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9

Nov 30 2009

致張文光先生(再說五區總辭)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本來今天是想寫一些關於iPhone,但由於在周未在Facebook上給一位朋友教訓了一頓,起因是我說寧可投票給社民連也不會再投給我認爲是戀棧權位的民主黨,然後再網上論壇上看了轉載張文光在明報寫道他對五區總辭成效的意見,繼而導至我再想說多一點我怎看五區總辭的效果和背後理念。

我在看的是最後的成果,反而對大家現在批評的手段不在意;老實說我個人對社民連的一些行爲和言論是抱著一定的保留,唯獨是對五區總辭而構成的一個“假”公投深感興趣。正如早兩天我所說,這個是一個顯示Gesture的運動,卻巧妙的讓此次投票的取向成爲以後泛民在爭取普選上最大的籌碼;一如張文光所說您不可能控訴他們從來沒爲民主運動作過什麽,但引用他的文章所推論,不知在那一年那一刻已開始有點停頓不前了。以下是我對他在報章所問又或者是向華叔答出我的答案:

第一:民主運動是持久抗爭還是背水之戰?
我想看情形吧,再引用張生的言論說什麽全方位,例如:溝通對話、諮詢談判、民間組織、議會抗爭、社會運動、公民抗命等。無疑這是一般很理性的做法,可是我想問一句在回歸後,你們泛民主派除了面目模糊的那幾位議員,有能跟中央甚至本地政府溝通,對話,諮詢,談判嗎?議會抗爭,公民抗命,社會運動,我想問貴 黨這麽多年來除了一次無心插柳的發動了五十萬人上街後,你們的成積是什麽?請記著所謂的五十萬人跟你們的關糸其實不是那麽的大,不要隨便說你們可以發動五十萬人了。

然而問題是你們用了這些手法已經二十年,我想問如果還是不成的話,你們的下一步是什麽呢?再坐下來喊喊口號嗎,說兩句政府無恥的晦氣話,然後又乖乖的回議會又把爭取民主的日子延後嗎?

想想當年東德的柏林吧,難爲你還說要來一遍學早前柏林圍牆推倒二十年紀念來作爭取民主的家家酒把戲?來說實際點的吧!

第二:民主運動是多元抗爭還是唯我獨尊?
如上段所說,我同意我對那種壓迫式的言論要民主黨來決定是有一定的保留;只是如上段所說,說發動群眾抗爭,要求對話,爭取普選;老實說就當年五十萬人上街,政府都沒有在之後跟你民主派談過啦,我們反而靠的這五十萬人讓自由黨軟化而改變立場,“英雄”其實是田北俊而不是你們,結果田北俊給打壓得連一席直選也勝不了!不要再叨這光了,給你五十萬人你還不是當一個秀來做嗎?去完了政府總部就解散了,究竟你們想得到什麽也忘記了!

第三:5區總辭是務實抗爭還是冒進主義?
我看5區總辭是沒有辦法中的務實抗爭,還有最重要的是你們現在是沒有經過我們市民授權來爲我們投這反對票;情況一如李華明當年就著劉慧卿的全面直選動議投下棄權票,請問有咨詢過我們市民嗎?另外說公投要先定議題,和用什麽選黨抑或選意向來讓民主黨置身事外,真是狡辯的極致;衆所周知,如果你民主黨作爲龍頭而不表態甚至參與的話,一些市民大衆就會質疑此所謂公投的正確性,而猶疑地去投票支持。

我會跳過第五題:5區總辭內訌,是否轉移了爭取普選的方向?因爲論調也是差不多,反而我對第四和第六題有著很大的興趣:5區總辭成功,能促使中央落實普選嗎?和一黨專政的中國,為什麼要給香港民主?
看完了張文光的論調後,如果不是用所謂抗爭的公投,我更加不明白爲什麽中國政府要給我們民主,尤以你們這麽窩囊在這兒耍耍咀皮子,試問我們又怎樣可以得到普選的機會,如果這真是我們想要的。人家根本不在乎你這班尸位素餐的議員,怕的只是我們市民的意願可以有代表性的表達,如果你們泛民輸了,那只證明你們已經給大部份的市民遺棄,那就認命吧!

