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2017

Jun 18 2017

拱北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上星期因公事要到深圳開會,由於同行還有一位馬來西亞的同事,所以過海關時都較平常要花多一點時間,這讓我想起小時候跟父母回鄉過關時的苦況。
那時候我們是要在晚上坐「大船」先到澳門,一般應該是大概淩晨两三點到澳門,然後在一些類似辦館的地方稍作休息後,一直等到天光拱北關口開門時才離開,到達關口後還要排隊大約四至六小時以上才能過關;而且那時還要填報您會帶什麼東西回去,那些東西會再回來,然後再用一個比今天去美國旅行更嚴謹的水平來檢查您的行李,更可憐的是在那等候大堂沒有泠氣和人山人海,可想而知那種混雜着各種氣味的小空間是何等的讓人沮喪,所以那時候是很討厭返回大陸。
經過二三十年的演變,現在過關真的方便多了,一般來說不到半小時就可以完成整個過關程序;話雖如此,但我還是不喜歡回大陸,但這又是另一個原因了。
Frank Lin, Chiu Man liked this post

3 responses so far

Jun 13 2017

二十七・同居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之前也說過Zoe和家人的關係愈來愈緊張,所以當她向我提出搬出來住這個建議時,我想她其實已經到了一個忍受不了的地步;而我也因為轉換了工作之後要追上我所不認識的各樣,而常要加班到夜深,正所謂「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溫太(即我老母)總是會等我回家了後才肯去睡,不管我怎麼勸說她不用苦候,她都會推說她沒有睡意又或是追看劇集才這麼晚都不去睡,只是她臉上的倦容是明顯得讓人心痛。所以我沒有考慮太多就首肯了,再加上我也希望透過同居的生活讓我俩的關係有著進一步的改善和修復。
同一時間,由於97年的金融風暴所影響到現在才慢慢的展現出來,這時候最流行的一個名詞就是「負資產」,你怎麼也想不到有一天你所買入的樓房竟然會資不抵債,猶其是從香港決定了被收回的命運時,樓價在過去十年是有升沒跌時,負資產是一樣毫不真實的東西,而更悲哀的是不少人因負債累累下了結生命,而當時不知是那個天才發明了燒炭自殺,結果那陣子那些一時想不開的朋友都照樣葫蘆,這也為「建華之亂」展開了序章。
所以我和Zoe在這大氣候下只準備以5000元左右為月租的預算,以避免因經濟再度下滑而失去工作導致沒法交租,但這預算其實又沒有多大的選擇,畢竟一要近Zoe上班地點之餘,也要有電梯和鄰近地鐵站,最後經過了一輪又一輪的尋尋覓覓和討價還價後,我們的安樂窩終於選定了筲箕灣。

No responses yet

Jun 11 2017

紀念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每年都有不同的紀念日,如工作周年,結婚周年,拍拖周年等等,其實要一一記著都是很吃力,還好現在有很多的電腦軟件甚至是手機App能幫忙;但其實最讓人頭痛的,其實是如何慶祝,猶其是和女友或妻子等,畢竟如太千篇一律的話,她也會有微言。

實在佩服一些朋友,他們總會有很多點子而讓伴侶感到驚喜,而作為悶旦的我們還是只有乾妒忌份兒。

One response so far

Jun 06 2017

二十六・上班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對大學畢業生來說,能夠進入一家美資公司作MT其實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當然任誰也想不到那時一片欣欣向榮的資訊科技界,到今天竟是艱苦經營,那句「HighTech揩嘢,LowTech撈嘢」的順口溜實在是大道理。
說回「藍色巨人」這個MT計劃,基本上是讓參與者在两年間流轉於不同的部門,既可熟悉公司的運作亦能建立出一定的人脈和技能,Zoe選擇的就是銷售那一條䡄道,而第一個她被派去的部門就是軟件組。同一時間我也踏進了三年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年,正所謂各有各忙所以這一年也算是見少離多,某一程度上這也是一件好事,畢竟爭執也因此而少了。
無驚無險終於捱到畢業,說是捱其實一點都不太過,原因是我很明確的知道我只希望這個學歷讓我未來的路更好走而已,唯一意料不到的是我只能拿到「二下」的成績,不得不承認一分耕耘 一分收穫這個老掉牙的道理;畢業後我繼續在則師樓工作,很大原因是我心中的一個小執著,始終過去三年老闆是非常支持我的學習和工作的两兼顧,所以我是打算先做滿一年之後才考慮其他的機會,但世事往往豈能盡如人意,再加上年少氣盛,覺得老闆並不太欣賞我的願景時就萌生去意,但這一想法也因受金融風暴所影響而折騰了接近半年才能成事。終於回歸後的一年,我加入了首富的貨櫃碼頭工作,正式展開我工作生涯的新一章。
「Alex,不如我哋搬出嚟一齊住,好唔好?」

No responses yet

Jun 04 2017

排憂解難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那天跟朋友A在聊天,說到工作時都不約而同覺得很累,因為現在最主要的工作其實是幫不同的同事排憂解難,每一次都費盡心神,始終來到我們這兒的事情都已經是需要深切治癒的狀況的了。

