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March, 2007

Mar 15 2007

嚐辣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兩月前跟同事去了聖佛蘭士街吃了一頓重慶鐵鶏煲,自此就愛上了這菜式,總好像一星期沒吃過的話就凡事不順似的,只是這道菜的味道比較辣和濃的關糸,沒有太多的朋友如我一般的著迷。過去呆在首爾和北京的日子時,讓我練就了一身嚐辣的好本領,還記得韓國的那一個海鮮豆腐湯,素材的熱能都給那一層厚厚的辣油封鎖在內,吃起來那股熱和辣之氣從胃內沖上來讓自己全身冒汗的感覺實在是過癮非常,而川菜中的水煮魚也是我每到北京必點的一道菜,本身不是太喜歡吃魚,原因是很怕它的那股腥味,可是那次朋友盛意拳拳的嚷道要我試一下,盛情難卻下塗上一點點的黑醋來吃,從此一吃傾心。而最讓我著迷的還有辣子川鶏,看著整盤的紅辣椒伴著一件件的鶏塊,實在讓人看見就口水直流;只可惜在香港盡是吃不到如此美味的東西,原因是各大香港的所謂川菜館爲了遷就香港人的口味,這些菜式空有其型而沒有其味;如人家的水煮魚是用沸騰的滾油把魚塊灼熟,可是香港的卻是溫吞吞的暖油,而辣子鶏雖都是有一整盤的辣椒,卻竟然一點也不辣呢!除了川菜的辣以外,重慶火鍋也實在夠勁,看著一整盤紅色的湯底,吃起來又麻又辣連咀巴也腫了起來,但還是要搶著吃下去;當然我也不會忘記我對印度咖喱的喜愛,用那個牛油薄餅占上秘制的咖喱汁,辛辣中滲著點點的香料清香,也讓人食指大動。

不得了,我好想吃重慶鐵鶏煲和那個咖喱炒羔蟹呢!

No responses yet

Mar 14 2007

廢柴聯盟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談情說教

早兩天政協常委,賭王何鴻焱博士在傳媒面前大聲警告一衆選委,不應在特首選投出白票,不單是不尊重而且也一定會給查出誰投白票來,言下之意顯然是表示有秋後算帳之舉;觀乎大陸方面總是在勝券在握時擺出一副開放寬容的態度,但每每總是有一些唯恐主子不知其心的笨旦出來幫倒忙,實在是可笑萬分。

更可悲的是,對此言論竟沒有一位政府人仕出言指責;要知道選舉最基本的就是能保障投票人仕的意向不會給泄露,從而避免了種種的利益交換,買票賄選,甚至政治迫害。負責政制事務的林瑞麟在人家叫他作林公公時,就在張牙舞爪在喝駡,可是到他的本科受挑戰時,眼見人家不是無權無勢的市民時,卻又禁若寒蟬;彭法官也就更搞笑,只說有人要加深對對選舉規則法例要增加認識而已,不單沒有義正嚴詞的責難這種言行,也只敢閃閃縮縮的說“有人”說,而也不敢當著全香港的人說這位何博士犯錯,是因爲他是達官貴人嗎,拜托您兩位吧!曾蔭權的選舉辦公室更加不作回應,嘿,我又想問一下以一位現任特首和候選特首的身份爲什麽不回應呢?是因爲怕何生給你好看嗎?而梁議員你又爲什麽不吭一聲呢?難怪大家都不覺得你是稱職的候選人啊。想想就是因爲我們有著一班這樣丟那媽的政治人物,我是很懷疑所有政府或政黨提出的所謂計劃都是假大空來了;也根據Eggspalsh所說,如果我交出的稅金可以由我分配的話,我保證不給林公公一分一毫,因爲他除了拿著完全不合格的論據來辯駁他的無能以外,根本是一無是處!

