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March, 2012

Mar 14 2012

中文解毒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一直都有說Facebook是香港的「社運飛機場」,實際上不少的社會運動,甚至政黨攻擊都是源自於這裏,我抱着有看有笑的心態去看一眾「救世主」的精神自瀆,其實也為繁忙的工作舒緩了一下心情。

昨天晚上看見社民連的吳文遠在Facebook上留言,就着香港電台報導何俊仁於其政綱上建議標準工時為44至60小時作出批評;果然馬上招來連環的「社運人仕」的攻擊,先由林輝說他是標題黨來暗諷社民連,繼有民主黨的黃子希撲出來火力全開的全面還擊,強調何的意思是標準工時只是44小時,而超過44小時是要計算加班費,最長每周的工時是60小時。吳文遠一再強調他是根據何俊仁的政綱上所寫作出批評,卻繼續被批評故意誤導其他人;我雖不太喜歡吳先生,但我也根據吳所提供的章節去了看看何俊仁的政綱,在20.2.2上真的寫道"標準工時為44至60小時",以我粗淺的中文學識「至」這一個字應該不會有最高的含意吧?所以我也按捺不住的跳進了這趟渾水,卻被更「有識之仕」歸類為五毛黨,也算是一大收獲。

有趣的是根據大家的留言所看來,其實我是有條件相信,實際上是沒有幾個人有看過何生的政綱,反正有人攻擊自己的圖騰時,那管自己有多掌握事情的真相,對策就是一概不求甚解的漫駡而達到捍衛自身所相信的就够了,而更有趣的是吳生的一位昔日戰友季詩傑更是馬上回應吳的中文不佳,可能看不懂云云。

其實大家都工作了這麼多年,都明白到每寫出來的一字一句都要非常小心,免得他日發生事故時予人機會來追究,但竟然一份政綱卻是這麼粗疏,然而那那些擁護者,不單沒有愛之切而責之深,反而採取一種盲目支持的態度,實在是可笑也可悲。

No responses yet

Mar 13 2012

拍板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經過了一星期的資料搜集,再加實地考察後,本來是準備轉到「明駿」迷你倉的,但星期天有網友在此留言,說他公司可以給我一點優惠,結果就在今天拍板決定會把東西在月底持搬去「時昌」迷你倉。

有趣的是事隔一年,两間之前給我批評服務水平不高的公司,在這一次中是有着明顯的改進,當中尤以「明駿」為甚,從以前的愛理不理,到今天的盡量配合,不可否認是大進一步,要不是有「時昌」這一「程咬金」,我想我會租了「明駿」的。不過今次的交易我也算是很滿意,在取得一所面積相若,價錢卻便宜一截的服務,我還有什麼可以抱怨呢?

多謝Kevin。

No responses yet

Mar 12 2012

酒香四溢

Published by under 飲飲食食

今天晚上為媽媽煮了一道剛學懂的菜式,那就是常常在餐廳點的頭盤-白酒忌廉煮蜆,原來較想像中容易做成,而且要預備的材料也不算太多,所以不妨在家煮來作為二人晚餐的前菜。

材料:
蜆一斤
洋蔥半個
蒜頭四分一個
250毫升白酒
200毫升純忌廉
雞粉

制作過程:
先把洋蔥和蒜頭切成粒,把鑊燒紅後落油,再把洋蔥和蒜頭爆香,再加入白酒和忌廉,雞粉两茶匙,煮至沸騰後把蜆倒入,收至少火後再掩蓋煮五分鐘上碟即成。

2 responses so far

Mar 11 2012

明信暗念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明信片對於我來說是一種很浪漫的事物,尤其是給小說奶水養大的我,心裏總是有一境像,就是一個浪子類的人物在遊歷不同國家的同時,於每一個國家都會寄一張明信片給其最在意的人,訴說經歷之餘也在字裡行間中隱隱然透露出想念的情懷。