張文光老師,作爲一位老師和爭取民主的盟友,拿出勇氣來吧。

後記:至於司徒華先生,我是非常尊敬您,但請您退下來,讓年青一輩作成我們的民主大業,而不是在後台來指三道四吧。

2 responses so far

Nov 29 2009

選擇性失憶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以前寫過一篇從看完《無痛失戀》有感而發的文章,我說過就算有這種技術,我也不希望把一些不快樂的記憶抺掉,因為好壞也是我曾經經歷過的,然而這想法在最近有一點改變。

有着這種心態轉變原因是在這一年裡,個人在公在私都遇上一些不順,而讓自己心情極不愉快;有幸地我有着一群很愛鍚我的朋友在旁支持着,雖然現在我已經慢慢回復過來,但我反而有着如果可以把這些不愉快的記憶從腦海中抺走就好了的感覺,畢竟人生只是短短幾十年,快樂不快樂日子還是要過,何不讓自己過得快活一點呢?

當然世界上並沒有可以選擇性失憶的可能,但至少我讓自己努力的嘗試不去刻意的想一些讓自己不快樂的事情,說起來好像很容易,做起來卻是一點也不容易呢,我只慶幸我的興趣有夠多來讓我可以專注在其他地方,而不用令自己鑽進牛角尖裏;如果您不幸有著這問題,這是我的方法:閱讀,看電影,單車,跑步,衝浪,開快車,排名不分先後。

***********************
Wordy – 失憶-諒解備忘錄

今星期由Wordy出題,題目是下班時間。

One response so far

Nov 28 2009

有點作病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有點作病的感覺,休息一天。

4 responses so far

Nov 27 2009

四 他鄉遇故知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回到北京以後,這星期又是不停的開會,這幾星期逼著自己每天聽和說普通話,好像真的有點進步,起碼打車時司機那些捲舌土話也開始聽得有點明白;唯一不習慣就是這兒的寒冷和乾燥的天氣,我實在有種是把我自己正在製作醃製食物的感覺。

由於專案的關係,這陣子見了不少各式形式的供應商,有網絡器材的,有電訊的也有機房的承建商;在這些過程裏少不免有很多應酬飯餐,有趣的是這兒是比較多約吃晚飯,我想很大原因是內地地方較大,動軋在交通花上的時間也要用上一小時以上,如果是吃午飯的話,來回之後也就半天沒有了,所以一般都是相約吃晚飯讓大家有多點時間來交流。而且不少供應商也會邀請客人於飯後直落,務求和客人熟落來讓傾談生意有著一定的方便,畢竟我在見供應商聽得最多的說話是,“做不做成生意以後才說,先交你這一個朋友”,難怪大家都說在國內做專案的先要做關係。(我最欣賞的其中一個網站的名字:eguanxi.com,一字說出了整個國情)

有時候真的覺得有些事情是冥冥中有安排,話說上星期見北京電的小麗竟發覺她就是我在機場碰見的大眼晴女孩,所以見面是有一點呆住了的情況,當然這個小秘密我只會放在心內,但整個會議都是心不在焉的開著……會議完結時,她知道我是第一次到北京來,所以說要盡地主之誼招呼我四處走走,我當然求之不得,一方面可以讓我認識這古城多一點之際也讓我認識她多一點。

今晚小麗邀請我和我的同事到大宅門吃飯,說這兒是那套《大宅門》實景拍攝的場地,而且菜式也很有名;然而最讓我驚喜的不是那極難喝的豆汁,而是我發現我一個很久沒見的中學同學阿茄竟然也是同桌,原來他是小麗的合作夥伴來競投我們這個專案,我實在是萬分高興,畢竟已有超過十年沒有見面,想不到竟然給我倆在這兒再遇上。

原來他來了北京已有八年多了,和一位內地女孩結了婚也生了一對孩子,一家四口樂也融融;聽他說在這兒生活工作的喜與樂,對北京和內地人有多了一點點的認識。至於他來這兒定居的原因,原來是緣至一場十年前的不愉快婚姻,他還以爲可以用婚姻來補救兩人破裂關係,卻原來加速了兩人的離異;跟著那時他公司正想開發北京這市場,所以阿茄就自告奮勇來當開荒牛,然後一住就十年了,到現在已是整個大中華地區的負責人。有時人就是如此否極泰來,只要正面的看待每一件事,好康的事一定會降臨在你的身上。

吃過飯後,阿茄叫我再續下場,我推說還是下次吧,反正我們還有很多機會相聚相見;小麗說陪我往天安門走走,這一晚雖然是寒風颯颯,看著大街的溫度顯示只得零度,但我的心卻是火熱,是因爲看見了小麗,還是聽完了阿茄的故事後讓我解了一個壓在心裏幾個月的鬱結呢?