從前總是覺得如果一早可以處理好一點就不會落得如斯田地,但最近又覺得這又不一定,始終不是一切都能盡如人意;另外這也讓我有機會証明自己的價值,所以在艱難的時間這也是一種釋懷。

No responses yet

May 28 2017

減壓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對我來說減壓力不外乎購物、運動和打機,曾幾何時我是很迷那些打彊屍的遊戲,取其完全沒情感的殺殺殺;這幾年主要集中在運動和購物,正所謂開心要購物,不開心也購物,還有的就是開大音量的在聽音樂。

但最近已到了另一境界,那就是其實忙到一個點只是快些完成工作,然後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也沒有什麼閒情逸致去想其他;對我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起碼不會亂花錢呢。

No responses yet

May 25 2017

二十五・暗湧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Zoe是來自一個極度重男輕女的家庭,世伯及伯母寧可把所有的雞蛋都放在同一個藍子裏(阿寶),那管他其實並不是什麼讀書的材料而重讀三次也要他讀上大學;反而Zoe其實是品學兼優,但在念畢中五後求了父母好久才勉強讓她完成年預科而不再支持她上大學。結果Zoe只好一邊工作一邊儲錢去圓她的大學之夢,最後她做了三年時裝買手之後儲了足够的學費,而有幸理工學院收錄了她作Mature Student,但明顯地世伯和伯母並不是太喜歡她這一個决定,所以從那時開始Zoe和其父母的關係緊張了不少,再加上Zoe和我的戀情讓阿強感到被出賣,而在家中半點也不給Zoe臉色好看,也讓整個家庭的關係呈現着一個非常繃緊的狀態,可想而知當時Zoe所承受的壓力是何等之大。
也正因為如此,我們的相處是有受影響的,再加上我們性格的上的特點也讓我們較初相識時多了很多很多的争吵;我們俩人都是那種很自我和主觀的人,所以不少時候有問題發生時都會各持己見,而且那時年少氣盛也不懂得妥協的藝術,結果就閙得很難看,雖然到最後都是會雨過天晴,但始終這些沒完沒了的争吵也開始在大家的心中建造了一道又一道的小嫌隙。這種狀況其實在我們走在一起之後的第二年變得愈來愈頻繁,只是因為Zoe忙着應付畢業考試和努力尋找工作,才沒有讓我們的關係惡化起來。
回歸後的第二天,「藍色巨人」向Zoe發出了Management Trainee的聘書。
Frank Lin, Albert Sum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May 23 2017

二十四・回歸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街上四處都掛滿着「各界熱烈慶祝香港回歸祖國」的橫額和旗幟,時值1997年一月,然後在三月我們也毫不實在的由800條茂利選出第一位行政長官董建華;說實在話作為一位從小在英治下成長的人來說,我並沒有什麼興奮的心情,甚至乎是有一種倒退之感,畢竟那時候的中國只能勉強的稱得上發展中的國家,而香港卻是一個已發展之地。再加上我們不時都在報導上看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但一直都只用中國國情這種似是而非是的道理來掩飾着,然而在我們大部份人的心底裏,不就是嘲笑着他們的不文明嗎?
整個1997年的重點就在6月30號晚上,心情彷似打翻五味架那樣複雜中渡過,在電視上看着未代港督彭定康和其家人把香港移交給大陸的那一刻,感覺很不真實之餘,也為其两位漂亮的女兒也離港而去而感到傷感,但卻又知道這其實是一件真實而殘酷的事實;更讓人覺得沮喪的是,這是一件關乎我們六百萬人的大事,可是你我的前途卻完全不能給自己掌握着一丁點兒。

雖然那時我們還在是讀書,但我也和Zoe討論過移民這個問題,結論是我們都是「貧賤不能移」,即是貧窮如賤民般是一定不可移民的;所以唯有寄望我們的政府的腰板能硬一點,又或是那些權貴不要自我閹割地出賣港人,結果就是不想發生的事情全都發生了,而在董先生的領導下香港更加正式的陷入了衰退和敗壞之路。

Albert Sum, Chiu Man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May 21 2017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人生中其中一樣永遠都做不完的事情就是家務,就算你是全職的去做,結果還是沒完沒了,而當中最讓人感到困惑的就是那管把全屋的窗戶都關上,但只要一天過去所有的東西總是蒙上薄薄的一層塵埃;如果有養寵物的話,每天牠們的毛髮和塵埃更加是人生的一大崩潰點,就算好像我已經有了自動吸塵機和Dyson的手提吸塵機,這絕對也幫不上多少的忙。
我覺得如果有人真的可以找到一個方法來讓家中沒塵的話,我相信他一定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信焉?

