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7

Sep 26 2017

三十一.習慣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一天以後,Zoe已經把行李收拾好然後完全的撒離這個曾經屬於我們俩的小天地;望着空洞旳房子,我是徹底的崩潰而嚎哭,那種像把心肝脾肺腎都掏空出來的痛哭,一直哭到喘不過氣來才能停止下來。

分手最難受的其實並不是失去你所愛的人,而是你要習慣你你生活中從此沒有了她,然而你的腦海裏還是每一刻都充斥著她的身影;那會是當你在街上遊逛時看到一些有趣的東西想和身邊的她分享時,卻驀然發現偌大的街頭其實只得你孤仱仱的一個人,那種空虛之感一如在沙漠中除了一望無際的沙丘之外什麼也看不見一樣,而更重要的是根本沒人會在意過你的感受。

如是者維持了大概两星期這種行屍走肉的生活後,我作了一個人生中其中一個最勇敢也是最重要的一個決定:就是辭工而離開香港。那時剛好負責的項目告一段落,加上沒看到自己可以在這家某一程度都算得上論資排輩的公司裏會有多大的發展,而且在和Zoe分手以後一直都不能專心工作,所以在並沒有太多顧慮下「祼辭」了。只是帶了一台相機,和幾只Beyond的CD,那就在英、德、法和瑞士中渡過了三個多星期;這一次的獨自旅行最大的收穫原來不是可以忘記Zoe(而且也做不到),而是學會了如何跟寂寞去做朋友,這對我跟着來的生活以致人生的發展起了決定性的影嚮。

回港後在朋友的協助下,我加盟了一家電子物流管理公司作項目助理;然而當一切慢慢的回復正常的時候,Zoe打了電話給我說想和我見面。老實說直到今天對著她的請求都沒有丁點的免疫力,所以到最後只好懷著忐忑的心情到了那我們常去的餐廳。

「你好嗎?」還是那一把爽朗而帶著溫柔的聲音,而主人毫無疑問就是Zoe。

No responses yet

Sep 23 2017

三十A.原因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親愛的Zoe,
你好嗎?在彼邦的生活過得怎麼樣?我想總比這個煩人的香港來得強吧!?
最近我把我們二十年前的一些事情寫了下來,竟然引來友儕間的一陣哄動;其實現在回想起來,當天你作出分的決定是絕對正確的。
還記得當初我跟你走在一起時,不少人在非議着「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原因是那時我的性格自大得讓人討厭之餘更流於膚淺。唯獨只有你看穿了我其實只是利用自大來掩飾我的極度自卑,那幾年間你一直在我身旁鼓勵和支持我,希望我可以出人頭地,這一切一切我都是知道的,只是我是那種說比做的強的人,這也是傷盡你心的原因。正所謂女孩不怕男生窮,只怕沒志氣; 而我碰巧就是那些沒甚上進心的男生;當失望累積到一個點時,離開是自然不過的選擇吧。
也因為你的離開,才讓我醒覺我是何等的一無是處,可幸是是混混沌沌了一段時間後,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突然開竅了,而且加上了一點點的運氣,這十多年的發展算是不過不失吧。
這還記得我在2015年拿了一個業界認可的奬項吧?如果那天可讓我說出得獎感受的話,我想我一定會很真摯的說一句多謝你,如果沒有你的「哀莫大於心死」的話,我一定跟這個對我來說意義非凡的奬沒緣碰上。但你知道我那一刻在想什麼嗎?我想起趙傳一首我在中學時已經很喜歡的歌詞:我終於失去了妳 當我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光榮,很白痴吧?
今晚就說到這兒罷了,祝安康。
斌上。

No responses yet

Sep 22 2017

寄不出的信(十三)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親愛的米,

別來無恙吧!?

