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2009

Dec 18 2009

七 京城聖誕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踏進十二月,京城的氣溫猶如電冰箱一樣,每天最高溫時還不超過五度,清晨和晚上很多時候都會跌到零下五、六度,這兩天更跌至零下3度到零下9度,理論上如果一絲不掛在外的話,一定時間後是會變成冰鮮人的。一般的北京人在嚴冬中都會穿上兩三條褲子以作保暖之用,又或是穿上比較冗腫的羽絨外套,而我作爲一個貪靚的男仕,當我上班時一定不會穿上任何的打底褲,也肯定不會穿羽絨外套免得看起來不夠瀟灑,呵呵。

在內地基本上是沒有聖誕假期,不過作爲一所MNC,我們管理層很體貼的讓我們在聖誕節和聖誕節翌日休假二天,反正其他國家的同事也會在這段時間休息,所以我們內地也作一個順水人情來讓大家高興一下。細心留意一下,在辦公大樓甚至街上的老外是明顯減少了,我猜和他們在這所謂的Holiday Season回老家和親朋戚友共渡佳節,也讓自己好好的沉澱過去一年在這片大地上所學的“國情課程”。雖是如此,東方廣場還是擠滿了來買禮物的人,眼看這樣,心裏在想東西融合這調兒開始在北京落地生根了……

這其實也是我第一次在外地渡過聖誕節,一直都覺得聖誕還是要冷一點才有氣氛,所以在北京渡過也挺不錯;我本嘗試相約小麗在平安夜那晚一道外出吃飯,但不知爲何整天她沒聽電話,那就晚點再找她吧;放下了電話後,走了到一樓的星巴克買咖啡,赫然發覺星巴克員工的制服已悄悄地換上了聖誕服飾,而背景音樂也播著各種各類的聖誕歌。就在呷著那杯聖誕時段才有的薑汁鮮奶咖啡,看著那夜色隨隨的伴著飄雪落下,口袋裏的手機響起來,是小麗的來電。

我相信這個平安夜應該會是有點不一樣。

No responses yet

Dec 17 2009

As time goes by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從來都不知道和您是如此的疏離

從來都不知道在聽一首歌可以是如此的給觸動

從來都不知道原來是可以如此的落寞

寫在聽著《無與倫比的美麗》的回家路上

No responses yet

Dec 16 2009

o架妹大戰機械獸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今日中飯的時候和同事聊起那天從上海回來時,港龍上的一位空中服務員姓明叫天,然後愈扯愈遠的說起那些電影片名的翻譯,同事J說覺得還是香港的譯得比較好一點,其中一個例子是The Day After Tomorrow,內地譯“後天”,而港譯是“明日之後”,另一套是港譯“鬼眼”的The Sixth Sense,而台灣就直譯爲“第六感”。

席中同事A說其實那些色情片的片名“創作”才是最厲害,例如:

  • 人肉打椿機(非常清晰明白)
  • 地鐵強姦999(懷疑是創自銀河鐵道999)
  • o架妹大戰機械獸 (厲害到說不出話來)
  • 性愛·散餐·飛機餐(一看就知道是在飛機上發生啦)
  • 大波大利賀新春(賀年佳品)
  • 色情西遊記(語帶雙關吖)
  • 你知道我在?你嗎(當年張洪量一首街知巷聞的名作)
  • 鹹濕醫生俏護士(天作之合)

我們覺得最厲害的是,這些戲名大部份都不是太露骨,而是要看官有點想像;不過隨著VCD/DVD和互聯網的興起,那些專門播放色情電影的影院也逐漸式微,那所座落在油麻地果欄非常著名的“油麻地戲院”(別片漿糊戲院)也一早倒閉,在我的記憶中應該已沒有什麽專門播放色情電影的影院留下來的吧,結果也讓這門獨門絕技在時光中流逝了。

附郵:南京的相片請看這裏

附郵二:投資版也更新了。

9 responses so far

Dec 15 2009

小數學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那天在南京吃早餐時,點了餃子後,突然想起一些好智障的問題,分別如下:

