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6

Nov 29 2006

幻彩詠香江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昨晚和同事一起去了尖沙咀海港城拍攝聖誕燈飾,然而在乘搭天星小輪從中環去尖沙咀的時候,忽然驚覺維港兩岸的空氣竟是如此的清徹怡人,結果我們就決定先去把每晚八時都在維港表現的“幻彩詠香江”拍下來,然後才再到海運大廈拍照。附帶一提,新的中環天星碼頭實在是走很遠啊!!!

這其實是我第二次看“幻彩詠香江”,對上一次已是一年多前了,那時還只有少于十幢在香港島的大廈而已,然而今天已經是發展到維港的兩旁也各自有不同的大廈參與表現了;雖然現在幷不是特別有煙花一起發放的日子,只是在如些難得清徹的晚上,那個影像也實在難忘。不過正如同事所說,如果是第一次來港的旅客,對于各幢的大廈名字實在是沒輒,從而令觀賞度大打折扣。

我想除了要市民來負擔昂貴之外,這其實是一個頗佳的節目來的。

附郵:本想把昨晚拍的照片放到這裏,但不知爲何我的麥金塔總是認不到我的記憶咭,所以暫時都不能放上來呢!

No responses yet

Nov 27 2006

奇蹟般的勝利

Published by under 足球

早前在這裏說過我和同事們參加了一個業餘的足球聯賽,從八月下旬到現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過了六場比賽了,我們是在十八隊中唯一還沒贏過比賽,最值得一提就只是在第五場的比賽中,憑著將仕用命再加上幸運女神的眷顧,在比賽最後的一分鐘裏迫和了前列的球隊。雖然如此,可是六場下來,我們只得和三場敗三場的成積,我和同事們也戲言我們是“黃大仙”-有求必應。

終于我們的運氣來個時來逆轉了,昨天的比賽雙方互有攻守了六十五分鐘,包括對方的一次射門中柱,我們兩次單刀的斜出,眼看還是和局中場的時候,竟然籍著一個由我們這邊龍門大腳踢出的球彈進了對方的龍門裏,而讓我們全取寶貴三分。

更高興的開出這個幸運球的球員是我啊!

No responses yet

Nov 26 2006

吳明欽議員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上星期一看到這個題目時,不知爲何在腦海中浮現的竟不是長毛梁國雄議員或是阿牛曾健成區議員等常在傳媒上出現的名字,而是一位過世了好一段日子的吳明欽議員。

第一次聽到吳明欽議員的名字是他在屯門給數名黑漢襲擊,那時我對政治新聞還沒有多大的興趣,只知道他是一位敢言兼且爲市民的代議仕;到再次聽到他的名字已是九二年他因血癌病逝的了,我還記得那時太極樂隊爲他創作了一首〈拼命三郎〉以作紀念。

到現在我還是找不到一位可以讓我敬佩的街頭鬥仕,就算我是頗欣賞梁國雄等,只可惜他總是給人流于沖動和搗旦,卻沒有讓人感到在他身上能見到願景;而其他泛民人仕雖然有著很不錯的工作能力,可是總是不能給市民一種激蕩人心的感動。可能你會說在我們這個社會現在已經穩定下來和經濟再起飛,那還需要街頭鬥仕嗎?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原因是有很多在我們身邊的社會事情,實在需要一群有熱誠的朋友爲我們來打拼爭取,然而往往一有這種類型的人出現的話,總會給主流傳媒或一衆建制人仕標籤爲反對人仕,而讓他的聲音不能有效的傳達出來。我想我們市民也有責任來讓一個社會在各方面也有發展,而不是單單只著眼于經濟,好像這陣子全人類都好像投入了股票市場,其他以前說的雄圖大計就已經擱置在一旁了,我想問當股市滑落時,我們的下一步會是怎樣呢?

不要再期望在摩西出現,摩西其實早已存在你我心中,我想吳明欽議員也有這個信念。

No responses yet

Nov 25 2006

Anita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早兩天買了一只鐳射唱片-〈組Band時代〉,爲的不是Beyond,太極,或是由一群“鬼佬”組成的Citybeat,而是鄭敬基的〈Anita〉,對是鄭敬基不是鄭中基,那時他剛從加拿大回來和陳少偉組成了風雲樂隊,第一首派上電台的歌就是〈Anita〉。我還記得那時念中學的我每天總是聽著商業二台,當第一次聽這首歌時,只覺得這把男聲實在是怪怪的,因那時紅透樂壇的譚詠麟,陳百強和張國榮等的聲綫都是比較清徹一點,而鄭敬基就總是讓人覺得有點傷風感冒的感覺;不過也因爲這首風格很像那時大熱的德國組合Modern Talking歌曲,也大熱了一陣子,可惜的是紅歌不紅人。

我想讓樂迷認識鄭敬基,其實是後期和黃寶恩合唱的〈酒杯敲鋼琴〉,我想超過三十歲的朋友都識得唱吧—酒杯敲你個頭,你阿媽話痛!

