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July, 2007

Jul 31 2007

肥騰騰,肉騰騰,兩條茂利去滑沙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家長指引,笑死沒命賠!哈哈哈!

後記:原來萍果電腦已經跟來iMovie,很容易已經編輯完一輯短片,不過原來電影配樂好鬼難,不過好好玩。

No responses yet

Jul 30 2007

家鄉鶏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第一次吃肯德基家鄉鶏是在中六那一年的夏天,到現在我還記得那種感動-原來炸鶏可以這樣的美味;而那一口的薯蓉(即土豆泥),更是驚爲天人的發現原來薯仔可以是如此的滋味,當然忘記不了現在早已不賣的巧克力摩司和吉仕布甸。 由于我實在喜歡吃肯德基,雖然只有不多的零用錢,但我總是希望能每月都能到肯德基一遍,享受如此的美味食物。

可是不知從何時開始,她的鶏塊味道變得平凡了,雖然她不斷的推出不同的新口味,但總是喚不起我那第一次的感動;究竟是我的味覺變得複習了,還是她的水平降了,我也搞糊塗了……

No responses yet

Jul 29 2007

常識等于唔識?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從前看小說時,特別妒忌那些主角,原因他們仿似無所不知,上至天文地理,下至各地風俗,甚至乎古至希臘神話或是什麽怪獸大全無一不精,而且一概都很淡然稱之爲“普通常識”云云;當然對我來說,他們的知識廣博幷不是最吸引我的賣點,而是他們憑著“普通常識”可以很輕易的吸引不同的美麗女主角才是重點,呵呵。後來發現如果要精通所謂的“這些常識”,其實要放大量時間來看書刊;實不相瞞,我也因爲這個理由,中學時花了很多時間來看了很多古靈精怪的書藉,尤其是那些是外星人和各地奇異事物的讀物,少說也有三數十本呢,結果當然是”食白果“啦。 而那時另一樣讓我嘆爲觀止的就是那個常識問答比賽-《溫故知新》,那些參賽的同學又是什麽也懂的;而我雖然和他們同年級,可是我大部份的題目只能張開口,如像傻瓜一樣呆在電視機旁看著人家在表現!

這幾年雖然互聯網大熱,很多人正在投訴著資訊爆炸而消化不來之際,我卻留意到香港小朋友的常識反而退步了;我想正很大程度上是從前的家庭忙于工作,對小孩的管教比較放鬆,而讓我們可以實質的接觸不同的事物,可是現在因爲家長的保護主義,小孩子得到的知識大都是從書本或是互聯網上得到,但很多時候礙于各事的相連而書本或互聯網上有局限時,小孩卻無從反證,結果就變成了常識不足。我只是擔心長此下去,香港的新一代會變得愈來愈蒼白,誇張的說,這又可能削弱香港的競爭力啊!

No responses yet

Jul 27 2007

閉關修練中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近來極其沉迷于滑沙板中,再加上剛從妹妹那邊拿到了《哈利波特》的結局篇一書,沒有太多的時間下,再加上酷熱讓人頭腦不清,我暫且閉關一下啦,呵呵!

No responses yet

Jul 26 2007

駕崩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心情

今天大部份的報章的頭條都是九龍皇帝-曾灶財“駕崩”的消息,當然不可避免地用上大量“集體回憶”這個名詞;現在的情況就是任何的事與物有著一些年資的話,都會給冠上了“集體回憶”這個名字,彷彿要不的話就沒有聚焦點一樣似的,實在讓人有點幾煩厭。

其實對于大部份人來說,曾灶財之所以著名是因爲他在過去很長的時間,都在市區的各處用毛筆寫下一篇又一篇的文章,來“宣示”他實際上是九龍半島的擁有者。而起初大家只視他爲一精神有問題的塗鴉者,直到十多年前開始,有藝人在其作品中提及曾灶財的作品後,才有人開始留意此位“九龍皇帝”;而更讓曾皇帝的名聲廣爲人知的,是由“軟硬天師”和鄧達志先生分別使用他的“墨寶”來作爲其的唱片封套和服裝的創作意念,結果是産品大受歡迎。繼後也有不少設計師以向曾灶財致敬爲名,而推出各種以他的墨寶爲主題的産品,在我看來其實只是一種巧取豪奪的行爲。

不過到最後我也希望政府能保留他在天星碼頭的碩果僅存的作品以供市民參觀,畢竟他也是我們在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的其中一個Icon。

後記:很想寫好這一篇文章,可是還是一字曰之-亂。

代郵:Eggsplash,我想買的那張相是三年前的保扼維港-藍絲帶行動。

No responses yet

Jul 25 2007

書展又來了

Published by under 打書釘

早兩天有朋友問我到過了今年的書展了沒有,我很乾脆的說沒多大的興趣;原因是我既怕人迫人,也對藝人簽名沒大意欲,我還是喜歡靜靜的在不同的書局中尋寶,當中的喜悅和在書展中一窩蜂的心情很不一樣。

今天在都市日報裏看到邵家臻先生的一篇“丘世文陪你去書展? ”,文初故意的和《香港商報》的“商報時評”抬摃,源因“時評”把書展的功用無限放大:……足見回歸十年,香港不但延續了中西彙集的文化,還孕育了閱讀思考的風氣。倘可配合旅遊活動推廣此風,實可為香港帶來多方面的好處……說實話我從來不覺得香港的愛書人有多大的變動,嚴格來說只有去買投資指南的朋友多了,而其他類型的讀者還呈那一群吧。書展之所以人潮衆多,我幷不排除有著害怕落伍感覺的朋友也有一定數量;而更有不少只是追星族而己,爲著看偶像藝人一面,費上數小時來排隊領取簽名,而書本內容卻又不甚了了,更差的還有拿著簽名書藉拿去炒賣的,所以說多了讀書人?我寧可說多了文化投機者吧!

