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7

Nov 30 2007

新的一葉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社會民生

對不起了朋友,這幾天還是讓我寫一寫陳方安生吧,因爲我真是相信我們需要站出來,來維護一位真正能代表我們的候選人;而不是那些爲了選舉,寧可戴上假面具來欺騙選票的笨旦。

上從政府官員(尤而林公公的咀臉爲甚),下到趨權附勢的政棍和演藝人,無一不看風駛利的一面倒地支持那位曾經輕蔑我們香港人的葉太(我只希望當年走出來遊行的藝人不要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就好了)。我同意一位網友其文中所說,葉太只是執行她的職責,但我不同意我們對此人的喜惡是因爲她的工作性質而引起,我想大家是因爲她完全無視我們的意見所以憤怒;還有我也同意他說的零三七一也不全是反對廿三條,不過那肯定是一群熱愛香港的市民爲了不想香港再沉淪下去而作出的行動,今天我們實在要再走出這一步,說給那群只爲了自身利益的政治寄生蟲聽,我們是可以靠我們來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的。我絕對的尊重大家有著投票給任何一位候選人的權利,我只是希望那些收到一些組織打電話來“希望”您能投要給葉太時,墾請您可以認真的把握您的權利,來讓您那寶貴的一票投給您自己心目中最適合的候選人而已。是的,或者陳太是不夠貼近民衆,但立法會是討論大是大非的地方,而不是給那些閃閃縮縮的老鼠在偷吃的場合。

其實這幾天我一直有一個問題想問問葉太的,就是那天她辯說要先由選委會先選出一群特首候選人的原因,是免得跑出一名偏激的候選人,聽上去好像是蠻有道理的,不過我有興趣她會怎樣評價那些將會在星期天投她一票的朋友,既然他們能不計前嫌的想把你送上立法會,爲什麽你不相信他們不可有能力選出一個合適的特首呢?爲什麽你是不肯還是不敢相信其實市民是能做出正確的決定?一如譚耀宗在區議會大勝之後,喜不勝枚的說市民的索求現已經再不一樣,那究竟你譚主席還怕什麽普選呢?那究竟你們所說的民主是什麽的一回事?

另一方面選舉工程演變到現在,我覺得很有趣的就是情況有一點好像變成我們們小市民和一些知名人仕的鬥爭,君不見葉太的助選陣容是如此星光熠熠,而陳太反而是衆叛親離卻得到市民的愛戴;我不會說陳太有多麽的好,實在她也有她的缺點和不是,只是我希望大家能兩害取其輕而已。我真是不想整個香港島都是充斥著維園阿伯,尤其在Youtube見識完當年這群逃離祖國在海外荀且的現存愛國者的一言一行後。

最後這兒有一套由Rebuildhk制作的短片,有興趣的可以看看來支持。

[youtube DpYEJkIWVZQ]

No responses yet

Nov 29 2007

在睛朗的一天收檔

Published by under 我愛夢工塲

剛過去的周未看了兩套電影,不約而同都是同一感覺,就是很很很一般,而其中除了“在晴朗的一天收檔”外,還有在暑假時上映的大片“變型金剛”。

變型金剛之大收而故事性薄弱,甚至在結果是有一點落雨收柴的感覺,卻能大收旺場其實是一點也不意外;始終在漫畫已有一定的捧場客,再加上傳媒的全力吹噓,一衆“潮人”焉能不乖乖進場?而“在晴朗的一天收檔”說的是一個用上樂觀的態度來對待逆境的故事,可是在我個人而言,空有一班好演員卻沒有一個扎實的故事來配合,實在是浪費。不過換了另一角度來看,這樣的一個故事也有人敢去投資,其實也是很有趣的呢。

後記:想借這兒回應杜導演在蝙蝠俠于香港拍攝時,埋怨香港政府甘爲外語片多作配合,而港産片卻從沒有如此優待過;我想是的,除了可以宣傳香港以外的考慮,政府今次真的是有點“親疏有別”,但又很難責怪政府的,原因是人家老外整個籌備計劃是如何的絲絲入扣,可以讓有關部門大加放心,而我們的港産片就還是停留在“飛紙仔”的情況,試問可以如何配合你呢,請問?