我相信今晚是後者居多。
Morning Beijing

No responses yet

Nov 26 2009

無可遏止的愛上您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談情說教

原來今年連公幹和旅行的時間,在台灣已經留了超過了一個月,自己也開始以爲有另一個家在那兒了;也因爲如此,所以也有一些自己的體會想寫出來和大家分享。

除了政治以外,我想有不少東西香港實在應該參考一下台灣,尤其是在創作方面;老實說從建築風格,産品設計,寫作到音樂各方面我自己都覺得台灣是比香港超前了。我想某一程度和她有著一種現代化(北方)和鄉土情(南方)的融合,再加上給日本統治後所留下來的影響,而孕育著一種獨有的文化背影來成就現在的創作基礎。香港某程度上只講求即食文化和金錢掛帥,大部份的創作人只希望能找到一條能掙“快錢”的方程式來證實他們的成功,所以很可惜地我沒看過有多少的本地作品有著很完整的背景設計理念演示出來。我早兩天買了一本數個月前出版的Design雜誌,是用單車作題材,但看畢之後完全不覺得她作了何種的産品的推廣,反正欣賞她認真的爲騎車的運動營做出一種生活態度,而不是告訴讀者是什麽器材較名貴,或是要用什麽牌子才能顯示自己風格等。

然而以上種種是否代表香港的創意工業已死呢?我又不會這樣認爲,原因是台灣雖有著現代與城鄉加哈日的風格,香港也有我們獨有的中西交融,再加上適量的國際視野,我不覺得我們的土地上培養不到好的創作人,只是要把大家有著藝術家一定餓死的概念移走後,才能有空間讓很多有天份的朋友安心作其創作。

後記:寫這一篇文章的靈感是來自聽畢蘇打綠和盧廣仲的專輯後,在想如果他們是香港人的話,他們的發展會是怎樣?我想蘇打綠還好一點,盧廣仲我想是沒機會的了;始終我覺得香港的市場其實包容性不是太高,只要是脫離了一貫的路綫,大家就會有所恐懼,其中一個最好的例子就是TVB的創作總是十年如一日的,不是不能實不爲也……這就是香港的困局,所以我從來不覺得政府現在想推行的六大産業中的「科技創新」和「文化創意」會有什麽成效。

2 responses so far

Nov 25 2009

男裝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同事說道公司應該會於明年一月開始要求大家作Formal Dressing,而再不是現在的Business Causal;對我來說其實沒有多大的影響,反正我每天上班都是西裝加領帶,也不用因此而多添衣服。

其實在05年已寫過一篇關於男仕朋裝的文章,那兒說了一些自己常買的牌子,今天說的是一些穿西裝或上班服自己會留意的地方;緣起是上星期在回家的地鐵,看見一位年青人雖身穿的都是名牌,但一些小節卻讓我看得有點直皺眉頭。

我想他第一眼吸引我的是,他用了一個金色的Gucci包包,雖然我相信此乃一中性的産品,但由於是金色的原因,總是給人一種比較女性化的感覺;男仕上班如果可以連手提包都不用其實我覺得是最瀟灑,但如果真的要用的話,請選購男性化一點的袋子吧,還有不要用那些很運動型的背包了,其實配上西裝是不太好看的,我自己用的是Bree的皮袋子,老實說我也不是覺得太好看,不過我喜歡乘車上班時看書,所以有袋子會方便一點。另外很多朋友會忽略了西裝上身的細節而讓自己穿得並不好看,其實好簡單的是:第一請把連著背後“開叉子”的綫剪掉,那天的年輕人就是忘記了這一點而破壞了整個型像。第二點是千萬不要放任何東西到西裝外面的幾個袋子,除了您會用袋巾的話;還有不要把錢包放在褲子的後袋裏,也不用說放在前袋啦,一般都會放在上身的暗袋裏,不過也要記著盡量把錢包的雜物拿掉,免得讓人看到胸口隆起一塊那就很奇怪的了。

