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September 14th, 2007

Sep 14 2007

不知所云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談情說教

九月九日香港馬季開鑼日,馬會破天荒的容許未成年的青少年進入馬塲,不過只限于各大馬主的兒女;我不知背後的道理,據馬會之稱是因爲應香港馬主協會的要求,這又引發另一套邏輯上的問題。第一是爲何只是容許馬主的子女進場,而不是其他的公衆人仕,是因爲此等小朋友特別和市民大衆有所不同,還是要刻意的培養一些所謂特權階級呢?另外既然未成年的青少年可以進入馬場的話,那各區的投住站不就可以開放給所有的市民,最少也要給小朋友參觀吧?

可悲的是大家對馬會此種明顯的社會階層分化,竟然沒有多大的反應,反而把精力去爭辯這是否鼓吹賭風;哈哈,這點我可以放心的代馬會答,一定不會!因爲我們整個社會基本上就已把各種的賭博“神化”了,難道你認爲現在的股市不就是鼓場,可是我們是不停的封一衆炒家爲什麽股神,然後現在看各報章的運動版和馬經也沒有什麽分別,大家又何曾哼過半句;還是那位丘鉅淙馬主來得坦白:(賭博)什麼叫不好?我也賭博,賭博是不對的嗎?不過我好奇的想問丘先生一句,如果他女兒每天都呆在麻將枱上渡過的話,我想丘生應該也會誇獎他女兒的專注吧?

而在這事上我們更看到一釋衆的所謂的名流鄉紳的僞善,我在這一個星期不曾看到有一位人仕走出來鞭韃過馬會這措施半句,或者他們不敢得失衆馬主或是馬會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請您們這班所謂的上流社會—收皮啦!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