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4

Sep 28 2014

變遷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熱血公民

上星期五想這個題目時,一心是想說那天突然間醒覺自己已經四十多歲了,不論在自身或是社會上都是變化不少,但還沒開始寫出來,警察已經向示威者發射了第一枚的催淚彈了,那唯有只集中在社會的變遷吧。

曾已何時香港人只懂「搵錢」,經過了97金融風暴及03年的SARS之後,反而讓一部份人覺醒金錢並非唯一的追求,多了人關心周遭的發展,更有一小部人明白發展不一定是硬道理,而全力投入保育;不知是幸與不幸,由董建華領導的政府,一直採取家長式的管治方法,本來以港人的一貫作風其實都相安無事,但两次重大的「黑天鵝事件」再加上一連串的施政失誤卻死不認錯,結果造就了人民不信任政府的開端,而梁振英及其班子的策略更是激化了市民的對立,曾偉雄的強硬手段其實是火上加油,才造就了今天市內的遍地開花的大規模的抗爭。

作為一個打滾了十多年的項目經理,我的第一工作守則是如何脫身,但此事我真的想不到如何「收科」,梁振英必定不會下台,而學生民亦不甘心就此退場,難題啊!

No responses yet

Sep 26 2014

不忿

Published by under 單車,關於跑步

昨天收到了「東京馬拉松」的參賽確認書,連同早两天透過客戶的幫忙而參加的「富邦台北馬拉松」,我今個賽季已經報了一場半馬拉松,三場10公里和四場馬拉松,看起來如果要參與世界六大之一的「東馬」的話,可能會放棄一月底的香港馬拉松,當然這個要看當時的身體狀況。

很多朋友都可能知道從七月開始我是非常投入整個訓練,一方面是為了準備我的初馬,但最主要是為了半程三鐵,很可惜的是竟在游水一項開始了不久就要棄賽,原因是一直游一直都不能正常的呼吸,游了差不多350米左右大腿的肌肉因用力不當開始有點繃緊,為了不影響整個賽季的安排,雖然是極度不忿還是決定放棄。

我覺得很懊惱的是去年沒甚練習而且游泳的距離比今年的長,我反而可以完成,今年這麼努力卻落得棄賽的下場,只可以接受自己的能力不及;但我其實算是不太服輸的人,所以決定在稍後時間會參加一些訓練班,明年我一定會雙倍奉還的!

No responses yet

Sep 21 2014

沸沸騰騰

上两星期最牽動港人神經的,並不是會影響民生的什麼政改或是堆填區的討論,而是蘋果公司新iPhone的推出,老實說這新手機的科技水平並不是走在最尖端,唯一讓人瘋狂的原因是大家看到大陸沒有在首批可發售的國家上榜時,我們可以在這個安排下取得多少好處。

我覺得有趣的是,一方面不少人在投訴內地水客在搶奪我們的資源之際,但在這個iPhone的熱潮中,大家又彷彿忘記了什麼搶奪而變得義正嚴詞的說這是反攻又或是懲罰大陸人,但愚笨的我始終不能參透當中的不同?

對我來說此事其實是最能反映港人真本性,那就是搵錢至上而那管其他!

Darian Jian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Sep 18 2014

差了一點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又是一個打風後的工作天,眼看窗外的雨勢不是太大,所以就攜了小學同學去年送給我的「梁穌記」的「縮骨遮」,基本上我現在就只是用這把縮骨遮或是另一把Burberry的大遮,其他的只是偶然在「毛毛雨」的情況下才會使用。重點使用這两把遮的原因是因為它們都很堅固,它們從來沒試過在強風中打翻,而更重要的是在滂沱大雨下它們不會漏水,再加上用料的講究用後也很快會乾透,所以其他的也給我打入冷宮。

不過最近發現了使用了十年的Burberry大遮,有一些塑膠零件因日久損耗和老化而損毀了,於是打電話給其客戶服務部查詢一下修理的詳情,得到的答案是她們沒有提供這種服務;然而我有點心有不甘的發了電郵給她們總部的客戶服務部,喜出望外的是同日下午她們竟從英國回電,但失望的是仍然維持原判-沒法子,畢竟這把傘了除了價錢高昂之外還是很有紀念價值的,這樣就不能用實在是有點可惜。

如果朋友有知道有地方可以修理傘子的話,煩請告知感激不盡。

No responses yet

Sep 14 2014

米芝蓮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飲飲食食

從幾年前開始米芝蓮推介登陸香港後,不少人都會看看餐廳是否有被推介才決定是否光顧,當然我也難免從俗,如CAPRICE、國金軒或恒河咖喱等,不過後來慢慢的發現其實很多的道地美食都沒有包括在內時,我覺得這所謂的米芝蓮都是偏向外國人的口味所以就不太理會了。

我幸運的是有一位朋友,她是很喜歡吃好東西,所以在她的循循善誘下,我認識了很多很多不同的美食也學懂了很多有關食物的知識,她對我來說比米芝蓮的啟發還要大,還記得我住了香港島這麼多年,都是她領我到「安利」、「維記」和「九記」等我們心目中的真正的香港米芝蓮餐廳。老實說香港的地道餐廳一般都是地方狹窄,服務就一副我才不理您的精神,所以除了味道合格之外,其他的評選條件一定全不符合,所以這麼多年來我們從來沒看過我們心中的「名店」會入選,不過現在我也不太感冒於那些所謂米芝蓮推介餐廳,反正到最後只要物有所值就可以了。