  1. 如果中國人每人都點一盤餃子,二兩起,那即是每一餐就是1.6億斤餃子,等於145萬個150磅的成年人重量,即五份之一的香港人口
  2. 現在很多的餐館都是用即棄筷,假設每一餐我們用上13億的即棄筷,即是根據地球之友所說每一餐我們其實要砍伐32萬5千棵樹
  3. 假設現在每人喝一杯200毫升的水,那每一次就是喝去香港每天十份之一從東江水所輸過來的量

所以突然間覺得其實在這一個如此多人口的國家中,原來每一件事的發生是會産生如此大的後果,我現在開始再品味那句國情的意思。

4 responses so far

Dec 14 2009

那一剎的淚流披面

Published by under 足球

很可惜很可惜的剛過去的星期六,由於身在南京的關糸,無緣親眼目睹香港足球隊擊敗日本隊;直到昨天回港以後,在回家途中已經急不及待地在車上用手機觀看youtube大家上載的片段。

雖說日本和南韓不是派出國家一隊來參加此次東亞運動會,但勝利始終就是勝利;我想這場賽事讓香港人這麽投入激動,很大原因是一種自我投射,其實香港人向來都自負,只是這十年來無論政治,經濟和社會民生各方都陷入低潮,而一向弱勢的香港足球隊竟然在這樣一個綜合運動會的舞台上奪得一面價值千金的金牌,仿佛讓我們有著一種吐氣揚眉的感覺。

我一直看那些不同電視台的新聞報導,心情沒有一刻平復過,而感動眼淚更是不停的流下來;老實說我不相信香港足球會因此突飛猛進,但她在我生命中確實有一刻喚起我身爲香港人的驕傲,多謝您們,We are Hong Kong。

[youtube HBw0yukhm7M]

2 responses so far

Dec 13 2009

文雅的粗人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從少也沒有什麼眼睛的毛病,如近視或散光等,其實想想都算有點幸運,因為我基 本上對自己的眼睛沒有多大的保護,這麼多年來都是躺在床上和在行駛中的交通工 具看書,又或是在黑暗中看電視,還好等現在也不因為這樣而讓視力變差了。

也正因為如此,我一直都不用配戴眼鏡,直到最近才有所改變;話說早陣子看了郭富城的風裡密碼MV後,心想還不如戴上眼鏡來轉轉型像。告訴了朋友R後,結果在他大力“鼓勵”下,我在銅鑼灣買了現在這一對眼鏡;卻原來選購眼鏡也大有學問的,無框有框的,什麼物料,型狀等等,要不戴起來的效果可以差天共地呢!跟著又發現和自身的髮型又要配合,太短的只會土,長一點會文雅一點,然而我已經有差不多十年的時間沒有把頭髮留長了,也要一點時間來適應。

噢,忘記了告訴大家戴了眼鏡的效果,朋友G叫我把它脫下來,原因是她覺得我還是適合粗魯一點,哈哈。

**********************
Wordy – 眼鏡的意義

今星期由Wordy出題,題目是EQ。

3 responses so far

Dec 12 2009

南京·南京

Published by under 遊記

這次的遊記會和過去所寫的風格有一點不一樣,因爲今天的南京行是巧合地做出一個主題來,再引發了一些想法,所以想用另一種的寫法寫出來。

昨天晚上來到南京時已下著一點小雨,今早起來後雨勢沒有停下來之餘也只是更大的了,仿佛爲我今天的行程奏起了序幕;從酒店先到中山陵景區,然後再到靈谷寺和明孝陵,三個地方都不約而同和死亡有著莫大的關糸;下雨天時在這三個有著歷史,有著沉重,仿佛更襯托著他們的淒然,起碼在那一刻我是這樣的認爲……

卻原來這只是爲著我今天最後一站- 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所搭設的舞台,其實一直都有看關於日本侵華的資料,只是沒有這麽密集的在一個小時不到的時間看著這麽多違反著所有對人類行爲認知的暴行,那種對心靈做成的沉重感,讓我一直都感到頭皮發麻。在離開那兒之後,我沒有馬上的跳上交通工具,而是在雨中默默的走,來讓我那沉重的心情好好的沉澱著。