至於襯衣方面其實現在已經沒有以前那麽的講究,不過如果您真的認真的話,襯衣較外套的袖長上半寸其實也很看,但當這樣時那就最好能穿上一件配有Cufflinks的襯衣,不過要留意的是能配Cufflinks的襯衣是指French Cufflinks Shirt;最近由於修身有成,買了較多修身剪裁的襯衣,當然風險是一旦身型有著“中央集權”的話,那後果實在是慘不忍睹,而同一道理也能應用在西裝上,還好的是西裝可以不把鈕子扣起,要不您會讓我想起“臘腸卷”。不少人像我一樣喜歡把鋼筆插在腦前的袋中,老實說如果沒有的話就不要勉強放一支“班馬牌”的原子筆,請緊記你並不是餐廳待應啊。至於領帶方面個人不太喜歡質料太軟的領帶,顔色和花紋雖說是個人喜好,但可以詢問一下店裏的售貨員是否合適的話,很多時她們也會有很好的意見給您;至於打結方法我一般因應領帶的料子而決定,Half-Windsor或Windsor也可,而打好的領帶長度以不長過皮帶爲佳。最怕見一些剛出來工作的小朋友帶上一條卡通人物的領帶,職場是沒有可愛這兩字也沒有人覺得您與別不同,只會覺得幼稚而已;還有那些五顔六色花的盡量避免,畢竟我們還沒到五十歲,當然Versace除外,問題是其他人會很容易記得這條領帶會是那一年的款式。

另一個頗多人會看輕的是鞋子的選擇,皮底遠比塑料底的來得好,此外如果可以有兩對皮鞋替換是比較好,我自己是一對便宜在雨天穿,另一對比較貴的在好天氣或是重要場合來穿;鞋子是其中一個不應節省的項目,我自己的經驗是打折後2千至3千的皮鞋實在是不錯,穿過之後您會明白那價錢的分別。麻煩大家買了鞋子回家後,可以記著把那貼在鞋底的價錢牌弄掉嗎?還有男生的鞋跟如果磨得太嚴重的話,要麽去買一雙新鞋子,要麽去找修理一下吧!

說了也不少,但記著襪子也是讓您可以前功盡廢的地方,我想您總不會穿白襪子吧?白襪子是Michael Jackson的專利呢!那天我看到一位打扮入時的男生,竟給我發現他穿上了一對肉色的襪子時,我那一刻無言。

好了,獻醜完畢,就此打住。

後記:我其實也想寫一篇從男生角度看女裝的,有沒人想看?

6 responses so far

Nov 24 2009

五區總辭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早一陣子社民連提出五區總辭,公民黨從開始反應冷淡到現在決定參予,而蘋果日報對此做法表示贊成後,一切都做成了對民主黨巨大的政治壓力;雖然這一刻他們說道利用黨團表決來決定意向,但在我看來他們已經算是騎虎難下,而且他所持反對的理由都是比較弱,我相信他們的不參與將會做成以後選舉一定的選票流失。

老實說這一則政治行動我一直都沒有深入的了解,原因我從一開始已明白這只是一個Gesture,一個沒有改變現實的政治表態,所以我也不想花時間去了解,只是在我性格上來說,我會贊成:與其等人賜我衣食,我寧我勇敢表態,至少也讓他人知道我的取向。有趣的是社會上對反對總辭的理由型型式式,在我看來都是一種很轉移視綫的詭辯,首先是五區總辭不等於公投,這個是必然的,由爲香港沒有公投的法理支持,但正如我說這只是一種政治表態,是市民用其選票來表達其意願,是爲以後泛民做作所持的民意基石。

至於說什麽不能撤出議會,那我想問當年泛民除了我最不齒的馮檢基之外,在97年爲什麽不參加臨時立法會呢?我說當年是全數,而今次只是5位而已,而最重要的爲什麽你們泛民要那麽不相信我們選民的判斷呢?正如梁國雄所說,如果民心轉向的話,你們泛民在補選中輸了的話,你們再憑什麽爲我們投下那反對票呢?

