辣油可辣得多了。另外不少人還記得牛雜檔,不知爲何賣牛雜的總是要把剪刀不停的張張合合,可能是要它發生“雜雜”聲來招引顧客,而一般買到的牛雜都會對不同的部位有著不同的數量分配:最多的一定的牛肚和牛腸,次之就是牛肺和蘿蔔,而最少的一定是牛膀了,這牛雜撈加上了甜醬和芥辣,實在是一大美味。只可惜長大後,由于肚子對不潔食物特別敏感,所以也少吃多了。

而在嘉爵酒樓樓下婆婆所做的韭菜餅,實在再也找不到同一美味的韭菜餅,那煎得香脆的外表,和充滿韭菜汁的內容實在是說起也想吃了。最後想說的是白糖羔和砵仔羔,一般砵仔羔是分黃色和白色的,而其中又夾著少量的紅豆;我個人較爲偏好白色的,雖然這幾年有著不少餅店也造砵仔羔出來,可是吃來吃去也不是以前的味道了。同一道理也在白糖羔出現,雖然在酒樓也有白糖羔出售,可是吃了不少酒樓還是覺得有著一點酸味,總是比不上在街上買的好吃。

我還記得我在幼時爲了去買碗仔翅時給一輛尋找停車位的客貨車撞到,我還記得那天是一九七九年八月十二日。

No responses yet

Oct 16 2006

婚宴後記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特約記者阿力仕雲續後報道:

經過第一天的王家衛式嫁聚安排後,到昨晚在酒樓擺下豪門夜宴時,一衆兄弟姐妹已各自商量一切應急方法以備不時之需,可幸也沒有多大的亂子出來,不過有幾件事可以補充一下:

(1)走“犯”
不知爲何新郎總是不安本份,拍了一會照片就四處蕩,勞煩姐妹不停利用揚聲器把他“召”回台前和一衆親友拍照。

(2)匪夷所思
我相信新郎應是處于極度興奮的狀態下,所以很多時和我們兄弟團說的話都是火星話的!而且也不給司儀說他的職業出來!?

(3)對不起
在玩新人環節中,我們一早議好說給新郎摸大家的手背找出新娘來,而姍姍來遲的伴郎時,其中一位兄弟竟騙他說要給摸肚皮,而伴郎二話不說就把外套脫掉,正有進一步行動時,我們一衆笑得眼淚直標的兄弟只好馬上制止。Jackson,不好意思了,您這兩天辛苦了,我們這群無良的兄弟還要玩弄你,實在是罪過罪過,不過我又真的很想看你的有毛肚皮,呵呵!

(4)他也是人
在開席前去洗手間的路上,慘被臨場攝影師半迫半就的當上了“記者”訪問在場賓客,讓他們說一些祝福新人的說話,除了那些“白頭到老”、“連生貴子”和“甜甜蜜蜜”等常用祝福語外,我最喜歡就是新郎的同事說的一段話:“周仔,快點生幾個出來,讓我們有得繼續教下去”。我那刻真的感受到老師的壓力,除了基准試外還有殺校的可能,老師也要Job Security呢!

(5)旦家鶏見水
今天收到兄弟團團長提醒,本人老是忘記“表揚”那位風趣和活潑的攝影師;每當新人應衆人要求親熱一番後,他總是很熱心的提議兄弟團也有樣學樣的向姊妹團索吻。問題是我們的一衆姊妹全都美艶得讓我們這班兄弟團自形穢濁,連說話也不大有膽子還說親熱?而且他的一次又一次的提議,就像在我們兄弟身上的傷口上灑上一層又一層的鹽,實在不顧我們的感受!我們這群自卑的兄弟群實在是想把這名熱心的攝影師狠狠的揍一頓,以出一口我們的窩囊氣;不過我們這群可憐的兄弟畢竟念了幾年書,所以只好自己黯然神傷。

