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December, 2011

Dec 30 2011

移民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雖然自少就很想到外地留學,但從來也沒有要移民外國的念頭,直到最近這大半年我不禁很認真的重新考慮這一個可能性。

小時候曾經聽過許冠傑的一首歌:「…….香港是我家,怎捨得失去她,實在極不願移民外國做二等公民…..」,那時是深表認同,也不明白為什麼大人們甘願丟棄在這兒的一切而到遠方重新開始,當時所用的理由是因為我們會回歸中國大陸,為了繼續享有不會被共產黨所奪走的自由而所作的決定;然而誰也猜想不到的是,我們的自由並不是由外力所奪走,而是透過一眾的香港人自我閹割而讓她流逝於無形。

最近這一年社會上所發生的事實在讓自已獲益匪淺,不論是政府的政策傾斜,官員的無能無道,傳媒的自我噤聲,政黨的種種愚民言論與手法,都是讓我有點正義無法張展的感覺,但讓我覺得最心寒的是大部份市民的莫不關心,才是讓我有想着移民念頭的主因。他們給予我的感覺是,只要不是影響到自己的生計,啥那管他人的生死,只要打着經濟發展的招牌,彷彿其他的事情也不再重要,然而纏繞我心頭的我們真的要這樣嗎?從高鐵與菜園村開始,政改方案的通過,替補方案的提案,美孚第八期的巧取豪奪,港珠澳大橋和外傭可擁有居港申請權的司法覆核等,大部份人的態度都是不要搞事就可以安定繁榮,反正受苦的這次不是我就可以了。

我一直都認為香港是我的根,所以我會因為看見大家任由這兒慢慢的「陰乾」而感覺心傷和憤怒,而移民外地反而可以說服自己只是過客,而不會因其地方和人民的不堪有什麼的不愉快;如果台灣一直沒有「回歸」內地的話,我很相信那會是一個我很願意逗留下來的地方呢!

One response so far

Dec 28 2011

地獄厨房

Published by under 飲飲食食

今年的平安夜並沒有出去什麼館子吃大餐,反而是決定在家自煮,當天的菜單是前菜-花生醬柚子醋沙律,蒜容多士及鵝肝醬多士,主菜是羊扒和牛扒,而餐酒分別是2010年的Vasse Felix Sauvignon Blanc Semillon和半瓶裝2007年的Chevalier de Lascombes。

主菜的慘烈程度和沒有任何裝備而硬要闖雪山一樣,鵝肝醬多士也沒有什麼難度,畢竟多士够脆鵝肝醬味濃就不會差得到那裡,酒更是沒話說,還幸有這两瓶高水準的餐酒,才沒讓這一餐變為空有食材而不能吃的「傳奇」。反而想說的是,就是經過這次的失敗,讓我學習了怎樣可以弄得更好,如沙律的食材配合和醬汁的配搭,原來花生醬柚子醋跟三文魚並不是太合味,所以下次我會轉用淡味一點的魚生如八爪魚等,而且我個人認為把花生醬換上芝麻醬的話,應該風味會更佳。另一失敗乃成功之毋的例子是蒜容多士,第一次因為對份量的掌控沒有什麼概念,竟用上一整個蒜頭來煮,而且放在焗爐的時間也太短,結果弄得多士太軟和偏辣而一點也不好吃;然而這又讓我學習了四份一個蒜頭已經足夠,再加上買了一個壓碎蒜頭的工具,造就了第二次較為成功的經驗。

我想2012我的新玩意將會是「煮嘢食」!

No responses yet

Dec 27 2011

Published by under 故事

舞會上。

在衣香鬢影的人潮中,我終於找到妳的倩影,那一刻的觸動心靈,是怎麼也形容不到的感覺;席中我喋喋不休的向妳訴說我的近況,而妳又一臉幸福的跟我說妳的未來,彷彿時間就這樣的停了下來。

只是離別的時間終歸要來,在把妳送上計程車的一剎,我不知那裡來的勇氣,往着妳的嘴唇吻深深的吻下去;然而妳一臉茫然的樣子,像是提醒我這一段從不有過的感情,要在這兒放下了…….

原來是南柯一夢!

3 responses so far

Dec 26 2011

停電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今早一起來竟然發現整幢大廈停了電,到這一刻才知道原來停電是會連食水供應也沒有的,所以連早餐也沒法在家裡弄出來而肚子又餓得打鼓時,沒奈何唯有從樓梯走下去,還好我只是住在18樓而已,要不真不知道走到何時呢。

途中不禁在想,如來電力對我們的日常生活影響是如此的大,先不要說家中所有的電器都不能用,上段也提過供水也沒有了,而且因為今天是連緊急電的供應也失靈,基本上走到接近地下的两層時是漆黑一片的,幸運的是大約两小時左右供電就恢復了,才不致影響今天的日程。我在想在香港這種人口密集的城市,實際上缺乏電力供應的話,整個城市的運作就會癱瘓,難怪两間電力公司每每在和政府談判時都是佔盡上風,苦的只是我們這些沒能力對抗的小市民。