最近偶然聽到了一首Angela Aki的歌,從旋律到歌詞的意思都讓我徹底迷上,不怕跟您說我從小到大都希望做到一個拯救世界的人物,所以我有想過做科學家,跟著又轉了想當差,到最後兜兜轉轉做了一個小小的IT項目經理,這結果甚至稱不上事與願違⋯

早一陣子有機會到您工作的地方,看到海量的病人就依靠您們來治療,也從您那嬌小的身軀中感受到那種由熱情所引發出的魅力,那一刻覺得自己很渺小;我覺得幸運的是,在茫茫人海中認識一個真正拯救地球的您,也深以您為傲。

我真心覺得您應該繼續去追尋夢想,就是那一個作為獸醫的夢,而且所學之地也是您一直想居住的地方,七年其實很快會過的,或者下次我來澳洲時能在您那兒借宿一宵以省下一些旅費吧!

加油。

斌上

No responses yet

Sep 19 2017

三十・分手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Zoe和我的分手沒有什麼樣的戲劇性,事實上可算是蠻平淡的;分手前的那一晚我們還在鰂魚涌公園跑了好一會,作為飽食一餐的補償,誰也猜不到就在翌日去維園游水的途上,她會毫無預兆的跟我說:
「Alex,不如我哋分手嘞!?」
大部份的男女分手時,被放棄的那一方都總會有着一種昨天還是好好的,為什麼今天就嚷着要分手,是否自己有什麼做得不好又或是做錯什麼的感覺?而他不清楚的是,從來愈是平靜的分手都是經過深思熟慮而提出的,所以那管如何苦苦哀求和死纏,只會延後而不是改變那寫好的結局,正如仵工一出又怎會有活口呢?而我那一刻不知是打擊太大還是腦筋轉不過來,我竟然說了一句:
「我明白同埋專重你的決定。」
反而Zoe聽到我這樣說時,眼淚卻像水龍頭打開了一樣,嘩啦嘩啦的流下來。
「唔好喊啦,你應該相信你自己的決定嘛,再加上我相信每件事情都一定有其理由的,你一定有你的原因嘛;無論點都好,我都會支持你的。」
其實到今天我都是不太明白,為何每次被放棄時都要說這種近乎廢話的「偉大」宣言;真心說我是有點羡慕那些可以「又要生又要死,又要刀仔拮大脾」的男生,最起碼可以給人家看到自己的痴情。但這種「懶有型」的氣勢竟只能維持不到了三分鐘⋯⋯
「哎喲,你做乜流鼻血嘅?」Zoe緊張的問道。
就這樣我們的分手就在我雙鼻插着紙巾下完成了,而Zoe獨自跳上地鐵後,我在漫無目的在維園中慢行時,眼淚終於忍不住的流下來,而那一刻路人就像紅海在摩西面前一樣,默默地向两旁退下去⋯⋯

One response so far

Sep 13 2017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踏入了九月,由於項目接近尾聲,同一時間又加了一些戰鬥力高的同事,終於可以有多一點休息時間,而最重要的是精神上的休憩;我是第一次感受到內憂外患的壓力,曾經去到一個位是想過撒手不管,但現實上卻是不能不理,再加上中年危機的困擾愈來愈大,那種精神瀕臨爆煲的情況,是前所未有的。

老實說我是第一次這麼渴望有一個假期,來讓我可以讓身心都好好休息,只可惜要等到十月底才可離開香港,希望我的精神狀態能支持到那時吧!

