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May 24th, 2007

May 24 2007

你當我們是傻瓜嗎?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我早一個月已在這裏說過我對皇后碼頭的拆留的意見,所以在此不;我今天想說是昨天立法會于表決撥款給予政府以作清拆皇后碼頭之用時,我對其中一些議員的表現或所持的論點而感到很光火,而實在讓我感到如痰在喉不吐不快。

昨天最後的表決結果是十票贊成,七票反對,一票棄權及三票不投,而整個工務小組是由二十二位議員所組成,其中主席是由小組議員互相選舉出來,而一般的表決主席幷不會參與,除了在贊成和反對意見相同時才會投下決定性的一票,所以據此道理,如果昨天那四票都投反對的話,此一撥款是誓必不能通過;現在讓我們一起來談談最後這四票,分別是功能組別的劉秀成,地區直選的陳偉業,陳婉嫻和蔡素玉這四位一直反對清拆皇后碼頭的議員怎樣的“出賣”自己來讓撥款通過,然而對我來說,他們所持的理由和論據都是不堪一擊的。

先說陳偉業議員,雖然他搬出身體突然不適的原因是較爲合理的解釋他的不出席,今天甚至在報紙上傳出其腎功能只剩下一半的功能云云;但令我不解的是要是這麽的嚴重的話,爲何不早早去看醫生作其詳細檢查,而作爲一個如斯重要的投票,又爲什麽不選擇于投票後才去檢查,而偏要選這個敏感的時間缺席呢?此爲第一不思議。(唉,我本來還對社民聯有一點憧景,可是現在…………)

第二不思議的就是劉秀成議員,他“借用”業界持有不一的立場而不能達致共識,所以他選擇不出席投票,可笑的是劉議員貴爲古物諮詢委員會委員,則于月初時還在前綫奔走和投票而令皇后碼頭成爲一級歷史建築,昨天卻把她狠狠的殺掉,實在令人感到其人之前後茅盾。再說我想問一聲劉議員一些問題:對上一次他所代表的業界人仕有著一致的意見是什麽時候?作爲一個成熟的民主社會,一群人有著不同的意見是普通不過的情況,那劉議員又如何作取捨,定還是每次都不作投票以求和今次的決定有著一致性呢?而我亦相信劉議員當年幷不是全票當選,難道這就代表他幷不代表業界?劉議員,煩請指教一下。

最後就是陳婉嫻和蔡素玉議員,陳議員是一位我較尊重的親中派議員,原因是她在過去這麽多年來,她是實實在在的爲工人階級爭取應有的權益和福利;但我今次對她很失望,什麽態度很堅決,什麽她的一要一定不會給政府,既是這樣,那爲什麽不投反對票呢?而用“不想生氣”作爲不投票的理由,實在是不知所謂。陳議員,你可以告知我們爲什麽每當市民的福祉和政府想推行的政策有所相沖時,你總是採取逃避而不是勇敢地維護愛載你的市民呢?而最假惺惺的可算是蔡素玉議員,在議堂上說什麽從未試過如此沮喪,雖想憑良心投票,卻只得到民建聯有限度的豁免,而只可投棄權票;老實說我寧可你不投票,而不要在做一場笨拙無比的戲,你可曾想過把你送進立法會的港島居民呢?陳議員和蔡議員,你們才是昨天四大不思議之最。

***************************
另一件超荒謬的事其實已經是舊聞了,就是影視處拒絕把受二千人投訴的聖經送檢,卻把明報和中大情色報列爲二級不雅;我幷不是反聖經或是反宗教,我在這裏只是來討論事件的原則。首先如果說投訴人數的多寡,這事件所引起的二千餘人,比起早前投訴〈秋天的童話〉的一人,中大學生報的情色版招來的百多人都來得明顯的要多。另一方面,如果說受影響的人數的話,中大學生報其實只是給一萬八千中大學生閱讀的內部刊物,而聖經卻是影響著最少幾十萬人(包括教友和那些在教會學校念書而要修讀的同學),概然所影響的層面是如此廣泛的話,爲何不能送檢?而且送檢也不一定會有什麽後果。而最重要的是根據影視處把中大學生報情色版送檢的論據是完全可以適用于聖經上。如果在問卷調查上的問題是鼓吹的話,那聖經上記載的事實簡直是金科玉律了,而幷不是如〈明光社〉的蔡志森先生所說的幼稚和無知,畢竟很多人都遵循聖經所說的道德價值來生活;什麽以現代的目光去看以前的文化和歷史是不合理的,實在只是詭辯而已,要是今天蔡志森先生覺得在問卷調查裏提及亂倫是十惡不赦的話,那聖經實在要印著“家長指引”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