Terry Foo, Albert Sum, Winnie Choy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Sep 11 2014

靜待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最終在Tequila Kola選定了我的新床架,折實價不到6000元。

本來在海怡工貿中心轉來轉去時,看見多張Queen Size的床架都有點兒心動,但不是過份超出預算(如紐西蘭或歐洲所制造的一般都超過二萬元),就是尺寸不合而讓房門不開合;要麼自行訂造的話,尺寸甚至可以擁有一些額外的儲物空間,但我又怕遇人不淑而品質沒有保證,尤其是訂造實木的床也要九千或一萬元起跳時,我擔心貼錢買難受。
選定是一張雙人床,沒有油壓沒有抽櫃,木夾板合成再貼上木皮,不是最心儀的但在價錢和尺寸的考慮下,這已經是我能選的最好的一張床;早两天到絲漣把尾數付清,然後約了本月二十號和床架同一天送貨,今天更為了她俩配置了一個届夢思的枕頭,現在只是頭痛著有沒有朋友會接收我的舊的床架,要不就把它送到救世軍或是先放在迷你倉裏再作打算。

Double Bed

No responses yet

Sep 07 2014

便宜

老實說我是有點懷念03、04年的時光,雖然那時是有過「沙士」肆虐,但也因為如此而讓經濟大受影響;為了鼓勵消費,一眾商家不約而同地大幅減價來促銷,那時如果您是在職人仕的話,香港真的是購物天堂,因為所有的東西都很便宜,包括現在高不可攀的樓價!

然而這十年因各國政府的貨幣放寬和內地大量資金湧進香港,物價普遍已昇到極高的水平,我也算是收入可以的人有時也會覺得吃力,所以實在不能想像那些弱勢社群的生活會是如何?試想想租住一個不到100呎的套房也要四五千元,而交通費動輒也過千元,甚至平民百姓應該是最能負擔的茶餐廳早餐也要三十多元之際,我想問那些常說香港會變成福利主義社會的朋友,可以指導一下這些草根階層究竟如何自處?難道真如某位投何的人涼薄的請這些人離開香港?

No responses yet

Sep 05 2014

床褥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上星期終於買了心儀已久的絲漣床褥,在選購的過程中,其實亦試了其他两個「S」品牌的床褥,不過由於預算和習性的原因下,最後還是選了絲漣的Signature,說是心儀已久其實也沒有誇張,從两年多前試了其Hotel Deluxe之後,一直都在考慮購入一套來讓自己有一個甜夢,只是因為自己懶惰的關係,看了好幾遍還是繼續在用我那套「好似木板咁硬」的海馬床褥。

買了心頭好固然興奮,但同一時間讓人頭痛的卻是床架的問題,原來一路以來在用的宜家傢私的床架只是適用於宜家品牌的床褥,所以為了讓自己能得美夢,唯有再搜尋可配合的床架,不過看了好幾家的店子,稍為好一點的也4至5千元,現正考慮把床褥的大小提升至Queen Size,那就變得可以看看那些歐美的品牌了,那現在就好好的四處尋覓,遲點再跟大家分享吧。

2 responses so far

Sep 02 2014

無處不在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科技以人為本

最近突然留意到當拜訪了某一些的產品網站後,如Navdy,Zoot又或是一些網上商店,當我去Facebook又或是其他的網頁時,發現在這些社交網站上的廣告竟全是我在網上查看過的,我開始覺得有點兒煩,畢竟沒人喜歡一舉一動都給他人監督察着。

我當然明白這全是Google的策略和設計,當您利用其瀏覽器去拜訪一些其廣告客戶的網站後,透過某一機制(我懷疑是Cookies)在您去到社交網站時,它就會再將您看過的網站再向您宣傳一遍,務求做到您看的就是流行的感覺;但當明白到這是一種行銷的方法時,我開始有點不寒而慄,試想想如果有一天這給濫用的話,那Big Brother is watching真的會離我們不遠了,但還會遠嗎?

Sam Wong, Darian Jian, Larry Yik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Sep 01 2014

跪低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

我在年初接受記者的訪問時有說過,其實我已經對香港沒有任何的期望,現在我整腦子都只是想如何掙多一點的錢,來讓自己可以早點移居外地;我從來不覺得中央政府會讓在普選中讓步,畢竟我常掛在口邊的是那管今天是誰在執政,說到尾都只是包裝而已,始終骨子裏其實只是皇朝的統治而已,要人民起來反抗嗎?想也不要想吧,那種「這個統治者不好嗎?希望繼任者會好一點吧」,那種蟻民心態其實已經是深深填入了DNA裏一樣。

 
只是我最心痛的是,作為一個受着西方教育一百多年的香港,其人民眼中除了金錢之外而甚麼也看不見,更可憐的是一些已有權勢的所謂社會賢達,會毫不保留地自我「跪低」,說一些連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話,為的只是可以取得更多的利益,而我們就此給賣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