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June, 2012

Jun 28 2012

最後两塲

Published by under 足球

不知不覺歐洲國家盃已經到了尾聲,剩下的還有一塲四強-意大利對德國,勝方將會在7月2日凌晨挑戰上屆冠軍西班牙隊;我由從前基本上毎塲賽事都觀看,到今年到今只看過两塲半左右,實在是有點反常,不過其實這幾年都是這樣的了,如英超我只會看利物浦的賽事,再加幾塲大隊的對戰之外,其他的球隊賽事也不會多看。

我想這是因為現在我涉獵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時間的分配變得愈來愈困難,所以唯有把足球的時間減到最少,以配合其他興趣的發展;畢竟還有千千萬萬的書籍,電影,Podcast沒看,甚至有不下十套的模型仍然未開封,試問我如何可以在百年歸老之前把她們全都完成呢?

No responses yet

Jun 27 2012

暈地浪

Published by under 出海

自從考上了風帆二級資格後,我基本上毎一個周末都在海上渡過,這要多謝朋友L的慷慨,能讓我可以上他的船去玩;只是這幾星期我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毎次經過一天在船上後,晚上總是覺得有一點頭昏腦脹,朋友L說我應該是「暈地浪」。這讓我想起從前小孩時,毎逢當年的第一次到沙灘作其下水禮後,那天晚上就會彷彿置身於海中心,浮浮沉沉的極為難受,怎樣也猜不到毎年都在沙灘花不少時間的我,竟然還會飽受「暈地浪」的煎熬,心裡面實在有一點無可奈何;只希望可以盡快適應這種情況,因為那天大家說得興致勃勃的想由淺水灣一直駕船到印州堂,我可是萬分期待的,絕對不希望因為「暈地浪」而讓自己不能參加呢。

No responses yet

Jun 26 2012

破壞力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早陣子有不少人在討論着簡體字對中華文化的破壞(?),個人認為是有點誇大其詞;從前我也不喜歡簡體字,因為總是覺得它破壞了中文字的美感和根基,但後來又想到大陸以前有大量目不識丁的農民,簡體字可能真的能幫助他們學字,例如「塵」一字簡體字是「尘」,意即小土變塵,而這情況一如韓國從漢字轉用韓文一樣,目的是提升國民的認字率,但在共產黨而言我當然不排除這也是一種統治的手段。

只是我覺得真的傷害到中華文化的其實是白字,我的文章也有不少白字,但我也盡量去改正和查證來減少出錯的機會;只是一些廣告又或是政府的文告甚至是報紙雜誌都是白字連篇時,我就會覺得很可怕,上星期在街上看到一個健身房的廣告,那個不到五十字的廣告竟然有五個白字,雖然健身不一定要懂得寫字,但也不用來得這樣嚇人吧?至於那些語法不通又或是抄襲內地的遣詞用字的文章,也是讓人看得直搖頭,其中我最喜歡用來作例子的一定是-「非法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是違法行為」,當中的荒謬之處是既然是非法的就一定是違法的吧,這樣寫出來不覺得累贅嗎?其實拿走非法两字不就是解決了問題,卻又不明白為何政府一直要這樣說,反正毎次看「警訊」時,這些古靈精怪的中文就會不斷的轟炸着觀眾,其他的相類似的例子更是多不勝數;而有些人常常說「打造一個什麼什麼的平台」,這句更可算是我十大討厭的語句之首。

如果您有時間,不妨看看陳雲老師的「解毒中文」,也就當是為保育中文盡一分力吧。

No responses yet

Jun 24 2012

第二個胃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小學時在自然科得知牛是有四個胃,而長大後卻學懂了除土了牛之外,人是另一種生物有多於一個胃的,而「第二個胃」主要的功能是處理甜品的。