另一浪漫之處就是現在當我們出外旅遊時,不是搜尋有沒有免費的無線網絡就是找找有沒有地方會提供上網服務;找到了後甚至連電郵也不寫了,一不是MSN就是Facebook,還要我們提筆寫一篇不到一百字的明信片嗎?實在是甚為困難,雖然明信片其實是最沒個性的一樣產品,原因是大部份的明信片都只是把當地的地標拍下來,然後就讓旅客爭取相模仿拍取的範本,然而但當它配上了親筆書寫後,收信者所得到的喜悅,是電郵永遠比不上的,因為每一只字背後所傳遞着的意思,是大於其字面上所能顯示的,所以下次當您到外地遊玩時,記着為您所關心的人發一張明信片,讓他或她知道在地界的某一處的地方,有一個人是如斯的掛念他們,不是很窩心嗎?

******************************
同題其他網友的文章:

Wordy-明信片

今星期由我出題,題目是天空。

No responses yet

Mar 10 2012

換倉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今天說的換倉並不是股票的術語,而是我早前两天收到通知,我所租的迷你倉將會在下月開始,由現時的800多元月租加至超過1000元,加幅高達两成半。我也曾經就着此調整和業主商討過,因為要把東西由這裡搬去新倉也算是麻煩,雖然業主再三強調說他們其實維持這一價錢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而且新的價錢也跟其他的供應商相近,但這加幅實在是太過驚人了,所以計劃先在附近找一下有沒有相宜一點的迷你倉才作決定。

初步搜集回來的資料所得,「儲存易」的價格跟我現在所用的加價後沒有太大的分別,而「時昌」和「明駿」就較便宜,我明天如果有時間會去「明駿」查看一下他的周遭環境如何,希望可以盡快可以作一決定,畢竟換倉也甚為化時間,所以早點安排是會好一點。

One response so far

Mar 08 2012

倉鼠

Published by under 單車

上星期我在網上訂購的單車訓練台終於從英國運送了到來,不過遲至今天才第一次試練;花了十數分鐘去把單車安放在訓練台上,然後本打算在上騎過一個小時,怎知道騎了二十分鐘已覺肌肉有點累。雖說是把力量調得有點高,我想是因爲在固定的地方來騎是有點悶,所以比較容易累,我想要開始把訓練的時間逐漸加長,要不四月到台灣再攻武嶺又會是災難 一場。

不過話說回來,實在佩服那些長期在健身室作Spinning的朋友,因我實在有一點像倉鼠在跑圈子的感覺,我還是喜歡在路上風馳的感覺!

2 responses so far

Mar 07 2012

Kinect

Published by under 科技以人為本

早幾年任天堂推出了一個在遊戲界算是嶄新的產品-Wii,簡單來說是利用一個連接在主機的感應器,再加上無線控制器的配合,讓玩家可以透過手部的活動來玩遊戲,那時候真的瘋魔一時,而且由於遊戲的角色造型都比較卡通可愛,所以也吸引了不少女生購買,而微軟和索尼在這範疇上是明顯給任天堂比下去。針對這個冒起的市場,微軟終於在大概两年前左右推出可以和Xbox 360連接的Kinect,不過我一直並不是對此太過感冒,所以直到一個星期前因為想試一下這種體驗,結果買了一台Kinect。

第一個對Kinect的意見是,如果您的家可以直接使用她的話,那您家的空間可算是寬敞,要是能容納两人同時間用Kinect玩遊戲的話,您家在香港來說實在是沒有話說,至少我家就要特意要添購一個叫Zoomer的放大器來縮短所需空間,不過仍有一些遊戲是不够空間來把玩。雖然只是玩了短短两三天,不過觀感實在是不錯,再加上微軟似是有計劃地把Kinect的技術應用在不同種類的遊戲中,相信Kinect會變成未來的標準配套。我突然在想,如果可以廣泛地把此技術應用在其他非遊戲的應用上,那我們未來將會愈來愈變得像科幻小說所說的世界,不過代之而起是會否也像小說中所說的人與人之間變得愈來愈冷漠呢?

