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August, 2012

Aug 26 2012

肥皂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已經記不起什麼時候開始使用皂液了,反正那時候就覺得這是一件很時尚的一回事,因為在這以前我家只是用以塊數為單位的肥皂,盛載它的就只是很簡陋的塑料盒,而且用上一會之後就會溶化而混為一團,賣相實在是不太討好,所以當家裡開始使用皂液時,心裏是一點點的優越感,彷彿從此就脫貧一樣。

有趣的是這幾年我反而愈來愈欣賞肥皂,因為當大量制作的皂液橫行於市時,不論感覺和香味都開始公式化,不少人反撲歸真的使用肥皂,更有不少小店舖更自造肥皂出售,而讓肥皂變得更有個性,所以有時候看見一些有趣味道的肥皂都想買下來,然而對一些宣稱有藥性的就一直都沒有多大興趣,因為我始終覺得作用不大所以都沒有考慮,不過我想在未來的日子裏應該愈來愈會多用肥皂,畢竟人老了開始喜歡一些古早味!

********************************************
同題其他網友的文章:

Wordy – 肥皂

今星期由Wordy出題,詳情稍後送上。

Chris Cheung, Ho Chin liked this post

One response so far

Aug 25 2012

上之補充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

早两天寫的「得港島,得天下(上)」,竟然遺漏了一個很重要的論點,那就是對於公民黨的排陣方面的一些猜測;老實說我並不相信連我這些不入流的選民都能看得穿的,而公民黨那群專業精英會看不通,所以我不得不懷疑陳家洛自怕拆名單後,選民的配票不均而導至落選,在這考慮下唯有強把陳淑莊排在第二位,希望可以再次把上屆的奇蹟再次創造。這一論點似乎在今星期的Now所舉辦的選舉論壇上得到佐證,眼看陳在那位辯才一般的鍾樹根一籌莫展的無助,實在讓那些還未立下心意的選民猶豫,雖則現在經由蘋果牽頭,李柱銘的落力拉票意保陳淑莊的第二席,我卻覺得會事與違願,只可說敗局只因陳家洛了。

Albert Sum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Aug 23 2012

得港島,得天下(上)(2012立法會選舉之六)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保住8萬票,保住陳淑莊」在這幾天已變成了公民黨在港島區選舉的主軸,然而做成這個困局的,不是什麼阿爺鐵票又或是泛民分裂,而是公民黨的競選策略的失誤。

這8萬是根據上屆公民黨的得票所計算出來,只是當中是忽略了今年多了政黨參與,而且在過去两年中的外傭案和港珠澳大橋案裏也讓她流失一點的票,我猜在這種種的情況下,公民黨大概可以保住7萬至7萬5千票左右,只是在這計算下是不一定能保住两席,所以我是有點不明白為何公民黨在這情況下而不拆名單,因為根據上屆的當選結果,基本上3萬2千票都是蠻有把握的拿取一席,所以選民只要配票得宜,拿取两席是有相當的機會,只是基於這些考慮下,我想公民黨應該只能拿到一席,扣取45000票的有效票後,剩下的25000至30000票真的要看命運的安排了。

反而在這屆建制派掌握這個遊戲的規則更加精準,尤記得去屆民建聯曾鈺成和蔡素玉拿得6萬多票卻只取得一席的慘況,所以今年他們刻意的分拆為曾鈺成和鍾樹根,希望可以讓萬年老二鍾樹根「偷雞」成功;本來我一直沒看好鍾的選情,但誓猜不到陳家洛在電視論壇上的差勁表現竟然為鍾建立了「能言善道」的形像,而讓他的選情看漲了一點點,不過我還是相信民建聯今屆還只是得到一席而已。

至於穩得第三席的相信會是葉劉淑儀,無疑經過两次的競選洗禮後,她是較從前作官時謙虛,只是那些看不起人的肢體語言還是會不時出現,雖然這些行為舉止趕走了不少選民,但她始終都有着不少中高層的公務員的鐵票,甚至那些自我標榜務實理性的「中產」也有不少會買這種所為精英的賬。

Albert Sum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Aug 21 2012

在首爾的24小時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首爾是韓國的首都。華麗而混亂的首爾就像是雜色拌飯和辣椒醬一樣複雜但可口的混合。若要在24小時內認識一個地方,首爾會是最難認識的其中一個。