No responses yet

Oct 15 2006

遊歷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遊記

我很幸運的在過去的工作裏有著很多機會去不同的國家工作,雖然每次也不是太長的時間,除了留在首爾和北京之外,一般都是長就是兩星期,短的即日來回也試過,但這些海外工作實在讓我粗略的認識到每一個我到訪國家的文化,而這些都不能在旅行團中得到,雖則現在由于競爭的關糸,旅行團的節目和參觀實在是愈來愈精彩,可是這些都是流于表面。正如外地旅客到臨香港後,吃過一些偏重西方人口味的中菜,那就能總結香港人食的文化嗎?我不是這樣認爲的。

我是贊成大家如果可以負擔的話,應該多作自遊行,雖然使費會比參加那些罐頭旅行團來得高昂;原因是自遊行一般的人都會作出一連串的旅程計劃,透過這個環節你會對目的地的人民日常生活,文化,和風土人情有著更透澈的了解,而不是由導遊單向的灌輸一些資訊給你。我自己覺得最可惜的是,以前年輕時一人去歐洲浪蕩時幷沒有藉此機會住進民宿,而現在也不一定有此機會和接受得到。而另外也應該趁著年輕時,去多一點相對貧缺的地方,如尼泊爾,印度,西藏或是非洲南美等,我還記得我剛出來工作時去了尼泊爾十天,品嘗不少當地的美食,住在那些很便宜的賓館,雖然旅客的身份沒別,但也覺得和當地人民貼近了,脈搏來得近似了,回港後又覺得香港一切都是那麽美好而變得更加珍惜現在的所有。我希望這幾年間有機會去西藏和非洲,而可以再過幾年去一遍智利,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和中東等。我甚至有著一個很大的計劃,而我真的不知道我是否能做到,就是到第三世界國家去當義工;我這陣子也在跟朋友討論在香港除了損錢之外我能做一些什麽來幫助其他有需要的人?能問正在閱讀的你嗎?

No responses yet

Oct 14 2006

青馬大橋上的馬車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特約記者阿力仕雲坪石東涌兩頭走直擊報導:

一大清早便起來幫忙舊同學的結婚大日子,老實說平日上班也不用這麽早起來,再加上昨晚睡得很差,結果今早整個人基本上是腳步浮浮如靈魂出竅一般;我們八點不夠便驅車從坪石出發到東涌的映灣園,這次的接新娘是我參與的婚禮中最簡單容易,至少不用好像我上次做伴郎時要和新郎親咀!然後在新郎哥給外父敬茶時,我暗把伯父說的一番話記下來:愛是永遠的追求,愛是永遠的觸摸。乍聽之下沒有什麽特別,可是細嚼之下卻感覺到上一輩細水長流的愛情體會。

敬茶之後我們一行四車直奔坪石男家,然而我乘坐的那輛車由于走錯路和其他原因,我們是比新郎車晚了差不多十分鍾才出發,可是只是走了五分鍾之後我們竟已追上了先行的新郎車!超了新郎車大概二十分鍾之後,新郎給我們其中一位兄弟打電話過來問道我們身在何方,以下是其中一段對談令到全人類都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

朋友:喂?
新朗:你們在那兒?
朋友:我們現在去到荔枝角,你呢?
新郎:我們剛到長青隊道,你們那麽快呢?
朋友:嘿?我們已經是開得很慢,我們才不明白爲何你們開得這樣慢?
新郎:沒辦法,全因前面有車在!
朋友:嘿?馬路上一定有車啊?而且我們超車時,你們前面也沒有多少車輛呢?!
新郎:…………

跟著新郎說了一段詞不達意的說話,而由于沒有人明白他說什麽的關糸,只好三扒兩撥的把他電話挂斷;而我們車上的四人即在事後猜測,得到唯一的答案就是那輛車一定是凡人的肉眼看不見,而非要擁有天眼通或是經過開眼程序的修道弟子才能看見那部在平治花車前面引路的大馬車!(原諒我不能寫得太明白,以免影響與事的人,對不起)

而最後想說的就是今天整個安排猶如王家衛大導演的電影一樣,不到拍的那一剎演員如我們都不知下一幕是什麽,而且就算預先告知了的行程安排,到最後一刻還是充滿變數,難怪人們常說變幻才是永恒!

願一對新人白頭到老!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