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October, 2017

Oct 31 2017

演唱會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我想我是外星人。

我記憶中現場看過的演唱會應該不到五個,第一個去看的應該是周華健,而對上一個我看的是2013容祖兒的跨年演唱會,反而歌舞劇和話劇就看了好幾套;我不喜歡看演唱會很大原因是我怕嘈,而且不少的歌手唱現場時表演也是慘不忍睹,讓我有一種花錢買難受的感覺。

另一個原因是現在的歌手實在不太值得我花錢去支持,曾經何時我是瘋狂的歌迷,那管只有一首好聽的主打歌我也會把專輯買下來,時至今天我家中還有二百多只的黑膠唱片和超過八百只CD在不時的翻聽,然而到今天就算有免費下載我也不願意浪費我硬碟上的空間儲存,這也是我們娛樂創意的一種悲哀。

同一時間香港的娛樂圈為了想賺更多的錢,只懂向大陸看,說實在話這沒有對和錯,只是做一個中國裏的小城市得到的只是日漸同化而再沒有獨特性,我會覺得到最後只會失去更多;我那天偶然聽到電台關於填詞人的一個訪問,當中黎彼德說當年寫那些星斗市民心聲的歌詞除了許冠傑外沒人能唱,那一刻我有一點點感觸地自言自語地道,您們那時填的歌詞,現在也是沒甚歌那樣的內涵唱出來。

No responses yet

Oct 22 2017

親親大自然

由零三年「沙士」肆虐後,香港人是多了作一些戶外活動的,最常碰到的一定是行山了,畢竟香港擁有一個其他地方沒有的優點,那就是那管您在那兒開始,從終點走到市區也用不到一個小時,所以我有不少的外地朋友都很喜歡在香港行山的。

有趣的是不少的香港人實在不甚珍惜這種優勢,千方百計的都在打着郊野公園的主意,彷彿高舉着人人有屋住的口號就是淩駕一切,更可惜的是又一群愚笨的小市民在附和;認真的去看看一些統計數據和實際的利益分布,我們現在有閒置的單位高達二十多萬,因為問題從來不是不够房子,而是人們負擔不來;就算讓政府發展效野公園,一不會馬上把樓價應聲拉下來,二也是誰說發展商會平售他們的的樓盤而您又負擔得來嗎?

現實上我們擁有大量「棕地」可以發展,我說的我們是您和我,畢竟所謂的官地在理論上是我們市民的共同資產而交由政府托管的;政府一直用盡千萬理由去拒絕發展,原因只是擔心傷害了新界一些土豪劣紳的利益而讓其支持度減低,記得大概七年前林鄭殺氣騰騰的說要取締村間的僭建物,結果今天還不是僭建處處?

我不知我們一些熱愛香港而又明白發展不是硬道理的人能堅持多久,始終現在的社會只充斥着一群只看權貴面色的契弟,率領着一幫只看報酬的智障在為政府叫喊納威,我想劣幣驅逐良幣的結果正在不遠處等着我們。

天佑我們,天佑香港。

No responses yet

Oct 15 2017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

從來祼在我的世界裏是和色情直接掛鉤的,只是這幾年開始慢慢的懂得換個角度來看;老實說保養得宜的軀體,就是一件藝術品,不論男女的都會覺得好看。

我是有種怪習慣,那就是洗澡後會細意觀看自己的身體變化,可悲的是我不單未能有效地控制自己的身形外,還進一步的把它破壞;年輕時實在想像不到自己會有一個大肚腩,但現在的情況卻是「萬般帶不走,唯有肉隨身」,明年其中一個心願一定是重見我的腹肌,所以來年的鍛練一定會是更辛苦和更集中的了!

祝我好運。

No responses yet

Oct 14 2017

人生複本

Published by under 打書釘

您有沒有試經歷過一些人生交差點?人說生命不可重來,但這本書卻帶給讀者另一個幻想空間,那就是當您有一些左右為難時就會有另一世界製造出來,讓另一個您在那兒圓夢,但如果有其中一個世界的您想重新挑選另一決定呢?

我的問題是如果真的有此機會時,我會不會再回到那一個決定的世界,如果會那我會去那一個?但我又覺得如果可以這樣的話,我的人生將會沒完沒了,所以我想我還是會安於現狀的了。

Frank Lin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Oct 12 2017

三十二.愛斷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我已經幫你點咗一碟Carbonara同一杯涷檸茶少甜,你睇下仲駛唔駛再叫多啲嘢食?」Zoe落落大方的說道。
「你最近點呀?有無拍拖呀?」我問道。
「無呀,雖然Kelvin有好用力咁追過我,不過我都係覺得唔係咁啱自己,咁你呢?」
那時候是一個沒有什麼社交軟件的年代,最厲害都只是ICQ和MSN而已,所以Zoe根本無從得知我其實已經去了一趟歐洲甚至也轉了工,於是我也花了一點點的時間報告一下近況。
「係呢,你咁得閑叫我出嚟食飯嘅,係咪有事呀?」我語氣帶着擔心的問道,但看到的只是欲言又止的遲疑。
「唔,其實你而家仲鍾唔鍾意我?有無諗過同返我一齊?我其實一直都唔開心,我覺得自己好衰,你為我做咗咁多嘢但我一句話走就走!」
我人生的十大不可思議事件薄,以下的應該可算上一件,那時我為什麼會這樣說到現在都是一個謎:
「吓,我係好想同返你一齊,但係唔係因為同情我又或者你覺得失意時再走返埋一齊;你可能講得啱,我嘅世界從來好細,過去有你需要我支持時,我其實每一步都戰戰兢兢。我諗你決定離開反而給予我一個契機去反思,亦覺得係時候要出去闖一闖,我想睇下我可以做得有幾好有幾多?俾我做一個比而家更好更出色的男人,我先覺得我有資格去同返你一齊。」
不知道是否我的錯覺,我在她清徹的眼中彷彿看到了一絲絲的失望,好明顯是受到我的回覆所影響。現在回想起來,我堅信那天如果不是「鬼上身」的話我一定說不出這種前文不對後理的說話來,所以廣義一點來說,從來失戀的人如果缺乏妥善的治療,其實是很有機會變成神經病的,在靜黙了數分鐘之後,Zoe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了一句我這一生聽過最難聽的說話:
「明白,多謝你!」
第一部.完
******************
愛到盡頭覆水難收 愛悠悠恨悠悠
為何要到無法挽留 才又想起妳的溫柔
給我關懷為我解憂 為我憑添許多愁
在深夜無盡等候 獨自淚流獨自忍受
多想說聲我真的愛妳 多想說聲對不起妳
妳哭著說情緣已盡 難再續 難再續
就請妳給我多一點點時間 再多一點點問候 不要一切都帶走
就請妳給我多一點點空間 再多一點點溫柔 不要讓我如此難受
妳這樣一個女人 讓我歡喜讓我憂
讓我甘心為了妳付出我所有