1937年12月13曰,是南京大屠殺開始的那一天;今天是2009年12月12日。

IMG_8424

後記:我真的希望可以在紀念館沒有任何售賣紀念品的商鋪,可以給受害者一點尊重嗎?而不是一走出來有人跟你叫賣雨花台石或其他的商品。

後後記:今日不幸地把伴我已經3年的相機弄丟了,有一點想哭的感覺。

延伸閱讀:
大屠殺72週年南京舉行多項紀念活動

No responses yet

Dec 11 2009

六 傳奇的誕生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上次回港参加王子的婚宴時,看到香港政府用上”一個傳奇的誕生”來宣傳在十二月舉行的東亞運動會,雖說在內地對東亞運動會的報導其實並不算多,尤以和去年北京所舉辦的奧運會來相比時,簡直可以說其實是不受重視,還好要多謝youtube的存在,讓我可以在國內看到不少東亞運動會的消息,一方面爲著香港運動員成績破來歷年的紀錄,另一方面卻是滿腔憤慨。

我一直以為香港的專案管理在亞洲區是數一數二的,只是細看這次從籌備到執行整個東亞運動會,實在把這塊金潻招牌徹底的打破了,還妄想伸辦更大型的亞運會,我想還是算了吧。一直我覺得香港人在內地人急促進步下而仍然在職場中可以自處,某一程度上是因爲我們的統籌力,親加力和國際視野,而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強大的應變能力,我們香港人永遠會有Plan B,再好一點甚至有Plan C。但這次東亞運實在是失敗中的失敗,宣傳之淡薄實在是大型活動中少見的,先不管那兩只吉祥物(東仔和亞妹)的超低認知度,甚至連想買他們的紀念品也甚難辦到。更令我驚訝的是有些項目需要取消,是因爲場館趕不及完工,也有說場館的設施不善而影響運動員的表現;我身爲一個專案經理,我真的不能太接受這類型的項目失誤。

作爲一個籌備經年的項目(Program),應該從一開始時先一個可行性報告,然後由那位沒甚大腦的香港奧委主席爭取到這項目的舉辦權後,不就是馬上進行一個Gap Analysis以找出需要興建和改善的範疇;跟著就爲著整個項目分作不同的專案(Project),然後就指派不同的專案經理(Project Manager),再劃分各專案的關連,訂出一個可行的時間表。各專案經理就定時彙報各自的進度,而項目經理(Program Manager)就會爲著每個專案的問題作出相應的時間和人力的調整,跟著就是測試,改善再測試,最後完工,這兒是簡化了很多中間的程序,但大致上情況就是這樣的了。但現在看起來,東亞運項目似乎和這流程有點出入吧。

但災難並不就此停止,在運動會開始前後,出糗的現像還是一項接一項,由沒有考慮現場售票到臨時增設,看桌球的又看不清楚,單車比賽路綫到比賽前一個星期也沒讓選手實地考察等等,最讓人搖頭嘆息的是一衆官員還要說是因爲順應民意而做出改動,把自己的無能就如此輕輕的帶過。

不過也要多謝香港政府讓我可以利用這例子和我北京的同事來分享和分析,以避免我們的項目發生同一災難!

No responses yet

Dec 10 2009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累得寫不出來了…………

剛想好明天的第六回的《三十歲後去流浪》,還希望可以多加一點內容,還在想……

One response so far

Dec 09 2009

就在那世界最高處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今天去了新公司的所在地,上海浦東的環球金融中心,看完地盤後的周遭後,大廈租務部的負責人帶我們走到了號稱世界最高的觀光廳(475米)走了一轉,只可惜因爲天氣不好,看出去除了一片白茫茫之外還是白茫茫,實在浪費了人家的一片苦心。不過據他們說,雖然這兒收取一百多元的門票,但原來就算平日也有差不多五六千人來參觀,假日甚至會有一萬人之數,實在是非常厲害啊!

