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March, 2010

Mar 30 2010

大龍鳳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今天下午看到即時新聞關於終極普選大聯盟的普選方案,我看後真的服了這群枉費我支持十多年的泛民主派,不看樣子還以爲是民建聯提出的方案。先看立法會,提議由下屆起增至80席,40席地方直選,40席功能組別,然後一直到2020才是立法會全面直選;至於行政長官2012年選舉,就把選舉委員會擴至1200人,提名門檻爲100人云云。

唉,我真是服了這一群毫不知恥的政黨和學者,我想問一下過去十多年你們一直說功能組別是如何的不堪,然後又說特首是小圈子選舉不代表我們市民,今天竟提出一個如此的一個方案,你們有沒有廉恥呀?在這兩個方案下,我除了看見你這班尸位素餐的政黨企圖多拿幾個位置之外(也有多花公帑,每個議言的一屆任期大約要花我們一千萬元),我真的看不出對我們有什麽好處?然後還要說不會強制大家在516中的補選中投票,有無搞錯呀,你們真的是厚顔無恥到極點啊!

吊那星,你仲叫我投票俾你?投你老x啦!我講粗口的,唔好同我講民主啦!

No responses yet

Mar 29 2010

有人喜歡紅

Published by under 單車

紅色只是一個統稱。

從以前只喜歡黑白灰三種顏色,又或者是一些比較深沉的顏色;到現在卻愈來愈愛那些很鮮艷的,如白撞紅,黃撞黑或是灰撞粉紅,反正就是要耀眼的;而這種轉變明顯的反映在我的單車運動上,從一開始選擇了一輛全黑色的,到後來特意的買了另一輛白撞紅的,近來更對此車變本加厲的更換了更多的紅白色配件, 而下圖就是我於星期六換輪組換過了後的新樣子。

花了一千多元來換這對新的PowerWay輪組,不單換來美觀,在效能上也應該有著一定的提升;不過最開心的不是把單車升級,而是老板Joseph教了我很多單車保養的知識,才發現我從前的一些做法其實是對單車做成一定的傷害,當然也要怪責一下自己的粗疏。於是昨天近黃昏時我把車鏈子拆下來,浸在松節水中把沾中鏈條上的油污泥巴弄走,然後再用藍威寶把飛輪,波腳和大盤的污垢用擦和光布抹走,弄乾淨以後已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了,然後回到家後再爲鏈條上了一層潤滑油和把多餘的油抹走才把單車重新上架。

另外不說不知,原來上了潤滑油之後,不應馬上騎乘出外,原因油未乾透會積聚很多的污垢而讓整套糸統變得很髒;好了,昨晚上了油,今晚應該可以出去試一下新的輪組呢!

4 responses so far

Mar 28 2010

新飛龍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本來想了好幾天也想不到寫些什麽,但昨天看了一宗新聞後,靈機一觸的發現政府是全香港最好的雇主,說的是新飛龍的設計發布。

根據設計師陳幼堅先生的解說,用了十年的飛龍標誌也是時候更新一下,然後在後面加上了藍、橙和綠色的綵帶,藍色代表了我們久違了的藍天,橙(慘?)色代表香港人的拼勁(還有他不說也不知道是獅子山的剪影)和綠色代表香港可持續發展機會(?);我真是不懂設計,所以我真的絲毫感受不到陳生所說的情懷,反而看看所花費的卻明白好的設計是要花很多錢,還有我很有興趣知道那六百位受諮詢的市民給問了什麽問題,至於設立網站我就真的好的沒看過有什麽宣傳。我最欣賞當然是設計師說“錢不是問題,給十四萬也會做”,但卻實收140萬之鉅,再加上其他的開支,整個“Upgrade”就花了610萬,誰敢說政府不是好雇主,要不就不會花錢給所騁請的人如流水一樣。

我心底反而最能代表香港的標誌其實是紅色HK兩色,所以我不懂設計。

**************************

同題其他網友的文章:

Wordy – 受雇/雇用

令星期我出題目,題目是“您到過最美麗的地方”。

No responses yet

Mar 26 2010

十五 多事之春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經過一番努力之後,終於把電訊的合同搞定了,剛給管理層問道爲何要付給營運商這麽高昂的設備安裝費,還好中國電信剛宣布業積時,那一筆高達十一億人民幣的一次性安裝費幫我省了不少氣力來解釋。

