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October, 2010

Oct 31 2010

天氣轉涼了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據報今年我們將會有一個非常嚴寒的冬天,說是因爲什麽迷你冰河期,我實在給弄得很混亂,一會又說全球暖化,一會又聖嬰現像,到最後就把所有的東西加在一起爲種種異常的天氣現像作爲解釋云云。

打開衣櫃卻發現外套其實不太多,大部份都是運動裝的外套,最休閑的那一件已算早幾年在美國出差時所購買的Polo外套,在一般十多度的情況下基本上都好舒適,還有一件夾綿的是在更涼的日子來穿;有趣的是我甚少買毛衣,原因是我媽媽年輕是曾從事毛衣這一個行業,好幾百塊錢買回來的毛衣常常給她批評得一文不值。妨且她每年在冬天前總會在不同的廠家的開倉銷售爲我買一些Classic款式的毛衣,價錢才不過幾十塊錢,偶而還買到DKNY又或是Polo品牌的,而且價錢這麽便宜就算買回不穿也不可惜呢。

我其實一直都覺得男生在秋冬天穿上一件V領的長袖毛衣加上牛仔褲是挺好看的,而穿西裝時卻最好不要穿毛衣在內,反而一件厚絨長外套卻是必要;雖然在香港一年可能也穿不上十次,但肯定較在整套西裝上硬加一件厚而笨重的羽絨外套好看。也因爲有此想法,我今天特意的走到鴨脷洲一衆名牌的Outlet找找看,在P字品牌的Outlet相中了一件公私都可以穿的外套,而價錢不幸地是介乎我根本不會考慮和可以馬上買的位置,另外此品牌的剪裁對有點肥胖的我也是一種挑戰,所以我還在苦惱究竟是買還是不買呢?

**********************
同題其他網友的文章:

Wordy – 冬衣之所好

今星期由我出題,題目是海。

4 responses so far

Oct 30 2010

美酒佳餚巡禮‎

Published by under 飲飲食食

昨晚和朋友去了號稱大花筒的香港旅遊發展局所舉辦的《香港美酒佳餚巡禮》,雖然是免費入場,但“以爲”爲著喝一些平常較少喝到的高檔酒,買的是300大元的尊尚品酒證;可惜世事往往就是希望愈大失望愈大,我原本的如意算盤是飲一些波爾多的二級到五級酒,又或是一些來自不同國家的比較昂貴一點的葡萄酒,但結果是300到500的酒佔了品酒的大多數,來自法國那五個級別酒莊的酒是少之又少。而且由於愈夜人愈多,不單排隊的時間動輒20分鐘以上,更讓人失望的是因要應付大量的人群,來不及醒酒而根本喝不出酒的真本色,我昨夜浪費的包括有1996年的二級莊Lascombes,2007年的三級莊Calon-Segur,2007年的五級莊Lynch-Bages和來自2007年的一級莊Margaux的副牌Pavillon Rouge白酒。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您有任何一張美國運通白金信用咭的話,請記著帶去,原因是有每一張白金咭會有四張的免費品酒券贈送,也就即是說您可以喝最多4杯的美酒了!我打算如果時間容許的話,我會明天再去一遍喝一些不同的酒呢,噢,如果沒打算買其品酒證的話,請記著帶一只紅酒杯去享受您所挑選的美酒吖!

No responses yet

Oct 28 2010

秋高氣爽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今天特意和一衆朋友到了西貢的東場打高球,是日天朗氣清,實在是打球的好日子呢。

No responses yet

Oct 27 2010

懷舊金曲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上星期把車裏的音響改裝成爲可以連接iPod的組合,不過有趣的是基本上所有在iPod的歌曲都是有著一定歷史,最新近的已是陳亦迅的《陀飛輪》了;至於其他所謂新歌手,抱歉的說是一首也沒有。曾經很用心的去聽一位天后級的歌手唱出她的派台歌,但聽畢之後我只好說我實在覺得一點也不悅耳,要我在錢包掏錢出來買這首歌是不可能,甚至連非法下載也嫌麻煩呢。

不過在秋風起,開著車慢慢的在路上聽著動聽的音樂,卻是很好的享受。

One response so far

Oct 26 2010

秋刀魚

Published by under 飲飲食食

今晚又去了Miso吃晚飯,然後據介紹點了一尾秋刀魚刺身,我第一次吃秋刀魚其實是在99年在韓國公幹時,客人爲我點的一個秋刀魚套餐;老實說當時我並不喜歡吃魚,尤其秋刀魚的味道是比較重,可想而知我當時是有多難受。直到去年在竹八經Alan介紹吃了一尾當做的秋刀魚刺身,還記得第一口咬下去的肥美感覺,到現在還是記得很清楚;今天晚上再吃的時候,雖然是好吃,但那種感動卻沒有了。

有時候就是這樣,明明在印像中很好的事情,再次重遇卻是失望收場,這是否勸告我們要及時行樂呢?哈哈!

No responses yet

Oct 25 2010

再談置業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上兩星期借《置安心》計劃寫了一篇文章,本來打算翌日就多寫一篇關於置業的文章,只是由於事忙和懶惰的原因一直拖至今天才繼續寫下去;不過這次並不是想寫買樓的考慮種種,畢竟從06年到現在也寫了好幾篇有關置業的文章

今天想說反而是由星期六一個座談會所引起的思考,說的一位大學一年級的同學向房屋局局長鄭汝樺提問說道,他的女朋友跟他說要不買了房子,要不就不結婚;而鄭局長回覆的大意是如果要買了房子才結婚,價值可能有點偏差了,然而在翌天的文字媒體上一般的解讀爲說“風涼話”。

我作爲一個頗不滿意這政府表現的納稅人,在這問題上我倒是和鄭局長的意見是大同小異的;今天和朋友G吃飯時說道,我們這些70後,一般都是工作了好一會才有能力去考慮購置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天地,我的例子是工作了八年後,儲了一點錢再加父母的幫助才買了現住的這裏,我有一點疑問是年青人是否想一畢業出來就可以馬上有自己的房子呢?

