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January, 2017

Jan 29 2017

小時候的新年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已過去的,心情

原來2007年已寫過一篇關於小時候過新年的回憶,老實說現在愈來愈沒有過年的氣氛,街上的店鋪也只會休息一天甚至全年無休,基本上跟平常的假期沒两樣;有趣的是雖我是很怕繁文縟節,但人老了之後反而對傳統節日的尊重有增無減。

小時候住在徙置區時,新年是一件大事,家家戶戶早在两星期前已開始準備東西,如炸一些角仔或煎堆和擺放全盒,從前是有糖蓮子,瓜子,利是糖甚至會有糖蓮藕等好不開心,現在我想除了老人家以外,不要說糖蓮子或糖蓮藕,到底還會有多少人會在家中擺放全盒都有疑問。另外就是大部份的食肆都會趁機休息一段比較長的時間, 而繼續開門營業的就最少要加二甚至加三,以給在假期上班的同事作一點補助,但這些年來隨著社會經濟的不斷發展,一如之前所說現在甚少店鋪會關門太久,這也讓那個新年氣氛減輕了不少。我想再這樣下去,再過幾年我們可以把農歷新年申請作「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以免此節日慘遭遺忘了。

No responses yet

Jan 26 2017

香港仔

Published by under 熱血公民

最近佔了媒體很大篇幅報導的一定是特首競選,但由於我一則無票,二則也覺到誰當上這個位置的都是一樣的貨色,所以又沒有特別的興趣去留意,反而曾俊華的一番不想聽到人們說移民的競選宣言,讓我想起一點讓我覺得身為香港人的自豪。

我總覺得香港人是有一種不知由來的傲氣,或者是由開埠以來英國人所培養出來,那時我們沒有什麼背向祖國面對世界的虛大空宣傳,因為我們就是世界,所有的事物都是我們一步一步的走出來,沒有祖蔭也沒有什麼的加持,有的就是我們的努力不懈,只全因我們相信我們就是做得到,那種深植在骨子裏的傲氣就是這樣出來的,這些不會是暴發戶所能模仿到的。

不知什麼時候,我們竟變了只懂討便宜的小族?還記得我們上一輩還是死慳死抵的把錢和物資一把又一把的送回那個封鎖的大陸,又還每次的天災人禍,我們都不是出錢出力的希望幫得一把得一把,也不要計算那些給「學識徒弟無師傅」趕走的港商?那究竟是為何現在變為了不知報恩的頑石,那些達官貴人也加把聲說沒有大陸我們什麽都不是,真的是嗎?

我是深信着骨子裡我們絕不是那些搖尾乞憐揣摩上意的世界仔,我更知道如果我們沒有了那股傲氣,我們才是什麼都不是!

No responses yet

Jan 25 2017

揸流灘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心情

最近是有一點經歷讓我需要一點時間去思考和沉澱:這幾年一直都有一些人生若有所失的感覺,或者正如朋友所說的中年危機,很多時候會茫然地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所以不斷的去找一些活動來所謂挑戰自己,以為這樣可以為自己找出一些定位來,然而心底其實已知道這是沒用的。

上星期在一飯局,朋友J說道她想換新車的原因是,如果今天就此離開沒有開過一輛名貴跑車的話不就是很遺憾,這句卻說話原來從那一刻在我心中已播下了一顆小種子,到今天突然作了一個很大的Wakeup Call,回想起好像從小到大都沒有付出全力,或者是因為在自卑的面具下我要裝作一副猶有餘力的感覺,而備在失敗時作出一個完美的下台階,最經典的記憶就是學屆比賽最後十數步就收力,以致給對手追上而喪失決賽資格,到今天每次不同的練習時也會找出不同的理由來讓自己不盡全力。

或者認識朋友A是一個契機,讓我重新的正視自己這個根本的問題,也讓我很有勁的想改變自己來看可以走到走遠,更在全力以赴下看世界的視野會否不一樣,成就着不一樣的自己呢?

No responses yet

Jan 22 2017

稅季

每年在農曆年前最讓我頭痛的都可算是交税,我一向沒有為交稅而特別儲蓄,所以在通常在九月收到時年要繳交稅項時,都要大費功夫去張羅,如比較那家的稅貸比較吸引,然後在新一年分十二個月還款,周而復此好不無聊。這幾年在理財上是有點改善,所以也沒有刻意的借什麼稅貸,除了前年渣打銀行的低息實在吸引,畢竟借20萬全年的利息才不過3500元,我實在想不到什麼原因不借回來作其他投資或是備用?

