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Archive for October 12th, 2017

Oct 12 2017

三十二.愛斷

Published by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我已經幫你點咗一碟Carbonara同一杯涷檸茶少甜,你睇下仲駛唔駛再叫多啲嘢食?」Zoe落落大方的說道。
「你最近點呀?有無拍拖呀?」我問道。
「無呀,雖然Kelvin有好用力咁追過我,不過我都係覺得唔係咁啱自己,咁你呢?」
那時候是一個沒有什麼社交軟件的年代,最厲害都只是ICQ和MSN而已,所以Zoe根本無從得知我其實已經去了一趟歐洲甚至也轉了工,於是我也花了一點點的時間報告一下近況。
「係呢,你咁得閑叫我出嚟食飯嘅,係咪有事呀?」我語氣帶着擔心的問道,但看到的只是欲言又止的遲疑。
「唔,其實你而家仲鍾唔鍾意我?有無諗過同返我一齊?我其實一直都唔開心,我覺得自己好衰,你為我做咗咁多嘢但我一句話走就走!」
我人生的十大不可思議事件薄,以下的應該可算上一件,那時我為什麼會這樣說到現在都是一個謎:
「吓,我係好想同返你一齊,但係唔係因為同情我又或者你覺得失意時再走返埋一齊;你可能講得啱,我嘅世界從來好細,過去有你需要我支持時,我其實每一步都戰戰兢兢。我諗你決定離開反而給予我一個契機去反思,亦覺得係時候要出去闖一闖,我想睇下我可以做得有幾好有幾多?俾我做一個比而家更好更出色的男人,我先覺得我有資格去同返你一齊。」
不知道是否我的錯覺,我在她清徹的眼中彷彿看到了一絲絲的失望,好明顯是受到我的回覆所影響。現在回想起來,我堅信那天如果不是「鬼上身」的話我一定說不出這種前文不對後理的說話來,所以廣義一點來說,從來失戀的人如果缺乏妥善的治療,其實是很有機會變成神經病的,在靜黙了數分鐘之後,Zoe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了一句我這一生聽過最難聽的說話:
「明白,多謝你!」
第一部.完
******************
愛到盡頭覆水難收 愛悠悠恨悠悠
為何要到無法挽留 才又想起妳的溫柔
給我關懷為我解憂 為我憑添許多愁
在深夜無盡等候 獨自淚流獨自忍受
多想說聲我真的愛妳 多想說聲對不起妳
妳哭著說情緣已盡 難再續 難再續
就請妳給我多一點點時間 再多一點點問候 不要一切都帶走
就請妳給我多一點點空間 再多一點點溫柔 不要讓我如此難受
妳這樣一個女人 讓我歡喜讓我憂
讓我甘心為了妳付出我所有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hilip Wong, Winnie Choy liked this post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