而我們一衆市民更加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也許,我們也應該再看龍應台女仕在二十年前寫的〈中國人,爲什麽你不生氣?〉再作反省了。

No responses yet

Mar 13 2007

嗶一聲後請留言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從前打電話給朋友時,如遇上轉駁到語音留言糸統總是不會留下句言半語,因爲不喜歡對機器來說話,只是近幾年間的工作讓此習慣改變過來,遇到有要事的話縱使不喜歡還是會留下聯絡方法,好讓他人能回覆自己。原來除了我這種不喜歡對機器說話的人之外,也有不少古靈精怪的留言讓您感到開心萬分,現輯錄如下:

– 認真對答型
話說我初在手機啓動語音留言功能時,媽媽打來的留言是這樣的:“請代我告知溫卓斌,他媽媽有要事找他,請他盡快回覆!”

– 說教型
朋友O:“我現在不方便接聽你的電話,請您在嗶一聲之後留低你的電話和姓名,要不我就找不到你了”

– 工作型
朋友J:“各位乘客早晨,歡迎閣下乘搭XX(她自己的名字)航空公司的12345678(她的手機號碼)號班機,由你電話直飛我電話,飛行時間約需十秒鐘,如果閣下有任何需要,歡迎你SMS XX……”

– 不知怎樣留言型
朋友L:“你要找的ABC(他的名字)己經不在這個世界,你不用留言給他,就算留言他都不能覆,不過可以試一試”

當然最沒趣的還是聽到那位沒甚神采的播音女郎讀出“你已經接駁到1、2、3、4、5、6、7、8號的留言信箱”,然後每句再來一次中英對照,可以留言時已是三十秒後了;還有更多人原來對著留言信箱是不懂說話的,曾經有人給我的留言是,“哎喲,打錯了,說英文的,我不懂啊!”,“ai…………ai…………ai…………我是ai…………ai…………阿強”,還有最經典的是用來電隱藏服務的朋友:“是我,請覆”,雖然很有親切感可是我真的聽不出誰打來,那叫我如何回你電話呢?

No responses yet

Mar 12 2007

那一份認同***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心情

昨天早上去了看前中學的師弟和現時學屆最強的董之英中學踢的一場,學屆精英足球賽的四強大戰;一去到時已有百多名的師弟坐在那兒幫球隊打氣了,雖然眼看每位隊員都很努力作賽,奈何真的技不如人,結果以零比三落敗。

而我感受至深的幷不只是那一群在場上努力奮戰的足球員,而是在場旁聲嘶力歇爲落場比賽打氣的同學,雖只是百多人而已,但當自己再重臨現場時,聽著大家一起喊著學校的名字時,那又豈能不動容,而跟著他們一起喊起來和拍掌起來呢?曾經在這兒說過從前的母校,是何等的自由和縱才,也因爲如此,離校多年的我,還是非常掂掛那時渡過的年光。

還記得以前的校際運會,只有拔萃,喇沙和德望等傳統名校會組織上百的同學來爲自己的運動員打氣,而我們總是人丁單薄的小貓兩三只似的在看台上發出微弱的叫喊,看似是強風中的燭光一樣;直到我念中六時,得到學生會主席陸同學(現在應該是陸醫生了)和一衆老師的幫助,我們竟然組織了八百多人的打氣團出來,當我看見了那一群浩浩蕩蕩的棗紅色人潮把灣仔運動場看台上的一整區填滿時,那一刻的感動實在讓我至今難忘。回想起來,大家一起在爲同學打氣時,除了那一份對學校熱愛所産生的歸屬感所驅使之外,或多或少也把出賽同學爲學校所帶來的光榮,透過這種校際較技中加諸在自己身上,畢竟大部份人于那時都不曾擁有特別的技能,學校的成名實在能把這種個人的不足有所填塞,而讓自我的認同感大大提升,而且我也會相信有人甚至會把自己投射在那些比賽的同學身上,同學之勝出的話就等于自身的成功一樣從而建立自己的自信。這也正如零三年七一大遊行之後,不少參與的市民也在事後引以爲傲,尤其是當此遊行實在是改變了不少社會面貌時,也把一直被封爲沉默的大多數的小市民塑造成能改變社會的一股力量,結果就是些遊行所帶來的社會認同感到今天我們還是處處可見。