回到公司時看到一則新聞說道谷歌(Google)已經撤離中國移去香港,而且也不會再作內容審查,在差不多的時間Godaddy.com也決定退出中國市場,原因還是由於中國政府的各樣管制,諷刺的是個多月前政府還在大刺刺的是絕無審查,卻在這次谷歌事件說內容審查是一步也不能退的法律的問題。這次事件其實也顯出在內地的資訊流通直到今天還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有人常常說北京上海不久就能追上香港,我在想這只會在中國內地的資訊完全流通之後才會實現。

另一宗讓我有點擔憂的新聞就是雲南的旱情,看看那些相片現在的旱情已到一個很嚴重的地步,甚到有傳有關方面勸諭市民暫時離開所在地以避旱情;話雖如此但竟又同時得知西雙版納的地方政府無視災情,而堅持舉行年度的潑水節,眼看這些所謂面子工程也粉飾太平,我只是概嘆著究竟什麽時候爲官者才能放下好大喜功的思想,而真正服務廣大的人民。

突然間我的電腦響了一聲,原來是MSN告知我有信息,跳出來是一個久違的名字 – Zoe。

“Hi!”

我呆了好一會,才忐忑的按下鍵盤……

“Hi!很久沒見……”

良久也沒有回應,等了一會才發現她已下綫,究竟發生了什麽事呢?

No responses yet

Mar 25 2010

xbox again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近來在個人興趣流行榜上沉寂一時的電視遊戲又再度得寵,原因是有一位朋友 剛買了一台xbox 360,經過我一番熱烈介紹後,他也特意的去買了幾款舊遊 戲,如Halo 3,Rainbox Six 1 & 2等在網上玩得不亦樂乎。 從以前只能局限在同一個地方來玩,到現在不管您身在何處,只要能連上網絡,也 不管是您朋友或是素未謀面的人,只要您願意,大家都可以大玩一場。

我自己的個人觀感是,雖然三大廠商的新一代主機和遊戲都擁有連上網絡共玩的功能,但還是覺得xbox 360是比較好和市場佔有率較高的一款;我想這種網絡連綫的的能力,其實吸引了不少從前不“打機”的朋友來參與這遊戲,而讓電玩更加入屋,尤其對當代“宅男”來說,這也是其中一種會友的方法,一則不用花時間見面,二則也不用特意的去找話題,反正遊戲的內容已經提供無限話題了。

不過也如同事K所說,我空有玩遊戲之心,卻沒有玩遊戲的時間,所以實屬憾事一宗。

No responses yet

Mar 24 2010

20PH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我“喜歡”無恥的人。

今天說的不是禮義廉的諸公,也不是終極投共大聯盟的一衆僞君子,而是自由人的張宇人。晚上在看新聞報導,眼看張宇人在周日電視上的一番言論,雖沒有言之鑿鑿的說最低工資時薪要在二十元,但觀乎他在這之前後的言論,我又不得不接收他其實是倡議20元甚至更低的工資。我還記得那天的《城市論壇》裏,有一位在飲食業工作的女仕就著張先生的言論,哭訴著如果只得20元她和她小孩的生活將會是如何的艱苦;只不過是三天的光境而已,張先生就用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來否認他的說話,只承認誤導而致歉。

要是他真的是如此意思的話,我只可承認我的中文程度其實只是不甚了了,而不能體會他話中的深意;我明白此最低工資的討論實在是兩面刃,我自己到現在也少有的沒有特定的立場,但作爲一個政治人物,我不介意你涼薄,但我很在意你的沒承擔,然後再想到我們香港的大小事項竟然靠著這種人來決定,那我怎能不想利用我手中的選票把你趕走,只可惜在現在的體制之下,我無能爲力!

No responses yet

Mar 23 2010

沙塵暴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這兩天不用看任何新聞也知道整個香港都是灰濛濛一片,我雖不覺得呼吸困難,卻因不論從公司或家中的窗子看出去也是看不清而感到有一點郁悶,心在想究竟什麽時候才能再見藍天?

我實在被這陣子的天氣弄得頭昏腦脹,一會兒說全球暖化,一會兒又說什麽地方剛經歷數十年來最寒冷的三月,又說將來會沒有冬天,南韓在上星期還在下大雪,說嗎香港今天還是廿多度,後天又跌回至15度;所以我寧可相信這是世界末日的徵兆,而不是什麽厄爾彌諾,聖嬰現像又或是全球暖化等,反正這容易理解一點呢。

不過又很陰謀論的在想,其實是否已經如電影《2012》所說,毀滅已經形成,只有少數人能逃得過呢?