附錄:在網上看了一套短片,原來香港人的素質是如此的高呢!

[youtube fS30QyWCg9w]

No responses yet

Nov 28 2007

我需要您的幫助

Published by under 苗圃行動

昨天在吃午飯時看見苗圃行動在舉辦一個北京助學籌款的活動,我是希望參與的,但我需要的是在十二月十五日前籌得最少五千元的捐款才能參與,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支持。

如有興趣,可以電郵或在這兒留言給我,好嗎?

截至現在:善款已有6,101。

No responses yet

Nov 27 2007

小男人周記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最近在文字媒體和電台中不斷宣傳舞台劇《小男人周記》,在我這一輩三十多歲打上的男仕們中,我猜應該超過五成的朋友都有聽過這個當年非常受歡迎的廣播劇。

老實說我現在只記得男主角叫阿寬,和他是不知爲何地很受身邊漂亮的女性動物所歡迎,而且周旋于衆女之間也是揮灑自如和逢凶化吉,想想也覺得夠吸引吧?所以應該不太難明當時我會如此喜歡這個節目,就是阿寬滿足了一般平凡的男仕如我,那種妄想美女不問什麽的垂青自己的願望;繼後那一段時期在市面上出版的小說,不少也用上類似的題材,而且銷量也不錯,畢竟男仕心底中都想能坑上如此不能相像的美好事情。

闊別十多年,終于在舞台上重演這一場當年我們的一個夢想,而選了新一代性感女神陳法拉小姐飾演第三者這一角色,實在讓人期待萬分;現在只剩下一個問題而已,就是現在還能買到票子嗎?

No responses yet

Nov 26 2007

天水圍城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今天看了一篇文章,作者說道除了覺得天水圍欠缺足夠醫療支援外,他其實幷不認同天水圍的居民不去工作,是因爲承擔不了高昂的交通費,最後寧可依賴政府的綜緩來過活。不諱言,我也有同一想法。

社會上的壓力團體不停的大聲疾呼說要幫助低下階層,我的觀點是那我們應該幫得去那一地步?退後一萬步來說,從他們開始選擇天水圍的公屋居住開始,其實他們已經接受社會和政府的幫助中,原因是從房屋租金上來說已比其他地區便宜,更不要說和私人樓相比吧;另一方面當然也由于他們選擇了這些偏遠地區,也讓他們可以加快了改善生活的速度。不過刀有兩面,這些好處同一時間也有不同程度的短處,如整個社區的配套不一定如其他地區的完善,而且也要負擔高昂的交通費與及其它的種種不便。但是我們整個香港的歷史不就是低下階層不斷的努力地透過學習和工作來改善生活,而不是乞求政府打救嘛;您可以說我冷漠,但我仍然是這樣說,那一個從低爬起的人不是都經過這一關的呢? 有時候我們不得不接受現實的殘酷,在任何社會中沒有能力的人是活得很苦的,但這不代表把這些人判處了死刑;政府設立了最低的社會保護網,而在這條綫上的朋友就要努力的憤鬥來改變您自己的命運。誇張一點來說,就算是交通費和工資一樣也要好好的幹,原因是要是放棄了這一步,就代表著白白放棄了那改變命運的鑰匙。我還是覺得樂施會的廣告說得好,他們不會只給幾尾魚予有需要的人就代表著完成任務,反而是要讓他們學懂怎樣去養魚才算大工告成;因爲那些慈善團體知道的是,唯有是如此作法,才能有效地助他們永久的脫貧。

我還記得小時候,父母又打又駡,苦口婆心的勸我好好的念書,要不長大後沒事幹,我想我要多謝他們的遠見;老實說念書有多厲害也不代表有機會發大財,但她真的賦予了我們一個機會去憑著知識來改善生活。當然怎樣去把握這一點,卻是永遠說不準的了,而需自己去領會了。