再說司徒華先生今早在電台所說五區總辭其實沒甚作用,反而大力呼籲市民于明年一月二日參加爭取普選大遊行;我覺得很奇怪的是,既然華叔覺得五區總辭喚不醒市民影響不到政府或是中央,竟然覺得一個沒甚人數保證的遊行有作用?試想想當要補選時,政府基於選舉的要求一定要爲補選來宣傳,這麽一個好機會讓泛民來在各大媒體中宣布普選的訊息,尤其是昨天連民建聯也表態會搶這五個位的時候,那就是說沒有媒體能不報導。

民主黨,要麽加入建制派,反正你們在上次選舉之前也強調你們不是反對黨(超過90%的政府提案都投票贊成),或者可以像馮檢基一樣打著民主來擦鞋以求最大利益;要麽就拿出勇氣來,贏輸也讓自己知道民心所向!

No responses yet

Nov 23 2009

2010的旅行計劃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2009年我去了台灣五次,其中兩次是公幹,另三次中包括兩次的單車旅行,一次在墾丁,另外還有三天去了上海探望朋友;本來打算在十二月去九寨溝拍雪影,不過因各種原因並沒有成行,我想今年應該不會出外的了,雖然我還有好幾天的年假要在十二月底用掉。

反而我現在認真的在計劃明年的旅遊行蹤,首先是四月的時候如無意外應該會陪朋友作我第三次的單車環台,然後跟著看看能不能配合到朋友W和她朋友的時間作我第一次的西藏行,因爲我還沒有確定到我負責的上海搬家專案會在什麽時候完成;反而明年其中一個我很想去的地方會是東歐,我還在看是否可以用我的里數積分來換一張免費機票,但這兒會有兩個問題:第一個會是我現在只有大概18,000的積分,距離要求的45,000還有一段頗大的距離,現在有點兒後悔這兩年換了四張不同的機票,第二個問題承接第一個問題,亞洲萬里通只去到芬蘭,我暫時還沒見到有至東歐的航綫,那代表我仍需買一張從芬蘭到任何一個東歐國家的單程機票。

至於金錢預算我想大約到台灣是3,500元連機票,西藏兩星期會是15,000至18,000左右,而東歐如果可以免除機票的話,我相信兩星期的花費應該可以壓在25,000至30,000元以下;老實說在東歐我實在是想帶我的朋友號一齊起行,但想起那種穿山過海的麻煩,可能還是要放棄這念頭。

想起這接近五萬元的花費,我想從今天要開始好好的把錢省下來,所以升級單車這事不會做了,至於爲我的車子換一個可以連接iPod的機頭也應該都不做了,畢竟一月還要交不少的稅金呢!

No responses yet

Nov 22 2009

貴乎自知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心情

我一直都有一個習慣就是每一年的年底都會爲自己做一些檢討和反思,看看過去一年自身在各方面的表現如何,也看看可以有何進步。

二十八歲之前基本上我應該可以說是自負到自大,總是覺得只要努力的話,沒有什麽是不可能;當然隨著時光逝去這只是我一種好幼稚的以爲,慢慢自己發覺自己的能力可以去到什麽的地步,老實說我現在也是自負的,但這種自負基礎不是來只我的無知,而是根據我對自己的認識,和可以發揮到何等階段而出來的過人自信。

我覺得人真的是貴乎自知,因爲這樣我們才能合理的評估自己而走出更好的每一步,現在的我不會輕易的答應我根本做不來的事;但我會細意的找尋每一個讓我有學習機會的挑戰,來讓自己成長。正如很久以前我已經知道自己不會是做生意的材料,所以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要去創業,也知道我自己不是“賭徒”所以在投資策略上我總是較保守的;當然更有其他的認知,不過要作出相應的行動和改善還是要有點時間,今年發生了很多事情,所以今年年終的檢討相信是很好玩的了。

**********************
Wordy – 自知之明

今星期我出題,題目是選擇性失憶。

No responses yet

Nov 21 2009

迷上九把刀

Published by under 打書釘

由十月初到現在看了8本書,分別是《傳信人》,《失竊的小孩》和《無家可歸的中學生》,然後四本是九把刀的《那些年 我們追過的女孩》,《月老》,《打噴嚏》和《等一個人咖啡》與及藤井樹的《流浪的終點》;老實說《無家可歸的中學生》應只當它是一本消閑的書籍來看,我自己就覺得沒有什麽特別的想法和得著,而《失竊的小孩》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只是這個關於妖精的故事寫得挺有趣,至於《傳信人》一書,我覺得大家值得一看,實在是有一種正面的訊息帶出來。