當然「第二個胃」是不屬實的,但我想大家都應該有個一個經驗,那就是吃飯時那管已經撑不下去時,但當知道有甜品時,還是可以多吃一點,這情況猶以女生為甚,而大家都笑稱這是因為有着甜品專用的「第二個胃」。甜品之吸引是因為她有着一種讓吃者有着快樂的感覺,好的甜品更有讓人有心花怒放的威力;然而有趣的是我從前是比較喜歡吃西式的甜品,但慢慢又開始欣賞中式的多一點,始終西式的對我來說很多時候都是過甜,而中式的一般會是沒有那麼甜,甚至會帶點微甘,這種味道相對西式的是較為有層次,只可惜近來因為很刻意的控制體重,所以「第二個胃」的功能基本上漸漸失去功效了。

***************************************
同題其他網友的文章:

Wordy – 甜品胃

今星期由我出題,題目是樹。

One response so far

Jun 21 2012

汗流浹背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今星期的天氣實在是奇怪,星期初打風時以為她會天氣惡劣,誰不知竟然是風和日麗,俗語有云「打風不成三日雨」,但今次算是一反常態,天氣好到不得了。但從昨天開始,卻又是陰雲密布,風雨欲來的格局,終於下了好幾塲大得嚇人的豪雨後,便無以為繼;惱人的是氣溫又不因這些陰雲豪雨有絲毫的回落,而且也甚為悶熱,稍為在街上停留一會,汗水就如下雨一般的布滿身軀,把襯衣泡濕了一遍又一遍。剛剛作了一遍晚跑,就算是跑畢以後靜下來,汗還是㳘過不停,回家後我想喝水補充也幾近一公升,實在想像不到再遲點,天氣再熱一,而運動量也隨著訓練計劃加強時,那種慘況究竟會是什樣的一回事,也就開始有一種半途而廢的準備了。

No responses yet

Jun 20 2012

底線裁判

Published by under 足球

今年的歐聯與及歐國盃分別引入底線裁判,但就我個人而言感覺上對球賽的公正性並沒有多大的改善,具爭議性的犯規和入球都是繼續的看不到和誤判,就以昨晚一塲英格蘭對烏克蘭的分組賽為例,烏克蘭的那一球是明顯地越過了白界,但底線裁判是完全視若無睹,我只能說是視若無睹,因為這裁判的其中一個主要的功能不就是盯緊禁區內的一舉一動,以補主裁判和旁證的不足嗎?我現在沒有以前那麼喜歡看球賽,並不是因為球員的表現參差,而是一些緊張而吸引的球賽往往被一些水平低劣的球證毁掉,而當中以英超為甚,有時候又真的不讓人有一丁點的懷疑是否造假?只是造假也應該造得高明一點,而不要讓觀眾看得意興闌珊吧。

No responses yet

Jun 19 2012

久病不愈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從三星期患上感冒,雖然一直有看醫生,但總是似愈沒愈般維持着,到剛過去的那個星期天,甚至痾嘔齊來,昨天醫生才說是感冒菌入腸,所以導致如斯慘況。只是吃了他給的藥一整天也不覺有太大的好轉。於是今天走了去看「星屑醫生」,又拿了一些化氣之藥,希望此次真的能藥到病除,畢竟我整個訓練計劃給打亂了不少,猶以今天聽到朋友W能於5小時內完成110公里後,我想我還是要加緊鍛鍊,免得在年底成為大家的負累呢。

No responses yet

Jun 18 2012

近視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我一直覺得佩戴眼鏡的朋友是有一種書卷氣,雖然我是從事電腦行業,而且也喜歡看書,但神奇地我是沒有近視的,所以我一直都不太大能理解到有眼看不清是什麼一回事,所以也沒有機會裝斯文。直到早幾年有一次參加比賽後有點體力用盡,坐在家裡看電視時,突然驚覺看到的東西都是模糊不清,那種感覺實在是很糟糕,自此對有近視的朋友是多了一分體諒,更不用說那些失明的朋友。

我滿以為十數年前開始流行的鐳射激光手術是為近視者的福音,卻在一些朋友的個案中得知,不是每一位患有近視的朋友也可以接受這種治療,再者早前也看過一篇文章,說這種手術更有機會帶來另一些嚴重的副作用,我想我沒有近視其實是上天的一種恩賜。

