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June 12th, 2009

Jun 12 2009

爲什麽?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社會民生

有網友留了爲什麽對六四這麽激動澎湃,痛駡其他持相反意見的人,是否是我們見證過了而有此反應,相比其他日本侵華等的國愁家恨,卻視如不見,是否因沒處身其中而淡忘和裝作不知;我想了很久才決定寫出我自己的感受,最主要我不是因此而引起筆戰,不過到最後還是忍耐不住,所以對號入座的寫了這篇文章。

是的,我想我不能否認在二十年前我是親眼目睹在大陸所發生的事,我不知道有多少報導是以偏概全,也不知道有多少是全情報導,在我心目中最反感的是結果竟然是要殺死自己的人民,在我到今天的認知裏,殺人總是一個不能寬恕的行爲,尤其是在實力懸殊的情況下。但這不代表我對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侵華,南京大屠殺,慰安婦,或這二十多年日本一直霸佔釣魚台島,又或是日本不斷的企圖篡改歷史教科書等事上已忘記,只是在表達上有不同。我一向都不齒日本政府的欲蓋爾彰,君不見德國於戰敗後迅速承認自己犯下的錯誤,而日本還是不願承認,但所有這些事情的經過都可以通過不同的途徑中找到,如書刊和互聯網等,讓真相不會被埋沒,基本上是非黑白是早有對錯之分;另在看資料的同時,您會覺得更無恥的其實是我們的政府,無論是台灣或是大陸好,從來在這些問題上只是裝模作樣的表態,毛澤東怎至多謝日本人的侵華,驚訝吧?

而六四和這些事件上本質上是有著不同,第一,這是政府用強大武力去鎮壓一群手無寸鐵的學生,第二,到今天中共還是用盡一切方法去禁制此事的細節的流傳而做成完全沒有討論的基礎,第三,對所有支持這個學生運動的人們全面打壓和拘補,更甚者是制造一些似是而非是的繁榮論出來;我想我對那些持反對意見的人的憤概,實際是來自他們甘願爲眼前的利益而出賣自己的良知,而情況一如當年我們對汪精衛之流的痛恨,如只是認爲我是因爲曾經身處其中而作出反應,我是覺得未免流於侮辱和膚淺了。

我不能說我是熱血青年,但我還有我的是非標準,而不是人說我聽的人型玩偶;超過十萬人一起到一處地方去悼念一件給政府定性爲沒有做錯的事,那種覺悟幷不是一些習慣仰慕權貴的人可以明白。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