No responses yet

Mar 11 2007

霎時衝動的購物狂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心情

朋友同事說我是購物狂,說道我每上一段時間總會有些東西挂在口邊說想要買的;其實想想也是,我的自制能力是明顯的較薄弱的,很多時候因爲看了一篇文章,街上碰見一位途人,朋友介紹或心念一轉,那股想花費的心魔就會走出來了。回想過去這幾年,也有不少東西因爲以上的事況而發了不少後來讓自己有點後悔的事物,大的有例如現在住的房子,開著的車子,細微的也有買了回來玩過一次的搖控模型車,過百只的Swatch,不同型號的相機,甚至大量的DVD電影和書刊等等。

每次買完東西後總有著罪惡感,可是在上兩周當財政司長宣佈一連串的減稅退稅措施後,我又走去買了一只我心儀已久的手錶,我想我還是沒救了;不過也因爲如此沒甚財政計劃的行動,我成爲了以下機構的長期捐助者,長者安居服務協會和苗圃行動,加上我原有的捐助清單-香港世界宣明會,奧比斯,無國界醫生,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香港樂施會,我是希望遲點可以的話,我是可以把我薪水的一部份能定額的捐出去,現在的金額是和我期望的有著少少的距離,所以還需努力,而我也希望這裏的朋友如果可以的話,也跟我一樣能把一少部的收入捐給一些有需要的人吧,雖然您我不一定能改變世界,但也希望能讓世界變得更好的呢。

No responses yet

Mar 10 2007

故事(引子)

Published by under 故事

懷著忐忑的心情離開了熟悉的土地,而來到這個漫天風雪的北方,從流露著熱熾目光等待親友的那一群人中,我見到了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晴,這是我第一次見您。

No responses yet

Mar 09 2007

弱水三千

Published by under 打書釘

一直都很抗拒看類似書單的書刊,總覺得那有一本書是人生中非看不可的呢?再加上自己總認爲閱讀其實是很個人的事,情況就如您愛穿“孖煙通”定還是三角褲一樣。可是實在有很多人跟我說這本書是有點不一點,那天在開益書店買書時還差三十塊錢就有優惠,結果考慮了一會兒就把這書買下來了。

正如梁文道先生開宗明義的說,這本書其實像讀書報告而引伸出來的散文集多一點;不過也因爲他饒有趣味的文筆,也讓我做了一些筆記要把一些書買回來看看。

No responses yet

Mar 08 2007

我會做好呢份工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談情說教

從梁家傑議員佈參加第三屆行政長官選舉後,整個親建制派的傳媒陣營從來沒有放鬆對他的口伐筆誅繼而否定在香港實行普選,然而看畢這些文章與及背後所持的道理,卻令人爲這群知識份子的風骨感到嘆息不已,更爲他們所提的論據感到頭皮發麻;以下是從方向報和最暢派的免費報紙中所拈來的一些有趣撮和大家分享一下:

– 不夠資格
有道梁議員不夠資格,其中有一論據是他沒有公共行政經驗。我想參選行政長官的要求不是清楚列明于基本法裏面嗎?就只是香港特區的永久居民,連續住滿二十年,四十歲或以上及獲得不少于一百名選委的提名,那來有要求需要公共行政經驗?你大可以質疑梁議員不能勝任特首之位,卻不能說他不夠資格。再者我又從來沒聽過以前董建華當選時有著如此的疑問,反之就是一片贊揚之聲。

– 民意幷沒有共識
一衆文膽甚至曾蔭權其不贊成在港盡快施行一人一票普選的其中一個理由,是市民對普選之認同莫衷一是而達不同共識,我當然對此論據沒有懷疑;只不過我想問大家一下,香港史上我們有那一件事是全民都是持同一意見呢?要是那個尊重民意的話,何不來過全民投票呢?從來我們都是少數服從多數的,不是嗎?

