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

我最近發現自己愈來愈論盡,包括以為可以提高手來避開放在枱上的酒杯,但還是碰到甚至打爛;又或是一些很簡單的動作,就像早两期在踩單車時,前方有一輛貨車在慢駛時,本應就是把腳從Lock踏中抽出,雖然腦中是這樣想,四肢卻是配合不了而讓自己摔倒在地上,慶幸也沒有什麼受傷。

我想這跟年紀的增長是有一定的關係,再加上這一年沒有太多的運動,整個身體的平衡和協調性都好像衰退的很厲害;再加上這陣子不論在公在私都是很低氣壓,那種無力感幾近把我壓毁。

我想我開始明白在衛斯理小說系列裏,萬良生在貝殻一書中為何甘心從富豪變成一枚螺。