世上第二個最大的都市,它已經走過了很漫長的路。事實上,現在很難想像首爾在“漢江奇蹟”之前究竟是甚麼樣子。因戰後而沉寂的經濟在不到四十年之間提升到一萬億美元,這個經濟金融改革的現代寓言實在令人陶醉。

事實上,首爾有足夠的經濟實力與東京、倫敦、巴黎和紐約等大城市競爭。然而,事實上這只是從統計數字上得出的結論。對於一般的遊客而言,究竟城市有甚麼吸引人的地方?這是因為由財務增長而帶來隨後的信心激增,從而體現了首爾的奇異特色。

這個城市的氛圍是有目標的、樂觀的和傲慢的。你可以從smoky university gamer dens、芳香和夜間的gogigui商店、phantasmagorical商場、超豪華的高爾夫俱樂部,大膽的新的城市發展計劃,如東大門設計廣場公園和東大門住宿等。這一切都使得它邁向一個可觀的前景。快來進行你的首爾之旅吧。

必遊地區:
江南區論峴洞
江南區清潭洞
MegaBox東大門
花萼漢城
北村韓屋村
龍山温泉
COEX
月光彩虹噴泉
昌德宮
韓國國家博物館
南大門

Albert Sum, Frank Lin, Winnie Choy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Aug 19 2012

搞局(2012立法會選舉之五)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熱血公民

本來一直都很少會在周日名釆裏寫關於政治的文章,記憶中應該不超過两篇,只是剛巧在星期四說在下一篇裏解釋什麼叫議會抗爭時,突然收到Wordy的題目說「攪局」,那就因利成便寫下這一篇本是「熱血公民」的文章來作今星期的「周日名釆」。

一直都想回一些朋友所說的,某一些議員是有破壞無建設,只是問他們有什麼具體例子時,基本上都是浪費公帑,阻礙香港社會發展,又或是議會是用來通過法律不是阻撓云云;老實說是毎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意見,只是最讓我厭累的是您企圖去深入討論其認知時,您會發現評論的人其實是整個議會架構是一知半解,只知道是空喊口號式的評擊,最後就只會留下一句,總之就係「搞事」啦。

我無意去扭轉有這種想法的朋友,畢竟經過了這麼多年來報紙電視的報導後,有一些形像就如植入式廣告一樣,沒辦法在腦海中抺走;只是我有興趣想問一些問題,來為我這愚昧的人開一開竅,可以嗎?

第一條問題是,如果在職塲上遇上了有疑問的事情時,您會否提出來討論?如果會的話,會否有質疑這是否浪費公司的資源和時間呢?

第二條問題是,您開會時是否所有由主持人提出的意見都會不問情由贊成呢?如果不是的話,您會怎樣做呢?

第三條問題是,如果您是足球員,但球證把您的所有入球都吹成犯規,對手侵犯您又視如不見,那您又會怎麼辦?

最後一條問題是,如果您覺得「掟蕉」是暴力的話,拉布又嫌浪費公帑時,而政府誓要通過惡法如23條時,可以告知我如果您是議員,在這個充滿傾斜性的議會裏,您怎樣表達您的反對而又可以有效地阻止呢?

題外話,其實有多少人知道「掟蕉」的前因,為何當年台灣的民進黨會走上台搶咪,或是甚至打國民黨的議員呢?

********************************
同題其他網友的文章:

Wordy-麻煩友

今星期由我出題,題目是肥皂。

Ho Chin, Albert Sum, Agnes Tang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Aug 18 2012

中年危機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早前跟朋友在聊天時,說起一些人盡贊賞的美食時,都有一點不外如是的感覺;我正納悶原來有此感覺不只我一人之時,朋友就解釋說這可能是因為這些年來,我們有幸品嘗了不少各國美食,而讓舌頭變得挑剔了。有時覺得人就是這樣,當自己設定了的目標一一達到時,人的心態就會怠慢下來,我現在反而希望可以像那些心裏只有買樓上車的朋友,起碼有着一個目標不停在追趕,而不是像現在的我無所適從,又或者不知自己想作什麼,朋友V曾經說過這應該是中年危機,我究竟可以怎樣呢?