No responses yet

Nov 24 2006

性與愛

Published by under 打書釘,談情說教

想寫這個題目很久了,一直都想不到怎樣下筆,直到最近在書架上拿了一本買了頗久的翻譯書來看,叫做《精子戰爭》,而同一時間也看完了倪震先生寫的《大膽愛情》後,開始有著一點點的靈感而試著把“她”寫出來了。

兩本書都不約而同說了很多男女之間的事,而當然倪先生的書中除了性事之外也夾雜著不少關于愛情的意見,而《精子戰爭》就來得比較直接一點,利用全書的三十七個場境來說明,兩性之間頻繁的性活動其實只是爲了繁銜後代的一種過程,而中間也有著不少男女外遇,雜交和例行交媾的描述。

我在看這些虛構的情景組合和讀者寫的信時,我在想究竟我們是怎樣來看性和愛之間的關糸呢?我想不少女生還是有著一和男生上了床之後,他就會變得沒有那麽珍惜自己的感覺,我個人的看法其實是幷不贊同,原因我看性事是男女之間愛情的升華,所以我比較欣賞英文的用字-Make Love(做愛);因爲“做愛”一詞已明明白白的告訴你這件事的目的究竟是什麽,就是把愛做出來嘛。而另一方面,男生又有時會覺得如女生不和他們做愛,是不夠愛他的表現,以前我是不同意的,因爲我總是覺得女生是有自己的想法而值得我們去尊重,但這兩三年我也開始相信這個一直存在男生界的流言了。試想像一對男女朋友一起兩三年竟然是沒有發生關糸,我是怎樣也想不上這個狀況是什麽樣的一件事。

我其實還有很多東西想寫出來,但實在要再整理一下才能繼續,先讓我再作一點的資料搜集,遲點再在這裏寫多一點吧!

No responses yet

Nov 23 2006

Lunch K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從來沒試過中午去卡拉OK的我,其實說實話我到現在也不是太喜歡去卡拉OK玩,只是今天由于各種原故,一大群人去了灣仔的Newway來高興一番。

今天最大的驚喜幷不是原來全部人加起來也唱不到十首歌,而是我們點了一首超舊的合唱歌曲《世界始終你好》時,我們的一位平時很害羞的同事竟然男扮女聲的唱出甄妮的那一部,而且還有板有眼之余也沒有跑調,實在是技驚四座,而我和同事們也笑得眼淚直流。

我已經有十多年沒笑得這樣厲害,而且之後肚子的肌肉還有一點隱隱作痛,謝謝你“巨肺”哥!

No responses yet

Nov 22 2006

真的愛你

Published by under 我愛夢工塲

剛看完了一套不錯的韓國電影〈真的愛你〉(Sad Movie),曾經有影評說這是〈真的戀愛了〉(Love Actually)的韓國版本,但我相信如果你有看過這套電影的話,你會同意他們只有一點類同的就是利用幾個的小故事來說愛,而〈真的愛你〉一片除了全是遺憾的結果外,她給〈真的戀愛了〉更加增添了一種新原素,就是母與子之間的愛。

有一點有趣的是,車太弦所做的分手專家,其實是因爲女朋友嫌他沒出色而開始,諷刺的是最後要分手的委托人卻是他的女朋友;總括而言,整套電影都給人平實的感覺,除了最後一幕女主角看著她愛人臨死前所錄影的一段短片比較煽情以外,其他的只會讓觀衆感覺窩心和婉惜,而值得一提的是配樂部份實在是出色,這是一套很好的韓國小品電影,我會建議大家和情人一起在家看看這片,做做飯,來渡過一個愉快的周未。

No responses yet

Nov 21 2006

求教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晚上在媽媽家吃飯時看到一個新樓盤的電視廣告,其中的一個誘人賣點就是全港第一個納米海景,完全讓我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有沒有高人可以告訴我什麽是納米海景呢?真的不得不佩服香港人的創意,以前的無敵海景已經傳誦一時,而鑽石海景更是再上一層樓,但到現在還是分不清這些無敵呀,鑽石呀和納米海景究竟和普通的海境有何分別?