No responses yet

Jul 24 2007

緣慳一面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昨天妹妹打來說有三張今天晚上的英超挑戰賽的門票,只可惜我因上課關糸而不能入場;現在企圖再找星期五決賽的門票卻也全部售罄,只好那天乖乖的回家看電視。只是不能現場的看到利物浦有點悵悵然而已,我一定會在利物浦的晏菲路球場清折前到英國看一次他們的!

No responses yet

Jul 23 2007

光與影

Published by under 談情說教

從相機的觀景器看出去,一秒一秒的過去了,還是按下快門,最後只好輕輕的蓋上鏡頭離去。

從什麽時候拍照變了一樣對我來說如此難掌握的玩意呢? 上了攝影課後,每一樣的技巧都有著比較深刻的認識,可是所拍的照片數量反而銳減了;我相信是因我把導師的一句說話,放得好像金科玉律一樣,就是每一張照片都是一件藝術品,我作爲一件攝影者是有責任把這故事透過照片傳給觀衆。

所以在我不能從觀景器來感動自己時,我又憑什麽去讓觀衆明白我想表達什麽呢?我還在思索中。

No responses yet

Jul 22 2007

似水流年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已過去的

一說起似水流年,我總是馬上會想起梅艶芳小姐,可想而知當年梅小姐的這一首歌有多流行。

過去其實也寫了不少小時記憶的文章,如“偶像回想”,“父親”,“愛哭鬼”,“香港情”和“偉景樓”等等;有時覺得很有趣的是,我們一方面對未來充滿著信心之餘,另一方面很多時候還是覺得過去的時光總是好一點。那天在小蓓的網頁裏看到她寫到她最開心的時光就是念中學的時間,我的反應是我也一樣,原因中學的時候每位同學都是單純的,而且男校的同學間一般都來得較爲親密,所以到現在最好的朋友很多就是源自中學的同學(噢,忘記恭喜阿迪的小孩誕生!);雖然大家已經認識了二十多年,可是以前發生的事就好像只是昨天一樣,而且每一件都是那麽美好和可堪回味的。

No responses yet

Jul 19 2007

我不快樂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究竟想在生命或是工作上得到些什麼或是達到什麽目標,我自己一直都有著一點點的迷惘;尤其是近這三個月,更加好像什麼也提不勁來似的。每天晚上回到家中總是感覺有著很多的事情要完成,可是我還是不斷地漫無目地寧可在網上游走,而寫的文章更加是不知所謂,縱是看著心愛的書本或是電影,我還是在發呆……

No responses yet

Jul 18 2007

手錶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您有多少只手錶?

曾經看過有人說全世界有一種東西是對人人公平的-就是“時間”,不管您是富或貧也是每天二十四小時不會多出一分一秒,也不會因您位高權重而爲您停下來,鐘錶就是唯一記錄和量度它的工具;而不管手錶的外型是如何正經或是古靈精怪,也不管是鑲滿鑽石的名貴手錶抑或是幾塊錢的電子跳字錶也好,它都能把每天廿四小時準確的顯示出來。

我有六只上班的手錶,當中包括三只自動上鏈錶,一只手動上鏈錶和一只石英自動錶,消閑手錶更接近一百只;對,您沒有猜錯,我曾經是那只名牌瑞士塑膠手錶的收藏者,不論石英自動,自動上鏈的和三針(Chrono)的,我也買了不少,甚至有一些是高于市價買回來的。在那一段瘋狂的日子,基本上我兼職所掙回來的金錢全都乖乖奉上給這間每季至少推出超過一百種不同款式的錶廠,不消說,現在這些手錶就只是放進櫃裏,于閑時才再拿出來觀賞。其實我最喜歡的款式幷不是那些金光閃閃或是鑲有鑽石的名貴手錶,反而是那些什麽裝飾也沒有的手動上鏈手錶,只可惜由于現代人怕麻煩而讓名大錶廠愈來愈少生産手動上鏈手錶;手動上鏈手錶無疑是比較麻煩,用家需要每天也爲手錶先上滿發條才能確保手錶運行,但那種由發條所産生的滴答滴答聲實在悅耳非常,由石英自動錶所發出的生硬滴答聲所不能相比的。

我也曾經試過在網上的拍賣網站買過一些中古的手錶回來,雖然價錢也不算太貴,不過很多時候因爲其年紀也不少的關糸,幷不是每一只都能運行順利,而且爲著讓它們運作流暢,買者也需要付出一點金錢來保養它們,這也是在網上購買手錶要留意的事情呢。

No responses yet

Jul 17 2007

再發現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心情

三十多年到上星期六才是第一次到太平山山頂看香港的夜景,終于明白在世界各地爲什麽這麽多遊客,特意來到香港看這一片熣爛的夜景,因爲實在是太美麗了。攝影課的導師說得對,我們覺得平平無奇的香港景緻,其實只因爲我們住在這裏而習慣了;而攝影就是希望透過相機,把拍攝者想表達的構思透過底片刻劃出來,而當中亦讓我們重新再發現各種事物的新角度。

我以前也說過希望可以在不同的區份拍一些照片,現在正計劃在晚點沒這麽熱的時候可以開始實行這個想法吧,其實可能昨天在網上看到的一個提議也是一種方法,就是從屯門行路出尖沙咀,呵呵。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