– 特首要愛國愛黨
我不敢說誰人愛國愛黨,我的問題是有誰可以告訴我,爲什麽那些傳統愛國人仕會覺得他們在普選中會輸呢,要是我們市民如他們所說的理智愛國的話,抑或連他們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鬼話呢?另外如果說民主派會利用福利主義來誘惑市民讓他當上特首,那請問現在最大的福利主義制造者不正是民建聯和工聯會之流,我說的正是那些買一送一旅行團,蛇宴等等?

– 好彩香港無普選
星期天的梁立人那篇專欄實在精彩,文章各處都暗示如有普選的話,想當特首的民主派會做謠,中傷,甚至暗殺都會出場;我又想問爲何是民主派而不是建制派呢?除非他覺得在此普選之下民主派會勝出,但這又把他們常說的香港市民是理智而會支持那些愛國愛黨的參選人仕之理論打碎了。

– 循序漸進
這個四字詞語才是最大的糖衣毒藥,我相信你去問全港所有的愛國人仕,我擔保全答不出所以,原因阿爺還沒有定案!要是阿爺說了是零八年可是普選的話,我想他們全像餓狗一般的歌頌阿爺的高瞻遠慮,那種景仰實在是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什麽也能說出來了,呵呵!

– 遵守基本法
先套一句人人也享有言論自由,卻又大肆抨擊梁議員的意見,故勿論梁議員是否正確;我反而覺得強姦基本法最厲害的卻是這些愛國人仕,喜歡時又來一個釋法,再不是就來一個立法原意,那真的希望那些草委長生不老,要不我們偉大的祖國的法制將無法實行,因沒人來解釋啊!

我一直都說所有什麽中國共産黨,國民黨,甚至民進黨也好,所有的黨紀約章都是Marketing來的,骨子裏都是家天下的道理,而中國人最悲哀的是他的奴性大重;說得好聽就叫識時務,說得不好聽就是有奶便是娘,那管你名聲有多高一到這個糸統時就會爲自己找到自大利益的位置,自官埋位不亦樂乎。雖然我不知道我在上所說是否正確,但我慶幸我不用去說一些連自己也不信的鬼話,也自豪于我們還能在這裏發表自己的意見。

No responses yet

Mar 07 2007

累壞了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我想我真的年紀大了,只不過是早上三時半從那溫暖的被窩裏跳出來,看了兩個小時的一場利物浦對巴塞隆拿的歐聯大戰,然後再小睡一會就到澳門公幹,下午再乘船從澳門回來時已覺得很疲憊了,到下班時,頭更是痛得不行了,胃也有點不舒服…………

所以心中那篇《 特首.普選》還是明天才寫吧,現在是屬于周公的。

No responses yet

Mar 06 2007

三分十二秒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昨天在Youtube看了一套關于Jason McElwain的短片,看後心情之激動實在不能用筆墨所形容,于是只好把本想今天寫的題目暫且放低,想在這裏和你分享一下Jason的故事。

Jason是何許人?他是一名小時候給診斷爲患有嚴重自閉症的年青人,沒有其他的嗜好和像電影裏說的有著某一領域的天份,有的只是對藍球的熱情;從孩堤時入讀特殊學校來改善溝通能力,到後來進入了一所普通的中學時加入藍球隊,卻由于個子矮小和體弱多病,只好擔當球隊經理,來讓留在他所喜愛的活動圈裏。三年過去了,教練一直知道他對藍球的熱場幷不輸給任何人,于是作了一個很大膽的舉動,把Jason登記爲出場球員,然而一直苦無出場機會,直到今年的二月十五日的一場校際比賽中,接近完場前四分多鐘時,Jason的教練眼見大局已定之際,決定讓Jason落場以一圓Jason的籃球夢,卻想不到這竟會是一個傳奇的開始。