No responses yet

Sep 10 2017

二十九.出差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小時候在電視劇集中看到那些經常出差的主角,心裏只有羡慕份兒,同時也覺得他們很厲害;所以當我第一次有機會出外工作時,那種洋洋得意之感到今天還是記得清清楚楚,當然年紀和工作經驗俱增長後的今天,會明白到出差從來就是一個人做两個人工作的體驗。話雖如此,但我一直都還是渴望可以找到一份可以飛來飛去的天作,始終我會有着一種被他人所盼望的虚榮感,而那種「被需要」的感覺才是我工作真正的推動力,所以如果今天有一個規模大至拯救地球般的海外項目的話,那管是減薪的話我也會二話不說的飛奔而去。

第一次衝出香港的地方是斯里蘭卡,一切都是那麼新鮮和有趣,這包括從機場到酒店不到一小時的車程,我們經過了差不多十個有軍人駐守的Checkpoint,也見識過每天黃昏時漫天的烏鴉,也不要說第一次可以自己擁有一間六、七百平方尺的房間,相較那時我只是和弟妹瞓在「碌架床」這一定是天堂,更不要說自助早餐竟是有咖哩洋肉可吃,而我又真的一吃上癮?!

這些年陸續都有一些在海外工作的機會,最長的是在從前的漢城留了接近九個月,也有在北京和上海的各自半年,每一處地方的風土人情以至工作的習慣也讓我大開眼界,跟他們打交道是有趣也是累人的,但只要打開心眼去看去學的話,一星期的所見所聞應該抵得上在香港的一個月經驗。

但我最深刻的記憶並不是在越南的海關給扣查,也不是在印尼親歷暴動,而是和Zoe分手後在高雄工作完一個人回酒店時,聽到優客李林的「認錯」時,眼淚彷如按了開關一樣長流不已。

I don’t believe it 是我放棄了妳
只為了一個沒有理由的決定 以為這次我可以
承受妳離我而去 故意讓妳傷心
卻刺痛自己

一個人走在傍晚七點的台北city
等著心痛就像黑夜一樣的來臨 I hate myself
又整夜追逐夢中的妳
而明天只剩哭泣的心 怎麼才能讓我告訴妳
我不願意 教彼此都在孤獨裡忍住傷心 我又怎麼告訴妳
我還愛妳 是我自己錯誤的決定 我要告訴妳
我不願意 教彼此都在孤獨裡忍住傷心 我又怎麼告訴妳
我還愛妳 是我自己錯誤的決定
是我自己錯誤的決定

Sam Wong, Maggie JI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Sep 10 2017

反省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心情

一直都說在做Project的九個範疇中,我最弱的就是Project Finance這一項的了,應用在生活中的話,好明顯就是超支連連。

看我這兒有一段時間的朋友都應該會知道我是那種天生購物近,再加上興趣多多,花費就如流水一般;說道要預設購物預算麼,到最後也敗給了心魔。但今年開始是真的要好好的控制使費,畢竟年紀大了要預備退休,也要準備另一些人生計劃,所以我是刻意的改變了一些使費的模式,希望可以快點做到我想要的效果吧。

4 responses so far

Sep 05 2017

寄不出的信(十二)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不親愛的自己:

其實我一點都不堅強,但卻要裝作堅強。

其實我心中的苦澀遠比我想像的多,很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塲,但卻要強忍下來。

對自己有過很多承諾,但更多只是說了就算。

但今天我想自己要記住一個很重很痛的承諾,這也是對自己的一個救贖。

明天是我的46歲的生日,但我實在沒有半分的喜悅。

但無論如何,我是幸運的,因為有很多朋友給過我的支持,多謝。

斌上。

One response so far

Sep 03 2017

Old Seafood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工作以來一直都很幸運,沒有遇上什麼職場「老海鮮」,反而碰到很多願意提攜後輩的前輩;從碼頭的两位經理,到電視台和會計師廔的直屬老闆,都是很樂意栽培我,甚至縱容我任性。我要很肯定的說,少了他們任何一個我應該沒有能做到今天的地步。
至於Old Seafood,人生總會遇上一两個,無論你如何Corner他們,他們的厚面皮總能讓人逃出生天;某一程度上廉恥這價值是不會在他們身上起什麼作用,所以榮譽也完全推動不了他們,對着這種人結果不是他走就是您走,但很簡單的推算就會知道,如果他們這麼容易走的話就不會有Old Seafood啦!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Mei Wong, Winnie Choy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