另一方面作為「弱勢族群」,即是只有交稅而各種政府福利都與自己無關,而政府和一般市民大眾又覺得我們是「罪有應得」而繳交大額稅金,彷彿我們這些所謂中產是不需工作就有收入般(弱弱的說我也付出很多努力的);但重點也不是這個,而是我一直說我要交給這個垃圾政府才是最氣憤,一個TSA,一個橫洲事件又或是大量基建工程延期,已讓我們看到這個政府已經爛到一個點,他們應該慶幸中國人習慣了給人奴役,要不然這個政府應該給推翻了幾次。

No responses yet

Jan 15 2017

末日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早两期看到一篇報導說曾有一位預家說道如意大利南邊的一個海灘給白雪遮蓋的話,那就是我們離世界末日不遠了,誰不知這個說法就在2017出現了,那究竟末日是否會很快的出現呢?我沒有水晶球所以也無從得知,但一些天氣特變和人禍似乎支持這種末日論的說法;從各地的冰川持續的崩塌縮少,而天氣變化亦甚難捉摸,您看這幾天歐美給寒流侵襲而導致多人死亡,另一方面我們所熟悉的香港,冬天彷佛已經消失了一樣,看來真如一些環保團體所說地球病了。

然而更可悲的是在這一情況下,那些位於世界前列的國家並不熱心去解決這個問題,所謂的發達國家只是將一些重汚染的工業移遷到東南亞,如中國,越南和印尼等地方,但這只是將問題推到其他地方,而對整個地球是沒有什麼幫助的。再加上那個所謂的泱泱大國,整個國家似乎對破壞環境樂此不疲,某一程度上我已覺得他們從一個災難的民族變成了一個輸出災難的民族,不管去到那兒就丟臉到那兒,我想再是這樣下去世界末日真的不是夢!

No responses yet

Jan 11 2017

港產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我發覺這幾年的購物習慣有着很大的改變,從以前都是一些衣服或是個人的Gadget,我想都有着一定程度的炫耀的原因,到今天大部份都是家品和較内歛的產物,而廚房用品更是重中之重,從LC到Burno,又或者是由Ikea躍升至Royal Copenhagen和WMF,更不要說去年更買了一個Fissler的壓力煲,彷彿有了好工具就能煮到好東西一樣…..

去年在買餐具時,認識了一隻牌子叫WMF,他的不銹鋼產品是有一定的水準保証,只是索價也很高,最終我以不到香港1/3的價錢從網上買到了一套6人份的餐具,用後就更加喜歡這牌子,因為很有德國那種很扎實的感覺。卻原來這種扎實是由我們香港人所製造的,話說早两天在某一工廠的開倉銷售中才知道不少高級的不銹鋼器具如WMF和Alessa,都是由港商於內地的工廠所生產。我結果抵不住低價的誘惑,而買了一套六件的Aristo鍋具和Alessa的水壺,總數竟不到500元。因為這樣我是有一點感慨,其實香港的工業在世界上是很前列的,但由於各種原因現今大家只著眼於那些所謂高增值的產業,而把一些其實很美好但又不太賺錢的事物逐漸放棄,但結果只是讓一小撮人得益,更讓貧富差距更加拉遠,這真的好嗎?

No responses yet

Jan 08 2017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有研究說睡眠最少佔了人生的三分之一的時間,但卻沒有人會計算一下我們每年花了多少時間在等候上,等車,等開會,等飛機,等人甚至等愛情。還好現在有手機可以上上網,玩玩遊戲來打發時間,但這還是一個浪費,更可怕的是我們其實是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提昇等候時間的質素,因為等候着發生的事情才是主菜;例如早陣子北海道的大雪影響下飛機停航,無論航空公司可以提供任何補償,您還是上不了飛機回不了家,而等待的時間就只是焚心如火,什麼也做不了,如果有一個人想出一個方法來處理等待時間的話,他應該會拿到諾貝爾獎的。

No responses yet

Jan 01 2017

17展望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心情

2016是失望的一年,中間經過了不少的跌跌碰碰,整體來說都是乏善可陳,2017年有多個願望和計劃希望可以達成:

  1. 寫多一點和準時一點
  2. 看多一點書和電影
  3. 完成今年两個馬拉松(長野和奧克蘭)
  4. 考取遊樂船牌
  5. 學習滑翔降落傘
  6. 重新學習衝浪
  7. 體重大減7公斤
  8. 重投三鐵訓練(?)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