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June 10th, 2007

Jun 10 2007

探祖母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心情

早在零五年已經寫過一篇關于父親的文章,所以希望可以藉著這次機會寫一篇文章給我剛離世的祖母。

祖父在我出世以前已經過身了,而我第一次記憶中和住在鄉間的祖母應該是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吧,老實說我一直都很怕親戚間的聚會,原因要記著每一個到會人仕的輩份是一件很辛苦的任務來的,尤其那次是我這一個長子嫡孫第一次回鄉和大家見面,場面更加是可想像的墟堪不已。然後以後幾年也斷續的和祖母,叔叔和姐姐等見過幾面,每次都是短聚幾天而已。印像中最後一次和他們見面是在小學五年級,那年的暑假我一個人,對,是一個人,從香港坐夜船過澳門,那是一般人都是乘坐比較便宜“大輪船”過澳門,我還記得是有臥鋪的,從午夜上船大約早上五時就到澳門了,然後再轉車到拱北關閘然後轉乘岐關的公車回台山的台城;我還記得那時從拱北回台城大約是需時六個小時,途中還是橫渡兩次大江,我還記得那時在車上所有人都是扶老攜幼的,唯獨我是孤身上我路,當然啦,那時除了一點點的不安以外,充斥著還是首次獨自離家而沒有父母在旁的興奮感。

從台城公車站下車以後還有四十五分鐘的自行車車程,而且那時的路也不好走,到了祖母的家時已是疲倦不已,可我對周遭事物的好奇卻蓋過了疲累,例如用柴枝來煮食,叔叔抽的水煙和婦人在自家門口給小孩餵食人乳等等;另外令我習慣不來除了那種似有若無的昏黃燈光外,還有就是洗澡時要到村裏的那口井打水來沖身,雖說是盛夏時份,可是井水淋在身上時還是感覺有著一點寒意,不過想想也好笑的就是,一直在用自來水的我對著從井裏打水上來時,除了用“束手就擒”來形容之外我也想不到其他更有趣的字眼了。在那住在祖母家的一個月,每一早上祖母和姑姐都會爲全家人做早飯,然後我就會跟叔叔通山跑,用汽槍打雀或是到溪澗裏捉魚等,回到家時祖母總是已爲我們預備好午餐和晚餐了;印像中祖母是很愛錫我,而且也從不掩飾她對我的偏愛,可能她知道我們能相見的時間也不是太多吧。在寫這篇文章時,我在腦海中去搜括我對祖母微碎的記憶時,突然發現應該也誤會每次她囑咐我中的一個意思,可卻這也是我一直抗拒回鄉探她的主因…………可是她已在三個星期前永遠的離開我們了。

祖母,我希望您能寬恕我的無知和不孝,也願您能在遠方的樂土得到安息,斌敬上

另郵:我昨天在電台聽到一個余慕蓮小姐的訪問,是說她如何捐贈了一間學校給中國貴州的小孩,大約是八萬元左右,我忽發奇想,可以邀請您跟我一樣每天存下十元,一年以後,如果我們有三十位網友在做的話,我們就可以捐助一間“名采小學”,要是不夠的話,我們也可以用這些善款也建一些平房,大約是三千元一間,給那些現住在樹皮所搭建的屋子裏的孤兒寡婦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