自從看完了《轉角遇到愛》後,常聽內裏那九把刀的角色說寫了一本《那些年 我們追過的女孩》,所以今次到台灣在7-11看到這本書時也二話不說買下來,花了兩天晚上把它看完後,再繼續買其他他的作品,雖然不是什麽文學鉅著,但起碼看得開心快樂,然而唯一要提醒的是他筆下的角色很多的都是互扣的。不過我發現原來九把刀的作品在開益書局的售價竟比商務的來得高,算是一個不大不少的驚異,畢竟一直在開益的價錢是較商務低很多的呢!

No responses yet

Nov 20 2009

三 王子結婚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今周末由於要參加好朋友“王子”的婚禮,所以於星期五的中午就乘坐了港龍的飛機回來,然後晚上再和一班好友齊慶祝王子的最後一晚單身之夜;我和王子,司徒,阿雷和大頭Ben從中一相識開始直到中七也是同班同學,而這份情誼直到今天也沒有絲毫轉淡,王子甚至邀請司徒當他的伴郎,還是單身的司徒原本是十分期待伴娘的人選,但當得知是他的“天敵”Jolly之後,他竟然打給我威迫利誘換我來當伴郎,而我當然是明哲保身,堅決不牽涉於其兩人的種族仇殺啦!

我到現在也不是太明白,其實Jolly的人挺不錯,爽朗和獨立,而且對人亦都很友善,唯獨是和司徒總是像“撈亂骨頭”,每天兩個碰頭卻總是鬧交收場,根據Jolly的說法此乃是Character Crash,但有趣的是司徒和Jolly其實在工作上有很多機會交手,所以可想而知他倆的戰況是何等的激烈。同一時間我也可以想像得到,明天接新娘的任務將會是如何的艱辛,希望不會是跪玻璃,頂痰罐和榴槤拍心口吧!

說什麽告別單身,說穿了只是去了酒吧大喝一場,當然身爲時裝設計師的大頭Ben亦邀請了幫他行天橋的美少女和我們一起玩啦;我和王子是最後兩位到場,另三位兄第已經和那些美少女們打成一片,我和王子面面相觑之餘,不禁細聲在問大頭Ben他究竟是Design什麽衣服,爲何全都感覺未成年一樣,我怕一下唔覺意“衰十一”啊。大頭Ben一臉嫌我們Out的表情告訴我倆:“哎喲,她們不就是現在最有市場的o靚模囉,仲有就算人家肯,都怕你兩條茂利俾唔起!同我飲咗呢杯酒啦。”當Ben看到一向不多飲烈酒的王子面有難色時,再送多句“唔怕,係芝華仕加綠茶。”

我到依家都係唔明白點解會係芝華仕加綠茶,情況一如駕駛林寶堅尼在旺角塞車一樣,o徒哂。

兩杯到肚,大家都感覺放鬆了,我也和我旁邊的那位妹妹仔Cherlie叫做有點交流(說是妹妹仔也是真的,畢竟相差接近20歲!);原來她剛念完中五後無心向學,就係金百利做Sales,後經朋友介紹就幫下手做那些Promotion Girl,貪其搵錢容易,她也不諱言希望好似周秀娜一樣,有人賞識搵一堆快錢,然後嫁個有錢人。我突然衝口而出問了一聲,那搵錢係咪真係好似佢諗得咁易,Cherlie沒有答我,只報我一個苦笑。

*****************

飲到1點幾,那些所謂o靚模早以個多小時以前就話要去下半場而一早離開了,剩下我們五兄弟一直在猜枚聊天,最早成家立室的Ben突然說:“Alex,司徒,依家王子都結婚o勒,剩番你兩條友仲糸吊吊Fing,有乜打算呀?”