Winnie Choy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Aug 16 2012

入局(下)(2012立法會選舉之四)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

爲什麽會有這種同是20%得票率卻在兩種狀況下有著不同的結果,現在讓我們回看整個當選的機制吧;首先如果有5席的話,有效票數拿取一席的話將會是20%,(實際上隱拿一席的票數只要16.7%已可,不過在機制中是要用20%來計算)所以參選人1號在第一個情況下,因爲一開始已被扣取20%來取得一席後,卻沒有多餘的票數來拿取第二席,所以唯有只可拆名單。您可能會問如要同一名單下要取得兩席,那得票率會是多少,在狀況一下會是30%才可把5號擯走,這從第一席減去20%後的10%就是最大餘額法的計算。照此計算方法,您也可以想像到要一張名單上拿多過一席在小分區上是非常困難,而這一操作會在遲點的分區分析時多說一點。

在說所謂的議會制度不公之前,先給大家一些數據作爲參考:2008年的地方直選總投票超過152萬,泛民議員得票率超過58%,所得議席是18席,佔地方議席30位的6成,而功能組別投票人數是12萬多,由於投票單位太過複習,所以只說泛民得了5席,而全數總共是23席。如果對政制有一點認識的朋友,可能會有一點靈光一閃之感,在現行的機制下,那管您得到多少的選民的授權,在每一個法案中的投票上,您是一定輸給那些保皇黨的,甚至如我早兩天所說,在分組點票下,您連小修小補也不會給通過。還記得2003年的23條嗎?還記得2009年的高鐵撥款嗎?今年的替補機制?那管“大部份”市民(我理解是超過5成而還要持續上升中)是有疑問甚至反對,政府基本上都可以靠著保皇黨的護航下要法案通過,只是幸運的在23條上遇上那時社會環境和經濟極度不穩下,才給自由黨怯於大批市民上街下而反對中擱置。

對於那些很“理性”的朋友,我想請教一下在這情況下,雖然有著民意支持,但在局內票數不夠,您可以怎樣的抵抗不公的情況?我真的很有興趣知道。

下一篇會談議會抗爭,之後就會進入分區選情分析。

No responses yet

Aug 15 2012

入局(上)(2012立法會選舉之三)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

2012年的立法會總共是會選出70位議員,分別是35席地方直選和35席的功能組別,而地方直選則把全港分為5個分區,分別是香港島,九龍東,九龍西,新界東和新界西,然後再據分區的人口比例來決定議席的數量,所以香港島是7席,九龍東是5席,九龍西是5席,新界東和新界西分別都是9席,至於功能組別方面就是由29個不同的界別來瓜分;值得注意的是不同的投票制度適用於不同功能界別,計有 「按選擇次序淘汰」,「比例代表名單」和「得票最多者當選」三種,而且不同組別的投票資格也有不同,有個人的也有公司票的。

我今天最主要是討論地方直選的制度,首先要說的是比例代表制,這個本來是政府特別為民建聯和工聯會這些在保皇黨而度身定做的機制,讓他們怎樣也可以有着一定的議席,只是誰也猜不到這在此一刻變為泛民的最後一道護身符?比例代表制和最大餘額法是息息相關的,我這兒會用一個例子來讓大家明白這两者的關係,而他們又怎樣影响着選舉:

狀況一:

選區A有五個議席,而參選者一共有9張名單,毎張名單上各有两人。

結果是參選者1號得到了20%的選票 ,2號得到了15%的選票,3號得到了10%的選票,4號得到了7%的選票,5號得到了9%的選票,6號得到了18%的選票,7號得到了6%的選票,8號得到了7%的選票, 而9號得到了8%的選票。

而當選的依次序為,1號(20%),6號(18%),2號(15%),3號(10%)和5號(9%)。

雖然1號拿到的票數是5號的两倍,但議席還是一樣只得一席而已。

狀況二:

選區A有五個議席,而參選者1號決定分拆名單為两張,其餘的不變,所以這次會有10張名單,得票如下:

參選者1號A得到了10%的選票 ,1號B得到10%的票,2號得到了15%的選票,3號得到了10%的選票,4號得到了7%的選票,5號得到了9%的選票,6號得到了18%的選票,7號得到了6%的選票,8號得到了7%的選票,而9號得到了8%的選票。