我和朋友G的看法都是頗一致的,那就是這麽早就買了房子,基本上您日後的發展是有著一點局限的,在這兒我不打算細表,相信聰明的您一定會明白;再者我是有一點對那種不想做房奴的想法其實是有一點不以爲意的,老實說一不想做房奴,又不想住得偏遠,更想可以從中取利,真的有這麽便宜的一回事嗎?我想不會吧,不能否認的是社會可給予年青人突圍的機會比較從前是少了點,但已把很多國家或地方比下去了,同一時間不能否認的是,因爲“大學”學位多了,讓大家的“相比性”減低了,但要提議減少學位嗎?一衆已得利益者又會說不好了;同意與否也好,香港從來都是一個精英社會,雖然這情況在這十多年變化了不少,但基本上還是有她的遊戲規則,要說均富嗎?我自己的看法是太天真太傻了。

說遠了,說回要買房子才能結婚這理論,我是不甚認同,又或者只可以說有一點走偏了,結婚的意義不應該只在乎一套房子吧?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只能在這兒送上我對他們的一點祝福,願有情人終成眷屬吧!

No responses yet

Oct 24 2010

牢獄

剛看畢東野圭吾的《信》,書中所說是由於哥哥犯下殺人之罪被捕而給關進監獄裏,繼而讓主角的人生有著翻天覆地的改變,包括是事業,愛情,甚至連下一代也受著牽連。然而看了這故事后再加上一些朋友的經歷,我有一個概念是覺得身在籠獄並不可怕,但心靈的牢獄才是最恐怖和可憐。

有趣的是身體的牢獄是他人加於自己,但心靈的困局大部份都是自設的;人們常說縱使把身體困但心靈卻是海闊天空,但在心裡設了界線卻是寸步難行。好像我有一位朋友失戀了,由於種種原因,她把分手的原因歸咎是自己的問題,結果無論一眾朋友如何開解安慰,她還是繼續沉醉她自我所編織的圍網裏。

後記:這篇文章其實在星期日已經寫好了,但不知為何沒有發表,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
同題其他網友的文章:

Wordy – 牢獄

今星期由Wordy出題,題目是毛衣與外套。

One response so far

Oct 23 2010

我的新玩具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上星期在尖沙咀花了不到二千元就買了我的新玩具,一心想反璞歸真;誰不知只換來了友人的嬉笑,還贈了一句“窮到燶帶精工”……

No responses yet

Oct 22 2010

雷聲好大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說什麽今年最強的颱風,結果是在雨也沒下多少之下,天文台已把全部警戒訊號解除;難爲這個往往慢人一步的政府,特意組成一個跨部門應變小組以防風暴帶來的損害,當然作爲本港市民,我當然不想颱風真的襲港,只是好像一點也沒有影響而又虛耗了這麽多人的關注,實在有點啼笑皆非而已!

2 responses so far

Oct 21 2010

嘩變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對社民連我是從不喜歡到擁護,原因是我從不認同她的抗爭手段到後來接受其文宣和理念,再加上五區公投活動和政改方案民主黨的變節,我對這一黨是比較喜歡,尤以他一直高舉其黨內透明度,與及刻意的讓老一輩的領導層有秩序的換班,讓我相信他們會成爲一個未來舉足輕重的政黨。不諱言我曾是有一刻動心想加入此政黨,雖然我對某一些議題的看法實則和他們相左,但我還是欣賞他們對改變的熱情,那管明知不可行而行的那一股傻勁。

對於他們今年的領導層我其實是有著無限的憧憬,尤以任亮憲的加入,因爲我心目中理想的社民連是由主席陶君行作文宣和方向的制定,行政委員作爲行動組的領導去挑戰各種的不合理,而秘書長季詩傑會爲行動組作謀略和法律支援,而令整組人免卻後顧之憂。

但一山果然不能藏二虎,屹今所爆發的由黃毓民先生所說的嘩變,讓我真的感到很心傷;老實說純個人觀感,季任都各有優缺點,兩位都是自視甚高的年青人,甚至因著各自的背景,語言中往往都流露看不起他人的感覺(我也曾經是這樣的一種人,所以我有一點明白的)。然而本來可以藉著自身的能力互補所短致能讓此黨在社運中發展而成爲一堅實的反對黨,到現在爭出“風頭”而讓黨陷入危機中,豈不貽笑大方,更讓親者痛仇者快?

No responses yet

Oct 20 2010

鮎魚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我想大部份都密切注意颱風鮎魚會否正面襲港,也作爲本年度第一個讓香港高掛八號波的颱風,當然亦有人說正面襲港也會帶來不少塌樹水浸等危機而導至人命傷亡;而我卻爲此有著如此的歪理,就是既然是超級颱風那就讓她吹向香港吧,因爲如果與其他內地沿海地方比較起來,香港的基建無疑是較好而可以減少人命的傷亡,然而經濟損失卻是免不了。

至於結果是如何,還要看這迂迥前進的狡滑颱風呢!

No responses yet

Oct 19 2010

買醉

Published by under 神之水滴

今天晚上約了兩位好友在大坑的壹樓火鍋吃火鍋,作爲酒鬼的我當然不會放過此機會,我們結果乾了一瓶2008年的Gunderloch Riesling Kabinett和2006年的S DE Siran;老實說兩瓶也是水準很高的葡萄酒,不過我還是喜歡來自德國的Gunderloch多一點,最後當然是醉得不行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