No responses yet

May 18 2017

二十三・死別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1997年4月30日,正當我在理工食堂和Zoe卿卿我我時,突然手提電話響起來;一接上是一位我從來沒有聽過的女生打來,正當我用一臉孤疑的表情解答着Zoe投射過來的詢問眼神,而一方面就開始和這位女生對話:
「你好,請問你是森仔的朋友嗎?」
「係呀,請問你係邊位呀?」
「我係森仔細妹,我想問你可唔可以幫森仔扶靈?」
「扶靈!?究竟發生咗乜事?」
「佢上星期跳樓過咗身⋯⋯」
在腦海一片空白時,我到今天還是不理解為何當時會作出如此奇怪的反應:
「其實我同佢唔係咁熟喎,所以我諗都唔係咁方便去扶靈了。」
「噢,係呀?因為我見到哥哥係電話薄嘅第一頁寫著你嘅聯絡資料,我諗住你係佢嘅好朋友,咁我唔打搞你嘞。」
認識森仔是他作一年實習生的事,從起初的互看對方不順眼到後期的無所不談,直到一年的實習期完畢之後,他跟我說他對所謂的建築師只懂搖尾乞憐的對着客戶時,就覺得自己不太適合走這條路,所以決定輟學而再找工作,最後就加入了發展商,那時怎麼也想不到幾年後的今天他會走上絕路。
掛斷電話後和Zoe說了這件事,我那時才向Zoe承認了自己懦弱,我之所以拒絕森仔家人的要求,純粹是因為我害怕而不知怎樣去面對,畢竟這是我第一次有朋友離世,所以到最後我選擇了逃避,而到今天我仍然為這事感到悔恨不己和羞愧。
這天晚上苦澀的沉默在我口中蔓延開⋯⋯
Albert Sum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May 16 2017

二十二・藍月亮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一九九六年對我來說的記憶到今天已經是很模糊,唯一記得的除了當年瘋靡一時的災難電影「天煞」之外,我還能記得的只剩下我和Zoe之間出現了第三者,而我更在Zoe不知情之下把她「解決掉」(我到今天還是很討厭稱呼第三者為小三)。
我不知其他人有沒有對一些名字會特別有感覺,而我是對Eva這個名字是非常感冒的,喜歡Eva是因為從前看過的一本由「友禾」出版的袋裝小說「藍月亮」所影響;題外話是當年商業二台的廣播劇都是由「友禾」出版的,而當中最出名的一定是那本爛尾的「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直到這出版社突然結束營運前,我是以為她其實是商台的子公司。說回藍月亮吧,我是先在亞洲電視中看到這套由萬綺雯和袁潔儀主演的劇集然後才看小說的,當年我是極度喜愛袁而不愛萬,甚至很希望可以找到一個這類型的女生當女朋友,也因為如此連帶對她在故事中所叫的Eva有着好感直到今天;然而有趣的是經過了歲月的沉澱我卻慢慢的變成了萬小姐的「蕃薯」,這也實在証明品味這件事是根據年齡長大而隨時有着翻天覆地的改變。這一如從前Twins出道時,年輕的男生往往都喜歡阿Sa,而年長一點的就喜歡阿嬌一樣;這也反映在我上一輩的女仕不知為何一過了四十歲後就愛穿豹紋衣服,至於阿Sa後來愈來愈有女人味而對男生所向披靡就另作別話。
認識Eva是在馬會兼職工作時認識的,或多或少也因為她的名字而多和她聊天;直到一個暑假回來,赫然發覺她由一頭及腰的長髮剪短至一如男生一般,正嬉皮笑臉的問道是否因失戀而作這巨大改變時,誰不知得到的答案竟是:
「因為你鐘意嘛,所以咪剪咁短囉!」她一臉認真的說,怎樣也看不出有半點開玩笑的感覺。
雖說是人生的第一次和唯一的一次被表白,但卻沒有一絲的興奮,更可惡的是我那種完全不經大腦的反應。
「唔好玩啦,我點都唔會鐘意妳㗎!」
我那一刻並沒有留意到Eva臉上的落寞,也沒有想過什麼的婉轉的照顧她的感受,更甚的是從此疏遠了她;我不會說可惜,畢竟我那時是深愛著Zoe的,我只是可耻着我的不體貼。
往後的這麼多年,我學到的是女孩是永遠不用追男生的,只要妳願意給他機會,而他又喜歡妳的話,他就會用盡一切機會來展開追求;又如果一直都沒大多大的行動,原因只得一個,就是他沒有那麼的喜歡妳,要記住:愛妳的男生才不要妳在等候。
Frank Lin, Albert Sum, Winnie Choy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May 14 2017

文件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我一直都是全公司枱面最混亂的頭幾位員工,而最讓我頭痛的就是那無盡的文件,雖說現在大家都說無紙化,但我是那種喜歡看紙張上文字的人,猶其是重要的文件時;因為我可以一邊看一邊作註解,也因為這種習慣我的枱上是長期有很多紙張。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是做IT的,但除了要讓系統運轉之餘花最多時間,另外花第二多的時間做的就是寫文件;老實說我個人是非常討厭寫文檔,但工作需要卻沒法避開,還好現在我己經很少需要作此事,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Albert Sum, Winnie Wong, Frank Lin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