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December, 2016

Dec 30 2016

兌換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每逢歐羅或是日圓有較波動性的跌幅後,總會聽到有人說要馬上去兌換一些以作旅行之用,但有趣的是很少聽到我們對人民幣有同一做法,或是身體最誠實的另類認証。我不知籨什麼時候開始,我到外地旅行我是不會在港預早兌換當地的貨幣,代之而起是寧可在當地的櫃員機提取小量金額,畢竟我的消費模式基本上是九成使用信用卡的;那天聽到朋友說在內地的櫃員機提款遇上了不少的問題,所以想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些小貼仕,希望對大家有一點幫助。

1. 請緊記要預先啟動提款咭的海外提款功能,最長可以有一年的有效期,有些銀行甚至提供網上啟動,要是真的忘記在離港前啟動,也不用太擔心
2. 請查看您提款咭背後所屬的國際網絡,一般的是有Plus,Cirrus和銀聯,在外地就要找出所屬網絡的提款機

3. 銀聯在亞洲地區基本上是通行無阻的,而Plus和Cirrus就在全球大部分地方也有據點,原因是他們其實是Visa和Master的另一線服務

4. 另一點要留意的是您不一定可以在海外查詢戶口結餘的,原本是您的往來銀行不一定會訂閱國際網路的查詢結餘服務

5. 最後要留意如果您的提款卡有多於一個戶口,請弄清楚會在那一個戶口提款,以我為例我的提款戶口在外地是往來戶口而不是儲蓄戶口

Gerald Ho, Winnie Choy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Dec 25 2016

摧毁品牌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從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香港的市場上多了一類工種,那就是客戶服務,是大勢所趨也好是人有我有也好,那管其實是一人公司,都會裝模作樣地設置一個客戶服務部門,至於是否真的服務客戶那就真的天曉得。

接觸了客戶服務這麼多年,是有一點崇洋媚外地覺得外國月亮更圓更大,而東南亞是台灣的比較好,而香港的就非常參差;不要以為大品牌的一定是好,其實是限制更多而令客戶服務員所做的有限,反而小公司靈活性就非常可觀。話雖如此,但更多時候小公司又不願投資在客戶服務上,所招請和給予的培訓都是拉雜成軍,結果反而是「趕客」;最近的例子是,我有一間外地集運公司覺得服務水平和收費都是合理,所以除了自用之外都有大力推薦給朋友;然而我上两星期想與他們跟進我一件在英國了無消息的貨物時,整個查詢的過程都是沒回應和沒回應,到打電話去其「客戶服務部」,我從接通那一刻已經強烈的感到那位小姐只想我快點收線,也沒有絲毫想幫我解決問題的意慾,更遑論他們竟在自己Facebook上刪貼,我在那一刻已經馬上決定要重新找一家公司幫忙,那管他們以前是讓我多滿意。

那時才真的明白為什麼人家常說,一個員工真的可以摧毀一個品牌,這也對我來說是個很好的警示,服務業就是賣人,就算您的產品是如何冠絕全行,只要不用心的話,市場是會毫無保留地把您拉下來的,所以我一定要無時無刻的以客為先。

One response so far

Dec 18 2016

鬼故事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已過去的

有時聽一些靈異節目,很佩服那些嘉賓和聽眾常常遇到鬼怪,卻又不覺得他們會有什麼驚恐,要是我的話,我想我一定會給嚇得半死。我親身遇上的疑似遇鬼的經歷都是以前念中學的時候:一次是在城門水塘為同學慶祝生日時,正在叫大家不要吵鬧到打擾在遠處在燒烤的他人時,一轉眼間卻發現偌大的場地只得我們一行十多人,鼓起勇氣和同行的朋友走過去查看時,才發現不單一丁點的燒烤痕跡沒有之餘,旁邊更是一個小懸崖,更不消說那是人影全無,那時候是有一點如墮冰窖的感覺。

另一次是在塘福露營,一群人在淩晨正聊得興起,突然看見遠遠有一個白色的影子走進了厠所,等了半個小時還不見有人走出來,於是和另一位不知就裡的同學一齊走去如厠,結果當然是不見半個人影,我老實說是嚇得整晚不敢再去厠所,一直到天亮為止。

有幸人生之中只有這两次疑似遇鬼的經驗,要不然我想我真的會精神崩潰,善哉善哉。

Frank Lin, Olive Ku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Dec 11 2016

可喜?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這两星期想是最讓人有點開心的消息,應該是梁振英的宣布不尋求連任,雖然很明白下任的也將會是什麼貨色,但最起碼會讓人有一點點的期待事情有機會好轉的感覺,不過也不致於像一些朋友一樣要大肆慶祝。

回想起來,現在好像沒有什麼的事情會讓我有要慶祝一下的推動力,就算是去年拿了的那一個業界的個人奬項,都只是淡淡然的接受放下再上路;或者人大了,很多事物都看得淡了,反而趁熱鬧的幫人慶祝的還要多機會。

Karwai Thank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Dec 04 2016

Barcode頭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從以前刻意的把頭髮留長,到早四五年前的不到3公分的Skin Head,然後是今天只是簡單的短髮,我想頭髮一直是惱人的「身外物」;這又不禁讓我想起從前衛斯理所寫的「頭髮」,頭髮除了所謂有保暖作用之外,基本上是身體上最沒作用的器官,但卻帶來最大的煩惱,猶其是這些年來頭髮之濃密度是被宣傳為跟雄風有直接關係,所以植髪和再生的產品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

從少到大頭髮都是稀薄,所以我很早已經決定如果有一天我開始脫髪的話,我把把頭髮完全的剪掉,免得像那些Barcode頭一樣讓自己發笑。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