No responses yet

Dec 25 2011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雖然我喜歡水上活動,但其實我也喜愛登山。

我最有印像的一座山一定是日本的富士山,還記得第一次親身看見雲海,是在中學時到那兒時,當所坐的車子駛過了五合木後,從車窗看出去的一望無際的雲海,雖然到今天已記不清當時的影色細節,但那種美不勝收的震撼到現在還是有着一定的餘韻。跟著這二十餘年雖然都有到過機會登上或見識了不同的著名山峰,如瑞士的少女峰,台灣的阿里山與武嶺和雲南的玉龍雪山與及梅里雪山等,但對我來說富士山還是最不一樣的,因為她是到現在唯一我是用腳去征服的山峰,本來武嶺是第二個山峰我是用自身的力量去登頂,只可惜因體力不支而不得不放棄…..

說來也慚愧,香港雖然有不少的山嶺,但反而卻沒有登上好幾個,甚至直到三個星期前才到過大帽山看了一遍日落,讓我決定有一天一定親自一步一步的從山腳走上來,而且也要把香港的其他名山一一踏過呢。

********************************
同題其他網友的文章:

Wordy – 莫欺水,山可欺?

今星期由Thomas出題,題目是相簿。

No responses yet

Dec 23 2011

周年晚會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今天是敝公司的周年晚會,本來是沒有打算去的,不過看見了本年度的表現嘉賓名單後改變了主意,因為過去幾年的嘉賓都是二三線的歌手,而今年竟然是請來了森美作主司儀,歌手是一線的容祖兒,所以不甚喜歡去這些塲合的我也要出席呢!

後記:今年是三年以來感覺安排得最好的一個周年的晚會,參與人數也是破紀錄之多,希望明年也可以是如此的成功吧!

No responses yet

Dec 21 2011

啪骨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今天下班後去了上回所說的保健坊,其實在上次治癒以後我在網上作了一些資料搜尋,原來所謂的結構性治療即是我們常聽到的「啪骨」!這两個星期其實我也作了不少的練習,如跑了大概15公里,騎單車騎了75公里,也踢了一塲足球比賽。總體來說膝蓋的疼痛是較之前減輕,但某一些位置還是有點酸酸的痛楚,而且數數日子距離上次求診也有两星期,所以也是時候去覆診了;今次的治療時間比上次的短,但醫師打在我身上的痛楚並未因此而減少,不過在醫師在解釋我的傷勢時,讓我更加了解原來我的暖身動作並不足夠,而且伸展的動作也達不到舒展的目的,所以關節的痛楚沒有減輕,看來再運動時要再加强暖身的動作範疇和數量了。

No responses yet

Dec 20 2011

跑步

Published by under 已過去的

我是那種一旦迷上了就一頭栽進去的人,葡萄酒如是,衝浪單車如是,甚至現在已經放在一旁的高爾夫球也是如此。

今天下午在工作的時候,突然神遊太虛在回想中學時為什麼會由只是玩足球變得也熱衷長跑,記憶實在是一樣很神奇的東西,靈光一閃的浮現了個名字-林瑋森,我想要不是他意外的啟蒙,和之後有一天放學後在旺角坐地鐵回家時,碰上了當時負責訓練長跑隊的黃德誠老師,我想我絕不會這麼投入這項運動的。回想那時候真的是蠻認真的,我是那種沒有太多天份的長跑者,平路不算高速,爬坡更是慢得可憐,唯一可取就只有下坡,就是因為這樣,那時候每星期最少會有两晚以上會吃過晚飯做畢功課後,就會從西灣河跑到柴灣再回來,而練就了一點點的耐力。而又難得黃老師給予我一個又一個的比賽機會,讓我可以成為校際越野跑冠軍隊的一份子,讓平平無奇的我到今天竟有一份值得自豪的回憶來品味,實在是萬分感激。

今天我終又重拾我這份遺忘已久的激情,再鼓勵我要在來年的比賽中做得更好,但首要的還是要把腿部的傷患醫治好,再加上適度的訓練,才能好好的挑戰自己。

No responses yet

Dec 19 2011

知慳識儉

Published by under 投資

我明白我說以下的這番話是沒有什麼的說服力,猶其是看了這兒有一段時間的朋友;早两天終於決定了在明年供滿現在的車子後,短時間內不會換購新車的了,也要求自己在來年在購買任何東西時要奉行三思而後行的原則。