No responses yet

Nov 25 2007

民主、不民主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社會民生

想了很久,還是想不到這個題目應該寫一些什麼,結果決定借題發揮多寫一篇立法會補選吧。

我是香港區的選民,就近日的市面情況看來,我想我早两天在這裡所作陳太當選的預告將會落空了;我不得不佩服的民建聯的總動員力量,利用在地區上一早已建立好的關係網,再加上一班社會“賢達”的錦上添花,為這位在零三年廿三條時看不起全香港人的葉太竟能穩得超過三成的選民支持,實在是厲害非常。從民建聯或友好機構爲葉太聯絡各大的晨運組織造勢,到有一些莫名奇妙的人打電話來,說什麽是您朋友的朋友,希望可以一起投票給有承擔的候選人葉太等等的舉動,可想而知其實建制派爲這議席也是志在必得。

先不說她的虛僞道歉,還是說她對所爲民主的看法,有趣的是在這個社會大氣候下,無論是真心愛民主還是假意的,都要大聲疾呼地道民主萬歲;君不見譚耀宗議員在區議會勝出以後,會說這個選舉其實是由未有條件作普選的市民的選擇嗎?當然不會啦,不過究竟有沒有記者仁兄會有興趣問一問這一群唯命是從的類似人型的東西嗎?于是乎,爲了贏得選票,葉太除了“爲”廿三條的推銷態度道歉外,也要假猩猩的要支持二零一二作普選,不過就要預設關卡,以作保障市民的利益云云。

我想我不會奇怪葉太的當選,但我會感到很失望;我一直的觀察葉太,其實她和以前沒有多大的分別,她現在只是避重就輕的對付一切敏感問題,然後刻意的營造她才是廿三條的受害者,不過翻看她當期時的那副咀臉,實在是從來沒有把我們的意見放在內,今天竟然還和我們奢談民主?我想問我們香港人是否就是這般一個傻瓜,我想這次補選結果會告訴我的。

後記:下周題目是“日本文化”。

No responses yet

Nov 24 2007

危基當前

Published by under 打書釘

剛看完了麥克。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的新書Next(危基當前)的中譯本,說的就是這幾年間在社會上爭論不休的話題-基因工程。書中利用不同的角度去描繪和談討基因工程中的發展方向和失控後果,再加插在這門看似無限收益的工業中的一些巧取豪奪的行徑來組成這部書的故事大綱,而結局就是作者的一貫寫作手法玩弄科技的人們到最後都是作法自縛。

基因工程曾經被看似對一般人來說是遙不可及,卻其實在我們生活不知不覺中已經是腑拾皆是,如最普遍的基因改做的馬鈴薯,或是其他的農作物,說道是有效抗拒害蟲和農藥的破壞云云,而天知道究竟在市面上出售的食物是有多少給改造過,又或是對人體有著什麽影響?我覺得人類最可怕的就是我們永遠的都認爲我們可以擁有科技來改變大自然,然而卻不明白我們實在對自然界的所知甚少,每天只是借改善生活之名而在行傷害著我們所居住的地球之實;我是有此相信,在過去的四十七億年的地球史上,我們人類其實不是現在才出現,只是我們的祖先和我們一樣也有著只顧自己而不管環境破壞的基因,結果導至整體滅亡再至萬物重生的不斷循環下去,可悲的是我們又再在這宿命中踏上了寫好的結局。

No responses yet

Nov 23 2007

再見英倫

Published by under 足球

剛過去的一星期相信是英倫三島足球史上的黑暗一章,原因是除了威爾斯是早早已在歐洲國家盃外圍賽出局後,另兩支最有希望出綫的球隊,蘇格蘭和英格蘭也雙雙在分組賽最後一輪賽事中緣盡歐國盃。有趣的是這對難兄難弟其實在此場賽事前也是大好形勢的,當然論影響還是英格蘭的出局對一衆亞洲球迷較大;畢竟大量的亞洲球迷都是喝著英國聯賽的奶水而長大的。而且也因爲英格蘭的出局,對一衆商家也帶來難以估計的損失;隨便的想到的已有球衣店,足球博彩商,酒吧食肆,甚至高價買下明年歐洲國家盃播映權的內容供應商等等。