今天雖然沒下雨,但氣溫還是持續昨天的冷,在這灰濛濛的天色加上冷冰冰的意境,讓我有點記掛著香港的和暖與熱鬧;我發現我其實是很怪的一個人,在香港就想出外,出了外地就想回來香港,真怪異。另外今天也找了同事幫忙訂了星期五的火車票到南京一遊,暫時還沒有想好會去什麽的地方,如果大家有何介紹推薦的話,請給我留言吧!

附郵:在酒店附近見到一間餐館叫《幸福131》,讓我想起《轉角遇到愛》,只可惜不知道在戲中的那一間《幸福131》在那裏,要不試試能否遇見上海版的大S也是一件美事,呵呵。

One response so far

Dec 08 2009

我在上海天氣冷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今早六點半鬧鐘響起來後,就作了一個半小時的緩步跑,卻原來在十二、三度的天氣下跑起來,其實又不太冷,只是看著整個街道上布滿了一層薄薄的灰塵,我對自己的灰塵過濾糸統實在是有一點點的擔心。然後從上午十一時開始,雨就是一直的下,而氣溫雖然也是十二、三度,只是當走在街上時,寒氣卻是從腳底慢慢的滲上來,只希望明天不要再下雨了;原因除了要抗低溫之外,下完雨之後的街道感覺是更髒,而且也非常難的搶到出租車。

昨今兩天除了工作,基本上其他時間都是和中國移動在“博鬥”,原因是我用了五年的《神州行》手機號碼,由於結餘已耗盡又過了寬限期而慘遭注銷;有趣的是雖然它不容我爲它充值,卻可以收到其他人的傳來的短訊,其至可以用這已被注銷的電話號碼來登入移動的網上服務,真奇怪!我忽發奇想是中國移動(941)實在是值得投資的,原因我在八月來上海探朋友時還在使用,所以我都幾肯定我沒有花光電話的儲存價值,但不知爲何現在的情況卻說我已花光光了。所以我想年中這種情況應該也不少,所以也相信中國移動因此每年也多了一筆頗可觀的收入,而且在辦理新號碼時也發現每分鐘的通話費也實在昂貴,同市通話的收費從1毛6到3毛9,不同市的通話費也不菲,所以您可以想像以手機的普及率和使用量,加上大陸朋友對手機服務的著迷,中國移動的年收上升的潛力是何等驚人。

讓我多留一點本錢,然後靜待機會買入此股票吧!

2 responses so far

Dec 07 2009

曲終人散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昨晚坐了在電視前面,邊看《亞洲星光大道》邊收執行李,老實說香港的參賽者比起台灣的《超級星光大道》水平上實在有點距離,比起對台的超豪制作,我還是喜歡這種讓人有多一點親切感的節目,除了林曉峰的插科打渾稍嫌太多以外,其他的都算是好看。我想要不是弱台制作的話,其實是應該可以吸引更加多有水平的朋友來參加,我不諱言整體的水平是無記好一點,但看亞視總著一種鋤強扶弱的自覺。

說回昨晚的總決賽吧,營造的氣氛其實是蠻不錯,有一些瑕疵就是在轉接之間偶而有一些很短時間的冷場,反而我有點驚訝是昨晚的現場樂隊其實是有一點點失準,不過幸好對整個流程的影響也不算太大;我想從第三名至第七名我都會同意,尤以從廣州來的陳蕾(豹哥)其實是愈唱愈好,然而我其實覺得昨晚的冠軍其實應該是亢師克而不是羅力威,因爲在那幾回合(快,慢,清唱,合唱和必殺歌)的表現我也覺得是亢師克比較好,除了如吳國敬所說在和楊宗緯合唱時欠缺了一點點的交流以外,他應該比羅力威來得穩定一點和多了一些感染感。而在最後羅力威險勝零點一分時,我是有著一種“造馬”的感覺,畢竟一個給捧上半天的朋友,在最後一天輸了的話,那就未免太過不近人情了吧,但真的作爲一個外行人來說,我想亢師克順利勝出的話,會讓羅力威的將來變得更好!

不過我可以說,如果他倆會出專輯的話,我會豪不猶疑的掏錢來買的;至於所謂的必殺歌,我想我還是喜歡羅力威自己創作的《現實不重要》。

[youtube IG1gArXmAsE]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 responses so far

« Prev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