No responses yet

Mar 06 2012

初訪St. John(2011年西歐遊之二)

Published by under 遊記

Oyster咭是跟八逹通相類似的免觸式電子錢幣,適用於倫敦市的地鐵、輕鐵和巴士中,而且也根據旅客所暢遊的區域而設置了交通費的上限,基本上只是在一區與二區玩樂的朋友,最多只需付至8.4英鎊(折合差不多港幣一百元)一天而已,算是很化算的了。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在乘坐DLR時,由於它是採用開放式月台,所以要緊記上車前和下車後要拍一下咭,要不然不是給稽查員捉過正着就是給扣掉每程7.4英鎊的車資;我們也受了這個教訓,在第一程的DLR裏忘了在上車拍卡,結果給扣了7.4英鎊,還好這兒是可以透過票務處調整回來,只是有點費時失事而已。

出發前的两個月,湊巧地在報刊上看到蔡瀾先生介紹一間在倫敦的St. John餐廳,於是我就一早就透過互聯網訂位,為的就是想吃她的猪骨髓;題外話是我們找吃的有Openrice,而英國就有Opentable,而Opentable更勝一籌的是她有提供有聯繫餐廳的訂座服務,對於我們這些身處海外的人是非常方便。到過酒店跟整理了行李後,我們根據餐廳網頁上的資料,乘坐地鐵來到這所位於一區Farringdon站的餐廳;一進門口先經過了她的麵包部才進入餐廳,還好我們有預先訂了座,因為時藉八時半後仍然是高朋滿座。我們先點了一瓶水,他們除了有自己品牌的清水之外也有自己品牌的葡萄酒,不過由於時差影響和舟車勞頓,所以打消了喝酒的念頭免得一會回酒店時不支倒地;今晚所點的菜式除了猪骨髓外,還有侍應介紹的猪面頰與燒牛脷,雖沒有蔡先生說得那樣驚為天人,但也可算是可口的一餐,唯一覺得不甚了了的竟然是一心來吃的猪骨髓。吃得滿肚腸肥後,我們才拖着疲憊的身軀的跳進地鐵,當然您也可想像到我們到最後整個車程都是半夢半醒中回去酒店,然而任誰也想不到在這種情況下,我竟睡不到三小時就醒來了而再也睡不了。
Pig Pig Pig

No responses yet

Mar 04 2012

苦盡甘來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小時候住的地方,旁邊就是一所中藥店,我還記得那位老闆兼中醫是黎亦佳醫師;那時只要是有小毛病的話,基本上都會去看黎醫師的,隨著看症而來的就是那包三碗水煲成一碗水的藥材。我記憶中除了五花茶會加片糖而讓它有一點甜味之外,其他的中藥都是苦的,而我小時候唯一引以為傲的就是不用送口,如加應子或是山楂餅等。之後由於患病都是會看西醫,所以都沒甚機會再去喝中藥了。

直到十多年前有一次患了感冒,屢看醫生也是持續發燒,媽媽不知在那兒聽來一道偏方,說「木患根」就根治我此病,於是就用此藥煲水給我服用;好傢伙,眼看這碗蠻清澈的「湯」,心想應該不會太難喝,誰不知一喝下去,那一種彷彿是一生所能嚐到的苦澀,就在那一刻就呈現在自己的口中,而且回甘那一剎就連空氣都是苦的情況到今天還是記憶猶新。人們常說苦口良藥,我一直都以為這是父母騙小孩去喝苦藥的技俩,但說也奇怪我喝了两遍之後就痊癒了;更有趣的是要是沒病沒痛的話,喝下去竟是不苦不甘,只是有病時才會感覺到它的苦,但若是有得選擇的話,我寧可打針吞藥丸也不願再喝這一口「苦口良藥」。

****************************
同題其他網友的文章:

Wordy – 吃苦

今星期由Wordy出題,題目是明信片。
****************************

附郵:闊別多時的投資版終於更新了。

One response so far

Mar 03 2012

不要問社會能爲您做什麽

Published by under 社會民生

想您也知道我雖不是什麽社運人仕,但我也可算是關心社會事宜;昨天在FB看見了朋友O爲了深水的露宿者的慘況寫了的一條一句:“我常常問自已可以爲香港做些什麽”,而讓我有了寫這篇文章的念頭。