*******************
今天定下了一份聖誕禮物清單給自己,看看到時會買多少吧:

~ 17-40mm 定光圈4的Canon鏡頭一支
~ xbox360電視遊戲一部
~ 20寸iMac一部

除了最後那一項還在考慮中之外,其他的也已經說服了自己的了,你的禮物清單呢?

No responses yet

Nov 20 2006

我看名采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昨天看到了Eggsplash給我的留言,突然在想雖然我和每一個星期名采裏的朋友大部份也沒見過面,但每次看見他們的文章時,其實是在來一次很好思想的交流,而令我覺得和每一位網友也像認識了很久一樣。

雖然我不知朋友您如何看我們這個名采,但我是很驕傲的讓每一位有參與和觀看的朋友知道,我們每星期天的文章其實都是我們的心血之作,用我們的鍵盤寫出我們至真心的說話,讓我們和這裏的朋友作出透徹的思想交流。

如果你一直有看我們的周日名采,多謝你一路的支持,如果你是新來到這裏的話,我代表我們超過二十位曾參與的網友歡迎你的來臨,也如果你未曾參與過的話,歡迎你可以向我們這裏張貼你的文章,最後想讓你知道你的留言對我們實在是一份很熱熾的鼓勵。

No responses yet

Nov 19 2006

好來好去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老實說我從來沒想過在自己的葬禮上,那四字輓聯會是什麽,因爲我想這會由我的家人幫我張羅的而我沒有多想;而一般看見的都是“英年早逝”與“天妒英才”等等,不過我常常有想其實這些英年或是英才的標準究竟是怎樣來釐定呢?概然如此,如果可以讓我自己來選一個四字輓聯給自己的話,我會希望是“好來好去”。

在如果只得三星期一文曾經說過,我不希望大家會爲我的離開而感到太過的難過之余,現在就更加希望我的離開是大家的一個美好的回憶。無論英年早逝也好,天妒英才也好,都總是帶著一份遺憾的感覺,想想如果可以說一聲好來好去的話,是何等的一種福份呢。雖然好來我們控制不來,但能做到好去的話也實在是一件挺不容易的事,至少要能在塵世上沒有多大的牽掛,也沒有什麽心願沒有留下沒完成,這才能說得上好去吧。

我是真的希望你來看我的最後一面時,能看到我的大堂裏掛上“好來好去”。

No responses yet

Nov 18 2006

高球周末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今個周末是屬于高爾夫球的,剛從珠海打球回來,東方國際這一個場的環境經過兩年多的悉心管理,變得愈來愈好了;唯一覺得可以改善的由于收費相對的便宜,吸引了大批初學者來這裏玩,也因爲這個原因,等候的時間也比較長,監場可能需要提醒那些在“打星”的球手打快一點,不過整體來說的水準都是上上之選,包括場地的趣味性,價錢,球僮等等。不過今天還是有一事值得一提,就是由于太多人的關糸,我們兩個人要和另一組的兩個人一起打,這是我第一次在大陸打球需要這樣,不過卻是一個頗差的經驗,只是在這裏也不想多談了。

明天會和朋友去粉嶺看香港高爾夫球公開賽的決賽,這是我第一次現場去看高球比賽呢,當然我會帶我的寶貝和我一起去啦,希望明天的天氣會好一些,讓我可以多拍一些相片回來給大家看吧!

No responses yet

Nov 16 2006

台灣貪瀆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談情說教

台灣的貪瀆案發展到現在,只可說是爲求扳倒對手,都可算是不擇手段,而且也愈揭愈臭,爭權奪位層出不窮。

而昨天看到AM730報道,陳水扁說道一般人受著這樣程度的不信任時,早已下堂求去,不過他留下來是不可隨便放棄他的責任,更會戰到最後云云。我想香港人對類似的說話都有著熟悉的感覺吧,對這是建華六年時,董生在回應大家市民要求他下台時,說過留下來比離開的勇氣更大。

到最後董生因爲腳痛(定或痛腳?)而下台,而陳水扁還在努力編織他夫人買巨形鑽戒的謊話讓他繼續留任;話雖如此,但請不要因爲這就說民主制度不好,獨裁專政就來得靈活,我們應該更加珍惜這種擁護法治的精神,而不是一個人在指三劃四就能把統治者二話不說的廢了的特權。

我雖看不起陳水扁,卻爲台灣人感到驕傲。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