原因這半年間為自己的單車升級,滿足任性的一些旅行,四處的飲飲食食實在花費了不少;突然間我在反思這種花費模式代表着什麼呢,是如我自己所說的因工作壓力太大要用購物來減輕,抑或是純粹因為喜歡亂花費,而到最後這又代表着什麼着什麼呢?我一直都在是擔心退休後的生活,卻除了每月在消極的月供股票外(是的,雖然我很久沒有更新投資專頁,但我其實仍然每月都有購入中國人壽,工商銀行,A50和一定數量的白銀),我想應該是時候作一些更一積極的投資來為未來的日子鋪路了。我已經計劃在2012年開始除了股票和貴金屬外,削減開支和重組每月的花費模式也會是另一重大的課題,然後也要每月多留一點現金,畢竟機會只會留給有準備的人,我年紀也不輕了實在要為自己和家人多作打算。

2 responses so far

Dec 18 2011

一切在於心態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記得四年前到梅里雪山時,到達的那一天下午還是陽光普照,翌晨一早特意的在五時不到就起床來看日出,因為旭日初昇那一刻陽光猶如黃金般灑在山峰上剎是好看;只可惜一起來竟發現烏雲密布,再配上四度的低溫甚有淒冷之味,等了十數分鐘後,一臉失望的我給站在身旁來自四川的大叔安慰着,說道好天氣看到美境固然是高興,然而在壞天氣下也可以品嚐另一種滋味,那時候的我正是什麼說話也不進耳內只懂唯唯是諾。

過了這麼多年再想起此事時,才開始有多一點明白當年大叔所說的意境,因為隨著年紀的增長,看事情的角度變得更多,不只懂得珍惜好的境況,更懂得細味逆境的時刻;誰人都喜歡順境,但事實上我們大部份的時間都是不順的居多,只是如何在這些起起跌跌中自處,那真是要在思考上做功課,一念成魔一念成佛也是有他的深遠的意思的。

後記:本來是想寫我在現塲觀看利物浦作賽的經驗,但還是想留在晚點在回寫歐遊時才寫出來,雖然暫時還是遙遙無期中。

******************************
同題其他網友的文章:

Wordy-一刻不一樣
Thomas-影院裡的一些時光

今星期由我出題,題目是山。

No responses yet

Dec 17 2011

混餚視聽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今天分別看了蘋果日報左丁生(即香樹輝)和莫乃光的專欄,先說有「中大護法」之稱的香樹輝,在其専欄中說道泛民在選舉委員會現擁有接近二百票,將會為特首選舉平添變數,而其中有一句正正觸動着我的神經,那就是"何(俊仁)溤(檢基)两人皆主力2012年雙普選,争取唔成功啫"。我認為作為一位早年已經受過高等教育的仁兄,故意把民主黨和民協在毫無先兆下,主動放棄2012雙普選,更放棄逼令政府交出時間表就接受了去年的政改方案,這两個出賣選民的舉動隻字不提,實在是不負責任和刻意誤導。

另資訊科技界的選委莫乃光說其實選民很精明,因為他們會問候選人有什麼政綱,所以要開始要向下任特首爭取;首先我個人覺得要聽取政綱的選民,根本就是不明白其實這個選舉是什麼一回事,又或是這群選民只是自我感覺良好而已,因為實際上內定勝出的那一位根本可以完全不理會你們的那三十票,因為他已經有足夠的票數當選,又舉一個吊詭的假設情況來說明所謂政網之荒謬,如果两位建制派的候選人都答應選委所提出的政綱要求,那你的提名和投票會給誰呢?定還是照投給完全無勝算的泛民呢?我只是覺得結果大家只是為這個小圈子選舉背書而已。

No responses yet

Dec 16 2011

新參者

Published by under 打書釘

早陣子跟朋友在旺角吃過晚飯後,走了上去開益書局看看有什麼新書出版,結果買了二本日本翻譯小說,分別是「新參者」和「放電人」。

「新參者」是由我其中一位最喜愛的作者-東野圭吾所寫的推理小說,故事的主角是其另一系列神探加賀恭一郎,這次寫作的方法有一點新穎之處,就是利用一則中年女子給謀殺的案件作引子,然後透過加賀恭一郎這位刑警的穿針引線,把當區的不少錯中複雜關係所產生的矛盾解決掉,而又不會因此而讓讀者失去焦點,更高超的是每一宗的矛盾原來都是層層互動互扣的,最後還是漂亮的把讀者引領到其華麗的布局。

認識東野圭吾全因為有一次到台灣公幹時,有朋友特意的拜託我幫他在「誠品」買一套「白夜行」回來,就在交給他之前我一口氣花了五晚把這一套两冊的長篇小說看畢,那就開始了看見他的作品就馬上買回來看的習慣。東野作為一位多產的作者,大家所熟悉的湯川學(即神深伽利略)也是他筆下的其中一位人物,而其所寫的推理小說的布局和層出不窮的手法總是讓人看得津津有味,我甚至會有廢寢忘食之感,當中猶以「白夜行」、「殺人之門」、「聖女的救贖」和「流星之絆」為表表者,如果在跟着的假期想不到有什麼特別節目的話,東野的作品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