老實說在現行的政治架構下,作為一個小市民其實能做的並不多,尤其是一眾泛民派其實是假反對派,而當中民主黨更是愈來愈只為自身議席計算,想靠這種人為我們爭取權益?不出賣我們已經是萬幸,所以也不可寄望太多。對我來說唯一可以做到的只是利用這兒的文章,或是透過一些討論讓一些朋友理解一些社會或政制現况,只可惜明白的或是想要改變的也實在太少,想多做一點嗎?很多時又會給人家說激進,更遑論會去支持。我沒有希望其他人會明白我,只想作為我的一個朋友可以想一想,我基本上是什麼都不缺,政府的施政優劣與否,對我的影響也不會太大,是什麼驅使我去作這些事情呢?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參政,又或是可以從中能得到利益等等,我只是單純的想去改變我們的困境,也想可以感染到身邊的朋友為着下一代多看一些多行一步,而不是什麼事都說是搞亂香港,最後發現自己身陷囹圄才來醒覺那就太遲了。

No responses yet

Mar 01 2012

倫敦序曲(2011西歐遊之一)

Published by under 遊記

上次到倫敦已經是十七年前的事了,那時候在淡季的直航票價大概是三千多不到四千,現在只是燃油附加費也差不多這個價錢了,實際上這個也是我其中一個沒有常去歐洲旅行的原因,畢竟除了價值不菲的機票外,住宿,交通費和膳食費也算是非常「龐大」的開支,不過現在先按下不表,反正在遊記中會再探討這個問題。

選了上午出發的飛機, 原因是根據過去的經驗,雖然晚上起飛的班次會在清晨到達,「好像」會有多一點的時間來遊玩,但實際上由於時差和在機上的睡眠質素的影響下,基本上都是行屍走肉而無法去享受,所以在計劃行程時特意的設計下機後,在酒店辦理好入住手續後只安排了一頓晚餐就休息了,以免太過疲憊而無心玩樂。

出發之前的一晚一直工作至凌晨三時左右,睡了不够三小時就到了機場,還以為可以在機上好好的睡上一覺,結果小眠了不足一個小時就醒來,在無事可幹之下一口氣看了四套電影,包括「Source Code」,「Larry Crowne」,「Limitless」和「功夫熊貓」,然後又小睡了半小時就落機了。

上次來英是有朋友接送,所以今次才有機會體驗其公共運輸系統,從希斯路機場坐機場快線到Paddington站才不過十五分鐘而已,價錢單程是18磅而來回是34磅,有效期是三十天,所以如果您的回程都是從希斯路離開的話,買一套來回票是比較化算的,唯一美中不足是本來我是打算在互聯網上找一些關於Oyster咭的資料時,才發現列車上的免費無線網絡服務是失靈的,趁著查票時問了一下稽查員才知道已經失修了好一段時間。

我想很多人都知道,倫敦的公共交系統是根據分區來計算費用的,而酒店的價錢也基本上和她所處的分區息息相關,當然愈近市中心的Zone 1就愈貴,在價錢和交通方便的考慮下,我們選擇了位於Zone 2最外圍的Greenwich Novetel Hotel作為住宿的地方。從Paddington站到酒店其實是很簡單,基本上是先坐地鐵的Bakerloo線到Waterloo後轉Julilee線到Canary Wharf,然後再轉DLR到Greenwich DLR站後步行两分鐘就能到達,但這個簡單只是對沒有携帶行李的旅人而言,因為倫敦的地鐵站不少都是幾十年前興建的,而當時的扶手電梯並未普及,所以都是利用樓梯來穿梭於不同的樓層,但可以想像當手拿着二十多公斤的行李在樓梯上遊走是何等的狼狽和痛苦,而且地鐵車廂的出入口設計也不方便旅客,還好經過了接近了一個小時的折騰,終於來到下塌的酒店。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4 responses so far

« Pre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