“超,有乜打算吖,單身幾好吖”司徒繼續大口大口的在“劈”他那杯芝華仕加綠茶答道,而我只是沉默。

“Alex, 你究竟同Fiona點啫?都拍咗咁耐拖啦,仲唔結婚?”王子見我無出聲,也加把口問道。“我o地早兩個月散咗了”,隨著這一句,換來一片的靜寂……“飲杯!”我舉杯說道。

“唔緊要啦,女死女還在!”王子突然爆這一句讓我有點驚訝,在我們之中算是深情的他,早幾年因避情傷而辭了工作去了非洲流浪幾個月,返來後經Jolly介紹認識了現在的太太Kini,繼而去年十二月在北海道的小樽從雪堆中拿出介指向Kini求婚,當時我們一班兄弟見王子在雪堆中滿頭大汗的在找我們一早預藏的介指時,多擔心他找不到,那就真是貽笑大方了,還好一切順利之餘還讓他贏得美人歸。

酒後,我和王子兩人在海傍邊走邊談也算是散散酒意吧,突然王子停下了腳步,然後後我說:

“喂,我想Confess呀!”

“吓,乜事呀?”

“我早幾個月有一晚飲多咗搭泥蜢的返屋企時,唔知點解同坐我隔離嗰女仔……”

“吓,咁都得?你識得o架?”我心諗,唔通真係只要有夢想,凡事可成真?我又從來沒有這種好康的事跌在我身上。

“唔識o架,不過無任何事發生過,只糸落車之後在公園裏攬攬錫錫,好在Kini打來,所以我才無進一步行動,不過最大鑊係我發現佢係住係我正樓下,上次Kini來我屋企時係樓下撞到佢,嚇鬼死!”

“佢唔認得你咩?”

“我諗佢認得,不過我唔敢抬頭望佢,所以都確認唔到。”

“咁咪算囉,仲諗呀?就算他日唔知點解Kini會知,都要堅決否認!”我成日都覺得男人最理直氣壯的時候,就係講大話的時候。

“我都係咁諗,但我有點過意唔去,所以想講俾你聽算做Confess咗,但係記著唔好同其他人講,我整係講咗俾你一個人聽!”

講到咁,我都無特別o野講啦,我成日都覺得講所謂“秘密”俾人聽,是一件好唔道德o既事,情況其實就係你將整個保密的責任放在其他人身上,而最慘係“受害人”在事前係無從評估此秘密的殺傷力;即係你話你其實有哂1300張陳冠希的肉照,我仲知道點反應,但原來你話俾我聽你係K仔拆家,咁我即係舉唔舉報你好呢?

“咁好啦,你快D返去準備和休息下啦,明天見。”我跟王子說。

眼看他一臉倦容上了的士,我開始明白當年有個二世祖搶走他女朋友時他所說的那一句:“呢個世界上只有兩種人,一種就係仆街,另一種就係扮王子既仆街”的意思了。
王子結婚

3 responses so far

Nov 19 2009

還以爲……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一直以爲寫小說應該是一星期最舒服的一天,卻原來是最吃力的一個工作;每一個星期五寫完一篇之後,已著手構思下一篇應該是怎麽樣,雖然每篇都是獨立單元,但也希望可以在每一篇中帶出一個主題,和延續著前一篇的故事和爲後一篇來鋪路。

本來我的打算是每章回寫上一千字左右就差不多,其實現在寫的文章已經較我剛開始寫這兒的精簡,一是因爲寫作的點子也用得七七八八,而且每天都創作也讓我有點力不從心,另外也有不少朋友說文章太長沒心機看下去,所以我刻意把字數減少。不過寫小說時,卻是一篇比一篇的長,今星期甚至接近兩千字,本想多寫但又怕太長嚇怕大家,所以以後還是以二千字爲上限吧;另外我最想做的其實是可以爲每一章回都貼上一張合適的相片甚至配上一首歌曲,但我有一堅持的是這兒貼的照片一定是我拍的,(這麽久以來只有一張不是)所以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故事是用我第一身寫出來,情節有真有假,更多是來自聽看其他朋友或是在街上留意到的事物,然而名字一定是假的,免得大家誤會了;我還在想是否應把人物設定找一天好好的寫出來,好讓大家看得投入一點?而且我也會用廣東話把對話說出來,希望內地和台灣的朋友看得明白吧!我希望在當中如果您看到有一些事您曾經歷時,您會有著一絲絲的感動,因爲我相信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我更希望的是您們能給我留言,甚至發電郵給我告訴我您們的想法或故事,然後再挑一些意見放進故事中,我是如此的希望您們會喜歡這故事,而鼓勵著我繼續創作下去。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One response so far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