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April, 2007

Apr 11 2007

想寫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各位朋友:

其實我真是很想寫文章的,奈何心情實在是太煩燥,對不起,實在沒半句能寫出來…………

剛也傳來祖母病危,也讓本已煩惱的心更加不知所措,我只求片刻心安,卻發現人還是茫茫然而不知前路如何……

我想飛得很遠,飛到世界的盡頭來揮走那種窩囊的感覺。

No responses yet

Apr 08 2007

謝謝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心情

有著《周日名采》這個念頭,是去了在北京時想寫一篇《我的愛情觀》時,忽發奇想如果可以在同一天去不同的網友裏時,看見不同的觀感實在是一件有趣的事。我第一個邀請的是Terence,他二話不說的答應了,同一時間也有桔,Alan,小雯,Maggie,虎妹,小白,曾震等,然後陸陸續續的有QG,Mimi,夠咩就再咩咩個新咩,熱檸樂,LadyLam,Vivi,Deby,Amy,小w,Eggsplash,Liza,小琪,勝瓜小拳王,怪人一個,Giggs,Pang,TwistingCat和藍蓮花,而最近就有Joni,Yoko和James的加入。

我不知道除了參與的朋友外,究竟還有多少人有看我們的《名采》,但我是很自豪的每星期我們總是有一定的朋友在這裏登上他們的文章,而且也因爲這裏大家認識了;我不知道〈名采〉可以辦多久,但我知道這裏是屬于您和我的,而且每一篇都是一段美好的回憶。

No responses yet

Apr 04 2007

什麼的四月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雖有說“沒食五月粽,寒衣不入籠”,但卻從來沒試過在四月的時候會是這麽的冷,現在的天氣真是反常不定,冬天時穿短袖上衣,往時四月開始我已在沙灘曬太陽之際,今年卻是穿著厚厚的大衣。

No responses yet

Apr 03 2007

皇后碼頭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對于皇后碼頭的清拆,我的立場是不作瓦存的;原因幷不是我不重視保育,而是此碼頭在我看來幷沒有留下多大的意思,她幷不類同其他的古建築物,有著強烈的維多利亞風格,或是簡單來說是沒有什麽特色。我不贊成拆毀天星碼頭的鐘樓,我也不贊成拆毀中區警署和域多利監房,我也討厭把圍村變成在西班牙也沒有的西班牙別墅村落,只是皇后碼頭我實在沒有多大的理據去讓自己發出叫聲來保留她。

要麽來懷念殖民地港督履新的情況,那何不保留《慕蓮夫人號》來展覽,我想此船還會有著多點的東西來看吧?還是我們應該認真的去衡量所謂的保育精神?當我們在那天退縮在港灣填海計劃之前,我已經知道所有海旁的景緻將會逐一的消失于我們的面前,可悲的說,我們打從第一步的抗爭中已經先落後了;現在我寧可且將戰綫放在其他有特色的古舊建築物的保育工程中,而不是意氣用事的墜進壓力團體或其他人的政治遊戲中。

No responses yet

Apr 02 2007

昂平360

Published by under 遊記

從零三年“非典”開始,大澳開始成爲了香港的旅遊熱點,而且隨著迪士尼樂園的落成和昂平360在去年的開幕,大嶼山在短短四年變成了香港一個旅遊總滙,每逢假日總會看到一群又一群本地和外地的遊人,絡絡不絕的在東涌乘搭現已互聯的交通工具到達各大景點。在兩個月前去了一轉大澳,還沒有時間整理好這個號稱“香港威尼斯”的漁村水鄉之際,我已在昨天到大佛參觀了,也借此機會乘坐昂平360呢。整個旅程的經驗基本上是蠻不錯的,等侯時間也不算太久,來回各自也只等了四十五分鐘而已,也幸運昨天的天氣是非常清爽,所以也不算太辛苦。

比較起乘搭公共汽車來回寶蓮寺只是三十六元,昂平360的八十八元是有讓人感覺有點兒貴;但當坐在吊車裏時能鳥瞰整個東涌新市鎮的發展,而且也把機場的景色一覽無爲,也就覺得物有所值了。而終點站的昂平市集老實說不過爾爾,原因個人比較害怕太過人工堆砌出來的所謂古老格調的建築物;出了市集後,不用太久就到了大佛和寶蓮寺,她還是如以往一樣的遊人如鯽,而大殿也是香火不絕。只是那無處不在的朝拜商品化讓人有點不知所措,正如我在一月曾經寫過的旅日遊記時也說過,我還是喜歡內斂一點的廟堂商業行爲。最後一站是在距離寶蓮寺不遠的心經簡林,雖然早前有報導此廿多支的巨木損耗得甚爲厲害,但當它們一碰上了清風送來的雲兒,實在是氣勢磅礡,剎是好看。

總括而言,我覺得大嶼山從新市鎮轉型到旅遊總滙是非常成功的,可是同一時間在今天的報紙上看到我們的黑店向遊客售賣假貨,我只擔心功不抵過而已。

No responses yet

Apr 01 2007

善有善報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想了很久也不知怎樣下筆,結果只好胡亂寫一些,希望Yoko不要介意吧。

我覺得中國傳統價值最誤國的就是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未報,時辰未到”所引伸出來的所謂“等天收”,雖然背後的精神是教導人民不要作壞事,但也有隱藏叫人息事寧人的意思;所以在中國歷史上,我們只不斷的看見惡霸貪官在欺壓人民,而少見人民站起來反抗,原因這種“等天收”的概念已深深的植入了我們的腦海裏。而此一價值特質也在古今中國人界中制做了不少所謂“俊傑”和聽話的順民,難怪普遍人的心態就是這個官做得不好,希望下一位會好一點,要不是就代表我們運數如此云云,而從沒想過我們可能主動要求換不稱職的官員換掉,還好樂觀的是由于社會的開放和資訊的流通,這一點的觀念正在慢慢改變中。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 Pre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