威爾斯和蘇格蘭之失敗,很大程度上是因爲限于球員的質素,可是英格蘭簡單地想就是領隊的不濟;從來都想不明白爲什麽前瑞典籍領隊艾歷臣離開以後,會找來了麥卡倫來補上此一職位?我想某一程度上和其國家足運所擁有的光輝過去不無關糸,就是號稱足球強國的英格蘭沒甚理由找不到一名像樣的本土人,作爲帶領國家重拾昔日光輝的領頭吧。只可惜出産了不少好球員的英國在此層面上實在是太不爭氣了,找來找去也是蜀中無大將,到最後把這重責放在爲前領隊作了多了副手的麥卡倫身上,而希望他在揣摩學習了艾師這麽的一段時間後能有所建樹。問題卻是在他帶領英超球會米杜仕堡時,已顯出他低劣的排陣和領導能力,這還可歸咎于他所帶領的球員質素,可是到了國家隊時,他的選人能力其實也沒有絲毫的進步,這才是整個英格蘭國家隊失敗的原因。

從一上任就把碧咸擠出一隊之中,雖說碧咸幷不是一等一的球員,可是他在場上的感染力實在是非常的大,而且他還是前隊長來,可知道在英格蘭國家隊上當上隊長是何等的光榮,現在卻視他如草介,我想不多不少也會對整個球隊有一絲的影響。另外上任了一年還是沒法解決從前的排陣老問題,艾歷臣所創的鑽石中場排陣,一直都給人非議著成效不大,最主要的原因是雙特-林伯特和謝拉特就如正反兩聲波互相抵消,而發揮不了他們在球會的一半功用,幸好從前還有碧咸在右邊的傳中球和百步穿楊的罰球來掩飾了這個弱點;可是當麥卡倫棄用碧咸後,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就更加容易顯現出來,一直的勝利很多時候也只是單憑球員的質素所取勝,可是當遇上對手有出色的領隊時,個人的努力和天資也就不容易扭轉局勢了,如克羅地亞兩仗的勝利和俄羅斯主場的反敗爲勝就更反映麥師的能力不足了。

最後麥師在出局後的表現也是讓人失望,既要爲出局負上全責卻又不願辭職,結果要勞動英足總主動提出解約,也可算是毫不留情了;還望英足總可是用人唯才,能找到一位如雲格或是希汀斯等級數的領隊回來,而讓我等球迷能重拾觀看英倫足球的樂趣。

話說回來,其實這次的英隊之失敗和香港民主黨之大敗一樣也不全是壞事來的,原因可以透過此事來過痛定思痛,或者可以更上一層樓,可能有更美好的結果也說不定。

No responses yet

Nov 22 2007

日出而作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實在很佩服那些對自己生活很有紀律化的朋友,我一直都想把自己的生活規律化起來,如每天跑一段路,看一會書,聽一會音樂;只可惜懶散的我,每每會找一些籍口來逃避,如我早前說的太陽計劃,只是做了不夠一個月就舉手投降了,不過不好意思在這兒告訴大家而已。

我這一陣子又開始重新計劃自己的每天的生活,極度希望能每天六時許起來跑步,然後看半小時的書,跟著上班;下班後吃過晚飯,回家寫寫文章,看看我積存已久的電影劇集。

只希望能持之有恒吧!

No responses yet

Nov 21 2007

回頭路還是百花齊放?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我在想其實周日名采究竟回到從前由我把大家連起來,還是好像現在2.0由大家各自做連結呢?

老實說,我是享受把大家連起來的感覺,原因是好像讓這兒成爲了咖啡廳,每星期一群朋友就來這裏相聚一下。

我可以知您的想法嗎?

