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February 24th, 2007

Feb 24 2007

七四一十六的金莎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談情說教

報載一名十六歲的香港少女于新年期間到澳門的金莎娛樂場玩其角子老虎機,結果得到幸運女神的眷顧而一搖搖出七十四萬的彩金來;可是當金莎方面幫這位幸運的小妹妹登記資料以便派發獎金時,才發現此事最大的諷刺就是得獎人幷不符合進入賭場的法定年齡,而拒絕發放獎金,到最後事情鬧大至傳媒和澳門當局介入,結果是昨天澳門博彩局要求金莎發放獎金,理據是金沙賭場在無查核當事人年齡情況下讓她進入,而少女亦在沒有詐騙的情況下贏得彩金,故要求金沙賭場向中獎少女的母親,派發74萬元的彩金云云。

我個人是不贊成此決定,原因是她的家長在明知這小孩不滿十八歲的情形下,讓她去拉其角子老虎機,而給賭場拒絕發放彩金後又辯稱老虎機乃遊戲一種;在我看來其實只是無所不用其技爲求拿取這所謂“應得”的獎金,人家已列明十八歲以下的人仕不能進場,也因如此而合理假設著沒有十八歲以下的小朋友在博彩,那何以會再有條例列出十八歲以下人仕中獎不會獲發獎金呢,好像在邏輯上說不通吧,不是嗎?當然我明白去到咬文嚼字的法律專家手上就會變成另一種解釋了。只不過我有興趣的是如在香港賽馬會發生同一件事情的話,那處理又會是如何呢?

也有學者跑出來說如此給一筆這麽大的獎金給一位未成年的小女孩,會造就一種鼓勵大家有一種靠碰運氣的心態,我看了以後不禁笑了出來,原因我們不就是一直的鼓勵這種碰運氣的風氣嗎?君不見在傳媒上不停的鼓吹什麽少年股神,炒樓大王等等,一幕在我心中不能抹掉的就是在九七年時,有一個小朋友在電視前大聲的訴說他排隊買來的首日封是來炒賣的,而在旁邊的家長不但沒有什麽表示反而露出孩子真棒的表情呢。不過更有趣的是,一直走在我們社會道德最前綫的衛道人仕和那明光社竟然到現在也沒走出來譴責這小孩的父母之余也沒有評論什麽,難道覺得這案例之影響比她們對〈秋天的童話〉或〈鏗鏘集〉說同性戀來得更低?說至激動時,我去了明光社的網站下載了一份同性戀行為的後果來看,看完之後更氣憤,有機會在下星期好好和大家研究一下此幾份訴說同性戀的文章。

一句曰之不知所謂。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