從第一球到第二球之射失,隊友還是對Jason投以信心的一票而不停的傳球予他,因爲他們極想這位熱愛藍球的同學隊友能射進他于正式比賽裏的第一球,結果,結果從第三個射球開始他就有如神助一樣,kept going in!于短短三分十二秒裏竟攻入了六記三分球,一記二分球,共取了二十分而且也直令球隊反敗爲勝,而也令現場幫球隊打氣的同學陷于瘋狂的狀態呢;而當我看到那二、三百人向著他們這晚的英雄跑過去時,心中的那份感動直讓我眼框的淚水禁不住的流下來,因爲我相信我也像他們一樣,從Jason身上看見夢想實現了的光采。

這一幕感動人心的畫面除了給放上了Youtube之外,也給CBS,ESPN等傳媒機構轉播給了全美國的人民觀看,卻意想不到激勵了不少有著自閉症小孩的父母,各地的感謝信如雪片般飛來給Jason,甚至連好戰總統小布殊也要和Jason見面呢。看到這裏我不禁在想如果在香港發生這件事會是什麽的光景,我相信一衆傳媒是沒疑問的去炒作,而也預算到很多所謂名人說什麽關懷自閉小童的宣言;然後呢?然後我們還是每次在街上碰到這些有異于我們的朋友時,我們都是投而一些不屑的目光,我們也急步走開好像這是一種傳染病似的,但最令我不齒的還是我聽過有一些母親拿來嚇她們的小朋友,什麽不聽家長話就會變成這樣;我明白我們不能改變這個世界,但我們是有責任讓她變得更好的,所以我是盡我所能去幫助有著不同需要的朋友,因爲我是如此相信的-只要這樣做下去,有一天,有一天這個世界會變成真正的烏托邦。

最後我要再說這個從ESPN抄過來的短片,所有的配樂,報導之佈局,報幕員的語氣和用詞,全都是不可再多得的組件,而讓這個短片成功的感動千千萬萬的人,更加讓我感到興奮是電影公司會把這件真人真事拍成電影,而我正是熱烈期待中。

No responses yet

Mar 05 2007

巴別塔之犬

Published by under 打書釘

阿桔從台灣旅遊回來後給我帶回了一本書,就是〈巴別塔之犬〉,初看大綱介紹時,看到男主角爲了相知道自己妻子從樹上墜落身亡的真相,決意教導那只陪伴妻子已久的狗說出真相,還以爲這本是一部科幻小說呢,到現在當然發覺幷不是那一回事。從揭開第一頁開始,看到那秀麗的翻譯文筆,那種濃濃的情意和悲傷感,實在是充斥著讀者周遭的空氣間,也讓人沒法忍心放下這本書。

我想作者很巧妙的利用“巴別塔”的意思來表達出男主角和妻子狗兒之間,那種充滿著愛卻有著溝通上的落差,這種微妙的關糸,再加上整本書的悲情風格,實在令人看完此書後有著一種久久不能自我的感覺。

No responses yet

Mar 04 2007

信望愛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其實不是太懂寫這題目,可是我們一直沒試過中途換題目的前提下,只好硬著頭皮的寫下去;爲了更明瞭信望愛的意思,此乃我在網上找到的原意:信、望、愛代表基督徒的信仰德行的總括:信指對神的信心,望指對神和將來的盼望,愛指對人對神的愛。

我沒有懷疑以上所說,只是我有一個問題:如果以上所指的都全是正面的話,那爲什麽這世上還是戰亂頻繁,疾病橫生?抑或我們應該把它稍爲變通一下:相信人性本善,盼望現入岐途的人懂得知錯而返,而最後人人互愛。我是有著如此相信的,如果世界的人不是各有岐見的話,我們的世界一定不只限于現在那樣,還記得聖經上巴別塔的故事嗎?我們人類竟能齊心制造一座塔來靠近上帝,我想這種文化與及科學的水平實在不是今天活在世上各國的人能追上的。

亂寫一頓,敬希原諒。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 Prev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