No responses yet

Nov 20 2007

反對捕鯨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早兩天看見新聞報導,日本派出一艘捕鯨船到南極海域捕捉超過一千條鬚鯨、長鬚鯨和座頭鯨以作科學研究之用;可是全世界的人們都知道,他們其實是拿來食用的吧。

有說英國人虛僞,我說日本人其實也不遑多讓,從不斷的否認曾經侵略亞洲的舉動開始,到一些老字號隨便的篡改食物標籤上的資料,或是今天借科研之名來獵殺日漸絕種的鯨魚;其實真是如此覺得日本人其實和我們現在內地那群認錢不認人的同胞沒有兩樣。更可恥的是,日本是一個高度發展的國家,人均收入和教育水平顯著的高于區內的其他國家,可是耍起無賴來時,比那些發展中或是未曾開發的國家更加不堪入目。

我同意很多日本人的東西和辦事中所追求的一絲不荀實在值得學習,可是同一時間我們對這些甚不文明的舉動實在應于譴責;有時候我實在是想“日本陸沉”那一個虛構的故事會成真的……

No responses yet

Nov 19 2007

民建聯大捷的我見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昨天的區議會選舉,民建聯從零三年大敗那一役的陰影中完全走出來了,在全部四百零三個直選席位中贏得了一百一十五議席;較之上屆的六十二席遠遠的多出八成五,與九九年的八十八議席比較也多了三成二,可說是民建聯是連本帶利的把泛民壓下去了。

如果單憑傳統智慧因投票率不足而導至泛民之選情不利的話,我想這未免太簡單化了這個結構性的困局,與及泛民對整個局勢的無能駕御。打從第一天立法會和區議會的遊戲規則就是不一樣,地區工作從來都是由小恩小惠開始,而政治大議題只是很偶然的機會才能變爲主角,一般市民都區分得很清楚;然而零三年七一那一役的社會氣氛,實在讓泛民太輕易地把一直在地區工作非常出色的民建聯轟下台來,而早把今天的敗根種下。可能有朋友會反駁民建聯是資源充足,而讓其地區工作支援充足,我對此說法幷沒有太大的反對,只是奇怪著那一個地方的非建制派不是受同一個因素所困擾呢?相反除了外圍因素,泛民是否應要反省整個地區工作的策略呢?香港人素來現實,在地區工作上把政治議題放在先發表上,是否本末倒置呢?有趣的是,民主派的高層是有很好的政治願景,可是中低級的卻沒有確切實行的能力;而建設派的高層就只是傳聲筒而已(又或是不敢向阿爺說出自己的想法),而中低級的卻有高服從性和不錯的實行力,這就做就了兩派人員于立法會和區議會的表現區別。

不過有危才有機,雖則在區議會選戰中的大敗,對泛民主派其實也不無好處,原因是他們應該明白不要再緊抱一些所爲“重大”的政治議題來作資本,還不如切切實實的去想他們自己的路向。不過我想他們現在要先解決的就是各大門派的整合,要不我相信在明年的立法會的選舉中泛民會遭受比今天更大的挫折。就形勢上而論,民協其實從來都只是一個地方政黨,社民聯和前綫一定程度上算是沒甚影響力的小團體,而曾是香港民望最高的第一大黨民主黨現正因青黃不接而步入衰遏期,而公民黨一直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觀乎種種分析,這種各自爲戰的情況正爲整個香港民主進程敲上喪鐘。我是如此希望在泛民中有一位能如戰國時的蘇秦能合縱泛民的各門各派,再從新的計劃和出發而在零八年的選舉中贏上漂亮的一戰。

附錄:今天我反而大膽的預言,于兩星期後的立法會補選陳太會大勝葉太;要不的話我想泛民在香港政制發展上的前途也可以行人止步了,希望我預測無誤吧,至于理由請容許我在十二月二日後再說明吧!

後記: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去屆空降到觀龍選區的何秀蘭小姐,爲什麽今年棄選呢?那您其實算不算出賣了四年前投了您一票的街坊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