No responses yet

Mar 22 2010

拍拍照騎騎車

Published by under 單車

看見了同事D的FB,原來她正安排著四月初來個強攻花蓮的蘇花公路,才讓我想起四月又是一個復活節長假,去年的這一個時間段我正騎著我的F3作我第一次的單車旅行。回來以後種種原因,騎車的頻率大大的減少了,只是去年十一月跟台灣的同事多騎了一趟環台,而10年開始本來是想多騎一點,卻也因小病一直未愈的關糸,也沒有多騎什麽較長的路程,就連我常騎的石澳也只是上兩星期應朋友之邀才來騎一趟,更遑論環香港島這些比較崎岣的路程了。

這陣子公司一直很忙,本來說是想去台灣來一個長途騎乘也一直沒時間去計劃,剛在想如果是6號晚上飛台北,然後先去台中的日月潭游一圈,跟著8號晚上再回到台北跟同事會合攻蘇花也算是一個頗不錯的計劃;只是機票方面有點兒貴,加上住宿食行五天想要差不多2500元港幣,要不我想可能那幾天在元朗和南生圍作一些郊遊騎乘也算不錯,咦,那不如跟媽媽回鄉間在中山那邊作一短期旅遊呢?應該會來得便宜一點,妨且這麽久沒到過中山,應該有不少東西可拍吧?

No responses yet

Mar 21 2010

我愛玩具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我從小已喜歡玩具,從小時候的鐵皮機械人,消防車,LEGO和益智性玩具等我也非常喜愛,甚至現在每逢經過《玩具反斗城》我也會走進去逛逛,看看新近有什麽有趣的玩具在發售,不過我發現近年在發售的玩具種類也是大同小異,實在有點失望。我想這可能並不因爲少了開發,而是大家的焦點現轉了到“成人玩具”方面,準確點來說是一些玩意能讓消費力更高的一群人願意在口袋裏付鈔,如手提電話,影音器材,各類電玩等。

而有看這兒的朋友基本上都會知道,我實在是一衆“成人玩具”的擁護者,從過去到新近的高爾夫球,衝浪,單車,和一直喜愛的汽車,影音,電玩和攝影器材,我可以說每年至少會買上一至兩件,而選擇就要看看那段時間的喜愛。不諱言最近最願意花費的一定是單車,這個月甚至在想把我現在的爬山單車F3換到今年度的F2;而另一樣想“投資”的就是汽車又或是攝材,如有餘錢的話我一定會買一輛335i又或是來一支16-35mm/F2.8的紅圈境,當然這全都是幻想,不過也因爲如此才有更大的推動力來掙錢,實現這些純物質的快樂!

***********************

其他網友同題文章:

Wordy – 什麽時候玩什麽

今星期由Wordy出題,題目是雇。

4 responses so far

Mar 20 2010

敬佩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回港後連續兩看了陳志雲先生走出來的記招和在學院裏的講座,觀乎他的表現,我不得不佩服他的EQ;那管外面衆口一致的冷嘲熱諷,他仍然不慍不火,有人評批他不夠誠懇,袁彌明更說道他只是做戲,因爲她只知陳先生已給拘捕。我的想法本來也和一衆傳媒一樣,就是還未開始審訊就(在心中)認定陳志雲先生有罪,但今天再想深一層,在香港的普通法的械架下,陳先生實際只是有嫌疑而已,所以他爲何需要乞求又或者要用著一副認錯的樣子走出來呢?

我想每一個公衆人物如遇上這一類事情時,不論中外基本上都會採取閃避又或者一副先認錯的樣子,一如兩年前陳冠希事件一樣,當受害的藝人走出來時,我們竟把大家的位置互換,明明我們千方百計的去搜索只屬於他們的私密照時,而同一時間卻毫無保留的批評他們,而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再看今天陳志雲的處理,我想我實在要重新的反思一下了。

No responses yet

Mar 19 2010

飛人生活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這兩三個星期因爲工作的關糸已經飛了上海兩遍,一如前天所說,出外公幹一般都是忙得天昏地暗,過去兩晚都工作一直至差不多晚上的十點,然後今早六點不夠已經要起來梳洗,原因是今天的飛機除了0825那一班以外,全部的航班也都客滿。

七點四十分去到機場,給已經在櫃台前面排隊的密密人潮嚇了一大跳,等了五分鐘左右,眼看人龍沒有半分前進之感,唯有把在地的工作人員抓住求救,經過了一番安排之後,終於在八時五分跑到閘口,只是太累的關糸,上了飛機不一會已睡著了。

而現在呢?沒錯,我現在還坐在辦公室開會中!

No responses yet

Mar 17 2010

蝕本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我愈來愈覺得出外公幹是一門蝕本的生意,原因您一定要在有限的時間內把計劃了的事情全都弄妥,那管您做得天昏地暗,而且老板永遠都覺得這是天經地義……..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6 responses so far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