*******************************
同題其他網友的文章:

Wordy – 20/20

今星期由Wordy出題,詳情稍後送上。

3 responses so far

Jun 15 2012

拉傷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第一個星期的半馬拉松訓練,到今天完成了星期一的3公里慢跑,星期三的10公里單車和昨天的1公里游泳,而沒做的有星期二的1公里游泳和星期三早上的4公里跑,原因分別是起不了床(!)和天雨關係。雖然我覺得這個運動量應該可以應付,然而身體卻不是這樣想,昨天上班時突然小腿肌肉傳來劇痛,經驗告知應該是肌肉拉傷了;所以馬上買了摩擦膏來減輕痛楚,另昨晚去游泳和睡覺時也戴上保護套,希望可以盡快復原。

另一發現是原來Spinning是較在室外更辛苦,只是小小的30多分鐘的運動已是全身冒汗,彷徨在蒸氣房走出來一樣,而且心跳也逹到接近毎分鐘150下之數,我是有疑問這次的拉傷是和這次的Spinning後沒有好好的作伸展動作有着直接關係,只希望這個傷勢不會影响未來的訓練計劃吧,畢竟今年年底會有很多的活動要完成,如帆船比賽,半馬拉松和台北的瘋200等等。

No responses yet

Jun 13 2012

髮綫後移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我是那些頭髮稀疏的人仕,念大學的時候甚至試過大量的頭髮脫落,還好在看了醫生和使用了一些偏方以後,情況得以改善下來。這些年來,頭髮的濃密度雖沒有什麼改善,但一直担心的脫髮問題也沒有惡化,只是早幾年開始發現髪綫後移而已;曾經想過如果不幸有了「地中海」的話,我一定二話不說的把所有頭髮全剪掉來變為一顆光頭,也不要一如日本河童般丟人現眼。另外一個關於頭髮的心結是,我其實對半白的頭髮是有着一種响往,只是可能少用腦筋的關係,到今時今日才只有區區那三數根,我想那種形似學者的外觀應該都和我無緣的了。

No responses yet

Jun 11 2012

50歲前想做的事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看過一本書,內裡說的是一些35歲前要做的事,而我這幾天也為自訂下了一些50歲前希望能達成的事,老實說很多都屬於物質上的東西,然而也是我在這一刻所想的,排名不分先後:

    到西藏旅行
    周遊南美各國,如巴西,阿根廷,墨西哥,智利和玻利維亞等
    擁有两個物業或以上
    擁有一輛開蓬跑車
    擁有一艘不少於25英尺的帆船
    完成一遍或以上的那馬拉松,最理想是在外地參與
    完成一遍在法國舉行的Randonneur
    完成一遍遠洋的航程
    完成閱讀五百本書,
    看够1000套電影

3 responses so far

Jun 10 2012

蚊子的回憶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已過去的

我應該算是不太吸引蚊子的那類人,反正一大群人聚集時,我基本上也不會怎麼塗「蚊怕水」,因為通常都是我身邊的人受到「寵幸」。

不過記憶中小時候的我正好是相反,那時候居住的地方其實算是挺惡劣的,屋前有一條去水的坑渠,屋後就是另一條的大明渠,簡直就是蚊子滋生的溫床,而住在其中的我基本上是蚊子心目中的大餐,夏天一到我一天最少給叮上三至四口,而止癢的一就是「無比膏」,要不就是「白花油」,個人是覺得「白花油」是比較有功效。但治標怎及治本好,蚊香(或是後來的電子蚊香)無疑是其中一個不二之選,然而最有效的肯定是媽媽這個「人肉滅蚊器」,那時候見她只是雙手一拍,一張開就是一灘血跡連蚊屍;只是歲月催人,早一陣子媽媽向我們抱怨說道,現在已不怎樣能打到蚊子了,聽後那一刻雖然明白是無可避免但也不無心酸,眼看媽媽一天天老去,那種子欲養的感覺一直纏繞心中久久不能散去。

***********************************
同題其他網友的文章:

Wordy – 蚊,我所惡也

今星期由我出題,題目是近視。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