Philip Wong, Winnie Choy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

Oct 11 2017

捨得捨不得

Published by under 心情

最近很有決心地把家中和迷你倉的一些事物作出清理,並不出奇地家中的衣櫃是其中一個重災區,雖然在三數月前已丟棄了十多件衫褲,但今次也跟不少沒多穿的說了再見,另一慘烈的地方是鞋櫃,現正計劃把所有「三間」的跑步鞋全部換掉。不幸地書櫃沒有太大的空間去清理,所以那兒還是滿滿的。

至於迷你倉那兒今年持續地加租,所以也考慮可否租少一點的地方,所以上周末也去作一些簡單的清理,據目測我應該可以把現有的地方減少1/5或1/4,也希望這樣可以減輕一丁點兒的使費。

曾經有朋友說過要捨才有得,我想我沒有這麼襌,但我想再過一點簡約生活才是我真正尋找的吧;有時候覺得我現在的生活其實已經超過我所需的,或者我不能一下子就變得簡單,但至少我會盡力地由現在去嘗試,又看看今年的成績會是怎麼樣吧?

No responses yet

Oct 10 2017

逆權司機

Published by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這是一套關於覺醒的電影。

我看這電影時其實有點代入了我們現在所處之地,在政府刻意去引導或控輿論和傳媒時,究竟所謂的真相是怎麼一回事,是誰也說不準。有人說看這電影會想起雨傘運動,而我只想到我們的1989,光州事件還有揭露的一天,雖然還是沒有人為此事負起責任;然而當年在北京發生的事情,到今天還有多少人願意提起,開口埋口都是國家經濟發展,彷彿當年的死傷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這才是最悲哀的。

我從來都覺得中國人是一個給咀咒的民族,從來都沒有安定的生活,有的只是苟活而又覺得這就是我們的安定繁榮,我們從來只會各家自掃門前雪,那會管他人的生死,要中國人覺醒?說公民責任?

難若登天吖!

One response so far

Oct 09 2017

沒落

Published by under 飲飲食食

第一次到Miso食晏,老實說是有一點驚艷的感覺,畢竟在中環以百多元能食到這水準是可喜的,說的是十三年前。

然後因信用卡優惠的關係,常常在那兒用膳,水準一直都能保持著,直到两年前大裝修後,價錢提升了最少50%,但食物的質量卻下降了不只一半;今晚所點的海膽炒飯和天婦羅全都是淡然無味,其他的菜式也保持不了從前的味道,我想與其用失望去形容,我想婉惜會更符合我對Miso的感覺,始終可以有一間餐廳讓我光顧了十三年是難得的。

某一程度上這也是不少餐廳的縮影,甚至是香港的現況,不思進取而讓自己盛極而衰,又或者應了那一句創業容易守業難;我想這是時候和那張運通咭說再見之餘,也要跟Miso說分手了。

No responses yet

Oct 08 2017

哭不是軟弱

Published by under 周日名采,心情

我想我說過我是很眼淺的人,小時候甚至給同學們笑我是「喊包」;年紀大了對生活的不如意可以應對自如了,但眼淚還是因為很多原因的流出來。我剛哭的那一次是數月前,有一天的晚上突然覺得無論幾努力工作也是毫無寸進,那種無力感竟又充斥我心,結果就哭了。

我常常在想是否真的男兒有淚不輕彈?我反而欣賞隨心所欲多一點,老實說我們現在的生活很多時候已經很不容易,再要把心底的感情硬壓下來,我想真的會弄出病來,也難怪現代社會這麼多的人有精神衰弱。

No responses yet

Oct 01 2017

紐倫港


有時候聽得太多人們在說紐倫港,真的有一個錯覺我們已是和紐約或是倫敦同級的大城市,但想深一層我這種想法其實有一點井底之蛙的感覺;我現在心目中的所謂大城市,除了基建要充足之外,又或者要有一定的經濟繁榮,人民的質素其實才是佔最大的份額。

那管您是最球最有錢之地,所住的卻是土豪劣仕,開口閉口的都是錢錢錢,文化的發展近乎窒息,滿目都是抄襲模仿,剩下來只是一些沒有靈魂的軀殼;難怪我身邊的有着小孩的朋友,只要有能力的都紛紛的計劃着移民外地,我想這才是一個地方最悲哀的事情。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Frank Lin, Ring Ho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