而當選的依次序為,6號(18%),2號(15%),3號(10%),1號A(10%)和1號B(10%)。

有趣吧?雖然1號的名單仍然是拿到20%,卻有两個議席,這就是比例代表和最大餘額法的好玩之處,也是其可怕的地方,我明天才慢慢解釋吧。

No responses yet

Aug 12 2012

間尺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已過去的

小時候筆盒裏除了鉛筆和原子筆外,另一必備的就是間尺,當然還有擦字膠和後來流行的塗改液;到再高一點年級時,書包裏會再加上了三角尺和圓規,甚至念建築時所用的字尺和雲尺也是我所用過的,不過稱得上間尺的只有長方形的吧。記得那時候常用的除了有塑料的,還有金屬制的,不過我還是喜歡用塑料制的,原因只是我喜歡它的透明,而且白痴的我也試過跌落了金屬間尺而弄傷了自己的腳,所以對它還是有點避而遠之。

另一個間尺帶給我的回憶是,我家那時候是做裁縫的,而每當我做錯事時,爸爸除了會用籐條痛打我之外,那一把两尺長木制的裁縫木尺也是其喜愛的武器之一,我可以告訴您,相比起籐條的赤痛,我寧可給木尺打,因為只會有那片刻的痛楚,而不像籐條的疼痛會長留在身上好一段時間,所以小時候很怕看見爸爸拿起木尺的。但後來到爸爸生意失敗後,把鋪頭結業時,要把那些木尺都丟掉時,感覺其實很難受,尤其是知道這些其實也是爸爸一直在奮鬥和守護的東西,也見到當時父親的失落,那種苦澀到現在我還是記得很清楚,所以這也是我不會自己做生意的原因………

********************************
同題其他網友的文章:

Wordy-我和尺的二三事

今星期由Wordy出題,題目是搞局。

One response so far

Aug 11 2012

誠品熱

Published by under 打書釘

昨天的FB基本上都是充斥着「誠品書店」在港分店開張一事,人山人海之餘還要派籌來控制人潮,那一刻的感覺就是香港人又發揮着「執輸行頭慘過敗家」的精神,畢竟我逛了香港大大少少的書局多年,從來都是只得小貓三两隻,那會像這樣的人流不絕?

我從來都不覺得香港有很好的閱讀之風,雖然每年的書展都是港人盛事,但您何嘗看見在地鐵中會人手一書呢?不過有趣的是,大部份到台北旅遊的港人,總是會到誠品走一轉,更神奇的是就算是平常不大看書的朋友,也會買上一本两本的書回來,所以我也希望因誠品的來臨可以改變港人的讀書習慣,雖然我一點也不樂觀,始終急功近利的香港人那有這麼多的閑情來慢慢的看一本書呢?

No responses yet

Aug 09 2012

鬥心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關於劉翔在倫奧的預賽出局,我想說的批評他的人有幾多位是當過運動員?作為一位熱愛運動的人,我很明白在苦練後卻因傷不能出賽的悔恨,那管只是有萬分之一的可能,都希望可以僥幸能出塲和對手比拼,尤其是四年一度的奧運會。說他演技差裝傷的,有多少人試過突如其來的受傷?可嘗過只是步行中,小腿的肌肉毫無先兆的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當我曾經經歷以上的,我對劉翔的退賽只有無限的惋惜,而不會帶有任何陰謀論的看這事;尤其當他背負了所謂十三億人民的期望時,那種壓力並不是一位運動員可以承受的,因為強國人民對勝利的要求並不是基於對運動的尊重,對挑戰自己的高尚情操,而只是對自己在生活中受壓迫的最大投射,又試問他們怎能理解您所付出的努力呢?

我不知劉翔還有沒有機會捲土重來,但我真心希望他下一次再度踏足田徑塲時,是可以為自己比賽,享受一塲只屬於他自己的賽事,那管是輸是贏。

No responses yet

Aug 08 2012

地方直選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社會民生

從今天開始我會開始陸續為五區的直選作出分析和預測,但我先要作利益申報,首先我是人民力量的支持者,而且亦非常痛恨出賣了良知的民主黨,所以內容可能會稍為偏頗。

我會先由港島開始,再到九龍,最後是新界;我也答應了朋友會多作一點選舉制度的解釋和說明,而可讓大家可以知道多一點現在的問題,才來決定您的選票意向,所以這幾天我會先花一點篇幅來描述一下議會的現狀,何為比例代表制,為何6成選民支持的議員總會在投票時輸給建制派,什麼叫議會抗爭等等。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